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5・吹專訪

【吹專訪】技術宅與機器人窒息之愛:Robot Swing、陳以恆、洪佩瑜與製作人聊〈AI 敢會愛?〉

2020 年,知名製作人陳君豪韓立康和混音師黃文萱成立了「福祿壽音樂」,並與政⼤金旋獎合作,從決賽中挑選出一組參賽者,為其製作一⾸單曲,最終由樂團 Robot Swing 與客座歌手陳以恆奪這項獎勵。2021 年,福祿壽兌現承諾,邀請他們與眾⼈仰慕已久的歌手洪佩瑜,一起關進錄音室 jam,結果便是這⾸遊走於 Neo Soul、Hip Hop、R&B、Indie Rock 之間的新浪漫混種勁曲〈AI 敢會愛?〉。

〈AI 敢會愛?〉描述機器人與女孩的愛情故事,陳以恆與洪佩瑜,⽤台語詮釋科技時代人們對於感情、慾望的速食與矛盾,由 Robot Swing 主導的音樂中可聽見深受 D’Angelo、Robert Glasper、J Dilla 等幾位⼤神們的影響,而福祿壽三位製作人,保留樂團原本 Urban 與 Chill 的味道外,更希望多加入些元素來破壞原來的浪漫。於是,這首歌裡有了讓⼈窒息的 Fuzz Guitar、兩位男女主唱細膩與瘋狂的表現、尾奏宛如 Scott Henderson 、Jimi Hendrix 的吉他英雄 solo,還有⼤概喝了一箱伏特加的 Drunken Beat。

聽完你不覺得好奇嗎?這些人不按牌理出牌之妙,到底是如何把這聽似充滿實驗性、卻著實是首具傳唱潛力的流行金曲打磨發亮?總之我是好奇了,於是在居家防疫的夜裡,硬是將這群音樂人拉上線,好好打聽關於〈AI 敢會愛?〉的創作始末。

〈AI 敢會愛?〉單曲封面。

有才華之人無法低調

先從左上角、在家也堅持戴口罩的年輕人們開始吧!由鍵盤⼿昭元、⿎⼿聿民、⾙斯⼿恩立和吉他手惟農所組成的 Robot Swing,平均年齡 24 歲,樂團主揪兼主要發言人昭元是團內接觸音樂最久的人種,他從小學習古典鋼琴,考上建中後,加入另類音樂創作社,就此開啟了寫歌創作的旅程。不僅在社團認識了聿民,也結識了「敵對陣營」——熱音社的學長恩立,三人志同道合,埋下了數年後組成 Robot Swing 的種子。

大學時期,昭元在政⼤開始跨領域為學⽣製片及劇場製作配樂,曾和同樣就讀政大的恩立以及幾位朋友組成「藍⾊窗簾」(聿民當時也是窗簾的一員喔),於⾦旋獲獎,並登上⼤團誕⽣舞台,還發⾏了⼀張 EP。此外,他在搖滾樂社認識了小自己兩屆的學弟——吉他手惟農,當時惟農在搖樂社開了 Toe〈Goodbye〉這首歌,品味獲得昭元青睞,還讓昭元特地從台大把聿民挖來,就為了 cover 這首歌。於是,技術派宅宅們很自然地就這麼聚在一起,組成 Robot Swing 之外,團內三人甚至同居,一起做音樂、喝啤酒、打電動,共享彼此的生活(沒錯,融在 RBS 音樂中的就是這種宅式浪漫)。

2020 年,廣電系的昭元正在準備畢業製作,他計畫找不同人合作歌曲,每週釋出一首作品。「那時以恆剛好從日本回來,發了 EP《但係我袂驚惶》,我一聽就覺得,今年度最好的 R&B 歌手非他莫屬!」於是主動出擊,兩人一拍即合,催生出〈千禧嬰仔攏會記〉,還欲罷不能地拿去報名金旋獎。

「比初賽時,以恆剛好有事無法參加,我們就演奏了一個閹割版(演奏版),沒有找代打主唱,而是由惟農彈主唱的弦律,昭元彈原本吉他的部分。然後還是進了決賽。」團員們得意地解釋完,又笑著起哄說要低調。但有才華的人們果然沒有低調的權利,〈千禧嬰仔攏會記〉不僅入圍決賽,還奪下「最佳編曲獎」和「最佳樂手獎(昭元/鍵盤)」,並且被福祿壽音樂三位品味刁鑽的製作人欽點,獲得合作單曲的機會。

讓你一聽就覺得很窒息!窒息的愛!

