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30張台灣原創音樂專輯

2020 年可以說是沒有流行現象級專輯的一年,暢銷曲多半搭劇而起(譬如〈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然而仔細傾聽,優秀的台灣原創音樂專輯仍不少。

綜觀之,或許是因為疫情荒唐,人心惶惶,許多作品題材皆「向內走」,嘗試擴張心靈的宇宙,A&R 屬性皆是療癒,適合獨自傾聽陪伴。The Fur.、落日飛車專輯皆以寧靜、柔性為名,在真實樂器間加入冷調合成器,唱起生活省思;deca joins 塑造夜深無人的淡泊之歌,與其主唱鄭敬儒合作的 LINION,也將都會靈魂樂並置靈性山水。就連「暗黑巫女」鹿比∞吠陀,似乎也在電子世界裡溫柔起來了。

巴奈、生祥樂隊、蛋堡,分別以電子探戈、草根民謠、嘻哈,關懷愛情、食物與家庭等生活面向。若需要重型音樂,漂流出口、八十八顆芭樂籽皆交出高分力作,Super Napkin 更喚起 90 年代吉他另類搖滾的盛世。

2020 年,Blow 吹音樂編輯選的「年度 30 張台灣原創音樂專輯」,規則比照 2019 年的評選,由編輯各自提名推選十張專輯,並進行投票。考量票數與類型音樂、文化屬性、場景影響力等均值,整合成最終名單。

by Blow 吹音樂主編 阿哼

巴奈《愛,不到》

《愛,不到》是巴奈的戀愛回憶錄,雖然「愛情會痛/愛情難懂」,但一切已是過往雲煙。開頭第一曲〈難題〉,巴奈就意圖使人落淚,幸福的是十年過去,當初愛不到的那布已成她的枕邊人。我特別喜愛尾奏兩把提琴的優美交纏,像在花園輕巧漫舞的蝴蝶。

《愛,不到》由蕭賀碩製作,編曲由李承宗搭上音速死馬鄭各均,以瘋狂探戈電子為巴奈訂製新衣,〈怪自己太特別〉光歌名便值得一聽,總覺得格格不入的你,可能會訝異腦袋的嘈雜竟能被具象化。此張曲序安排也極為用心,與過往的愛情說〈再見〉後,學會放下的巴奈在〈滿天星〉回到自身樣貌,那般簡單美好,讓淚又悄悄流下了⋯⋯(徐韻軒)

生祥樂隊《野蓮出庄》

你我都曾在快炒店點上一盤水蓮,但有沒有想過它從何而來?聽〈野蓮出庄〉或許能更了解這個作物的來龍去脈。不若《圍庄》沈痛控訴,《野蓮出庄》依舊關心農村,只是換個角度用客家庶民美食勾你好奇。

〈對面烏〉滿是遊子思鄉情、〈大封〉寫入製菜步驟⋯⋯面對鍾永豐這一批食物考題,林生祥則以「B 級音樂」應戰,戲仿父母親年輕時的流行音樂。他在〈面帊板〉裡對姑婆呼喊別加味精、在〈豆腐牯〉模仿攤車叫賣聲,《野蓮出庄》俗得精緻,加之樂手行雲流水的樂句,輕鬆完食之餘,肚子也不小心呱呱叫了。(徐韻軒)

鹿比∞吠陀《彼岸》

嘗試突破框架,卻又能在新的遊戲規則中得心應手,《彼岸》就是這樣優秀的專輯。在配樂工作習得「化繁為簡」的鹿比∞吠陀,極簡電子新作相較以往更加耐聽,作品前半疏離卻不失溫度,後半骨子裡潛藏的暗黑之火微微探出,最後於〈曼珠沙華〉空靈的祈禱聲作結。

〈陰陽〉、〈二律背反〉、〈曼珠沙華〉這些二元對立的歌名,揭示了專輯的核心——相對正是痛苦的根源。《彼岸》就像是要療癒這些破碎,大量使用倒轉(reverse)技法,營造出一股沈穩的力量,在紛亂的 2020 年,我們尤其需要這樣的聲音。(徐韻軒)

春麵樂隊《到底》

以〈我在你的眼睛我看到了你〉獲得第十屆金音獎「最佳跨界或世界音樂單曲獎」的春麵樂隊,延續《狐狸莫笑貓》的創新實驗精神,在專輯《到底》中打造了更完整的世界觀。當單簧管、低音單簧管與木吉他相遇,不僅是古典和流行的融合,更有種「原來還可這樣做音樂」的驚奇感!

