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渣泥聊《PORTAL》鼓手兼製作人家誠:最困難也最重要的是學會如何取捨

歷經兩年沉潛與探索,渣泥在今年 3 月發行首張全創作專輯《PORTAL》,以擅長的搖滾為底,加入豐富的電子流行編曲,打造出充滿科技感及空間感的新作。

就像是從《半心》變全心,專輯概念由《PORTAL》這個「通道」做連結,聚焦於令現代人無可自拔的社群網路,與現實世界之間的關係。主唱羅西表示:「這張專輯描述了很多我們在社群使用上的觀察,其實真的沒有絕對的好或是壞。」被團員們稱為生物小老師的貝斯手卡王笑著補充:「像我就因為社群而知道很多地球生物的資訊!」

此輯的視覺風格由金曲設計師顏伯駿領軍的三頁文團隊為渣泥全新打造,從專輯設計到形象照都試圖呈現有別於《半心》時期的的形象(團員們笑著表示:有種抱持著破釜之心、整個砍掉重練的感覺),封面設計以「空間錯置」來傳達專輯概念,配合新潮流行的電子音樂風格,使用強烈顏色表現出時尚、帶有些許實驗意味的前衛感。

包裝盒和歌詞本上印製了許多不同的方塊,製造出空間錯置;封面有一條類似神經傳導線的設計,將「PORTAL」字母串連起來。「還有許多小細節藏在實體專輯裡,很值得大家邊聽音樂邊搭配著實體的設計,一起慢慢品味。」

首波宣傳影片由當初執導〈半心〉、〈可是〉MV 的導演 Anna Shen 操刀,將專輯九首歌曲的短影片串接起來,每段短片都設計了與歌曲相關的小伏筆,相當用心!而在發片之際,吹音樂也訪問了渣泥的四位團員:主唱羅西、鼓手家誠、吉他手樂冰和貝斯手卡王,請他們分享關於這張專輯的大小故事。

問:最喜歡專輯中的哪首歌?

樂冰:〈想念結痂了〉,這首是專輯中唯一一首以 acoustic 作為主軸來呈現的歌,也是渣泥成團初期就完成的歌曲,配器方面比較單純,想盡量保有當下情感的直接流露。副歌第一句的直白就像內心在吶喊,旋律最後不斷呢喃著,傳達每個想念背後,回不去的都將隨時間結痂和復原。

羅西:我最喜歡〈可 i〉,它是專輯裡音樂動態最好的一首歌,整個 groove 有種賤賤的感覺(笑)。歌詞跟編曲很貼,有很沉很陰暗、也有很跳很 light 的面向,就像可愛與可惡,很多時候都是一體兩面的,往往對最親近的人,才會揭開彼此最可惡的面向,而那也是最真實的一面。我們通常愛上的是可愛的表面,但認識可惡並且接納,將會是最長久而銘心的關愛。再可惡,還是想接他/她回家住。

卡王:我推薦聽起來很壞、很叛逆的〈Real 樣〉,歌詞「我就在這看各位怎麼表演」很直率;任性的唱腔同時也希望讓聽眾在聆聽時有更多情緒的想像。這首也是家誠首次 rap,叛逆因子就需要少年仔出來表現啊!

家誠:這題很難耶!對我來說,十一個孩子每個都是寶貝!不過我推薦大家可以聽聽〈那個更衣間〉,這首歌在 EP《半心》剛做完時就做好 demo 了,那時的我剛開始接觸 EDM、Future Bass 之類的音樂,很想把這些曲風融合進樂團裡,但當時的自己對 demo 不是很滿意。兩年後的某一天心血來潮,像是 Remix 般砍掉重練這首歌,結果非常喜歡!歌曲裡玩了很多吉他音色,讓它聽起來很像合成器,某方面承襲了渣泥以前的「guitar-driven」感。最酷的是羅西的詞曲完全沒有動,編曲的轉變卻能大大影響整首歌的感受!

問:對主要負責詞曲創作的羅西而言,創作是什麼?平常寫歌時有什麼特別的習慣?

羅西:詞曲創作對我來說,是一個傳遞、分享信息很重要的管道,就像 portal 的概念一樣,音樂本身就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 portal。個人很喜歡用趣味、輕鬆、奇怪角度、有點跳的文字和旋律,包裝一些隱喻和陰暗的思考,希望聽到我們音樂的聽眾開心的同時,能觸發一些有趣的聯想。

平常我個人的創作習慣,算是間歇練功型(笑),覺得「等待靈感來」這種捕捉彗星式的方法太可遇不可求,所以平常都會身上帶著筆記本,客廳和工作台上也各有一本,喜歡用手寫的方式紀錄當下的想法,可能是剛看了一部電影、卡通、動畫、一本書,可能是剛跟誰聊完天,也可能是發呆時想一些有的沒的。旋律則是隨時想到什麼,就用手機錄起來,然後會有個時間,把旋律和詞整理成段落。

問:羅西和家誠如何共同創作?過程中經歷過哪些協調與磨合?

