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3・吹專訪

【專訪】李友廷談《如果你也愛我就好了》:韓立康堅持破格編曲,不惜向MV導演跪。

2020-12-16・每月封面

【專訪】大叔之年,快炒慢燉的B級音樂——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2020-12-09・吹專訪

我認為我還是在搞搖滾:Marz23導聆新作《23》

2020-12-09・吹專訪

【專訪】與懷疑共存,YELLOW黃宣:我外表看起來怎樣就要做類似的音樂嗎?

2020-11-26・吹專訪

【專訪】許含光:講屁話是我,認真對待文字也是我

2020-11-19・吹專訪

【專訪】這是我們最舒適自在的模樣:麋先生聊《嗜愛動物》

2020-11-16・每月封面

【專訪】全女子樂團?來自日本的邪教?P!SCO十週年迷思破除の術

2020-11-13・吹專訪

【專訪】鹿比∞吠陀談《彼岸》:相對正是痛苦的根源

2020-11-10・吹專訪

【專訪】每個人的離開都是一份禮物,讓我們知道要珍惜:萬芳談《給你們》

2020-10-21・吹專訪

【專訪】嗜讀村上春樹的卡查利仙人:達卡鬧談《流浪的Naluwan》

2020-10-14・每月封面

【專訪】靈感根在空,天籟始於鬆:LINION

2020-09-16・每月封面

【專訪】新鮮鱒魚游入市井:呂士軒談《市井小明》

2020-08-26・吹專訪

敬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謝宇威導聆新作《那三年》

2020-08-24・吹專訪

【專訪】一封獻給這個社群世代的雲端手作情書:守夜人《使者》

2020-08-17・每月封面

【專訪】龐克樂團的硬道理,中年翹臀的軟實力:八十八顆芭樂籽

2020-08-11・吹專訪

【專訪】瘦子E.SO單飛出輯《靈魂出竅》:沒有任何一首歌被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