2021-05-15・硬評論

如何評價第32屆金曲獎入圍名單?

「如何評價第 32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為了要和「知乎」的問答進行 SEO 比拼,我決定要用這句話當標題,談一些我有感覺的入圍作品(收錄入圍作品的 Spotify 歌單請點此)。

第 32 屆金曲獎已於 5 月 12 日公布入圍名單,從田馥甄、萬芳到 deca joins、落日飛車等,在市場面或創作面突出乃至平衡者皆入選,似乎頗符合評審團主席鍾成虎在入圍記者會上表示的評選標準如:「影響力、前瞻性,還有製作品質、共鳴度,也要兼顧大眾品味。」

若要我整體形容這份名單,初看滿有種「寧可多加一位,也不想少提一名」的感覺——金曲獎獎項的基礎入圍數為 5 組,細數今年的「演唱類」獎項,絕大多數皆增額至 6、7 組;前幾屆常減額至 3、4 組的原住民語、客語類獎項,今年也都選好選滿。

回想 2020 年全球疫情讓仰賴演出票房、商演收入的音樂產業並不好過,評審團或許期望擁有視聽影響力的金曲獎可以雨露均霑,多方鼓勵;另外,華語音樂市場上分眾、多元的作品質量,也需要多於標準的入圍數(當初為何訂為 5 組?),才可能均勻呈現 2020 年華語流行音樂光譜。增額,自然是在有限的競爭裡,最直覺的方法了。

「寧可多加一位,也不想少提一名」的名單,被聽眾感知到的是豐富多元或品味混淆,見仁見智。不過,我倒是因此有被某些選項驚奇到心內噴出「哇,評審這麼敢選」,譬如:大象體操〈敬啟者〉入圍最佳編曲、巴奈《愛,不到》入圍最佳華語女歌手(他們曾合作一曲〈天鵝〉)。有這樣的驚奇,反倒會覺得巨星們的暢銷單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因為你 所以我〉、〈Mojito〉的存在有種陪跑感。

進入正題:先聊聊入圍 8 項的曹雅雯《自本》桑布伊《得力量 pulu’em》,銜接了近年金曲對於母語創作結合當代樂風的偏愛(前有阿爆、茄子蛋等珠玉);前者的〈鹹汫〉,後者的〈maava 擁抱〉皆由鍾興民交出蕩氣回腸的編曲,在年度歌曲、作曲、編曲獎、專輯製作皆得名額,沒有懸念。受寵程度,或許拿到年度專輯或者評審團大獎也不會意外。

同樣是入圍亮點的瘦子《CHANGE》蛋堡《家常音樂》,補償了熊仔的「台產嘻哈大作」《夢想成真》缺席去年金曲,成為名單盲點的遺憾。瘦子在 2020 年的台灣市場氣勢已有「準天王」之姿,《CHANGE》的生活主題令他本來就有魅力的人格更立體;而蛋堡《家常音樂》儘管是一張「宅編宅錄宅混」之作,可製作方法與父女親情、婚姻關係主題相契合,實體銷售快閃店、多元媒材 MV 等嘗試與執行結果毫不馬虎,「任性的人」單獨作業能有這成績,令人深感佩服。

不過上述兩位所處的「最佳華語男歌手獎」競爭是相當激烈:韋禮安離開福茂唱片後的首張專輯《Sounds of My Life》溫暖誠摯,職涯遭遇也頗能讓音樂人同理;李泉《十日彈》則是他繼 2012 年的《天才與塵埃》後,對我來說驚艷度與動聽度兼具的質感作品(聽覺上真的可以用高級來形容),應該是今年最強黑馬;而林俊傑吳青峰的唱功早已獲得金曲獎背書,就看評審是否覺得入圍專輯具得獎代表性了。

