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期間過得好嗎? 聽見10組樂團的回答

病毒打亂了音樂產業的節奏,對樂團直接的影響就是,無法演出導致收入減少。但有些人本來就在閉關修煉,不論是在寫歌、製作,或在 StreetVoice 發表新作,甚至是開發一些新項目,例如嘗試做 Podcast 或直播。

防疫期間,回歸「日常生活」的樂手,沒事大多盡量宅在家。還有不少樂手迷上 Switch 的熱門遊戲《集合吧!動物森友會》,撿起樹枝化身為「島民」,五五身還在遊戲裡辦線上展覽

不過有些樂手得親自站上防疫第一線,像是成員裡面有一位醫學生與兩位藥師的理想混蛋,除了晚上在錄音室準備首張專輯,白天都在醫院工作。他們期待趕快跟大家見面,並特別開啟「官方衛教模式」:「身為醫護人員的我們當然希望大家能夠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前往人多的公共場合囉!也希望疫情能夠趕快順利地平息下來!」

除此之外,「大團誕生」團隊還特別問了好幾組獨立樂團/團體,一起來看看這段無法演出的日子,他們都在忙些什麼⋯⋯

 

DSPS:盡力做、保持身心靈的健康、維持生活好品質

「最近其實我們大家還滿忙的,在準備新歌錄音跟一個 live session 拍攝,不過時間比以往更有餘韻,反而有更多本錢可以嘗試新的做法,還滿新鮮的。」

去年,推出一張 EP 的 DSPS,原本在年初的三個海外演出,全因疫情而延期,他們希望疫情「盡快穩定下來才有機會可以把它們執行完」,並觀察到整體環境,因為疫情演變出另一個互動方式。

雖然在心境上,多少因此暫停腳步,但反而「停下習慣忙碌的步調,慢慢體會自己、生活或週遭,把專注力回到自身,引發滿多靈感與思考」。

吉他手詹詠翔最近加入陣容,其他成員也都在努力精進自己,常常互相交流,見面時都明顯感受每次的進步。

DSPS​ 成員:詹詠翔、鐘奕安、曾稔文、莊子恆

關於新作,DSPS 則透露:「其實我們這幾天正展開新歌的錄音,我們覺得是 DSPS 新的樣子,90kids 長大開始做自己的歌的感覺,歌名叫做〈Catch Me Baby Come and Dive〉。我們都超喜歡的,沒意外的話夏天會跟大家見面。」

他們還想對樂迷說:「在遠距離戀愛的日子裡,各自生活、各自努力,期待再次見到的那天更有激情⋯⋯。」

 

淺堤:新專輯真的超棒!

「錄完音後放了假,去上了一些課、在家練琴、等混音、等母帶、等發行⋯⋯。」

家鄉在高雄的淺堤,風格偏向 Folk rock,之前忙於首張專輯《不完整的村莊》的預購。雖然少了好幾場演出,但所幸他們發行規劃是在下半年,等疫情逐漸控制下來後,應該就會看到他們的演出。

這段時間,成員大部分都在家中休息,靜下心來想些發片後會發生的事情,他們形容:「感官跟精神上有別於以往的開放」——方博的新技能是在陽台泡茶(?)、蔡依玲在學寫台羅文字、堂軒則在想辦法生出錄完音要付出去的錢(?)、阿宏在編孩子王的新歌。

淺堤成員:方博、堂軒、蔡依玲、阿宏

淺堤也透露一些進度,新歌〈傳道的人〉的 MV 將於 5 月底發布,至於專輯將會在 6 月中正式上架,請大家用實際行動支持。

他們說:「謝謝大家的等待,淺堤很認真地完成了一張完整的專輯作品,剛好在這動盪的一年推出,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些⋯⋯感覺,也期待下半年可以帶著這些作品,在很多個音樂現場跟大家碰面!我們到時候見!」

 

老王樂隊:各自踏上學習的旅程,充實自我

「最近在準備新的歌曲,近期會與大家見面!」

日前,Wednesday與壞透樂團釋出新曲〈雨季唯一的花〉,找來老王樂隊的成員立長、偉碩及佳瑩合作,並未因疫情停止各種創作可能。雖然,老王樂隊原本預計舉辦的巡演與演出很多都取消了,但他們反而多了很多時間,沈浸在創作,也多了些時間能與自己獨處、重新檢視自己。

老王樂隊成員:偉碩、佳瑩、立長、潔民、會元

除了在家裡與練團室之間往返,他們各自踏上學習的旅程,例如立長與會元往音樂製作的層面探索,像是軟體操作、混音入門及焊接線材等方面;佳瑩參加弦樂錄音課程,也繼續練琴並在大提琴上鑽研技巧;潔民學會設計《集合吧!動物森友會》的島,還有練了一些更「epic」的貝斯技巧;偉碩開始進行一些探索生命內在的練習。

