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5・吹專訪

【吹專訪】面向大眾的生命書寫,淺堤談《婚禮之途》:我們希望能跟歌迷一起變老

2022-01-24・吹專訪

【吹專訪】兄弟就是要support彼此不同的生命狀態:拍謝少年、導演姚登元談〈歹勢中年〉的真正意義

2022-01-21・人物

關於命名的偶然與想像?靈魂沙發「SnoozzZ! 沉睡沙發補眠場」演前短訪

2022-01-13・吹專訪

【吹專訪】如何做一首藝術展裡的歌?陳嫺靜、Neil YEN、馮志銘談〈Soap〉

2022-01-12・吹專訪

【吹專訪】「我沒有刻意思考的時候,就是一個天才。」YELLOW黃宣談《BEANSTALK》與他的新人格「傑克」

2022-01-12・吹專訪

【吹專訪】烏暗時代的南島記憶剪貼簿:珂拉琪談《MEmento・MORI》

2022-01-06・要聞

【吹專訪】勞動者在混亂與虛無裡持續敲打:無妄合作社

2021-12-31・產業

【吹專訪】爛泥發芽主辦人李宥融:這是一個極厚同溫層的音樂祭

2021-12-29・吹專訪

【吹專訪】一切都是因為愛:雷擎談首張專輯《Dive & Give》

2021-12-27・吹專訪

【吹專訪?】成團20年,離團20人——原本想訪非人物種,結果變成我看他們聊天

2021-12-21・人物

傻子與白痴聊專輯《Year of Fate》:人類的終極話題不過愛、意義、慾望和便當

2021-12-21・要聞

想像五〇年代台灣富庶之家的聲音 ——柯智豪談《茶金》配樂

2021-11-26・要聞

【吹專訪】拼貼千禧世代的賽博台客,美秀集團談《多色寶山大王》:我們絕對不會停止冒險

2021-11-26・吹專訪

【吹專訪】盧律銘談《瀑布》配樂:跟鍾孟宏的溝通模式,最後有點像在通靈

2021-11-18・吹專訪

【吹專訪】「Metal Road沒頭路」主理人蕭大:搞金屬的就是這麼中二又團結

2021-11-11・要聞

尋找1%的人,I Mean Us談二專《Into Innerverse》:失去後的惆悵也是相當珍貴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