編曲充滿實驗性卻不難入耳,在主唱賴予喬的歌聲引領下,嶄新的樂聲線條交織出讓人耳目一新的氛圍。也別落入對母語歌曲的印象窠臼中,春麵樂隊只是使用了客語、河洛語等語言來實現自己對音樂的想像,他們用少見的顏料素材畫出故事性十足的繪本,等著聽眾來翻閱探索,在其中發現更多新鮮有趣的音樂面貌。(JohnnyWen)

孫盛希《出沒地帶》

以 R&B 曲風為主體,融合 Neo-Soul、Alternative R&B、當代電子元素的《出沒地帶》給人一種充滿企圖卻遊刃有餘的自在感。上一張《希遊記》榮獲金曲「最佳國語專輯獎」後,Shi Shi 並沒有躁進地「乘勝追擊」,反倒依自己的步調,找新生代音樂指標廠牌「新樂園」主腦米奇林、剃刀蔣共同擔任專輯製作人,並邀請呂士軒、張伍、HUSH、sunkis、鍾濰宇、許郁瑛等實力派音樂人聯手合作,雕出這張精緻細膩且形象明確的專輯。

在嘻哈、R&B 大量數位作樂的時代,此輯回歸做音樂原型,使用了大量真實樂器 Live 即興錄音,無論歌唱或器樂表現都能感受到豐富的情緒張力。建議不要只聽主打歌,隨著專輯曲目一首首聽下來,相信你會在順耳的流動中找到某個騷動心房的瞬間。(JohnnyWen)

蛋堡《家常音樂》

蛋堡離開顏社廠牌後,首次以「任性的人」品牌名發行《家常音樂》專輯,全曲不上串流果真任性。《家常音樂》總計 28 軌,統合他這幾年步入婚姻關係、組成家庭並成為人父後的喜怒哀樂。在臥室裡,他以經典取樣機 Akai MPC 1000 為編曲主力,女兒 RHEMI 的聲音亦成為素材,從題材到創作方法貫串「家常音樂」之名,手感烘焙兼具高度完整性。

《家常音樂》發行後,蛋堡透過不同風格的 MV、快閃店與展覽等形式,持續嘗試多媒材的創新。〈等待佛陀〉以空拍機模擬追捕竊賊視角;〈家常音樂〉翻玩復古網頁桌面⋯⋯在有限的資源裡展現無限的想像力。《家常音樂》聽來樸實從簡,文本底蘊仍相當深厚;最近複習嘻哈經典才發現,〈琴操〉裡的「Foreve-ever」假音是在致敬 Outkast 的〈Ms. Jackson〉呀!(阿哼)

熱寫生《豆皮少年》

原本只想輕鬆玩團的熱寫生,不小心認真做出了首張專輯《豆皮少年》,充滿想像空間的詞,三把吉他堆疊的線與面,沒有包袱、不流於俗套的編曲,在獨立樂團圈儼然成為獨特亮眼的存在,是台灣不常聽見的聲音。

如果你聽過熱寫生早期的 demo 或 live,或許已發現經過專輯製作人老王(王昱辰)的打磨,這組民謠搖滾樂團的底蘊更深厚了。在技術增進、補足脈絡後,《豆皮少年》中那些若有似無的他人的影子,早已長成團員自己的模樣。(JohnnyWen)

deca joins《鳥鳥鳥》

《鳥鳥鳥》是張深夜專輯,孤獨能放大所有感知,讓你分不清所有情緒的真假。deca joins 器樂的敘事比重增強,從〈漫漫長夜〉那聲悲淒的吉他噪音、〈臥室〉開頭用雨聲棒包圍貝斯⋯⋯都能發現他們更善於用音效去營造歌曲氛圍。

