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這是我們最舒適自在的模樣:麋先生聊《嗜愛動物》

「重新開始」聽起來頗令人嚮往,把卡住的、不夠好的、雜亂無章的自己打掉重練,迎接即將到來的重生,多棒啊!但如果「即將到來的」卻一直不來呢?

2016 年發行第三張專輯《野生》後,麋先生蓄勢待發,不斷累積作品打算在隔年繼續出輯。然而,曲數明明早已足夠,卻無法在其中找到共識,一首首歌曲彷彿擁有各自的氣味與頻率,難以統整成一張方向明確的專輯。「沒關係,那就明年再發吧!」每年說著相同的話,反覆開收歌會議,一次次將湊不齊的拼圖封存,再重新寫更多歌、開更多會、放棄更多做好卻無法發表的 demo……,這段時間對他們來說不單純是「四年」,而是在每個遙遙無期的「明年」中摸不著邊際地前進。

直到 2019 年底做出〈稀有品種〉後,五人彷彿得到禮物般,靈感大爆發,開始感受到新的想法不斷湧進,眼前的道路越來越清晰明確。一口氣完成《嗜愛動物》,甚至還有些欲罷不能,覺得收錄 13 首歌根本不夠!「過去我們一直處在熟悉的框框裡,因為不想做一張拼湊出來的專輯,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尋找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狀態。」身為創作主腦的聖皓認為,這些年並不是浪費時間,反而像在練功:「像是一個集氣的過程,把每個時刻的心情記錄下來,必要之際,它們就融會貫通成一個你最想要的東西。」

今年 10月發行第四張專輯《嗜愛動物》的麋先生,由(左起)電吉他手小 B(余柏羲)、貝斯手以諾、主唱聖皓、木吉他手喆安和鼓手逸凡所組成。

因為誠實赤裸,而感到舒適自在

《嗜愛動物》的核心概念是「愛」,除了描述親情、友情、愛情,也包括練習愛自己、展露自己真實的一面。「談論愛,是我們前幾張專輯沒有在做的。練習愛,也是我們五個這幾年來給自己的功課。」跟自己好好相處並不容易,麋先生希望大家能透過這張專輯找到自己的步調跟節奏,愛自己的脆弱與缺陷。「不用一直去追這個世界,世界越來越快,我們有時候會自亂陣腳,但稍微慢下來,放輕鬆去看待很多事,其實會發現更多細節。」

回想起連發三張專輯的那些年,忙碌的生活導致大家忽略了好好消化情緒、好好跟自己溝通的重要性,直到創作卡關,團員們於是各自去體驗了不同的生活:逸凡學了手沖咖啡、小 B 投入攝影,新社交圈所產生的化學效應,反倒讓每個不經意的嘗試變成新作品的養分。

適合散步的行板,帶出〈稀有品種〉舒適自在的步調。這首歌不躁不狂,編曲上反倒很有挑戰性,逸凡花了許多心思編鼓,藉此學到新的演奏方式;以諾也多次在演出後跟團員表示,自己有多麼被歌詞觸動:「我覺得能夠被自己的歌感動到,是一件很有說服力的事情。」

過去聖皓一直很擔心如果在作品中放入太多自己,會無法代表整個樂團:「但後來我發現這個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們五個人認識太久了,很多生活狀態、講話方式甚至心情個性都很類似。當我確定這件事情後,寫下這些歌曲,反而讓大家都有被觸動到的感覺。」褪去心態上的束縛後,他更誠實、赤裸地書寫自己,於是專輯中出現了像〈四不像〉與〈餵食秀〉、〈愚公移山〉與〈loVSer〉這樣既有連貫性又互相矛盾的歌曲,正是人性最自然的面貌。

以木吉他為主要編曲的〈搖籃曲〉,是喆安和聖皓兩人在錄音室裡用 live 的方式同步錄音完成的。「這首歌是我在遇到睡眠問題時,寫出來安慰自己的一首歌。」難入睡是許多人長期的困擾,聖皓希望能透過這首安靜的歌陪伴並鼓勵常常失眠的人們:「你已經又跟這個世界相處了一天,非常了不起,因此就讓自己好好休息吧!放輕鬆一點,別把太多瑣事放在自己的腦子裡或肩膀上。」