羅西:我覺得很棒的是,家誠基本上都滿信任我的,會讓我去發想歌曲的主軸,中間我們也會聊彼此想像的畫面,再理出一個一致方向的走法。像〈間諜小狗〉是一首原本家誠寫好玩的「紅豆湯」之歌,我覺得編曲想法很有趣,有個小狗的畫面,他就讓我重新填詞,再依著詞的走向一起調整旋律,讓曲更貼合詞想要傳達的。

家誠:〈杯子〉的誕生也蠻酷的!先是我在去年的某一天,無聊亂敲亂打家裡的碗盤做出了編曲,羅西再用這一分多鐘的編曲寫出部分詞曲。之後我們相約修改詞、調整旋律和 flow、討論出一個我們滿意的主歌,但副歌就是一直想不出來。在我們亂試旋律試到要放棄回家的時候,突然有個謎之音出現在我的腦袋,連詞帶曲一起蹦出來,羅西也很喜歡,整首歌的氛圍、方向也更加明確,於是沒花多久就寫完副歌了,真是一場美麗的意外。

問:家誠在擔任製作人的過程中,有什麼感想?

這要從《半心》說起。那一年我剛開始接觸錄音軟體 Logic Pro X,渣泥的 demo 就由我自告奮勇和樂冰一起製作,我除了擔任大家的龜毛錄音師外,同時也做了許多歌曲裡的 PGM。兩年下來,我也更認識了團員(人、音樂都是),累積了大家的能量,也累積了一些製作能力,再加上有團員的信任,我才能毛遂自薦擔任製作人。

第一次擔任專輯製作人,真的會遇到大大小小的難事,對我來說最困難的、也最重要的是學會如何取捨,怎麼適時放下自己的完美主義。我常常會因為一個小地方聽起來不對,就可以卡關好幾天。但後來漸漸發現,當下的選擇,往往就是最好的選擇,這時試試捨去自己糾結的地方,不要想太多先去做就對了!因為等過了一段時間,發現有更好的選擇時,就代表自己進步了!

問:為何會邀請周已敦擔任協力製作人 / 混音師?請分享與之合作的經驗與感想。

樂冰:嘴哥樂團是我跟羅西在大學時期的偶像,已敦在嘴哥中擔任吉他手兼團長,或許是樂團的背景,他很能體會樂團會遇到的撞牆與卡關。討論事情時,他常常會進入一個定格模式,一分鐘後才說「我快想出來了,等我一下」,並且總是很冷靜思考各種可能。或許是這樣置身事內,讓我們對問題有共同的理解,我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

羅西:已敦讓我們的音樂質感大大提升,除了討論混音細節,也給我們很多有趣的 idea,非常細心用心地陪我們熬夜燒肝。從《半心》到這張風格的轉換,他總是能 get 到我們想要的聽覺想像,是非常放心、值得信任的戰友。

家誠:已敦是我認識最理性、思路清晰的音樂人了,剛好補足本團最感性的我和羅西,他總是能用另一個角度給我們建議。我打從心裡很謝謝能夠在《半心》時認識他,從我還是製作菜鳥時,看著他操作我看不懂的軟體、混音技巧,他也都願意無私地與我分享,一路上教會了我很多音樂及音樂以外重要的事,無庸置疑的好夥伴!我想不到還有誰比已敦更適合擔任渣泥的混音師了!

問:錄製專輯的過程中,曾發生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家誠:印象深刻的是我學著取捨的那一刻。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專輯有一首短短的插曲叫〈Porta〉?其實專輯最後的版本就是它最初的 demo。 當時完美主義者如我,用了同一把吉他、同一條導線、同一顆音箱,想盡辦法要再錄一個比 demo 更完美的版本,但彈了快一百個 take 都沒有一個好的,當下相當失落,卻正好因此思考:這首歌是去年底因我爸得癌症而心情複雜、同時又要努力把專輯生出來的某個失眠夜晚,我無意間彈出的,一切都沒有想太多。

想到這我才頓悟,音樂當下的情感是不能被複製的,或許就是它的不完美才造就了它的完美。最後我決定用一開始的 demo 版本,原封不動!

羅西:在 vocal 開始錄音前,我們的配唱製作人 Ash 都會跟我談心,引導我進去歌曲的畫面和情緒裡。錄〈想念結痂了〉的時候,Ash 很直接地要我想像,每個段落分別是自己跟當時想念的人在哪個空間做什麼,搞得我還沒開錄就太入戲流淚(笑)。其中有一段歌詞寫著「你我又在這了 / 抽著我們喜歡的菸」,為了讓氣味帶回記憶,戒菸的我破戒抽了同味道的菸,再錄唱那一段。

2016 年成立於台北的渣泥,由聲線甜美但具爆發力的主唱羅西、實力堅強且身兼製作人的鼓手家誠、表演風格強烈迷人的 BASS 手卡哥與低調沉穩擁有神秘律動的吉他手樂冰所組成,其音樂有著相當標誌性的旋律及強烈的節奏感,乍聽便令人驚艷且難忘。創作題材沒有特定的限制,喜歡用有點趣味、些許奇異、不時跳躍的字句描述對生活的感受和世界觀。

雖然因疫情影響無法在現場與聽眾見面,但團員們也表示,接下來每週五晚上在 ig 都會有主題直播,「分享專輯、音樂、聊聊想法、隨機唱唱歌之類的,此外也會持續練習新專輯風格變化後現場不一樣的呈現方式,希望疫情穩定後,跟大家見面就能帶來最帥的演出!」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