曾獲金曲最佳單曲製作人獎的 YELLOW 黃宣,除了以樂團 YELLOW 的身份入圍「新人獎」,與 9m88 合唱的〈怪天氣〉、替呂薔製作的〈你是不是誤會什麼〉、和導演章郡合作的〈飢餓時代〉MV、助陣 JADE 的〈Last Animals〉皆被提名,巧妙地凸顯他在樂團創作、個人創作、幕後製作、視覺 icon 與客席歌手等,不同面目皆秀異的代表性。

新世代的重點製作人 YELLOW 黃宣外,近年在台灣嘻哈、節奏藍調領域屢獲矚目的林米奇剃刀蔣,也以孫盛希《出沒地帶》入圍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出沒地帶》和樂手共同作曲、編曲所塑造的有機感,加上孫盛希的唱功,共築的音樂性高度是有目共睹、有耳共聽。

關於泛製作類獎項,我只感到可惜是陳君豪韓立康未獲提名,除了他們和黃文萱以「福祿壽音樂」掛名共同製作的告五人《運氣來的若有似無》外,韓立康所製作的康士坦的變化球《更迭》及李友廷〈如果你也愛我就好了〉,都是破格融合華語流行歌與吉他搖滾的代表作。

除了上述創作型的音樂人,嘗試從 A&R 出發收歌的「傳統唱片工業」製作路線,又保有脫俗文藝氣息的田馥甄《無人知曉》萬芳《給你們》同樣入圍多項(剛好都都由何樂唱片出版)。

前者強在單曲的市場通透力,〈無人知曉〉、〈諷刺的情書〉、〈懸日〉都精確打中華語聽眾的情感需求(我特別喜歡的〈底里歇斯〉,編曲人魯綱宇即是以〈Last Animals〉入圍最佳編曲人獎的嘟嘟),是恰到好處的流行歌;而後者強在專輯的整體概念,近年經常觸碰「生老病死」、「心靈成長」等題目的萬芳,這次將相關主題推到極致——〈阿峰今天沒有來〉、〈給你們〉面向中老年聽眾給予陪伴,〈時間梯〉、〈好風景〉踏入形上世界作編曲實驗又不顯晦澀——說到底,是她滿溢的生命歷練千金不換,捆裹了整張專輯的說服力。

值得一提的是,田馥甄向 deca joins 邀歌(〈或是一首歌〉),萬芳收錄知更、法蘭、詹森淮的創作(〈模樣〉、〈回家吧〉、〈什麼將把你帶走〉)⋯⋯茲證明獨立音樂人本有流行曲式的創作力,原本分層的聽眾因此交流也是美事一樁。加上開頭提到的曹雅雯找 ?te 壞特合唱〈若是明仔載〉,我覺得都是挺有當代見識與才華敏銳度的企劃。

最佳樂團、最佳演唱組合、最佳新人這三項,吹音樂編輯部特別會關注的獎項,對我來說名單還挺漂亮的。

「漂亮」意指誰得獎,都有實在的論點可以說,譬如最佳樂團獎若給落日飛車,可強調他們的國際巡演成績;給告五人,可彰顯獨立樂團起家終殺入華語市場的戰果;給漂流出口,可申論原民搖滾樂團的當代進化⋯⋯等。而最佳演唱組合裡,守夜人的深夜療癒、尋人啟事的新世代阿卡貝拉代表性⋯⋯等也獨具一格(話說,今年樂團與演唱組合名單,沒有定義上的模稜兩可,應有用心挑選)。

最佳新人方面,對我來說倒沒有無懸念或想奮力支持到底的作品,真要預測的話,李友廷?te 壞特的贏面頗大,有可供檢驗的專場銷售與鮮明的個人特質,但其他人突然出線也不是零機率就是了。至於當晚揭獎後,會不會有「持修式」的爆紅不得而知,但肯定都會掀起一陣討論,畢竟新人獎是近年金曲最有關注保障的獎項。

