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畢業歌爆紅之後?迷因饒舌團體「沒有才能」的發片之路

三位在台灣東岸長大的青少年,18 歲完成花蓮高中畢業歌創作曲〈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在街聲獲得「嘻哈榜冠軍」、「全類型冠軍」、「2019 年度歌曲 No.3」,一整年霸佔街聲排行榜還不夠,自拍的歌曲 MV 在 YouTube 更是創下百萬點擊佳績,成為 2019 最火紅的高校畢業歌!

花蓮很大,卻也很小,是個走在市區很容易遇到認識的人、去哪都習慣以腳踏車代步的地方,這裡正是碩美、裴拓和若欣的故鄉,也是那首百萬觀看畢業歌的創作發源地。

「沒有才能」的音樂風格為時下年輕人所喜愛的嘻哈類型,團員包括 Rapper 裴拓(右)和碩美(左),以及 Vocal 若欣(中)。

沒有才能吧,大概

碩美和裴拓雖然國中同班,但兩人並不太熟,從小學習大提琴的碩美,參加花崗國中管弦樂團的三年以來,完全不知道同班的裴拓也在團裡拉小提琴。直到升上同一所高中,熱音社的碩美找了嘻研社的裴拓 feat. Linkin Park 的〈faint〉後,兩人交集變多了,也越來越常在音樂上互相切磋。

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學跳舞,花蓮女中熱舞社的若欣一開始的志向是當舞蹈老師,但升上高二後,哥哥送了一把吉他給她,若欣一邊摸索、一邊將自彈自唱的影片 po 上 IG,漸漸獲得不錯的迴響,便興起想當歌手的嚮往。透過校際社團活動交流而認識了裴拓,因為欣賞他會饒舌還會寫詞的才華,便在高二成發後主動邀約裴拓一起寫畢業歌;差不多時期,碩美在一個游泳比賽的場合,也問了裴拓要不要一起寫畢業歌,於是三人就在學測結束後,履行承諾開始著手創作。

就讀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的若欣是 IG 熱門的 cover 歌手,代表作有〈水星記〉、〈我睡不著〉等歌曲。

「當時我們還很嫩,不知道怎麼開始,原本想用樂團的形式,但太難了做不出來。後來乾脆直接把歌分成三等份,自己寫自己的 part,就 verse、verse、verse 這樣。」裴拓先在網路上找了個 type beat,大家分頭進行,沒想到在快寫完的前幾天,發現 Marz23 釋出的新歌〈NANCY〉用了一樣的 beat!「後來問了學長,他說這種撞 beat 的情況在饒舌圈很常見,不要覺得後發就不好,要有自信的發出去。」

在歌曲持續竄紅、霸佔街聲排行榜的同時,三人正準備邁向人生的下個階段,畢業歌做完,青春也隨之收進口袋。然而,碩美卻想把這個團繼續下去,他想起錄〈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時被哥哥嘲諷「錄音設備這麼簡陋,真是不自量力還想做音樂,沒有才能不要浪費時間」的這番話,告訴裴拓和若欣後,三人便決定將團名取為「沒有才能」,並把 Line 群組名稱改成「沒有才能吧,大概」。

從小接觸古典音樂、學習大提琴的碩美,高中加入熱音社苦練金屬樂死腔的嘶吼唱腔,是「沒有才能」中提供音樂上不同想像的思考者。

忙碌的大學生活並沒有讓他們疏於創作,一年後,沒有才能發行了首張迷你專輯《烏鴉 烏鴉 wooyaa wooyaa》,除了長頸鹿,還收錄了另外兩首新作〈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和〈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

「烏鴉 烏鴉」據說是〈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的副歌歌詞,但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就是一個狀聲詞,無言的時候、或是你被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時,就可以『Wooyaa~Wooyaa~』這樣敷衍帶過。」裴拓和碩美當場示範了一段情境劇,果然……尷尬感十足,大概只有在迷因年代長大的年輕人們能夠懂其中的奧妙吧!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是沒有才能成團後所創作的第二首歌曲。「那時候剛上大學,離開熟悉的花蓮,一個人走台北的街頭覺得好孤單,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很不安。」碩美將「死前不想一事無成」這句話丟到群組裡,作為第一句歌詞,三人將對未來的茫然濃縮入歌,寫下許多同齡人的心聲。

「之前有個同學傳訊息給我們,說自己曾經因為壓力很大而產生想結束生命的念頭,後來聽了我們的歌覺得受到鼓勵,所以決定繼續堅持下去。」目前就讀醫學系的裴拓因此相信,音樂確實可以救人!他默默許下心願,希望也能以歌手的身份做出有治癒能力的音樂。

現讀馬偕醫學院的裴拓興趣是閱讀和寫作,文字創作詩意濃厚,饒舌唱腔有種深夜在耳邊輕訴晚安詩集的溫和安穩感。

「我原本覺得唱唱 cover 就很開心了,並沒有想要創作,是他們兩個帶我進入創作的世界。」若欣有點害羞地說,自己只是依循團員丟出來的主題,去感受並想像那種感覺:「雖然只寫少少的詞,但我醞釀非常之久。」「從長頸鹿到白歌、再到現在,若欣在創作上真的進步很多!」裴拓也不吝於稱讚若欣,互相推崇彼此的才華與努力。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MV 預計於 9 月 22 日上架,這支 MV 花了六天拍攝,從三人在台北生活的視角,一路拍到最後一起回到家鄉花蓮,畫面與歌詞相互呼應化為視覺符號,表現出對於歲月如流的焦慮和惆悵。「印象最深的是,我們在花蓮拍了三天卻完全沒有回家,有種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感覺。」若欣笑著說:「住在距離家大概十分鐘左右的飯店,感覺超級奇怪!」