開案製作前,Robot Swing 整理了數首 demo 給製作人們挑選,卻因「太完整」而全部被打槍。韓立康解釋:「其實是因為我們(製作人)很『假熬』,想陪他們從無到有生出一首歌,就一直在找比較爛的作品來拯救,但根本找不到,最後才決定做一首新歌。」另一方面,昭元擔任洪佩瑜演唱會鍵盤手,而韓立康和佩瑜認識多年卻從未合作過,因緣際會之下,眾人便約了一天直接進錄音室開 jam。

當天確認完歌曲主要架構後,兵分二路,佩瑜跟以恆相約琢磨詞曲,樂團則將編曲帶回自宅細修。

以恆:歌詞概念「機器人與女孩談戀愛」是樂團想的,一開始原本想走甜美路線,但後來就歪掉了,變得比較情色一點(笑)。因此跟其他作品比起來,我嘗試寫慾大於情、比較露骨的東西。佩瑜跟我之前都沒有嘗試過用這種心情寫歌詞,所以磨了很久。

佩瑜:我沒有用台語寫過歌詞,而且把情慾面用文字適當寫出來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既要寫得很漂亮,也要讓大家聽得懂,詞彙上的選擇是個蠻好的練習。

以恆:像剛開頭歌詞原本是寫「抱怨(台語)」,錄音時想說可能沒人聽得懂,君豪就建議乾脆改成「哭腰(哭枵)」好了,大家一致認同,也覺得這樣比較能表現情緒。

昭元(神來一筆冷笑話):歌詞不是在講男生機器人被當成工具人嗎?我們就想說,這樣寫會不會物化男性?會不會被「男權媽媽」告啊?(眾人沈默)

以恆:對了,這個一定要補充!佩瑜真的超強!中間那段口白我們原本很猶豫不知道要幹嘛,後來想說那寫劇本好了,於是佩瑜稍微看了一下(劇本)就直接進去錄,one take、完全沒有剪接,而且其實還錄了很多種版本,真不愧是舞台劇出身!

編曲則是從前奏就出其不意,Robot Swing 回去又多 jam 了幾個版本,靈感大爆發,於是將練團室版本做成 demo,「自己取樣自己」,收錄在正式歌曲中。此外,由於 Neo Soul 曲風很注重低頻的驅動,因此在錄音器材的選用以及混音上都下了許多功夫。

陳君豪認為,製作人的工作就是讓樂團在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盡情發揮創作力:「我們要去放大他們的特色,協助處理各種技術面的問題,將音色升級,做得更細膩。像是這次大鼓收音就很特別,因為原本的大鼓有好聽的鼓皮聲,但低頻不夠,於是我們就在前面放了一顆更大的大鼓,去共振低頻,這樣就有好聽的鼓皮聲和渾厚的低頻了。」

錄貝斯時選用能盡量讓低頻突出的 DI;混音時,也在機器人男友以恆的 vocal 上加了很多低八度的泛音機器聲。「就是要讓你一聽就覺得很窒息!窒息的愛!」

採訪過程中,兩位製作人反覆讚賞 Robot Swing 的音樂能力,團員們不僅對於任何提點都能很快做出回應,在自己擅長的技術和曲風上也研究地十分透徹。陳君豪狂誇惟農的吉他:「我請他想像自己是 Jimi Hendrix、是 Randy Rhoads,甚至給他亂下指令:你現在是 Steve Vai 在模仿 Jimi Hendrix……,他都可以做到,非常厲害!」

「但其實第一天 jam 的時候,君豪說吉他 tone 很難聽。」韓立康笑著爆料:「大家在休息時,惟農就躲在錄音室裡打鼓(他還曾任打倒三明治的鼓手,才華爆棚)不想出來,可能心裡有點受創。不過正式錄音時,惟農的技巧和 sense 整個讓君豪嚇到,還私底下跟我講很多次惟農真的太屌了!」

陳君豪解釋:「我們說 tone 在手上,但其實 tone 在存摺裡。吉他說實話還是必須花點錢才能砸出好音色,尤其是他們的曲風。雖然年輕世代開始流行 bedroom producer(臥室製作人),發展出一種塑膠 tone 的美感,但我覺得 Robot Swing 算是蠻老派的樂團,他們都聽一些很老的東西,因此我們在製作上也希望把這樣的特質發展出來。」幾乎未經剪輯的音軌,溫暖的類比音色,〈AI 敢會愛?〉保留了 Robot Swing 自然純粹的狀態,加上製作人對音樂全方位且敏銳的直覺,兩位歌手亦將故事說得澎湃動人。寫稿過程中我將此曲反覆播放,無論是專心聽,或是當背景聽,不期然在某些片段或某個瞬間被抓住耳朵,意猶未盡。

受文化部補助,Robot Swing 預計在今年底發行首張完整專輯,延續「外掛歌手」的創作模式,邀請多位樂壇佼佼者為機器⼈們注入靈魂。除了收錄幾首演奏類的歌曲,專輯中也能再度見到陳以恆和洪佩瑜的身影,「偷偷透露,LEO37 也會參與幾首歌,和我們共同製作。總體而言,這會是一張蠻鏘的專輯。」

如果覺得〈AI 敢會愛?〉聽不過癮,在等待專輯上線之餘,不妨先去 StreetVoice 聽聽他們目前釋出的作品吧!像是昭元去了屏東海生館後,替小白鯨寫的主題曲;或是同樣跟以恆合作,描述 bromance(兄弟情)的〈Counting Days〉,都別有一番風味。最後,我私心想以這首自己最喜歡的「戴口罩打氣歌」作結,果然,宅(才)氣外露之人,生活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但一點也不枯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