〈黑暗之中閉上眼〉的晦暗旋律線初聽就使人印象深刻;特別喜歡〈B1〉的節奏組及點綴在其中的聲效;改版的〈霧〉加入 rohan mills 創作的口白,整體再升級。沒有被激增的人氣所影響,deca joins 仍是一股腦地做自己喜歡的音樂,《鳥鳥鳥》或許不算大鳴大放之作,也正因此有讓你想一聽再聽的魔力。(徐韻軒)

Super Napkin《沒有打不倒我的東西》

光開場曲〈Now I Am Getting Stuck into Your Dream〉就讓我想起 Sub Pop 旗下的另類搖滾名團,但聽著卻產生困惑,畢竟在充滿不安的 2020 年,做這樣的音樂到底是新還是舊呢?時間在他們身上彷彿真空。

《沒有打不倒我的東西》顯示 80 至 90 年代的另類搖滾——Sonic Youth、My Bloody Valentine、Yo La Tengo——對於台灣獨立音樂影響。或許在這個時代,玩這樣的音樂沒祖師們的時代帥了,但 Super Napkin 的三位成員依然在平均長度 8 分多鐘的歌曲裡面,細心地塞入迷人的樂句,適當地做起承轉合。

聽完最後一首〈Diamond Sphaped Hearts, Pt. 3〉,我想起當時的場景,看見有很多拿著特定型號吉他,瞪著腳下滿滿效果器的青年,他們的差別只在沒做出這樣成熟完整的作品。(王信權)

Mong Tong《Mystery 秘神》

近期常見於海外媒體、看似憑空出現的 Mong Tong,兩位主要成員洪御(落差草原 WWWW)、崎(Dope Purple),其實各自擁有豐富的玩團經驗。鑽研許多風格後,開始轉而向內探索,從手邊的廉價 keyboard 找出有別於西方迷幻音樂的音色,創造出差異性,自稱為「取樣搖滾/迷幻」,可謂是「二手」的自我東方主義。

首張專輯《Mystery 秘神》,從過往的台灣通俗音樂與靈異電視/超自然節目取得靈感,除了有致敬「奧斯卡電子琴音樂」的〈Moutain Pop〉,還有加入名嘴眭澔平口白的〈Chakra〉。在破地獄宣告解散之際,也許能期許他們接下這塊「東方式迷幻」的招牌。(王信權)

八十八顆芭樂籽《我的心正為你這個中年翹臀燃燒著!》

整張專輯充滿年過不惑的體悟,中年魅力是年輕樂團靠天份或努力都無法抵達的豁達狀態。《我的心正為你這個中年翹臀燃燒著》是阿強直搗核心的社會觀察,既保有創作初衷,專輯想法和編曲概念又有所突破與轉變。

Blow 吹音樂的專訪曾寫到:「這張專輯中,鼓和貝斯的編曲可說是對這世代的一種抗議,甚至連最終音檔都沒有再對拍修剪。」在這個追求精緻與潮流的年代,純粹以 band sound 為取向的樂團不多了,搖滾精神之於今年成軍滿 25 周年的八十八顆芭樂籽,大概就是無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持續生猛地在 live 場景中大放異彩吧!(JohnnyWen)

淺堤《不完整的村莊》

及早獲得獨立樂圈矚目的淺堤,初登場後即被抗議歌曲、台語創作等標籤綁定。首張專輯《不完整的村莊》倒是相當瀟灑地破除這類僵固的本土搖滾想像。主唱依玲以優柔的陰性視角探索心裡的矛盾晦澀,製作人 Easy Shen 則助攻編曲,開拓出獨特新鮮的搖滾氣息。

〈樹影〉歪斜的貝斯、吉他對位,在悅耳的主旋律中共榮;〈信天翁〉高空飛過心靈的山坳險途,將高雄青年路巧妙入詞。淺堤面對自己的不完整,試圖拼湊,渴望釋懷,專輯主線實是一場求道之旅,以收場曲〈傳道的人〉作為回應——在近乎無限的電吉他單音裡,有龐克的怨怒也有極簡的禪意,唯獨欠缺答案本身,而這,恰是他們音樂最迷人的地方。(阿哼)