〈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則是一首輕鬆有趣的歌,由熊仔配唱、rgry 擔任製作人。開製作會議時,若欣將首次嘗試饒舌的 demo 給 rgry 聽,雖然心情緊張又尷尬,但卻被稱讚 rap 得很棒:「老師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如果做出來的東西是你喜歡的話,就不要管別人怎麼想。這些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也因此讓我更敢嘗試饒舌。」

這首歌其實是一首陰錯陽差、因禍得福的歌,創作契機說來慚愧,就是三人的交歌進度落後,眼看期限一天天逼近卻什麼都沒做,便聚在一起一邊打電動一邊嚷嚷「怎麼辦怎麼辦」。「後來忘了是誰說『好啦好啦、算了晚點再想』,就乾脆把這種無所謂的感覺當作主題來寫一首歌。」歌詞一句「樂在其中就不算浪費時間」把耍廢講得冠冕堂皇,但除了拖延感,也希望大家都能用從容的態度面對生活,不要把自己憋得太緊。

MV 由「INTOFLOW 工作室」導演林宏叡操刀,碩美、裴拓和若欣化身為科學研究員,並邀請藝人「美麗本人」飾演被研究的物件,研究員用其頭皮細胞研究毛髮生長的秘方,並經歷了一場匪夷所思的生髮之旅。看似無俚頭的 MV 當中也隱含了導演的小巧思:將頭髮比喻為人類接收訊息的天線彼此溝通橋梁;旅途中遇見許多奇幻動物,最後發現生髮的祕方竟是烏鴉的眼淚,比喻人生本就是淚水與荒謬所交織而成的故事,擠出越多滴眼淚,頭髮就生得更茂密。

《烏鴉 烏鴉 wooyaa wooyaa》數位單曲封面由「いく!いく!小高潮色計事務所」操刀設計,圖中除了長頸鹿,還有暗指團員的白鴿和烏鴉。若欣合理地猜測:「有奶的這個是我,拿書的一定是裴拓。」「我覺得大部分的人都很色,而這個插畫家的作品也蠻腥羶色的感覺,覺得很喜歡。」裴拓開心地表示,自己最近寫了一首歌叫〈肯定色〉,還發明了新的口頭禪「色的色的~」,他一面用奇怪的長短音念著這四個字,兩位團員在一旁哈哈大笑,我覺得自己還是有點難進入年輕人的迷因世界……。

台北的快,與花蓮的悠然

問及對於在台北居住一年,最不習慣的事情是?三人異口同聲地回答台北步調很快、人太多,無論去哪裡交通時間都好久。「花蓮就是很空曠,我們在花蓮都騎腳踏車,不管去哪裡大概都十分鐘左右就到了。我每次從學校(世新)去公司都要花大概一小時,走路去捷運站再轉搭公車。」若欣笑著表示:「有時放假回花蓮,會一直想是不是該回台北做點事?而且花蓮的步調很慵懶,我跟家人逛街會不耐煩,覺得他們走太慢,但其實是我走路的速度變快了。」就讀台大戲劇系的碩美比較幸運:「我在台北還是會騎腳踏車,有些河濱公園很適合騎,就有種回到花蓮的感覺,還蠻放鬆的。」

繁忙的課業壓力、尚未習慣的生活步調,以及對音樂工作的自我要求,讓碩美、裴拓和若欣介於各種調適之間。「近期最焦慮的事情就是覺得時間上的分配不夠周全,還沒有找到平衡;也覺得什麼東西都做不到最好,虎頭蛇尾但時間又不夠只好趕快交件。」若欣表示,希望大二後可以把每件事都兼顧好,也希望能增進自己寫詞的創作能力。

對碩美而言,困難的是學習和工作心態上的轉換:「做音樂是跟自己的未來有直接相關的事,但戲劇系也需要花很多時間思考表演這件事。對我來說最大的矛盾是,看著同學們都全心全意投入在戲劇中,但我還要花精神去做別的事情,就有點混亂。」裴拓則認為,時間安排和人際關係上的維持都很重要,但也都不容易,自己有慢慢在找尋其中的平衡點,給家人、給朋友、給音樂的時間希望能漸漸分清楚。

「最近我也試著在培養看電影的興趣,之前我們有上媒體課,就是教你如何面對媒體、說話技巧如何更豐富等等,要怎麼豐富?於是我就想說去看港片,增加我可以講的話題。」裴拓因此列了港片清單,並且真的將電影內容活用:「像是張國榮演的《縱橫四海》,裡面他有個背影非常帥,我就把打算把這個梗放進我們最近拍的新影片裡。」

成軍不到兩年、成員平均年齡不到 20 歲的「沒有才能」,不僅才能出眾,更對未來充滿幹勁與目標。「我們也才剛開始創作,還不確定什麼是最適合我們的。所以接下來想多多累積作品量,試試看各種不同的音樂風格。」雖然 EP 只收錄了三首歌曲,但團員們表示目前手邊尚有七首歌,也持續在創作中。接下來他們將陸續有演出活動,除了關注官方粉專,沒有才能的 YouTube 頻道也會時不時上傳各種有趣的無厘頭影片,充滿青春活力的色彩,正如同剛從孩子邁入大人階段,對一切未知都躍躍欲試。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