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要聞

【吹專訪】拼貼千禧世代的賽博台客,美秀集團談《多色寶山大王》:我們絕對不會停止冒險

繼《電火王》以「炫炮專輯」問世後,美秀似乎玩得不過癮,睽違三年,這次《多色寶山大王》則搞出了座「天地脈動晶體神多色能量合一寶塔」,從聲音載體進化到光影,令人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大膽與執行力。

採訪當天剛好拿到實體專輯——天地脈動精體神多色能量合一寶塔的完成品,團員們吵吵鬧鬧地一邊開箱,一邊跟我介紹著這座寶塔的威力:從專輯中提取出少數有正面意義的「愛、光、夢」三字,替空虛心靈補充能量,也適合三五好友在家聚會時增添樂趣情趣。我們將燈關上,宛如極光的色彩頓時投射在牆面和天花板,第一次在這種昏暗奇幻的氛圍下進行採訪相當有趣,不愧是美秀,連採訪都能給人如此創新的體驗。

儘管視覺設計與企劃吸引眼球,團員們對於做音樂這件事仍然毫不馬虎,為了一首慢搖深度挖掘曲風脈絡、以為是 sample 音源的聲響效果其實都是真實錄製,這次也玩了轉調和複合拍,甚至還有接力編曲!難得暢聊音樂十分過癮,還記得三年前大家侃侃而談夢想、眼神發光的模樣,現在他們將夢想握在手中,揉捏成深奧精密的賽博台客宇宙。

歌好聽就是正義

秉持著「無色即是多色」的概念,美秀集團撕下舊台客標籤,重新解構再建構,從多首 demo 中刻意挑選不同曲風收錄成《多色寶山大王》。這樣專輯聽起來不會很雜亂嗎?我問。

「(我們的作品)表面上看起來呈現了千禧世代的拼貼感,但其實我們的集中力非常強,很喜歡深入挖掘一個東西,是那種日本式的『宅』。」修齊認為,在這個專注力失落的時代,一個限時動態 15 秒後就會跳到下一個情緒,因此更要用零散的東西吸引大家注意,「然後他們就會發現,要深入研究我們非常有內容可以挖。」

美秀寫歌的方式通常由創作者主導編曲,修齊、狗柏和冠佑各有各的手法特色,相當好區分。此輯首尾呼應,以雨聲串聯,從修齊的〈我要你愛〉和〈金光閃閃〉揭開序幕,當大家以為美秀的新歌一如往常時,狗柏的三首作品〈馬克吐溫〉、〈戰鬥菸〉、〈殭屍王〉接連開始顛覆印象,冠佑的〈花光月影〉、〈心悶〉和〈白鯨〉也再度劃下抒情歌新高點。

吉他手修齊。

與自發性的創作不同,當寫歌變得需要符合一些框架時,想太多往往令人難以發揮,然而突破困境後又能獲得不少啟發與成長。〈金光閃閃〉就是這樣的一首歌。

得知要寫一首東京奧運中華隊應援曲時,修齊想將思維格局放大,因此跟國國(落日飛車曾國宏)提了這件事,國國不只一口答應,還說想找李英宏一起製作。「我們早就想跟英宏合作了,之前有一陣子每天都在家放他的歌。講好這些事情後,我就回南部閉關寫歌。」高中時,修齊和冠佑是壘球隊的,練習的密度非常高。「總之就是想要回到那個狀態,但結果什麼鬼也寫不出來。一開始對這首歌的想像是希望大家都很喜歡,但後來發現,這樣的歌會有一個大調的特質,和弦簡單,但可能跟心理狀態有關,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辦法寫這樣的歌。」

想太多的結果就是,交出去的 demo 連業主都覺得不好,「業主直接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幹嘛找美秀來做。於是我忽然精神解放,只花一兩個小時就把詞曲寫出來。」修齊笑著說,自己只要開始亂搞,寫歌就很快,隨心所欲。

有趣的是,寫歌前已經找了國國和英宏製作,但卻寫出一首大家都不擅長的歌。「跟他們合作就像是一場冒險,我們一起從頭研究慢搖的脈絡。錄 vocal 時,我跟狗柏一直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像是,你現在是念國中的好學生但想要學壞……等設定很多情境,試著找出適合的口氣,蠻好玩的!」

