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8・吹專訪

【專訪】醒著做夢:SoulFa靈魂沙發與他們的新作《Slumber Days》

採訪前,趁著日照充足,我們先與 SoulFa 靈魂沙發的成員相約公館河畔。

四位大男孩在河邊,拎著注滿氣體、易破的氣球,聽從攝影師的指示漫無目的地游走,如我們所見,拍下這些身處夢境般的照片。

成員平均年齡 24 歲的靈魂沙發,四人將重心壓在樂團身上,機會稍縱即逝,如手中氣球得緊緊抓牢。

靈魂沙發成員(由左至右):貝斯手 Herny、吉他手 Poopoo、主唱本山、鼓手 Look。

對於他們而言,玩團人生就像介於「清醒」與「沉睡」之間,旁人看來不切實際,是否是場白日夢只有自己清楚。這是趟現實與虛幻交錯的旅程,也是新作《Slumber Days》(沉睡時光)想傳達的概念。

「像這次封面,有一些觀葉植物,還有一隻眼睛,可能是你自己的眼睛吧?可能你在做夢,跑到這個空間,有點超現實的感覺。」負責操刀主視覺的吉他手 Poopoo,開放大家自行解讀封面插畫:「我覺得蠻符合專輯的概念。」

植物系樂團的誕生

談及成團的經過,主要負責詞曲的吉他手 Poopoo 與主唱本山,國中就認識,兩人加入高中熱音社開始互丟創作,直到大學快畢業時才下定決心組團。

「他看到我很無聊在敲打桌子,問我說,是不是會打鼓?」鼓手 Look 先是被 Poopoo 看上,他們趁著暑假服役相識,後來又聯繫上,他笑說:「這個當兵的(朋友)是怎樣?但是我還是有赴約。」

接著,Poopoo 在徵樂手社團上傳 demo 後,收到貝斯手 Henry 的私訊。「我覺得很原創,蠻有意思的,這樣子玩才有意義。」剛退伍還留著小平頭的 Henry,高中接觸獨立音樂,大學還沒畢業就加入靈魂沙發了,也是唯一有兼職工作的團員。

「我們團是大家都想把音樂做好,這是非常關鍵的點,」Henry 原先自己做音樂,後來想轉換心情,找了一些人,但願意為音樂定下心的年輕人並不多,問想朝什麼方向前進?收到的回答竟是:「沒有要很認真啦!反正觀眾聽不出。」

Henry 認為團員對於音樂的初衷若不同,最後會越來越沒向心力。好在他聽到 Poopoo 與本山合寫的〈Polydream〉決定加入。這張「給靈魂休息的沙發」因此成形,像是室內植物般擺在角落,低調卻維持固定的生長節奏,花開時,大家就會注意到。

「對,生命力非常的旺盛,不知不覺攀附在你的生活上,」Henry 突然想到用「植物系樂團」來形容靈魂沙發。

本山接了這個哽,笑說:「邊緣系樂團。」雖然沒人這樣說他們,但本質上真的很像,他平時也鮮少社交。

說你們邊緣也 OK?「我覺得很好,這是一種稱讚。」Poopoo 接著說:「靜靜的,那個氣質就對了。」

這是套⋯⋯英製沙發?

2018 年 10 月,靈魂沙發推出首支正式單曲〈Polydream〉,清亮的吉他樂句加上演唱英文,是人們對於這個年輕樂團的初步印象。曾有樂迷以為他們來自海外,Google 後才發現不是。

「我很少聽台灣的華語流行。」Poopoo 自認受在地的養分較少,甚至語帶自嘲不在這個脈絡之中。在國中時,他開始聽 ONE OK ROCK 之類的搖滾樂,大學時接觸到英倫搖滾(Britpop),最近回溯至 The Smiths 這支,以主唱 Morrissey 與吉他手 Johnny Marr 為核心的經典樂團,對於 90 年代的英倫搖滾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他講的那個,我最近也有在聽。」本山回憶大學前,主要聽社團表演所需的歌曲;後來從綠洲(Oasis)聽到披頭四(The Beatles),同樣喜愛英搖類。「因為我很喜歡整張專輯聽。所以我就會綠洲選一張專輯,不然就 The Beatles,蠻常都是在聽他們的。」

或許如此,靈魂沙發的一些歌曲,不難令人聯想到英搖,不論是本山的唱腔,或是受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小樹讚譽的〈發瘋的人都還清醒著〉。後者於《大誌》的專欄評價道:「叫人回想起年輕時第一次聽到 Kula Shaker 的激動。」

外界如此歸類,他們倒認為寫曲時的想像,雖有受到類型影響,但風格沒有那麼純粹,並不是有意識地追求。

「但是,如果講我們做英搖也不會怎樣。」Look 覺得這是靈魂沙發蠻招牌的元素,未來就是會隨著心走,新寫的歌就不怎麼偏英搖。

「我們也不會說,一定要往什麼風格走。」Poopoo 接著說,創作靈感不經意出現在生活,但有時候也會吉他彈一彈,有旋律出來。「對,就是不會說,要刻意去擠出什麼旋律,但是時間來不及還是要擠(笑)。」

