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到宜蘭民宿錄音!陳君豪、韓立康、黃文萱解析告五人《運氣來得若有似無》製作始末

去年二月,知名製作人陳君豪韓立康和混音師黃文萱成立了「福祿壽音樂」,並且以福祿壽為名一起製作了告五人的新專輯《運氣來的若有似無》,挑戰脫離常規錄音室,在宜蘭包棟民宿進行盤帶錄音。

不僅專輯釋出後備受好評,對「聲音」的討論也層出不窮,許多人好奇在獨特的環境用獨特的方式錄音,對音樂會是加分的嗎?創造出來的價值是什麼?於是我們邀請三位製作人分享這趟宜蘭之旅的幕後祕辛,這張作品可說是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誕生,蘊藏了每位參與者對音樂的初衷與童心。

告五人專輯《運氣來的若有似無》三位製作人(左起)陳君豪、黃文萱、韓立康。

情感永遠是在最前面的

統籌陳君豪是告五人上一張專輯《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的製作人,當時告五人剛靠自己摸索、發行首張 EP《迷霧之子》,知名度逐漸上升的他們,認為下一張作品必須找位製作人,才能有更大的突破,於是四處探尋,最後透過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牽線而聯繫上陳君豪。「其實他們的編曲相當完整,所以我當時的任務比較像是協助優化歌曲內容。」

而這次之所以選擇在民宿錄音,其實想法很單純,因為告五人同步錄音的水準非常好!「在做上一張時我就有嘗試讓他們同步錄音,結果發現他們的技術和能力就像職業樂手一樣,相當穩定。」陳君豪興奮地說,難得有樂團可以把這件事做到這麼好,當然不能浪費才華。於是大膽決定脫離常規錄音室,回到團員們成長的家鄉宜蘭,包棟民宿開始閉關兩週,專心將新專輯打磨成形。

對我來說,搖滾樂很重要的是器樂的聲響跟個性,我自己很喜歡的幾張搖滾專輯都不是發生在正規錄音室。」(註一)當時福祿壽音樂剛好成立,陳君豪便找了韓立康、黃文萱兩位合夥人一起參與專輯製作,他半開玩笑謙虛地說,民宿錄音難度很高,自己其實不太有把握,「所以拉他們下水,萬一失敗我只要承受三分之一的壓力(笑)。」沒想到不僅沒有失敗,整個過程和成果還意想不到的好!

「(錄出來的)聲音真的很不一樣!身為製作人或混音師,我們所有的學習和經驗累積,就是為了在這種困難的狀況下還是可以做到專業,以充足的技術來配合情感的呈現,情感永遠是在最前面的。」韓立康表示,其實想要什麼聲音,只要 source 不要偏離太遠,在現代都有可能靠後製做出七八成,但是在宜蘭放鬆狀態下完成的每個呼吸、每段情緒,是任何後製皆無法模擬、無可取代的。

將最源頭的聲音呈現到最好

三層樓的民宿前有座小湖,開工第一天,推車來回搬運著一件件樂器和錄音設備,湖上搭建的木板路十分狹窄,搬鋼琴時還差點掉到湖裡。

「我們帶了很大很重的移動式隔音板,把鼓的聲音隔開;也準備了厚重的布將玻璃窗擋住,讓聲音的反射不會這麼凌亂。」挑高的一樓客廳作為主要錄音空間,從窗外拉線接到二樓的 control room,光是架構好工作環境就花了一整天;control room 隔壁房間用來進行修改編曲、挑音色等作業,三樓則是住宿休息的客房。(註二)

「第一天搬動沙發時,發現底下有張冥紙!」黃文萱笑說:「雖然有點毛毛的,但通常在這個行業遇到這種事就代表要發了!」

韓立康,與一同被抓來宜蘭精神時光屋的林泰羽,在民宿編曲小套房錄合成器。

在不熟悉的空間錄音並非最大挑戰,因為想確實將民宿獨有的空氣紋路、溫度與環境音收錄其中,並保有音色樸實的毛邊感,他們特別向台灣僅存的全類比古典錄音師黃宏仁老師借到 Revox C278 盤帶機,用「盤帶錄音」方式錄下絕大部分的歌。相較於電腦錄音會習慣用眼睛確認螢幕,盤帶錄音只能用耳朵聽,反而能更專注在音樂上,思考如何不透過後製就將最源頭的聲音呈現到最好。

