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以恆與他的摩登台語歌:好像唱久了也不會怪啊

今年,金曲獎公布入圍那天,還沒來得及反應的陳以恆,望著房間冷氣的漏水,不停滴落在器材上,一心忙著清理的他,手機卻不斷跳出訊息,以為忘記什麼事情被催促,後來才知道自己入圍「最佳台語男歌手」。

「就覺得不會發生這種事情,有報名但就是像在祈求一個福,殊不知就中了。」陳以恆對突如其來的肯定,受訪時回想起來,仍舊有一些意外,但至少讓媽媽放心「一點點」了。「之前擔心小孩都不務正業。」

26 歲的陳以恆,前陣子發行首張 EP《但係我袂驚惶》,他將台語結合 Neo Soul、Soul Funk、R&B、民謠等曲風,順著這波 Urban 風崛起而受到關注。雖然算是初試啼聲,但在心態想法顯然十分成熟。

「好像自己喜歡的東西,也不是不能用台語唱出來,就想要做這種嘗試。」他會使用台語寫這些歌的動機,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跟阿嬷、阿公聊天時,發現不太會講台語而開始學習,後來逐漸將兩者結合在一塊。「好像唱久了也不會怪啊。」

「常常我在家裡吃飯,問這個台語要怎麼講?得到的答案會是『台語無講這』,所以就要自己做決定說,我要創一個這個詞出來嗎?到時候會不會沒有人聽得懂,或是覺得很怪,但是就只能試試看。」

在台北長大的陳以恆,很小的時候曾住在安平的阿嬷家,因為很喜歡那裡,所以常在外國朋友面前以安平人自居。他在就讀附中期間,玩團擔任主唱,當時的偶像是 Red Hot Chili Peppers 的吉他手 John Frusciante,也為了表演,用吉他寫一些歌,但歌詞通常都是英文,他形容那時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開始用台語寫詞的時候,他才認真思考到底要寫些什麼,唱些什麼。「英文要找出韻腳,或是比較抓得住耳朵的詞很容易。」他說,「但是會因為這樣,忘記是不是有個主題要切題,有點像是就這樣帶過了,好聽,但也沒有什麼。」

後來,陳以恆進入早稻田大學,有一陣子常跑當地的 Live House 看演出、逛唱片行,可能是 YouTube 演算法的緣故,開始接觸到「黑樂」這塊,順著脈絡,從 D’Angelo 聽回去 Marvin Gaye、Al Green,總之這些音樂令他耳目一新。

大約從 2018 年開始,自認生性爛漫輕浮的陳以恆,為了能讓演出能撐一個完整的 set,認真地多寫一些歌。隔年,首張 EP《但係我袂驚惶》以擲筊為概念推出,三首歌曲分別表示聖筊、陰筊及笑筊,象徵不同結果,同時反映生命經歷。

至於開場〈Intro〉則將鄧雨賢的〈雨夜花〉與德布西的《月光》巧妙融合,暗示這張專輯混搭的風格,除了提醒也是致敬。畢竟〈雨夜花〉這首誕生於 1930 年代的台語歌曲,據說當時就賣了三萬張,旋律傳遍了摩登的台北街頭,打開台灣流行音樂市場,此後不斷被後世翻唱。

「他們那個時候,也不是想要做一個非常史詩的歌。但是作品都有辦法影響之後很多。」陳以恆說,這樣想會比較輕鬆看待自己正在做的事,「不用覺得非常嚴重,但是搞不好也是可以影響到一些人。」

此次透過經紀人的牽線,邀來 Hello Nico 的吉他手李詠恩擔任這張 EP 的製作人,他像是雕刻家一般,將歌曲打磨得更清晰,並給予很多建議;吉他手 Jamie Wilson 的精緻樂句,不浪費任何一個音符,具有畫龍點睛的功效,讓整體的 tone 更對味。

然而,除了找來幫手助陣,歌曲從英語切換到台語,自己得面對更大的挑戰。陳以恆不但保留自己的特色,寫完歌曲也會尋求專家的建議。「有些人會非常在意平仄這件事情,這是好的。但是一方面也有可能是,聽不習慣台語歌,或是不習慣這個語言,所以非常需要寫歌寫詞的人,貼合平仄在旋律裡面,才聽得懂那個詞,那好像也是本末倒置。」

《但係我袂驚惶》在入圍金曲獎之後,又受到更多注意,標誌性的風格,免不了被拿來跟其他入圍者比較,一位部落客就質疑這張 EP 的人聲後製過度。「我自己是覺得,本來壓力就很大了,一直高壓一段時間,這一件事情就是再多一些而已。」陳以恆認為大家在意的點都不同,對於這些意見仍抱持正向,「就覺得,好,還要再加油。」

畢竟,陳以恆不是承襲那種傳統台語歌曲脈絡,他偏愛 D’Angelo 或冰島詩人歌手 Ásgeir 那樣堆疊的聲音,像是〈過路人〉所寫的是離世的親人,但充滿駕馭的速度與畫面感,更讓一些常接觸歐美獨立音樂的樂迷產生共鳴,便有網友聽完於歌曲的 YouTube 底下留言:「我以為我人在美國 50 號公路上,停下來才發現是台 26 往旭海的方向。」

作品獲得一些口碑後,陳以恆正在著手進行首張專輯,他希望整張專輯都會有一個比較合台灣的意象,同時保有一些矛盾反差的感覺,聽來會有更多驚喜。

那對於台語創作是否仍有使命?「因為感覺這是一件不自然的事情,才會覺得它是一個使命。但是,希望可以讓寫台語這件事情,變得很日常一點,這樣自己寫出來的歌,也不會很沈重。」

他接著說:「當然還是會覺得有一種使命在,但是希望不要有這種感覺,就是讓它是很自然的,很生活的東西。」

訪談結束後,金曲獎典禮那天,陪著陳以恆走星光大道的是阿嬷,這位優雅的女士對主持人表示,入圍就很開心了。

或許對於陳以恆而言,這句話已是最高的肯定了。

攝影 / Yuming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工作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