在母語創作類,原住民語專輯今年非常精采,首推的達卡鬧《流浪的 Naluwan》曾被我們編輯部喜歡到選入「2020 年度三十張專輯」榜單裡;《流浪的 Naluwan》回溯「Naluwan」(那魯灣)在台灣顛沛流離的語意史,專輯概念性與音樂性都相當完整,是達卡鬧至今最好的作品。而謝永泉《akokey 親愛的你好嗎》雖是台灣首張達悟族語創作專輯,製作卻不馬虎,〈meykazosan 捕飛魚凱旋回航之歌〉、〈mapabosbos 拼板舟下水禮讚〉搭著蘭嶼海浪、海鳥的音景,很難不被打動。

由阿爆的那屋瓦文化發行的 žž瑋琪《zz》,由 Musa 製作,編曲減法思考凸顯她的迷人聲線;漂流出口《海女》展開東海岸錄音室同步錄音實驗,毫不客氣地釋放野性能量。儘管桑布伊入圍多項,但在今年的原住民語專輯裡也未必是最佳的唯一選擇。

另外,我也想特別提及入圍最佳客語專輯的九連真人《阿民》。因為參加《樂隊的夏天》而獲矚目,九連真人的主唱阿龍曾表示受到交工樂隊的影響,〈風神125〉啟發他設定底層人物「阿民」為專輯主角,生猛的音樂,讓我想起當年聽莫西子詩、五條人的感動。竊以為,九連真人和使用單簧管編曲的春麵樂隊《到底》是今年客語專輯名單裡,風格最鮮明跳脫,卻也最兩極的選項。前者陽剛,後者陰柔;前者苦愁,後者嬌媚。

尾聲來聊聊典禮當天可以關注的一些話題:六度錯過「最佳台語男歌手」的許富凱,以及六度錯身「(演唱類)最佳專輯製作人」的陳建騏,可否在本屆一償宿願?已連續五屆頒給唱作人或樂團的「最佳作詞人」,這次會否頒給職業作詞人如武雄、小寒、葛大為、黃婷?伍佰的現場演出專輯可否讓他拿到最佳台語男歌手獎?林俊傑的《倖存者‧ 如你》雙 EP,僅以去年發行的上半張報名,對於拿最佳華語男歌手會不會有影響?

金曲獎近年常有獨立流行之爭論,我倒覺得今年(甚至往後)沒甚麼好提此事的。回推 2016 年至今,那些一度成為相關議題討論中心的獨立樂團如:草東沒有派對、茄子蛋等,若不是完售小巨蛋演唱會門票,就是締造千萬、百萬的歌曲點聽。告五人去年底發行的〈在這座城市遺失了你〉傳唱度極高,都寫出這麼甜這麼流行的詞曲了,到底還想怎樣?與其就著自己有沒有聽過來定義他們獨不獨立、流不流行,不如主動理解一下他們竄起的背景成因。嚷嚷自己對相關作品的無知就只是自曝其短,入圍名單現在攤在那兒去搜尋聆聽再討論並不難吧?

當然要完全掌握華語流行音樂的真實光譜並不容易,就像金曲獎已經增額至此,仍有大家覺得漏掉的作品(個人很希望 LINION《Leisurely》入圍,但名額就是有限)。就像這篇文章已經寫到快四千字了,我還是覺得有一堆入圍作品沒聽透,一堆未入圍的作品沒補充到一樣。我想,如果所有的音樂討論、聆聽都不存於日常,我們大概永遠會在這類典禮聚焦的時刻,困守於最基本的知與不知而無法向前吧?

期許我們可以在金曲獎季好好討論這些,音樂人費心費神創造出來的入圍作品。最後補充 20 篇去年吹音樂做的相關入圍者訪問,條列文末,感謝聽眾閱讀與受訪者的信任:

萬芳
瘦子 E.SO
桑布伊
蛋堡
謝宇威
達卡鬧
YELLOW
YELLOW 黃宣
落日飛車
李友廷
巴奈
生祥樂隊
deca joins
守夜人
熱寫生
福祿壽音樂(告五人專輯製作人)
鄭興
柯泯薰
渣泥
伍佰
理想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