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8・每月封面

【吹專訪】台北波普前頭浪——馬念先:要講純正City Pop,我覺得跟我現在能達到的距離還是非常遠

2021-05-14・每月封面

【吹專訪】致敬搖滾青春的歹勢中年:拍謝少年談《歹勢好勢》

2021-04-26・每月封面

【吹專訪】流行音樂多情種——李權哲:有衝擊才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

2021-03-18・每月封面

【專訪】醒著做夢:SoulFa靈魂沙發與他們的新作《Slumber Days》

2021-02-17・每月封面

【專訪】營造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deca joins談《鳥鳥鳥》

2021-01-14・每月封面

【專訪】黃金太子Bro,駛向Nu Metal:血肉果汁機

2020-12-16・每月封面

【專訪】大叔之年,快炒慢燉的B級音樂——生祥樂隊談《野蓮出庄》

2020-11-16・每月封面

【專訪】全女子樂團?來自日本的邪教?P!SCO十週年迷思破除の術

2020-10-14・每月封面

【專訪】靈感根在空,天籟始於鬆:LINION

2020-09-16・每月封面

【專訪】新鮮鱒魚游入市井:呂士軒談《市井小明》

2020-08-17・每月封面

【專訪】龐克樂團的硬道理,中年翹臀的軟實力:八十八顆芭樂籽

2020-07-23・每月封面

【專訪】淺堤談《不完整的村莊》和Easy合作的身心修煉之旅

2020-06-15・每月封面

【專訪】問題總部:我們的本質是可愛

2020-05-18・每月封面

【專訪】會演奏樂器的小虎隊:荷爾蒙少年

2020-04-20・每月封面

【專訪】寫歌是生活記錄,用作品呈現當下的自己:鄧福如

2020-03-14・吹專訪

【專訪】水哥是如何熟成的?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