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7・生活雜吹

【台日音樂黑白配】ゲシュタルト乙女XTWEEDEES(後篇):男女雙人樂團的相處之道

Our Favorite City~日本X台灣音樂革命」是 2021 年日本與台灣音樂人透過線上交流文化趨勢、認識彼此音樂的特別企劃。企劃內容包含活動官網、線上對談影像與文字紀錄,分別在 YouTube 頻道 SAYULOG 與 Blow 吹音樂(中文)、Taiwan Beats(日文)、Our Favorite City(日文)中露出。

6 月的企劃邀請到主唱為前日本首相後代「TWEEDEES」,跟同樣是男女雙人組的台灣全日語創作樂團「ゲシュタルト乙女」線上對談。繼月初對談前篇上線後,對談影片(後篇)已於 YouTube 頻道「SAYULOG さゆログ」公開,本文為 Taiwan Beats 獨家授權刊出的繁體中文版。

畢業於日本大學的清浦,主修電影,學生時代愛看特攝片和各國的老電影,現在對音樂劇特別有興趣;沖井則口味多元,偏愛國小五年級時看的《2001 太空漫遊》。TWEEDEES 成立的初衷之一,便是基於團員都喜愛電影,希望以電影的感覺來製作音樂,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兩人共同喜歡的電影莫過於宮崎駿的《紅豬》,若說起電影配樂就會推崇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的作品。ゲシュタルト乙女也常互相分享好看的影視作品,Kaiaki 無論是韓劇如《愛的迫降》或文藝電影如《丹麥女孩》都愛看;Mikan 則喜歡較非主流的日本電影如《青春電幻物語》和《百元之戀》,尤其後者的女主角安藤櫻、演唱主題曲的樂團 CreepHyp 更是她心頭好。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聊回到音樂上,雙方同樣是一男一女的兩人編制,這樣有什麼優缺點嗎?清浦率先發言:「我們兩個人年紀差蠻多的,所以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可以交流,但比較辛苦的地方也就是兩人都有很強烈的主見,討論不大容易有結果,因為兩個人不會有三比二、二比一的多數決。」沖井一聽馬上表示不同意:「我不覺得這是缺點耶,因為如果是二比一的話,那個一的人可能會不開心,但只有兩個人就必須一直討論到做出決定。所以我覺得,大家都應該以兩個人來組團。」

Kaiaki 表示:「我們也是彼此都很有主見。我在台灣接觸到的大部份鼓手比較不熟悉日本音樂,所以他們打的節奏或 groove 安排可能無法像日本那麼精緻,有時候會省略一些我做的編排。因為我自己也有練一些鼓的東西和彈貝斯,所以現在這些我們就自己來。我負責編全部樂器,Mikan 則負責詞和曲。」Mikan 則附和清浦的看法:「剛剛說到年齡差距的部份,我也蠻有共鳴的。因為 Kaiaki 是我高中熱音社的老師,像是一些社群平台、限時動態的使用方法,他就會問我怎麼用。我們兩個人的編制感覺起來就是這樣。」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吉他手 Kaiaki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用日文創作的理由總是讓許多人好奇,當天團員也親自向 TWEEDEES 說明來龍去脈。Kaiaki 首先解釋中文句子的重點訊息會放前面,但日文則是在後面,所以跟日本人講話必須聽完才能了解意思。Mikan 則說自己很喜歡日文的「聲響」,起初會寫日文歌詞,是不想讓人看懂自己的心情,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一直這樣寫了下來。此外,中文與日文的情感表現方式也很不一樣,相較於中文的直接,日文更為迂迴而含蓄,對於 Mikan 來說是更接近自己個性的語言。「聽到 Mikan 的說明,我也想到我以前玩 Cymbals 的時候。」沖井有感而發地說:「那時我自己的歌詞都是用英文寫,完全是一樣的想法,因為覺得用日語來寫太直接了。而且因為英文在嵌合旋律時可以放很多單字,不像日文的發音結構比較固定,也比較適合我這種有很多話想說的人。」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主唱 Mikan

如果哪天疫情結束了,可以造訪彼此的國家,會不會有機會看到兩團合作呢?沖井想了想說:「我是貝斯手,而 Kaiaki 是吉他手,所以拿自己的樂器就好。我們今天聊完,大概知道彼此喜歡什麼樣的音樂,之後再多聊一點,應該就能找到共同喜歡的核心。」清浦補充:「我覺得可以選一首歌,兩個樂團做不一樣的編曲,在同一天一起表演。因為我們看音樂的角度不一樣,所以衍伸出的相異或相同會很有趣。」Kaiaki 提出看法:「如果能一起寫曲、一起演出會很棒!尤其特別期待寫曲,跟別人合作就能把很多東西分享在曲子裡,有一種跟對方一起做料理的感覺。」Mikan 也貢獻自己的點子:「我很喜歡他們的編曲,會想像如果我們的歌讓他們去重新編曲,或我們來編他們的歌,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特色出現喔!」

疫情下台日音樂人各自的生活樣貌?台日音樂藝人黑白配 | Gestalt Girl ゲシュタルト乙女 × TWEEDEES【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