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4・吹專訪

談滅火器20週年演唱會 音樂總監柯智豪:這將是南北文化版圖的重要轉捩點

2020-12-23・吹專訪

【專訪】李友廷談《如果你也愛我就好了》:韓立康堅持破格編曲,不惜向MV導演跪。

2020-12-18・吹專訪

黃瑞豐與呂聖斐對談爵士:我們都是在說「台灣自己的話」

2020-12-18・吹專訪

【連載】一段OVDS的故事,道出「玩樂團」的話外音(下)

2020-12-18・要聞

The Fur.〈Oh Why〉MV由高承楷操刀 邀韓國舞者於紐約康尼島浪漫拍攝

2020-12-17・吹專訪

【連載】一段OVDS的故事,道出「玩樂團」的話外音(上)

2020-12-16・每月封面

【專訪】大叔之年,快炒慢燉的B級音樂——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2020-12-15・吹專訪

【專訪】滅火器技師阿B:既然我們都喜歡音樂,只要團結一定可以創造出不輸給國外的場景

2020-12-09・吹專訪

我認為我還是在搞搖滾:Marz23導聆新作《23》

2020-12-09・吹專訪

【專訪】與懷疑共存,YELLOW黃宣:我外表看起來怎樣就要做類似的音樂嗎?

2020-11-26・吹專訪

【專訪】許含光:講屁話是我,認真對待文字也是我

2020-11-20・吹專訪

玩樂團的人怎麼就這樣作起電影配樂了?「金馬配樂」盧律銘對談「配樂新手」LTK柯仁堅

2020-11-20・吹專訪

【專訪】從看一場喪禮到辦一場喪事,他寫出一張入圍金馬獎的配樂:柯智豪談《孤味》電影原聲帶

2020-11-19・吹專訪

【專訪】這是我們最舒適自在的模樣:麋先生聊《嗜愛動物》

2020-11-16・人物

【連載】關於愛琴,羅大佑的深夜獨白(中)

2020-11-16・每月封面

【專訪】全女子樂團?來自日本的邪教?P!SCO十週年迷思破除の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