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現在已經完全知道,活在舞台上是什麼意思:鄭宜農談現場演出

從演員、劇作家到獨立音樂人,鄭宜農看著《海王星》專輯封面,那個 24 歲的自己,隨口說出這四個字:「膠原蛋白。」

全新的「井之聲」巡演,改以不插電編制自我翻玩,她接下來得花大量時間排練,思考如何讓同一首歌有全新感受,「譬如說《海王星》裡面的一些歌曲,其實是想要找回當初的感覺,但是我演起來一定會不一樣,因為我已經是現在這個年紀,這個樣子。」

鄭宜農與她的音樂夥伴大頭。

今年是鄭宜農唱作生涯第一個十年的尾聲,原先並不順遂,美國巡迴因疫情影響而取消。還好後來台灣的情況不算太嚴重,展演活動漸漸復甦,還是能見到她與樂團的演出身影。

她這次「井之聲」將於台北、台中及高雄登場,採全新不插電編制,概念延續「校外暑修」的主題標籤(hashtag),借用各式「#」探討群體裡的異同,代表彼此擁有類似特質卻又保持獨特。

這個演出可能就是,我創造歸屬感的一種方式。」對於一直在創造歸屬感的鄭宜農來說,上台有一種回家的感覺,一種能量的出口。前一陣子鮮少演出,她感受到能量無法抒發,做什麼事都不太對勁,一旦表演就好了,這也讓她知道「活在舞台上是什麼意思」。

「那時候的心情只是在想說,我們要準備世界是會改變的。」她回想起來這段日子,如果無法演出就專心其它事情,思考著,假如有一天,人生之中沒有舞台的話,會是什麼情況?

這月初,同樣在台北東區的辦公室,距離上次採訪鄭宜農已相隔半年,當時本土疫情仍相對嚴峻,現場演出幾乎停擺。她想說,巡迴取消不然來做直播,結果就一路搞到變成有點正式的節目,邀來賓聊些比較正經的事,「對,然後直播完之後,變成一個『實體』小巡迴。後來又決定要弄個大場,等於是完成這整個系列。」

貼在後方牆上的主視覺海報,她臉上充滿各式關於她的主題標籤,看似和諧卻又相互牴觸,集合成我們所熟悉的鄭宜農,但那形象也僅是接近舞台上的那個她。

出門前還在替新書校稿的鄭宜農笑說,不小心又把自己搞得很忙,不知不覺工作了一整年。但這似乎是她的個性,主動想企劃、找各式的合作,找更強的人來擊垮自己。

「我第一次在現場看到有一個人,他把沙鈴使用在一些我沒有想像過的地方,造成一個畫面感,以後在編曲的時候,可能就會想到,『誒我可以在這邊加這個』。」

說到演出,鄭宜農並非一開始就如她所說的:「靠『本我』在台上跟大家碰撞。」而是明明喜歡表演,上台卻感到赤裸害怕,或是裝出另一個樣貌。她花了很多時間才理解,如何在台上用最真實的自己跟大家相處。

然而,這位征戰過各大小 Live House 及音樂節的歌手,為了即將到來的演出仍十分焦慮,形容自己現在是「一個到處在煩人的傢伙」。她說,就是想一些技術性的事情,「新的編制最終會長什麼樣子?表演怎樣可以更好看?在不插電的前提之下,還有什麼樂趣而言?這是要一直想的事情,所以還是蠻焦慮的⋯⋯。」

去年底,鄭宜農才在天母體育館舉辦一個大型專場,完售三千張門票。她本以為一年一年都挑戰完了,下次演出前應該不用那麼緊張吧?「結果沒有,因為我又搞了一些⋯⋯像這次編制又是全新的,我自己要彈的東西也比較多。因為樂手都很強,所以我也不好就是『落屎』。」她自問自答地說著。

大頭說,這場編制就很像來喝宜農的手沖,喝到咖啡豆依不同程度的日曬、烘乾後的原味。

此次新編制包含吉他手大頭,他負責將曲目解構成新版本。「我那時就聽分軌,把分軌全部拉進去,全部 mute 掉只聽宜農的 vocal 就開始放空、亂彈吉他,弄了好幾個版本。」他被鄭宜農形容是找「亮點王」,實戰經驗豐富,十分了解吉他怎麼表現聽起來會「很爽」。

「還是會留很大的空間給每個樂手。」大頭說,原本由盧律銘擔任製作人的〈輕輕觸碰〉其實蠻難改編成不插電。他做了很多嘗試,不單只是用簡單和弦的伴奏,而是比較 ambience 的效果,「用充滿想像空間的噪音去處理這個畫面。」

被問到如何形容鄭宜農是怎麼樣的人?大頭思考了一下說:「一個在音樂裡面很快樂的人。」還分享一則相處的趣事,「好像剛跟宜農一起做演出吧?那時候去馬來西亞,整個都超不熟,我們又超餓。我就沒想太多,『誒,我去買炸雞來吃好了。』想說幫大家一起買,一上車就發現宜農不能吃,因為她吃素。」

鄭宜農希望自己變強,大家可以一起在這場演出獲得新的能量。

2011 年,從演員出道的鄭宜農發行首張專輯《海王星》,風格以民謠為基底,正式讓大家聽見她的聲音。後來加入火氣音樂,陸續推出《Pluto》、《給天王星》,編曲越變越華麗,節奏感越變越強烈。

如今面對這些不同時期的創作,鄭宜農不斷意識到自己變強,歌聲又有點不一樣,有更多詮釋的方式。

「唱歌的語彙也會不一樣,以前(有些歌)是有點害怕的感覺,現在聽起來是『好像知道一些事情』。我自己會去消化這些。」她接著說,壓力越來越大似乎是所有表演者都會遇到的事,現在就是有種,「上一場很完美,這一場不能不完美的心情。」

最近鄭宜農還思考一個問題是,她真的很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感覺。或許如此,常會給自己出難題,希望每次都能帶來與眾不同的演出,「要一直到演出的當下,你才會知道這次帶給自己跟大家什麼。所以那個東西很刺激,也許發現:『啊!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這是有可能的。

不一樣是如何感受到呢?看到觀眾的反應才會知道,她說:「觀眾會決定這場演出是什麼。」

攝影/@re_evantsai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工作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