達卡鬧《流浪的 NaLuWan》

達卡鬧的想像力造就了 Naluwan(娜魯灣)這個虛詞的多變,他用豐富的語言、多樣的樂風,將 Naluwan 打造成一個個性格截然不同的老友。在〈Djumaq 回家〉,他問 Naluwan:「你的家在哪裡呢?是在傳統領域或是 Google Map?」在客語創作的〈Sengelitan 想念〉,則將 Naluwan 看作一名「青春美麗又懶惰的女性」,互訴愛意。

不同於物質會消失,精神能透過一次次的傳頌長存。當傳統文化日漸式微,達卡鬧希望透過歌曲,將古老文明的智慧延續下去。

這名斜坡後代為每一首歌尋找合適的製作人、錄音室,最遠還跑到了日本京都,的確是名副其實的「流浪記」。啊,千萬別錯過〈A-I 哎呀〉這首加入西塔琴、台灣木鼓的精彩非洲藍調,你絕對會聽到欲罷不能。(徐韻軒)

LINION《Leisurely》

快樂的 LINION 唱快樂的歌,攜手鍾濰宇共同製作,兩人以近代 Neo Soul 聲響打造的《Leisurely》是張眾星雲集的專輯。除旋律抓耳的〈Her〉、〈Oh Girl〉,首次以貝斯發想創作的〈JOMO〉也值得一聽。

專輯多首歌找來昔日恩師、Moonchild 的合作鼓手 Efa Etoroma, Jr. 越洋合作,共創迷人的 laid back 律動。跳脫 Neo-Soul、R&B 創作人的都會意象,身心靈系的 LINION 反倒想帶你逃離車水馬龍,立刻帶著這張以「鬆」為最高宗旨的專輯出外走走。(徐韻軒)

落日飛車《SOFT STORM》

落日飛車近年在海外巡演上的空前成功,屢成為台灣音樂產業的研究主題。在那市場成績的背後,是長途飛行演出的疲憊。高速運轉的副作用,終反映在飛車這張充滿合成器低氣壓的新作《SOFT STORM》中,國國的詞,持續探問絕處裡的希望,我不知道那是關乎疫情或者愛情,抑或兩者皆然,畢竟《愛在瘟疫蔓延時》是他帶去東京閉關寫歌時讀的書。

和 Michael Seyer、吳赫、Paul Cherry 與 Ned Doheny 的合作,可見他們三年遠征所連結的跨國情誼。專輯核心曲目〈Candlelight〉,儘管調降了飛車常見的演奏段落,綿延重複的詞曲,仍像漩渦般緊緊吸住你;〈Overlove〉、〈Under the Skin〉也有樣學樣,不若過往主打律動,「柔性風暴」的深處孕育著下一輪飛車的嶄新面目。(阿哼)

東京中央線《FLY BY LIGHT》

隨著年紀增長,東京中央線的三名樂手似乎又更加進化了!去年,吉他手大竹研憑獨奏專輯《Ken》拿下金音獎最佳樂手。所屬的東京中央線,在《Fly By LIight》中則融入多元樂風——開頭曲〈遠距離恋愛〉源自大竹研年輕時對山下達郎及 City Pop 的熱愛;〈Where Are They Now?〉由早川徹作曲,靈感來自那些消失的龐德女郎;〈Stomp Clap Clap〉是鼓手福島紀明的創作,有著複雜迷人的節奏,尤其喜愛〈Cat & Mouse Game〉,好似親臨貓捉老鼠的激戰,有機會一定要到現場體會此曲的生猛。(徐韻軒)

柯泯薰《畫話》

任性的創作者與服務聽眾的歌手,能否讓這兩種身份平衡重疊一直是許多音樂人的課題。作為柯泯薰簽約洗耳恭聽廠牌五年表訂的最後一張專輯,《畫話》帶有孤注一擲的決心。長期陷入自我懷疑的她,這回試圖走出心靈密室,製作一張能容納聽眾的專輯,在混音上將歌聲往前擺,乘著動聽旋律飛行。

