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7・吹專訪

成為什麼之前,你要經歷一個超長的等待:春艷導聆新作《感恩的心》

2021-02-26・吹專訪

【專訪】與夥伴自立音樂公司十年,光良:我們的心態蠻indie的

2021-02-23・吹專訪

20年後帶著「浮現祭」回清水 創辦人老諾:至少在自己的故鄉,我們存在過啊!

2021-02-20・吹專訪

【投稿】XHARKIE專訪:全新旅程的單程車票《FRAGILE》專輯,很大張

2021-02-17・吹專訪

【專訪】營造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deca joins談《鳥鳥鳥》

2021-02-09・吹專訪

【專訪】到宜蘭民宿錄音!陳君豪、韓立康、黃文萱解析告五人《運氣來得若有似無》製作始末

2021-02-04・吹專訪

在一年之初,傾聽Indie Pop的沉靜提醒:The Fur.導聆《Serene Reminder》

2021-02-03・吹專訪

【投稿】台灣妖怪與「邊緣人物的轉生術」——同根生談〈山鬼阿妹〉

2021-01-26・吹專訪

【專訪】在五年合約盡頭,以歌手身份一搏:柯泯薰談《畫話》

2021-01-18・吹專訪

【專訪】渴望「愛」,必須自覺「不愛」:巴奈、李承宗談《愛,不到》

2021-01-14・吹專訪

【專訪】黃金太子Bro,駛向Nu Metal:血肉果汁機

2021-01-13・吹專訪

意識到邊界的存在,才能與之共生並包容:王榆鈞聊「黑的邊邊」之音樂概念

2021-01-07・吹專訪

【專訪】前方合成器高能反應,落日飛車國國談《SOFT STORM》:我突然對音樂裡的groove疲乏了

2021-01-04・吹專訪

自己的窩自己蓋:Billy Drummed與造音工廠N.F. Studio

2020-12-26・吹專訪

聽柯智豪從《返校》影集版配樂反思「台灣儀式音樂」與「傳統的存續」

2020-12-24・吹專訪

談滅火器20週年演唱會 音樂總監柯智豪:這將是南北文化版圖的重要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