修齊表示,以前太習慣不要在錄音時冒險,會在家裡把所有東西試過,錄音時就唱自己覺得「對」的唱法。「但那次錄音真的很好玩,而且還發現大家的審美觀真的很不一樣!我有個完全是換氣換錯位置的 take 竟然被選中!?在唱『你是虎啊我是龍』時我換在『你』和『是』中間,製作人竟然說這個很好?專輯就用了這個!」

跟不同製作人合作總能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火花,像是〈戰鬥菸〉和〈殭屍王〉就讓美秀對於「節奏」的做法有了新的想像。「〈戰鬥菸〉的鼓不是 sample,是錄出來的。」鍾錡覺得單純只有鼓組的聲音不夠,就找了好友鳥人來幫忙打 percussion,「鳥人是個很奇怪的人,他說他不想要一般 percussion 的聲音,於是我們就去了西門町洛陽停車場後面那一排賣鐵鍋的店,在那裡挑一些鍋碗瓢盆啊、鐵桶鐵鍊啊,每個都敲敲看、聽聽看聲音。後來還特別請鐵工廠切了一些符合音高的鐵片,自己製作聲響。」

冠佑:腳步聲也是我們踏出來的。
鍾錡:第一次錄鼓全員到齊(笑)。
修齊:我們還有加一個很靠北的音效,當兵時蚊子很多很討厭,所以就加了蚊子聲進去,戴耳機聽可以感覺到蚊子飛來飛去的環繞聲。
冠佑:不過蚊子聲就是sample啦!
修齊:我們盡力了,這個真的錄不到。
冠佑:後來我還藏了消防隊的殘壓警報聲在裡面。殘壓警報?就是…呃、這樣講下去會講到火場安全耶…還要繼續嗎……

跟小各(音速死馬鄭各均)合作的〈殭屍王〉也有新突破,「以往我們習慣先在家用 midi 做好 beat,但小各則是直將找了一套七零年代的鼓的 sample,拉成這首歌的速度放進去,從來沒看過這種做法,覺得很特別!」

鍵盤手冠佑(專職音樂之前是消防員)。

第一次聽《多色寶山大王》時,〈白鯨〉前奏的變拍讓我有點意外,正想聊聊此曲,一提到歌名大家就開始竊笑。「〈白鯨〉就是我被甩了然後寫出來的。」冠佑一言以蔽之,十分坦白。修齊補述:「冠佑不是一個喜歡跟我們分享他的心事的人。有一天他拿〈白鯨〉的 demo 來我家,我一聽就想說不對啊,這完全不是他會寫的東西,他以前都喜歡以別人的故事為題材,然後說教,說教性寫歌,想要傳達一個高於七情六慾的理念。但這首歌沒有說教,完全就是七情六慾。我就直接問他到底怎麼了?他才說自己分手了。所以我是團裡第一個知道的。」

冠佑忽然岔題:「Jordan Rudess(Dream Theater 鍵盤手)之前來台灣開講座,他說,你們可以試試看把不同的拍子結合起來,我就回家練習。剛好分手那陣子蹦出了這個旋律,所以白鯨的前奏我就用七拍加六拍,整首花兩天晚上寫完的。」與〈白鯨〉相反,另一首〈心悶〉則是耗費多時的拼貼作品,從過去數首被淘汰的 demo 中擷取片段拼湊而成。

「 我覺得〈心悶〉最好聽的其實是間奏,之所以收錄這首歌,就是因為我覺得那個吉他會中!」原本中間要加一段台語饒舌,但修齊覺得不太行而作罷:「因為那段太長又太快,我不會講台語。」

「你不會講台語!?」我驚訝到不小心把這句話大聲喊了兩次。「都是請別人幫我寫好我再練習發音。聽我唱〈心悶〉真的會以為我台語很好,因為那是冠佑寫的,他還在錄音室一個一個字刁(我怎麼唱)。」「但你不是有寫過台語歌嗎?」「就查字典啊!不過未來應該不會再這樣做了,如果我寫了首台語歌,交給冠佑寫詞他一定會寫得比我更好,我不用去硬著頭皮做這件事情。」冠佑表示,自己也剛好比較喜歡寫台語歌:「覺得台語的語感跟我的情感發展比較像,寫旋律時不是會重視語感和詞曲咬合度嗎?我抓不太到中文的感覺。」