《畫話》將任性與服務的身份融洽平衡,從開場曲〈飄浮〉到〈榕樹爺爺〉,踏出一條開闊心境的長路。與夏宇、笛岡俊哉 AKNIK、青峰等眾人合作皆有火花,〈拋〉可謂她出道以來最強力的主打。柯泯薰說,這張專輯起於池上的一棵「榕樹爺爺」對她的提醒,要讓自己的肩膀有力乘載他人,我想她認認真真的做到了。(阿哼)

Alex Zhang Hungtai、曾國宏《Longone 龍港》

本土疫情嚴峻期間,知名的獨立音樂人 Alex Zhang Hungtai(張洪泰)與落日飛車主唱國國(曾國宏)合作,找來老王(王昱辰)擔任製作人,誕生這張實驗中帶有 Ambient 與 Avant-garde Jazz,以及電影配樂色彩的作品。

《Longone 龍港》虛構出一個多霧的港口,借用榮格分析心理學的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抹去歌詞賦予的意義,回歸至最單純的聽覺體驗,產生宛若儀式般的情境。

如 Mong Tong 的《Mystery 秘神》,《Longone 龍港》透過純粹的音樂,曖昧了作品地域性,假如將這兩張作品比喻為船,那它們的目的地不駛向北美或歐洲,而是較接近被想像出的東方淨土。(王信權)

春艷《感恩的心》

從「Diss : RBL」發跡到組成夜貓組,春艷歷經這些年的磨練,累積了聲量與實力,近期終於繳出在顏社的首張專輯《感恩的心》,先是有御用製作人萬志軒所操刀蛻變之作〈88的車〉與〈Coco〉,後來還找來 Berklee 畢業的鬼才 A2dac 加入,三人大火快燒,炒出深厚的「鑊氣」,也讓春艷的「香」散發到極致。

除了找來話題新人持修助陣的佳作〈魔法BOY〉。在眾多饒舌歌手自我膨脹標榜之際,春艷有點反其道而行,他與夥伴打造一張充滿正向的專輯,這趟旅程從帶有 Lo-fi 元素的〈小石頭〉開始,最後在 Synthwave 風格的〈感覺〉結束,有充滿哲理地講釋輪迴或自我勉勵,俏皮可愛的垃圾話也少不了,可以想像是搭上老司機的車,絕不會讓你感到昏昏欲睡。(王信權)

合輯《單純的人》

2001 年,林強的第二部電影配樂《千禧曼波》,可聽見他將台音與本土文化融合的初步成果,其開場曲〈A Pure Person〉搭配舒淇走在陸橋上的倩影。你不難在 YouTube 發現致敬的影像,其影響力至千禧世代仍未衰減。

《單純的人》製作人 Angela Lin,從小生長在美國,因《千禧曼波》的文化震撼,特地跑來台灣尋源,邀來許志遠、許郁瑛、Alex Zhang Hungtai(張洪泰)、非/密閉空間及 Jieh(介),重新詮釋〈A Pure Person〉;風格有前衛爵士,有電子實驗,不單純只是致敬而做,跨越時空的音樂對話,從而探討和暸解「成為一位單純的人」意味著什麼?(王信權)

The Fur.《Serene Reminder》

首張專輯四處借器材低成本錄音,邁入第二張的 The Fur. 渴望進步於是找製作人老王錄音、共同編曲。在擅長的 indie pop 曲式裡,他們唱著成長的困惑與恐懼,對比 2020 年的糟糕像是一口清甜的鎮定劑。開篇作〈Stay with Me〉便呼喚愛與陪伴對抗心魔,〈Lobster〉則以龍蝦脫殼的痛來描述突破難題的過程。我喜歡這些天然的幻想,好的創作者往往能把生活小事都寫成歌。

專訪前特別喜歡〈Friday Love〉,畢竟聽另類搖滾很難不注意到 The Cure 的代表作〈Friday I’m In Love〉。專訪後倒是輪播了好幾次〈Car of Yours〉,同時想到柚子掏心肺地說,這首歌所描述的車,是她的父母親在她出社會後送的,包含對她的關心與信任,未來任何方向自己掌握自己負責。(阿哼)

十九兩樂團《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

說故事樂團「十九兩」由手風琴手阿雞與小提琴手瑞奇組成,曾以《年度愛情鉅獻》拿下金音獎「最佳新人」、「最佳風格類型單曲」與「最佳樂手」獎項。兩人都是演奏技巧和個人特色兼具的全方位樂手,這次的新專輯《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不僅邀請了音樂路上的眾多好手一起大玩特玩,專輯製作規格更是大大升級,可以說是他們傾盡全力的突破之作!