每台盤帶機都有其個性,不同廠牌的盤帶也各有特色,這次錄音使用的 SM911 盤帶的特性屬於比較飽滿溫暖。「我們拿到時還打電話向盤帶主人求助,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用盤帶錄音。」黃文萱解釋,像是現場電壓的變化就非常重要,超過標準的話就有燒掉機器的風險,不得不小心使用。然而可能是運送過程沒注意,原本有八軌的盤帶到手時只剩下五軌聲音是正常的。「這也表示樂手們的能力會被激發到極致,有種因禍得福的感覺。用越少麥克風收音,鼓手的 balance 就要越好,因為沒辦法做太多調整。」

Revox C278 盤帶機。

陳君豪以〈唯一〉為例,雲安和犬青兩人同步錄,邊彈邊唱,樂器和主唱相互串音,那是完全沒得修的。「唱歌的人心理狀態要非常強壯,就算有一點瑕疵也必須繼續下去。老實說,錄上一張專輯時他們的技術還沒有這麼好,真的進步非常多。」2018 年底,告五人首次站上 Lagacy Max 舞台,在演唱會音樂總監黃中岳的訓練下,他們對穩定性和技術層面的要求逐步提升,也因這段時間的累積,得以在同步錄音時讓拍感和情緒很快進入狀態:「尤其是謙哥進步超級多,他的鼓 tone 與 balance 非常非常好!」

雲安和犬青的實力與默契,也讓韓立康十分驚豔:「第一次跟他們合作,我有被那樣的錄音狀態嚇到,包括〈醜人多作怪〉的男女 vocal 都是兩人同步一起錄唱,能唱成那樣非常不容易。」〈唯一〉是開工錄的第一首歌,剛開始不敢錄太大聲怕盤帶破掉,所以雜音較大。「但後來發現盤帶可以承受很大的音量,而且就算破掉也很好聽。那個雜音很像溫暖的白噪音,有種空氣感。」

「只有在這種場合才能錄得出來」

音樂的樣貌並非只有一種,入行多年,陳君豪感受到華語流行音樂聽眾對「聲響」的接受度相對保守、缺乏多樣性:「我們想做跳脫慣性,又溫暖有人味、瑕不掩瑜的東西。現在市場上的聽眾比較少接觸這樣的聲音,之前〈運氣來的若有似無〉釋出時,也有樂迷留言認為品質不夠細膩,我覺得蠻有趣的,的確,那不是大家最近習慣聽到的聲響。」為了捕捉田野池畔的蟬鳴和蛙叫聲,〈運氣來的若有似無〉刻意選在某個晴朗的半夜於民宿外進行同步錄音,從 setting 到錄完必須縮短在一個小時內,因為每個人都要將情緒濃縮在同一個狀態裡,不可能維持太久。儘管壓力不小,但最後的成品三人都相當滿意。

抱持著挑戰市場的心情奮力一搏,而事實證明,專輯發行後各方評價和點聽次數的成績都不錯。「可見市場對這樣的聲音是會買單的!」韓立康也表示,當美感打開、包容度提高後,那些蟬叫聲、盤帶的雜音、歌手樂手的一些不在計劃中的弦外之音都是很自然而珍貴的:「對我們這麼注重細節的製作人來說,這是很精緻的,一點也不粗糙。

〈醜人多作怪〉則是另一首「只有在這種場合才能錄得出來」的歌。原本只打算在曲末加段吉他 solo,結果莫名其妙變成在民宿舉辦「醜人吉他大賽」,不管會不會彈吉他,在場所有人(包括告五人的經紀人)都被迫參賽,只有一次機會,不能事先練習。「而且我們有拍影片,評分標準不只是你的音樂內容,連動作都有計分,是非常認真的比賽!」開錄第二週的某天晚上,由於進度沒有落後,眾人臨時起意來「玩」一下,卻意外做出大家都滿意的成果。

