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吹專訪

【專訪】昏昏沉沉,浴室人生:Deca joins

2017-08-07・吹專訪

【專訪】傷心欲絕:我們對不起這個團名

2017-08-03・吹專訪

【專訪】Higher Brothers:投入演出現場,而不是拿個手機在那兒拍

2017-08-03・吹專訪

【Higher Brothers番外篇】會不會參加《中國有嘻哈》?估計找我們當導師吧!

2017-08-02・吹專訪

【專訪】黑暗之光:柯泯薰

2017-07-25・吹專訪

【專訪】「耗」出來的金曲獎製作人:荒井十一

2017-07-18・吹專訪

【專訪】聲影・噪景・派對音像逆生成:HH

2017-07-13・吹專訪

【專訪】同手同腳拍電影:《接線員》導演盧謹明、配樂盧律銘

2017-07-12・吹專訪

【專訪】萬松嶺是我第二個家鄉:許鈞

2017-07-06・吹專訪

【專訪】王牌冤家拿金曲:先生小姐 Mr.Miss

2017-06-28・吹專訪

【專訪】紀培慧談電影《接線員》:排外只是因為恐懼

2017-06-22・吹專訪

【專訪】陳建騏談魏如萱:為什麼我們不能接受一個怪腔怪調的華語歌手?

2017-06-09・吹專訪

【專訪】我只是個想唱歌的女孩:吳佩俞

2017-06-07・吹專訪

【專訪】我的右腦好「叻」:J.Sheon

2017-06-02・吹專訪

【專訪】不再傷感滿滿的愛:Frandé法蘭黛樂團

2017-05-23・吹專訪

【專訪】大竹研x早川徹x福島紀明:在「縣道184」跟「東京中央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