有趣的是,此輯同時發行了「實體說故事版」與「數位純音樂版」兩種音檔。實體專輯著重故事的完整性,希望透過起承轉合營造一氣呵成聽完的專輯體驗;數位發行則著重在音樂的感受,繽紛豐富的音樂編排讓每一首單曲都能自成篇章。(JohnnyWen)

盧律銘《無聲(電影原聲帶)》

稱呼盧律銘是當今台灣最應受矚目的電影配樂工作者應該不為過,2020 年包含《消失的情人節》、《無聲》、《腿》三部焦點作皆由他配樂,在濁水溪小柯配樂的《同學麥娜絲》裡,亦有小部分參與。本質為暗屬性電子音樂人,這幾年國片大量出產驚悚、懸疑類型讓他更有發揮空間,而音樂之外他對社會議題的關懷,也使得相關題材劇情片交付他手中,除了恐怖效果亦能接住情感線的柔情。

私以為《無聲》是他繼《返校》後的配樂代表作,嘗試多種破格的樂器演奏方式,製造弦樂、打擊樂的摩擦聲;加上噓、哈、嗯、啊等人聲氣音,構築出《無聲》失聰者的「充滿觸覺的聽覺世界」。原聲帶開場曲〈舞會〉往往帶我回到電影裡,主角張誠第一次在舞池裡望見貝貝的那份悸動,如果我是金馬評審肯定把配樂獎的票數投給他。(阿哼)

Marz23《23》

TRASH 主唱阿夜,受到饒舌歌手 Lil Peep 與 XXXTentacion 的啟發,風格改以 Emo Trap 為主。從 2018 開始,他以 Marz23 的名義在網路上發表多首單曲,吸引不少到新的樂迷,甚至帶點自嘲式的〈我不是饒舌歌手〉,已在 YouTube 創下千萬觀看次數。

他以「天使數字」為名的首張專輯《23》,收錄 11 首發表過的單曲與新歌,邀來 W.LIN 共同製作,還有 RIZE 主唱 JESSE、Tyson Yoshi 及寺二等人的助陣,成功地在主流廠牌裡做出成熟且另類的嘗試。除此之外,《23》也讓人想起 2000 年前後的 Emo/Pop Punk 風潮,展現另一種復古美學。Marz23 的崛起,或許能在台灣開啟新潮流。(王信權)

YELLOW《浮世擊》

由黃宣主導的樂團「YELLOW」,集過去兩張 EP《都市病》和《馬戲團》之大成再加上四首新歌(在他們論述裡是第三張 EP《DDT》),發行了首張專輯《浮世擊》。

與夥伴余佳倫共同製作,《浮世擊》風格揉捏 Jazz、Neo-soul、Funk、Rock、R&B 及前衛電子聲響,並以破格的製作手法巧妙融合實驗聲響以及真實器樂的紋理,作品色彩兼具摩登與復古,帶有強烈律動感。加上極具渲染力的現場演出,YELLOW 與黃宣的獨特魅力令人難以忽視,他之後累積作品量變,很可能為華語流行音樂帶來質變。(JohnnyWen)

藍。掉《垂釣島嶼》

琵琶演奏家兼作曲家鍾玉鳳與才華洋溢,和著迷於美國草根音樂、移民歷史的唱作人 David Chen 共組「藍。掉」後,在 2016 年發行首張同名專輯後,便相繼獲得多個重要音樂獎項的肯定。