老王樂隊對於新歌似乎挺滿意,也提醒大家:「維持好生活的節奏,希望大家保護好自己防疫要做確實!」

那麼,有無需要「抖內」?「會元戶頭:822-1785401XXXXX,感恩!」

 

YELLOW拍了廣告和戲,努力烹煮 YELLOW 正宗好料

「製作其他歌手的作品、編曲、也同時在努力烹煮 YELLOW 正宗好料、拍了一支廣告、拍了一部戲(?!)、畫牛仔跟馬、維持髮量。」

YELLOW 由製作人黃宣所主導,融合 Jazz、Soul、Funk 及 R&B,現場演出相當好看。團員各個擁有豐富的玩團經驗,包含同時是 9m88 的樂手班底:吉他手林庭鈺與鼓手陳彥丞。去年,他們發行新收錄 3 首歌的 EP《馬戲團》,主打歌曲〈獨上C樓〉找來范曉萱合唱、旺福小民作詞,玩著台灣鮮少會聽見的 Gypsy jazz。

黃宣說:「我覺得因為這次疫情影響,正預示著人類未來可能的生活方式,我也認為人類會更重視精神文明的發展,當然有很多不能解決的問題。但這正是為何我們更需要音樂、電影及各種藝文,但現階段仍需大家一起做好防疫,別輕易疏忽。」

YELLOW 成員:黃宣、曹家瑋、吳至傑、林庭鈺、陳彥丞

除了音樂創作上,黃宣每天都會畫牛仔,歡迎大家關注他的 Instagram 的限時動態,並提醒要做好防疫措施:「濕搓沖捧擦,口罩要帶好,多了一點時間跟自己相處,就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享受放空也很美好,沒有人真的那麼偉大。願你們一切都好,來日再見啦!」

對於黃宣而言,這段時間本來就是他的閉關期,沒有安排太多演出,因此影響不太,手邊要完成的事情仍是不少,他會儘快帶著完整的專輯跟大家見面。

 

13月終了:島民代表 1 號

「這期間我們持續在練團、寫歌。有趣的事大概就是,少了點出門多了點時間和自己喜歡的事物相處。」

正式成軍 4 年多,13月終了如同他們不疾不徐的音樂氛圍,或許難被歸類在台灣獨立音樂的光譜之中,卻始終維持自己的步調前進,反映出成員各自的背景。

鍵盤手 Ad 的風格就帶有 minimalism 色彩,平時會接劇場配樂。她與主唱康的工作都屬於表演藝術性質,但受到疫情影響,最近接到的演出與收入都變少了,事情卻還是一樣多(?)。

除了持續在練團寫歌之外,成員也多了跟自己相處的時間,吉他手藥仙精通了麻將技術、林克蓋了無人島想辦音樂祭、鼓手吳品一樣每天搭捷運教課。

13月終了成員:Mipu、無品、林克、康、藥仙、Ad

13月終了正在籌備新專輯,預計明年會發行:「我們已經有一些新歌了,粉專與 StreetVoice 都聽得到!有適合自彈自唱的歌,歡迎跟我們要譜!」

「希望我們的樂迷可以拉攏更多人來聽,這樣子你們就不孤單了!」他們還想對大家說:「希望大家平安,一起過了這個艱困的時期再說。」

 

榕幫:多人對戰,內有 ID++

「生活、創作,還有失戀。」

台南饒舌團體榕幫,三人在成功大學嘻研社相識,類似蛋堡的竹幫概念,成大有榕樹就叫做「榕幫」,曲風較接近於 old school,出過兩張專輯。去年,團長詹士賢將自己定為 beatmaker,推出個人首張專輯《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取樣、拼貼台灣與西洋的經典歌曲。

詹士賢說,除了當助教(薪水小偷)、開始打《荒野亂鬥》(遊戲 ID tag : #9PRPC2UUR ,加我,拜託,我缺戰友🥺),現在做音樂的心境更為釋懷,處在一種有機的狀態之中。

「兩個月沒演出了,團費只出不進,快見底了 σ(^_^;)。日常生活影響倒是還好,我之前也幾乎每天關在家裡自我隔離⋯⋯新專輯是否如期發行,確實現在因為疫情,有設一個抉擇之日。要是那天到了,看起來還是不適合扮演出,那或許就會延期了。」

榕幫成員:Warren K、CJ、Leerix

兩個多月沒演出的他們,恰巧利用沒有演出的期間,忙於製作新專輯。

Leerix 說:「這次產出了連我們自己都愛爆了的作品。」但是,對於另一成員 Warren K 而言,這段期間「習得失戀」,愛情或許還比疫情殘酷。

 

LINION:抽離身體,放開自己

「2020 年可能是自從離開學校之後最規律生活的一段日子。」

LINION 說:「每天早上很規律地去健身,偶爾假日會抽空去做瑜伽。下午我留給自己一個絕對安靜的時間跟空間看書寫字或畫畫,回歸到我自己,暫時將手機放在別的空間。」