沉睡的時光

成軍 3 年多來,步調算快的靈魂沙發,陸續發表兩張專輯及零星單曲,完售了多場巡迴演出,漸漸地有些累積。

「這方面的想法,被我們老闆影響很多。他認為藝術家會不斷的想追求完美,但那個完美其實是沒有終點的。」Henry 說的老闆,是廠牌「追夢者」的負責人 Leo。他常鼓勵他們不斷前進,直言拖就會耽擱一些事情。

所以你們應該寫歌很快?本山覺得過程還是花蠻多時間,其實沒有特別快。「因為我們全職在創作,有一大段時間都是拿來寫歌,」Poopoo 認為還是作品優先,自己清楚知道什麼是好的東西,什麼可以丟出來。

「我覺得像音色的選擇上,《Slumber Days》跟第一張也比較不一樣,像加一些管樂,或是合成器也比較豐富一點。」Poopoo 對於作品有明確的標準,也會嘗試不同挑戰,「可能風格上,也有跳脫大家對我們的印像。」

有了第一張專輯的經驗,他們在新作《Slumber Days》裡主導權更強。前後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注入更多團員的想法,跳出以吉他為主的框架,並找出想要的 sound。

「我覺得整體來講,較『重』的成分多蠻多的,」本山想了一下說:「第一張專輯相對來講輕一點,這一次有比較多爆發的東西吧?」

《Slumber Days》的概念圍繞在「清醒」與「沉睡」,重新探討兩者間的定義。好比追求理想的過程,就是做一場清醒之夢。Henry 生動地解釋:就像昆蟲的「蟄伏期」,羽化前看似一動也不動,身體裡面卻默默的、不停在變化。

另一首歌曲〈天亮前的地下騷動〉同樣類似「蟄伏期」的概念,靈感來源是 Poopoo 看了一本介紹 60 年代的書,書裡革命的火蔓不曾熄滅,延燒至今日——他尤其喜歡「騷動」這字眼,讓人感到興奮,好像在一個看不到的地方,蠢蠢欲動地密謀著什麼,有點像是玩樂團。

一個屬於自己的時區

「我們錄這張專輯的時候,狂睡錄音室。」Poopoo 說,因為家跟工作室剛好是一北一南,最後就索性住在錄音室。

相形之下,對比找到工作、正常上下班的同學,擠在工作室、不分日夜地做音樂才是靈魂沙發團員的正常,如同本山在〈發瘋的人都還清醒著〉唱道「盯著人群處發呆/我也許擁有森林/踩著泥巴和浪漫/越陷入越孤單」。

他當初寫完也想說,這是在「講啥潲」:「可是我寫的每段,其實都有想要講的東西在,只是整個看起來很像在胡言亂語。但是它其實都是在表達一個,他自己知道說他在幹嘛。」

「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好像就是在(作夢)之類,但有沒有清醒只有自己知道。」Poopoo 認為像現在玩團的狀態,別人好像不知道你在幹嘛,「但你也是很坦然的講,你好像在睡覺。」

開場曲〈XXX’s Time Zone〉來自於 Look 與 Poopoo 的發想,可以聽見如時鐘般滴答滴答的聲響,營造出時光流逝的畫面。

Look 說,因為專輯叫《Slumber Days》,因此想在同一首歌裡,埋藏兩種聽覺,但哪邊是「清醒」、哪邊是「沉睡」,聽者可以自行定義:「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時區,所以你看他可能在睡覺,你看我可能在睡覺,但我們其實是活在自己的時區裡。這是我們自己的故事。」

訪問最後,不免想問四人印象深刻的夢境。

Poopoo 的夢,反映出求好心切的個性。專輯製作期間,他突然夢到唸建築系時的畫面,隔天要畢業評圖卻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嚇到醒來,「其實也沒什麼啟示,只是反映我真的蠻在意作品的好壞,對作品有要求。所以當現實條件有限制,或無法做到時壓力就會很大吧?」

Henry 夢到因為車禍死去,畫面超級真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還活著;Look 則想起小時候的夢,原先以為是自己偵探,接連發現命案場景,後來驚覺原來犯人是自己,匆忙逃離的同時竟被起底。

本山的夢境就真的蠻像夢的,十足無厘頭。他小時候曾夢過砂石車、垃圾車及推土機,三台車在日式房屋的小庭院聊天,重點是還夢了三次,這讓他感到有點恐怖,但他說:「這個夢的啟示,我還在尋找。」

【SoulFa靈魂沙發 Slumber Days沉睡時光 台灣巡迴】

高雄場
日期:6/12(六)
時間:19:00入場 / 20:00開演
地點:高雄LIVE WAREHOUSE

台中場
日期:6/19(六)
時間:19:00入場 / 20:00開演
地點:Legacy Taichung 音樂展演空間

台北場
日期:6/25(五)
時間:19:00入場 / 20:00開演
地點:Legacy Taipei傳 音樂展演空間

攝影/@re_evant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