「藍。掉」雙人突破傳統琵琶與藍調吉他的安全範疇,一路以來,作品皆充滿冒險交流的刺激感。新專輯《垂釣島嶼》除了兩人的招牌樂器,還加入月琴、板面三弦、沖繩三弦、十二弦木吉他、共鳴器吉他、兩把斑鳩琴,並邀請四位音樂圈友人——秦國翔、萬芳、王榆鈞、曾增譯共同合作,聽覺上色彩斑斕,讓人聽見文化混血奠基在演奏技術高度上的精彩融合。(JohnnyWen)

告五人《運氣來得若有似無》

《運氣來得若有似無》是告五人簽約相信音樂後的首發作,詞曲模式聽來和前作其實相去不遠,倒是製作上有更多發揮與鍛鍊。以「安全感」為主題,他們這次和三位製作人(陳君豪、韓立康、黃文萱)作夥到家鄉宜蘭的民宿錄音,把宜蘭的田野聲音、眾人在民宿裡的即興編曲嘗試都融入專輯裡。在標題曲〈運氣來得若有似無〉裡即能聽見他們,在家鄉放鬆哼唱的狀態。

帶有獨立樂團背景,告五人的作品向來靠攏流行音樂多一些。這樣的存在恰好能作為傳統華語流行歌,嫁接多種西洋音樂元素的試驗體,對於玩團出生的陳君豪、韓立康,想必也正中下懷吧?戴起耳機聽〈醜人多作怪〉最後撕心裂肺的電吉他挺過癮,〈人前人後〉前奏放置 indie pop 聲響也令人興奮,這一切會讓我期待他們做更多更冒險的嘗試,倘若真攀上下一階段後。(阿哼)

問題總部《User Guide: I》

一直很沒自信的問題總部,在《User Guide: I》問世之後,終於能大聲對作品吶喊:「超好聽!」用溫柔鬆軟的黑樂稀釋苦核,先行主打〈Day〉找來我是機車少女凌元耕共唱,恰到好處的留白讓人不停重播。

專輯三首歌〈U Don’t Know, I…〉、〈Monday Morning〉、〈心臟痛〉找來 YELLOW 黃宣製作,部分人聲拿 iPhone 耳機錄音。團員摯愛的〈最酷最酷的龍〉,致敬 2000 年左右的 R&B;耗時許久的演奏曲〈G〉有著俏皮的合成器音色,像在深海玩耍,更貼近他們活潑嬉鬧的那一面。(徐韻軒)

桑布伊《得力量 pulu’em》

睽違四年,桑布伊在第三張專輯《得力量 pulu’em》裡首次擔任共同製作人,主題同樣圍繞在人與大自然的反思,既細膩又溫柔不教條。音樂力度展現他奠定樂壇高度的才華,天籟般的嗓音加上金曲/音等級的製作團隊,更讓專輯整體升級不少。

《得力量 pulu’em》包括弦樂滂礡的〈創世紀 muparvuwa’i kani intrav i rukup〉、〈擁抱 maava〉。邀來林強編曲的〈長歌 senay〉,成果相當令人驚艷,完美結合卑南古調與滿州民謠牛尾調,展現原住民與電音的另一種可能性。期待 2021 年,它能像《母親的舌頭 kinakaian》般於年度音樂獎項中大放異彩。(王信權)

漂流出口《海女》

對於現場演出能量驚人的漂流出口來說,同步錄音應是最有效的製作方式了。

相隔五年的第二張專輯《海女》,展開了瘋狂的錄音室行腳行程。他們和製作人許聖榮、製琴師川畑完之(Kanji)走訪台北與東台灣,在五間錄音室把專輯從頭到尾錄出五套,再選出其中能量最強的作為正式版。技術上時有不精準,卻往往貼合真摯情感,畢竟他們的歌總在描述殘缺的人生經歷。

延續前作《逆游》的主題,《海女》依然描述失根流浪的族人,以及團員親身經歷的霸凌、精神壓迫與無地自容。油漬搖滾加上厚實貝斯與東方音階的迷幻,布妲拉碧海(阿妞)主唱的幾首是最愛。聽的過程,我常感覺有雙粗糙大手掐著我的喉頭前後擺動,卻無法確認自己感覺到的是窒息的無助或悲傷的哽咽。只能跟著搖頭晃腦,但願那些痛苦都能隨著節奏甩遠。(阿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