與沉睡相對應的,不外乎是死亡。〈如果這首是遺言〉的 demo 名稱是「阿彌陀佛」,敘述面對死亡的威脅,才想起對親情有太多遺憾。「如果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對你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儘管五位團員都回答家人,但他們也坦承,自己並沒有花很多時間陪伴家人。「這是需要練習的,把握那些對你來說真正重要的東西,好好去示愛吧!」喆安則表示,這首歌的編曲對自己來說是另一個挑戰:「要在搖滾的範疇下做出莊嚴和遼闊感,但又不是要像後搖那種,其實不太容易。後來我們加入了蒙古樂器『呼麥』,讓音樂既有野性,又保有柔軟的部分。」

充滿缺陷的完美專輯

在錄音前,五位團員已達成共識:希望整張專輯的頻率是在一個耐聽的狀態,無論喜怒哀樂、快歌慢歌,皆以輕鬆自在的態度看待。於是他們找了業界知名的錄音師/混音師錢煒安(Zen Chien)擔任製作人,在 112F Recording Studio 待了半年把專輯完成。

「我們這次(錄音)玩得非常開心!嘗試了很多音場和音色上的變化。」聊到錄音,大家的表情都亮了起來。由於 Zen 對於「玩」聲音十分在行,鼓手出身的他,也很會引導樂手創造出意想不到的 tone。逸凡舉例:「他會說『我們等下試試看,你過門都不要打 crash』或是『那邊只打 hi-hat 就好』,一開始我完全沒有抓到他要幹嘛,但等混音出來就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不只如此,Zen 還用小朋友練習的便宜吉他音箱錄〈八字不合〉,為了找出〈四不像〉前奏想要的「賤賤的」音色,而挖出好幾顆效果器一個個試。「不夠賤?那再來!我們就這樣跟 Zen 哥一起玩出這張專輯,蠻過癮的!」

另一位不得不提的是配唱製作人陳又齊。由於年紀相近,聖皓與又齊的溝通就像平常朋友聊天,胡鬧著講講幹話,卻莫名其妙搞出怪招。「之前比較規規矩矩,就把歌唱完唱好。這次我變得比較敢玩,嘗試了更多聲音表情,雖然大家可能不太會發現,但我玩得很開心!」從不屑、胡鬧到氣憤的〈八字不合〉,主歌在說故事、副歌又要呈現出對話感的〈愚公移山〉,以及第一次用宿醉聲音錄唱的〈廢廢〉,聖皓把過去幾張專輯中要求盡善盡美的自己放下,把那些不正經的、戲謔的、情緒爆炸收不回就算了的自己攤開,大剌剌地在《嗜愛動物》裡盡情耍賴。

專輯設計由「選選研」操刀,以各種不對稱象徵每個充滿缺陷的人,因不完美而完美。「這個,有強迫症的人拿到應該會很不舒服吧!」我一邊翻閱手上的專輯一邊開玩笑地說,同時也認同如此歪斜的設計,才正好能適切地呈現出專輯想傳達的意念:別在意他人眼光,人本來就不會是完美的,練習認識自己,從愛自己為出發,愛便會慢慢擴散,我們也會在紛亂的世界裡感到更加舒適自在。

《嗜愛動物》專輯封面。

《嗜愛動物》發片巡迴演唱會即將於 11/28、12/4 和 12/05 相繼在台北、台中和高雄展開,近日除了上通告也忙著籌備演唱會的麋先生,採訪完還要趕去練團。不過說說笑笑的他們,臉上並不見倦容,反倒有種躍躍欲試的興奮感。回顧艱苦的 2020,他們也希望大家都能平靜安穩地過好每一天:「人生本來就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不要覺得自己好像窮途末路,其實四面八方都是你的方向,想去哪裡都可以。世界末日是自己給自己的,雖然過得很辛苦,但我們不一定要一直往前走,有時候倒退一點、或停下來看看也沒關係。放輕鬆看待自己的生活跟生命,應該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麋先生 LOVEHOLIC 【嗜愛動物】巡迴演唱會

11/28(六)19:30 台北Zepp New Taipei
12/04(五)19:30 台中Legacy Taichung
12/05(六)19:30 高雄LIVE WAREHOUSE
售票連結:https://tixcraft.com/activity/detail/20_Mixer

圖片提供:相信音樂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