韓:其實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最後真的會用。
陳:因為那十個 take 都很難聽……(三人大笑)但後來我們做了更瘋的決定——把十個 take 剪成一個!像第一聲那個「ㄎㄥ」就是黃文萱弄的。
黃:我根本不知道第一拍在哪裡,就先亂刷一下,結果他們覺得很好笑就用了。
韓:再難聽的東西都可以選出 0.1 秒好聽的部分。一剪發現意外好聽,原本還放很後面,結果 final mix 時,君豪突發奇想把這軌推大 6 db,最後就變得超巨!
陳:這是大家的心血啊!
韓:如果不是在宜蘭這樣玩,是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在錄音室才不會想浪費時間做這種事,沒有那個心情。
陳:當時的氛圍就很像學生時期大家在熱音社辦亂弄的感覺,很青春。

愚人遊戲〉的錄音過程也相當有趣,試了很久,發現打完 hihat 後用手抓住,音色才適合這首歌。「而且我們每個人去捏,音色也不一樣,最後君豪中選,他的手音色最好。」黃文萱笑著說調侃,陳君豪因為知道大家會在旁邊拍影片,還特別戴了墨鏡。

至採訪截稿為止,尚未釋出 MV 的〈愚人遊戲〉,還在 demo 時,算是專輯裡比較不搶眼的歌,但韓立康覺得編曲很有潛力,便在歌曲後段加了吉他音牆和弦樂堆疊:「原本只有潘雲安一把吉他,覺得有點孤單,我和君豪就下去 jam。」然而吉他音牆還不夠爽,他找了完全沒有編過弦樂的林泰羽(唱作人鶴 The Crane),用編合成器的思維弄了個很沒有弦樂邏輯、但非常刺激的「怪東西」。

壯闊後留下耐人尋味的餘韻,尾奏特別請大頭編了溫暖的弦樂,並將採集到的宜蘭青蛙聲放進去,為這趟民宿錄音之旅做了溫馨的收尾。

「原本將青蛙聲放進去後,陳君豪還不太滿意,自己疊了巴西青蛙聲進去。」黃文萱笑著補充:「但我們聽完都覺得感覺不對,強烈堅持要換回來,幸好最後君豪也覺得還是原本的宜蘭青蛙好聽,還說聽到想哭。」

「混音時只要聽到這段都會想起當時在宜蘭的種種,那幾天對我們來說也是印象非常深刻。」

告五人的歌很有趣,他們的創作深受 80 華語流行影響,尤其香港張國榮、梅艷芳…這些歌手,但同時又有很多另類音樂、西洋音樂元素,像是 Arcade Fire、Arctic Monkeys…等等,而我們(製作人)的工作就是把這些元素融合地更自然。」合作了兩張專輯,經歷告五人從獨立製作走向與主流廠牌合作,陳君豪認為,在音樂之路上有資源絕對不是件壞事。

「有些人會有『跟公司簽約會被干擾創作』的迷思,但你看告五人簽到相信音樂後,老闆陳勇志非常相信並尊重我們的想法,甚至到了母帶快完成才聽到音樂,聽完也表示很喜歡,沒有任何意見。」在感謝之餘,陳君豪也想鼓勵樂團,不要排斥商業或找尋經紀甚至主流資源合作:「這是很現實面的事,你想要讓自己的音樂更上一個層次,很多時候花費是必須的,包括找好的製作人,買好的器材,要有時間練琴練唱不用為經濟煩惱。告五人很幸運,他們現在可以比以前更專注在音樂上,並且更有自信,更有自覺該把音樂做好。」

和三位製作人聊了這麼多,再度聆聽《運氣來的若有似無》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那是告五人心境脫胎的自白,是未經修飾而被錄下的緊密情感,是在資源與技術都充足的情況下,盡情玩音樂的痛快。

如果覺得這張照片怎麼點眼熟…….不要懷疑,你可能真的看過!

攝影 / Yuming;民宿錄音照片提供/黃文萱

註一:Elbow《The Seldom Seen Kid》、Red Hot Chili Peppers《Blood Sugar Sex Magik》、Led Zeppelin《House of the Holy》。

註二:「宜蘭民宿錄音人員」包括錄音師葉育軒、蔡周翰,錄音助理沈冠霖、陳怡樺,器材支援賴二川、吳小白、黃宏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