〈花光月影〉的故事也很有意思,竟然是從動漫歌偷招!修齊興奮地描述:「冠佑在做尾奏時,我把它跟〈紅蓮的弓矢〉(動畫《進擊的巨人》第一季主題曲)的畫面和在一起,很搭!然後因為那首歌一直升 key,我們就跟著升,升到第二次時已經覺得很像了,但它有升到第三次,我們就再升,升到最後一個和弦又可以回到原 key,就覺得,超有深度的!」

鼓手鍾錡。

專輯最後一首〈做夢的人〉是前團員李威的作品,李威、狗柏和修齊剛上大學的那段時間彼此分隔台南、台北兩地,各自追逐著看似遙不可及的夢想,互相打氣。某天李威在當時的租屋處抱著一把木吉他,唱了這首歌。「這首歌是我們最一開始會有的歌,那時候寫的東西有種純真的感覺。」狗柏回憶起那時的光景,有點緬懷地說著。

雖然李威已離團追逐自己的夢想,但這首珍貴的歌依然被保留了下來,由狗柏、修齊和冠佑接力完成編曲。「第一次主歌到第一次副歌唱完是狗柏編的,間奏到第二次副歌唱完是我,副歌後面到結尾是冠佑。」修齊解釋,歌曲前段有著狗柏那種很沉、很 chill 的感覺,到自己的部分則比較龐克:「到冠佑那邊又變成周氏流行歌,我跟冠佑的段落算是很像,但仔細聽會發現,我中間這段是吉他主導,到他那段就變成 keyboard 主導了。」

主唱狗柏。

賽博台客世界觀

發行專輯之際,美秀也順勢推出官網,一步步建立屬於自己的世界觀。「從上一張專輯做完後,我們開始感慨樂團圈的 MV 軍備競賽已經到達頂峰了。」修齊以美蘇冷戰比喻:「就像以前美國跟蘇聯都在花錢比誰先上太空的感覺,以前樂團花一兩萬拍 MV 就差不多了,現在感覺都是十萬起跳耶!真的很辛苦。於是我們就想說轉移戰場,既然大家都想要上太空,那我們為什麼不來找個地底能源、研究罕見疾病的解藥?之類的,還是有很多其他事情值得我們去做。」

官網上線,正是美秀致力於跟新媒體合作的體現之一。我在製作名單上發現一個亮點,「就已?是那位饒舌歌手就已?」「沒錯,就是他!」早在 2017 年,就已去 The Wall 看美秀表演被修齊認出來後,彼此結上緣分。「後來有次在路上巧遇,那時他剛開始上班,我們也開始做正職樂團,他說自己在當工程師,我們如果有要做網站可以找他,我當下就隨口答應了,原本以為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後來確實成真了。」

貝斯手婷文。

一進入這個互動式官網,彷彿 RPG 遊戲般,角色「電視君」會開始跟你對話,一步步引導玩家進行探索。特別的是,官網裡有個會員房間,加入會員不用付費,並且可以優先購票(例如提早搶到目前已全數完售的發片巡迴門票)、購買商品也有優惠,還可以玩虛擬炫炮以及收看獨家影片。

「我們在打造的世界觀比大家想像的大,如果喜歡我們的東西,只看 MV 真的很可惜。」跟專輯同時進行,從去年就開始籌備的全息演唱會也是另一個與新媒體合作的成果。團員們花了非常多時間與製作團隊討論,直到看到完成品後人人驚呼,被自己似乎走得太前面嚇到。「這幾年元宇宙技術持續演進,台灣剛好抓到第一波,正是可能可以短暫領先歐美的一個瞬間,而我們就在這個浪頭上。」

從專輯、官網到全息演唱會,美秀集團每次做作品都不計代價,修齊笑著表示,美秀一直以來都沒有在想回本這件事:「我們從大家身上得到能量,就是要繼續推陳出新,做出超越業界想像的事情,絕對不會停止冒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攝影 / Yuming



JohnnyWen

作者 / Johnny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