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5・吹專訪

晨曦光廊錄音被「釘」 M屬性吉他手昶煬:那是我很嚮往的狀態

2020-02-20・吹專訪

【專訪】與韓立康、柯遵毓聊職業樂手這回事:Session player是整個音樂產業鏈中最純粹的一部分

2020-02-17・每月封面

【專訪】師徒同心,齊力奪金——金曲製作人陳君豪、鍾濰宇

2020-02-12・吹專訪

【專訪】米莎:我的歌曲超越這個語言,它是音樂

2020-02-10・人物

超台藝術家李文政、拍謝少年以台製燈管重新定義台灣之「光」

2020-02-05・吹專訪

我要講的是「群體」:鄭宜農導聆新作《給天王星》

2020-02-04・人物

從Leo王得獎到惜別的大港 2019年獨立音樂十大事件

2020-01-22・吹專訪

是友情,與恨不得分享美好事物的心情——拍謝少年談山盟海誓音樂祭

2020-01-17・每月封面

【專訪】YELLOW:我們的相處就像公牛隊三巨頭,共同的信念就是贏球

2020-01-14・吹專訪

TRASH成軍十年專訪:暫休一年回歸,是為了走長遠的路。

2020-01-08・吹專訪

【專訪】一步一腳印終於走到小巨蛋!宇宙人:我們就像定存,做多少得多少

2020-01-03・吹專訪

【專訪】《無名英雄》的加州夢:滅火器

2019-12-26・人物

Karencici談創作夥伴KVN、節奏藍調與自己的下一步

2019-12-24・每月封面

【專訪】一座霓虹孤寂的台北:甜約翰談《城市小說選集》

2019-12-18・人物

《野yeah》特刊番外:皇室戰爭公會裡的那些樂手,原來徐子也在裡面

2019-12-17・吹專訪

【專訪】持修:「宅男最會做的事,就是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