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1・人物

【高小糕專欄】妖女之聲EP1:婊態橫秋的她們,舊時代少女——黃雨晴

「瘋馬子、婊子!Whatever!隨便你們怎麼叫,We Don’t fucking care!」

台灣的獨立音樂圈,曾出現一段短暫(2007、2008~2013)卻性感異常、婊態橫秋的時期,約莫在 2010、2011 年左右達到巔峰,至 2013 年後開始消退,此後已有約十年的時間,不曾再現過「一群女子」如此爭奇鬥豔,展現各自女力態度的女主唱/女樂手們,引領著台灣獨立音樂、龐克搖滾、電子音樂場景。

在她們出現之前,台灣獨立樂團裡大部分的搖滾樂手、主唱多是以生理男性為主,流行著英搖、後搖等曲風,登台穿著隨性簡約。當時同樣由女主唱領軍的樂團,穿著也多以清新搖滾路線為主,好比薄荷葉、壞女兒、熊寶貝等。

她們出現之後,以一種超高能量的破壞力,橫掃當時的台灣獨立音樂場景,既華麗又妖豔,性感大方盡情挑逗在場所有性/別的觀眾。精心準備每一場演出充滿藝術性的造型服裝,不僅表現出她們個人舞台魅力特質,也將時尚與搖滾、電子音樂結合,獨立音樂場景中一股以「惡」女力搖滾的 ICON 代表性樂團與人物就這樣橫空出世。

當時的代表人物分別有:「白目樂隊」高小糕、「Go Chic」主唱鄭思齊、貝斯手溫一珊、電吉他/Program 賴思勻、「太空蛋糕/強迫女孩」黃雨晴、「閃閃閃閃」Meuko Meuko。這個「妖女之聲」系列專欄,將一一側寫我與她們的故事。

EP1 婊態橫秋的她們,舊時代少女——黃雨晴

(照片提供:黃雨晴,攝影:盧恩瀚)

「漫步在/陽光剛離開山谷/
很快就會什麼都看不見/
漆黑/如你的髮遮住我眼/
盲目也變得有些情調/
不見星辰/夜的靈魂/
伴隨沉沉的路」

——黃雨晴〈Agate〉,收錄於《化為人形

要敘說那段回憶,我必須,把我的記憶,慢慢的往回拉,拉到那個屬於我們的黃金年代,距今只剩下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與感受,像是尋找儲存在電腦硬碟裡因為懶惰,將所有檔案全部都暫時存放在一個命名為「尚未整理」的資料夾中,在裡頭一一點開檢視。

我希望我與她們,這群很讚的女人的故事,能成為一種橋樑,讓尚未見過那時代女力景象的大家,走過這座橋樑,想像未來橋的那頭,或許能看見尚未經過的風景。

偶爾我會懷念那段時光,那是一段現在年輕的樂團與聽眾們無法想像的模樣,我不敢說當時有多麽美好,或是說什麼樣的方式才是對的,但很可以肯定的是,當時的大家朝著自己喜歡的音樂的路線前進、摸索,沒有太多討好樂迷、過度設計的橋段出現,全然的以「辣」、「做自己」、「態度」征服樂迷,也許這是那段時光如此燦爛而短暫的原因吧!另外一個原因是,當時的我們,不知道做音樂可以像現在這樣,在台灣能成為一個真正的職業,或許可以養活自己還賺點錢!現在的場景,應該是十年前的我們,想像不到的吧。

如果她是這個時代的少女⋯

我想從我最親近的朋友,「太空蛋糕/強迫女孩」的黃雨晴開始談起,她是我眼中最才華洋溢的女子,不論是她的歌詞、視覺創作、音樂,都脫俗於世,即便她最新的個人專輯《化為人形》與現場演出方式也是如此。曾經我們(註1)都覺得,如果黃雨晴是這個世代的少女,那她應該是爆紅的人物吧,場場完售也不足為奇,但這也不過是我們的妄想而已,這麼脫俗的音樂,不討好不大合唱的橋段,台灣的樂迷會買單嗎?

我跟黃雨晴的友誼,長達十幾年之久,到我今年生日她還記得跟我說一聲生日快樂。我們一起度過倒數的青春期階段,她大概在八、九年前離開台灣長住柏林。關於她長住柏林的遺憾大概就是,很多女性成長經驗在我們各自忙碌自己的生活,變成輕熟女又滿 35 歲之後,就沒什麼太多的交集了。

但我很難忘懷 25 歲以前我們一起進行各種精神、形而上探索的時光,樂團人生有趣的事都是發生在那個時候。有時候我想至今我持續參加派對,不過只是想重溫當時的感受,即便現在有時有短暫的快樂,都不如我們一起躺在客廳的地板上,指著暈黃的夜燈說:「我想去哪裡?」然後說不出個所以然,躺在地板上繼續呵呵的笑。

有時候我們也會一起討論一些共同的樂迷,我們的樂迷有很多的重疊,討論哪個男歌迷很好笑,誰很煩、一直騷擾、誰很噁心,哪些女性樂迷很瘋,瘋到我們兩個人都招架不住,又或是誰消失很久,又出現了諸如此類的聊天,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跟我聊這些話題了。

「瘋癲」是我的悄悄的競賽遊戲

黃雨晴的音樂性表現在她的固執層面,她是一個非常固執的女人,這也是她最大的優點,我們同樣都是雙魚座,但黃雨晴與我非常不同,她不太會被外在的言語影響她的創作內容,我們彼此之間達成一種良性的競爭,這與我與 Go Chic 或是其他女主唱是非常不同的,這部分待我之後的篇章再說。

我想我們雖然沒有聊過這個部分,但我們的友誼之間,確實有一種競賽的關係在裡面,比如說,記得當時她寫出讓我驚豔著的〈愛人〉這首歌,以尖叫聲的旋律方式進鼓的編唱,我就在內心想著,這不就是 Led Zeppelin 那樣充滿張力與能量般,以原始吶喊的呼喊方式開頭的編曲嗎?真是運用得太好了!我也很喜歡那首歌,也很喜歡 Trent Reznor(Nine Inch Nails 主唱)與 Karen O(Yeah Yeah Yeahs 主唱)翻唱的版本,被她先做出來了,可惡啊!!!甚至連「瘋癲」都能是我們彼此悄悄的競賽遊戲,我們可以在喝醉酒時,把裙子掀起來,露出內褲,或是一起露奶,這樣離經叛道毫不在乎旁人眼光的玩樂著。

黃雨晴不僅能做全音樂創作,也能執導自己的影像、到設計服裝、美術製作,真的非常全能,我必須靠很多人的協助才能完成我想要做的作品,這一部分也許也有一些些羨慕與嫉妒的成分吧,而且她還長得討喜可愛人緣很好!這一點在台灣非常吃香,現在的她已經鮮少在台灣做宣傳了,但她的魅力還是能夠讓現役的次元化酷妹喜歡。今年初在 The Wall 的專場,一曲〈我的心中沒有愛〉隔了這麼久還能與在場的觀眾大合唱就能知道她的魅力了。

「帶著那個祕密回到那個想像的房間裡/
但你卻還是站在這裡/問我說/那裡是不是也下了雪」

——太空蛋糕〈我的心中沒有愛

我將這份初稿給黃雨晴過目一回後她的回應。

註1:這裡的我們指的是七年級的獨立樂團樂迷、還有製造音樂的人,我的朋友們。

作者 / 高小糕
責任編輯 / 阿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