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我還是在搞搖滾:Marz23導聆新作《23》

「抱歉我不是個饒舌歌手/不能給妳愛的蛋堡還有熱狗/不常party也不太愛搜秀/但我吉他其實彈的還算不錯」——〈我不是饒舌歌手〉

Marz 是他的英文名字,23 則是他的天使數字。

Marz23 從 2018 年開始在 StreetVoice 街聲上傳歌曲,陸續發表多首單曲並以〈我不是饒舌歌手〉打響名號,至今已在 YouTube 創下 900 萬次的觀看次數。

「我其實寫完這首,Marz23 就要休息了。我有一點想先停一下,那時候就花光所有積蓄在拍 MV。」他沒有預料到〈我不是饒舌歌手〉會有這麼多的反應,只覺得是一首蠻白爛的小品,「所以我後來才會更覺得說,那我只要爽就好了(笑)。對,就是做自己就好了。」

今年,Marz23 加入華納音樂,首張專輯《23》找來 W.LIN 共同製作,並邀來多位好友參與,收錄了 11 首發表過的單曲與新歌。他們在主流廠牌裡成功做出另類且成熟的嘗試,最近還陸續釋出 Live Session 版本。

那麼,最初就有設想這張專輯的樣貌嗎?他說,可以這麼說:「但是我覺得腦中已經有一個藍圖,只是在這個藍圖裡面,缺少了一些東西。所以有些東西在一開始是沒辦法達成的,可以說是技術方面,或者是經歷⋯⋯各方面,就有一點像是慢慢再去過生活,把這些拼圖再拼起來,最後才完成這張專輯。」

音樂風格除了搖滾、龐克,還結合了嘻哈、歌德⋯⋯等,他將喜歡的元素拼湊在一塊,特別感謝 Lil PeepXXXTentacion 給他的啟發,這些風格也反映他的背景,從搖滾樂團主唱化身為饒舌歌手。雖然他認為自己還是在搞搖滾。

Marz23 覺得《23》是一張另類搖滾專輯,吉他也在編曲裡扮演重要角色。「我除了聽 Lil Peep、XXXTentacion 之外,還有聽 MGK、Yungblud、Juice Wrld 等,應該說我現在聽的這些音樂,他們已經沒有在分了。你聽了你就知道,喔,這就是現在的音樂,有 band sound 的,也有很 Trap 的,混得亂七八糟。」

他說,這是他第一張作品,沒有特別想要給它一個故事,只是想要給它:「我的精神跟我成為 23 的這個過程、發生的所有故事。所以這張專輯其實就是代表我。

問:為何〈I Hate You〉會想要放在開場曲?專輯曲序如何安排?

大部分是用音樂的風格跟聽感上去做編排,中間有一些小設計。

這首算是很早期的作品,有點像是原汁原味的 Marz23,而且它比較迷幻、灰暗一點,我希望一開始就讓大家知道說,這張專輯的氛圍是什麼。但是到了〈8:49〉做整張專輯的情緒轉換——我希望走到更 Emo 一點的地方去——後面有個 outro 就是很ㄎㄧㄤ的東西,再來〈脆弱〉接〈陪你失敗〉完,〈Break Me Down〉還是把剛剛聽到那些 Emo 全部拉到一個正面的能量,就是 nothing can break me down。

然後〈23〉放後面,因為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最後我成為了這樣子的我自己。最後我把〈Everything〉當作 outro,聽起來很沒有壓力的感覺。

問:〈Don’t Wanna Wake Up〉是專輯當中最早發表的單曲,有人認為你從這首作品建立個人風格並受到矚目,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從這首歌開始,我就確定每一首歌最終會成為一張專輯。我認為它才算是第一首,之前真的是⋯⋯還沒有確定自己要幹嘛。

我那時候真的還蠻厭世的,因為歌裡面就是一直重複 They try to prove me wrong but I don’t give a fuck。我從這首歌開始,真的不想再管任何人怎麼看我,你覺得我怎麼樣,我也不管,即便是我身邊的人。我那時候就是呈現一個這樣的氛圍。

問:代表作〈我不是饒舌歌手〉似乎有點調侃搖滾逐漸式微被饒舌取代?

我那時候就在跟朋友聊天,聊一聊,我就覺得想要寫一首歌,有一點像在諷刺嘻哈這個時代,順便調侃一下自己,自己把不到妹、玩搖滾就是窮⋯⋯。我想要把樂團人的思維寫進去,但是用 Trap 的方式呈現,讓它聽起來還是有一點嘻哈的感覺,對,所以這首歌就出來。

從頭到尾的概念就是我想出來的,MV 也是我跟導演 Kaley Emerson 討論。因為他是外國人,小時候也都聽 Sum 41 那些,所以他很懂 2000 年的龐克影像要怎麼呈現——那時候就是要把它變成那個年代的 MV。

所以就很單純在做一個,我沒有為誰、沒有為任何市場,或是要去討好誰的,我自己爽的作品。

問:〈寂寞男孩〉找來竄紅的 Tyson Yoshi 合作,兩人當初是怎麼認識的呢?

我們本來是網友,我在網路上有聽過他的歌,也在網路上有聊過幾句。後來朋友介紹,問我要不要合作看看,然後他就飛過來。

從這首歌(還有〈NANCY〉)開始集結了這些人,我們就是很團結——他來台灣,我們會幫他籌備演唱會——大家真的會把很多東西 connect 在一起。我覺得這也是我做 Marz23,發現更可以做到的事。

問:〈那種人〉的編曲則有 Synthwave 的元素,怎麼看待音樂上的復古風潮這事情?