近幾年,許多年輕獨立樂團/音樂人,嘗試融入更多「黑樂」(Black Music)的元素,LINION 即是其中之一。他從 MI 畢業之後,除了發行首張專輯《Me in dat blue》,還擔任 9m88 樂團的樂手,獲得不少矚目。

LINION
LINION

「做第一張作品的日子總是痛苦不堪,咬牙的要撐過去,EMO 到不行。最近比較懂得放鬆,把自己展開反而比較容易有靈感,這部分算是最大的轉變,有機會再與心性相投的你們分享。」

對他來說,上半年的計畫是專注在創作,生活接近閉關的狀態,所以受到疫情的影響較小。他透露第二張專輯預計會在年中推出,包含與 3 位不同音樂人合作——打造另外一個 LINION 的樣貌。

除此之外,他還賣了個神秘關子:「題外話,日本部分也有合作計畫正在醞釀中,有在追《雙層公寓》的人可以期待一下!哈哈。」

 

打倒三明治:如常生活如常糾結

「沒有演出的日常裡,更容易糾結。」

打倒三明治成軍半年不到,隨即推出首張 EP,演出簡單生活節,並被大團誕生選為「年度十大新團」。

這段沒有演出的日子裡,主唱王欣茹依然沉溺於自我省思與覺察,更容易糾結與設法投遞,她想對與自己對話的人,說聲:「辛苦了。」鼓手康偉理則表示,自己的祖籍法國現在有如戰時狀態,很慶幸自己生活在台灣,這裡目前在疫情應對上非常優秀。

至於貝斯手屠松煜與吉他手李奎綸,一位忙於紓困案,一位忙於編曲案。

打倒三明治成員:王欣茹、李奎綸、康偉理、屠松煜

今年,打倒三明治的 5、6 月的巡演計畫,因疫情就此停住。但他們還是將〈心碎症候群〉與〈火燒袂停〉的 demo 上傳至 StreetVoice,希望大家在家防疫也有新歌可以聽。

除了初步規劃首張專輯中,打倒三明治也請大家共體時艱:「私訊打倒三明治購買首張 EP 《Roadkill》。」

 

I Mean Us:沒錢整形只好冥想

「Mandark 覺得這段空窗期很適合微整型,不過可惜她沒那個錢,只能在家冥想,研究如何創造被動收入。」

年初,I Mean Us 於馬來西亞城市巨響音樂節的演出,吸引不少對於台灣獨立音樂有興趣的在地樂迷,熱情地反應好似他們的專場。

畢竟,對於 I Mean Us 來說,音樂就是要看現場,「然而這件事這幾個月沒辦法發生,也許,危機解除後會有一波爆發性的能量,只是有些產業/工作者可能體質比較虛弱,撐不了那麼久,這讓人很感傷。」

I Mean Us 成員:章羣、漢克、Mandark、佩蓬、永純

他們說,雖然今年取消不少演出,但重點還是準備新作,還是照常練團開會,團員的生活沒什麼特別的改變,「除了從事旅遊業、以往總是加班到練團遲到的佩蓬,變得都能準時下班,她很不習慣,空出來的時間更認真練鼓了。」

風格躁中帶甜的 I Mean Us,透露這次新專輯很帥,找到很讚的製作人,希望能趕快演出:「也許也是很久沒演出了有點憋,聽混音的時候一直覺得很來勁,想趕快能在現場好好呈現這些歌!」

 

Theseus 忒修斯:煮麵給你們吃

「小正最近除了音樂,就是在家裡的麵館上班,還有經營自己的古著網拍。」

Theseus 忒修斯於 2015 年在台北成立,樂團以哲學故事中的忒修斯悖論為名,成員是 5 位二十出頭歲的男孩。首張迷你專輯《掠交替》在民謠與後搖的風格之中,包覆著好記的曲調。

疫情期間,他們表示各種計畫被延後打亂:「一是,沒想到會有那麼多的演出就這樣取消了,我們中間四個月演出取消了 10 場左右吧?二是,因為取消的太多了,除了 EP 錄音補助跟跨界藝術合作補助,還會寫到『藝文紓困補助』,等於整個過年後的月份都在交企劃書。」

Theseus 忒修斯成員:Linus、禹丞、小正、翔煜、瀚元

預計 6 月左右,Theseus 忒修斯將推出新 EP《南國再見,南國》,找來 Vast & Hazy 的吉他手林易祺擔任製作人,以及流氓阿德對唱。除了先前釋出的單曲,他們還特別企劃「食唱會」,地點選在小正的阿嬤經營的麵館,給大家暖心又暖胃之餘,還是有做好人數管控。

Theseus 忒修斯說:「真的用盡我們這 23 年人生所有的心力製作,4 首曲目的歌曲內容都非常想跟大家分享,但無論是哪一首歌,都可能需要讓翔煜寫一篇論文來解釋,希望大家可以購買唱片,一直聽一直聽,等到現場演出通暢無比的時候,再來跟我們分享你聽見了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