其實我最想做的兩個曲風是,Emo Trap 跟 Synthwave。因為我已經是以 Emo Trap 為主,但一直覺得 Synthwave 對我來說,還需要花一些時間處理讓它變成我的東西。所以就是寫出了這首歌,花了一年吧?編曲一直在改,讓它聽起來跟這張專輯是一起的。

我覺得流行就是這樣,像服裝也是,它是一個 circle,過幾年什麼東西就會回來,可是會換另外一種形式。另外一個層面的想法是,每個人心中都會有最喜歡的年代。他會想要把那個東西做復興,台灣復古的曲風其實一直都很盛行,只是目前還沒有人把 2000 年的那種 Pop punk 復興回來,所以我覺得 Emo Trap 就是一個變種。

問:〈8:49〉帶有 Lo-Fi 風格,也是這次專輯裡少數自己沒掛製作人的歌曲,可以介紹一下 Y theory 這位製作人嗎?

他蠻有趣的。他是 B-boy,後來跑去做動畫,〈94在靠杯〉的動畫是他做的。後來他開始做 beat,這首歌就是他來我的工作室,freestyle 出來的——我們就在那邊聊一整天,開始 freestyle 這樣——然後看一下幾點,喔,8 點 49 分。

因為我們那時想說,要在車上拍一支 MV,我就假裝我在開車。這首歌就是 freestyle,所以它只有一段 verse 跟一段副歌,當作一個中間的插曲。

問:〈脆弱〉同樣內省面對自我,木吉他貫穿全曲,特別的是還找來嘻哈魯智深混音。

我的 verse 想要做得很 Auto-Tune,高浩哲都是找他用,然後我就想說介紹一下,這首歌就找他。

歌詞其實就是,我跟某一個很重要的朋友,聊天的過程算是有一點爭執吧?他就講了一些蠻重的話,我當下就是蠻崩潰的。所以其實沒有很大的內容,純粹表現我當下的直接情緒——就是我因為他的一句話,我就崩潰了。然後覺得自己怎麼還是那麼脆弱,因為「還是」就代表我覺得我現在不脆弱,但是結果我又崩潰了,所以「我還是」。對,它其實就是一首很直接的一首歌。

問:專輯除了顯露黑暗層面,〈陪你失敗〉還蠻有正向感,最後還出現一段對白是?

我很喜歡約朋友來家裡聊天,有一次就一群朋友,有男有女,突然就到了一個很走心的 part——這跟〈陪你失敗〉要的能量的顏色很像,就把它擷取下來放進去。

有時候很喜歡搜集人家講話的素材。我覺得人在聊天聊到走心的時候,講出來的話能量很強,真的是講出他人生的一個⋯⋯很 Emo 這樣。

問:怎麼會想要找 RIZE 的主唱 JESSE 合作〈Break Me Down〉?他又給你哪些影響?

我是他的歌迷,他來台灣演出的時候,我在台下看,很幸運的,他丟下來的衣服被我接住,對,就產生了這樣的緣分。多年之後,朋友剛好認識他,問我說要不要跟他合作?

反正我有幾次的推託,最後我鼓起了勇氣決定就 OK,馬上寫完了一個 demo,大概 15 分鐘——聽他聊一些故事,從他的故事裡面得到靈感——寫完之後就寄給他聽,他馬上就說,他覺得超屌,希望我可以飛去日本錄音。我大概過一個禮拜吧?我就飛了,然後就跟傳奇搞出這首歌。

問:專輯同名歌曲〈23〉融合幾個風格,也挺個人自傳色彩,好奇為何 23 是你的天使數字?

為什麼叫做 23?我每天會看到這個數字,不管是我看時間還是看車牌⋯⋯反正各種只要看有關於數字的就是會看到 23。我就覺得很奇怪,上網查了一下是什麼意思——如果你一直看到某一組數字的話,代表這是你的天使數字,每一個人對應的天使數字都不一樣,反正就是神秘學那一套。

我一直在跟著這個數字走,真的確實一步一步達到我要的目標。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很神奇。我認為有這件事的存在,而且它是很正面的,即便過程中有很多真實生活發生的故事,最後我成為 23。

問:最後一首歌〈Everything〉與 W.LIN 對唱,他幾乎經手每首曲子,可以介紹這次功不可沒的夥伴嗎?

他是兩個金屬樂團的主唱,一個叫 SIDEFFECT(賽德費),一個叫 Seeking The Ocean。我們以前就認識只是不太熟,後來他就跑去做嘻哈,做一些電子的音色。然後我就覺得,誒,他跟我的 tone 很合,因為他的底跟我是一樣。

我去找他的第一首就是〈我不是饒舌歌手〉,但是他那時候只有混音,就一拍即合。我們覺得要做出全新的音樂、台灣前所未有的結合。對,就跟他合作到現在,這首也是我拜託他唱的。

它是這張專輯的一個彩蛋,我有講一段口白就是說:「這整張專輯所有歌都是我的真實故事,我希望這裡面好的能量,跟訊息可以順利的傳遞給你,那接下來的幾秒鐘,我要大家許一個願,一個你最想實現的願望,Now, make a wish。」然後停了幾個空拍就是讓你可以去想一下,一個很特別的 ending。

攝影/@re_evant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