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6・生活雜吹

【吹特企】美の細道、銀鹽週記|夏天來臨前,我們隨Mandark、導演提摩西躲進底片的世界裡

「變成幻燈片,感覺比較值得紀念,可是它要洗很久,不然我也想拍正片。」仙女拿起桌上陳列的幻燈片,仰起頭往光源處看。

地點是松山區的 SNAPPP 寫真私館,仙女是音樂人 Mandark。伴隨這次訪問,我們想和她一起挑底片,並以愛用機 Olympus mjuII 紀錄接下來一週的生活。聽她說,這台暱稱「喵兔」的底片機,在傻瓜相機愛用者中有不錯的評價。

「不如就用正片拍吧!」我說。於是隨行的攝影師一旁指點迷津,告訴 Mandark 若去北車某家沖洗店,用不著太多時間。

和我們在一起的還有〈MiNORS〉MV 導演提摩西。Mandark 挑底片時,他正在一旁四處把玩相機,時不時就將眼睛湊近取景框。

雖沒有鑽研底片攝影,身為動態影像工作者,提摩西也常從平面攝影獲取構圖靈感。在〈MiNORS〉及去年和鶴 The Crane 合作的〈LIMO〉裡,常見他將鏡頭對準固定場景,僅透過前後平移製造動態。他說電影導演魏斯安德森影響他頗深,聽了似也不意外。

結帳時,Mandark 指著櫃台右側牆上的海報:「我有買這個攝影集,」那是日本攝影師稻岡亞里子為一對冰島雙胞胎拍攝的作品,熱愛美的事物,Mandark 很常在攝影書專賣店 moom bookshop 散盡家財:「我就看它是一個精裝書就買了,原因超爛(笑)!它整個都超夢幻的,他們倆姐妹是雙胞胎,長得又跟精靈一樣,超過份的!」

無論是自嘲、欣羨,她的口吻都飄散著少女香氣,同時有著過度謙虛的傾向。採購完底片,我們搭著提摩西的車往曼達生活的永春前進,音響一開飆出 ØZI 的〈JUST DO YOU〉。他說,自己是 ØZI 的大粉絲,播放清單滿是嘻哈音樂。

低成本高質感的〈MiNORS〉

對 Mandark 來說,2021 年發行首支單曲是重大的一步,如同〈MiNORS〉重複吟唱那句:「Use a word you never said」,不論在音樂或視覺,她都希望能跳脫過往的形象。

為了與樂團編制做區隔,一開始 Mandark 其實更傾向將〈MiNORS〉做成舞曲,直到合作對象 We Are Various​ 大膽將爵士鼓的音源改作太鼓,並放慢一倍拍點,才造就音樂現在的深遠遼闊。

尋覓 MV 導演時,Mandark 不知為何看中的皆是專拍饒舌歌手的導演。某天她偶然看見提摩西為一些饒舌歌手拍攝的作品,裡頭那種不造作的歐美感吸引了她,特別是一幕空拍雪景,讓她在心中吶喊:「這就是我的歌要的!」

憶起第一次和提摩西見面,迎面而來的男子身穿要價不菲的花襯衫,著實是個台北潮男,Mandark 説:「其實我一開始看到他的頭貼,一直以為他走在地台客風,沒想到一見面是 abc 口音。我就嚇一跳,想說天阿,我以為他會跟我一樣台台的!」一問才知,提摩西自一歲開始至國中都在加拿大長大,是不折不扣的第三文化小孩(Third Culture Kid),那股作品中流露的洋氣也有了解釋。

聽完〈MiNORS〉,提摩西第一個浮出的關鍵字是《納尼亞傳奇》 ,他認為影像一定得配上大山大海,同時為這首歌設定了劇情:一個衣食無虞的貴族小姐,受到管家、侍女無微不至的照顧,可眾人羨慕的城堡對她而言僅是框架,她一心想脫離,奔向外頭未知的世界。

「他一開始給我腳本的時候,我心想這應該要動畫吧?一個城堡?但可能不是真的那種,不過我想這要耗資百萬?」Mandark 說,拍攝這種非日常的畫面,若導演沒有一定程度的美感很容易搞砸,好在提摩西十分擅長用低成本呈現高質感。

我看了提摩西在討論階段提供的參考場景,裡頭出現《燃燒女子的畫像》的電影劇照,恰與 MV 裡自歐洲古堡奔至海灘一景相呼應。沒想到提摩西並沒有真的看過這部長片,在準備參考圖時,他主要使用電影圖庫 SHOTDECK,搜羅各種截圖,給自己靈感,也方便與夥伴溝通:「我可以打關鍵字,在裡頭找我要的海灘,它會出一堆電影截圖。它很酷,還可以分焦段、鏡頭的角度,構圖甚至細到過肩、置中,三分之一之類的。」

Mandark 如此稱讚提摩西:「他本來有點 local,從『旅拍』變到〈LIMO〉這個風格,只看一些 reference 就可以拍出那個質感,我就覺得還蠻強。」

他們的美感養成利器

非本科生的提摩西,踏入這行的原因正是「旅拍」。彼時,他看見加拿大同鄉 YouTuber Peter McKinnon、Sam Kolder 去世界各地一邊玩樂,一邊拍影片賺錢,心生嚮往,便決心走上這條路。為了習得影像技術,他一開始在婚禮活動紀錄公司待了三個月,學習一些簡單的運鏡、構圖,爾後皆靠自己上網自學。

在臺灣「旅拍」這類的案子比較少,提摩西離開婚攝公司後主要靠活動紀錄維生。後來疫情爆發,活動陸續被取消,他想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嘗試些新事物,便主動問鶴 The Crane 要不要合資拍 MV?也是從那時開始,他才從「美學」而非「紀錄」的角度,去設計自己的影像。

聽著提摩西的風格轉變,我不禁好奇美感是否能在短時間內培養?而他和 Mandark 平日是如何攝取美的養分,運用在自身作品裡?兩人給出很摩登的答案:Instagram。

決定轉型成 MV 導演的期間,為了提升美感,提摩西採用「Instagram 洗腦術」,取消關注不常聯絡的朋友,讓自己的 Instagram 觸目所及皆是喜歡的作品(他強調,連搜尋推薦都不會出現正妹),據說這個方法還蠻有用;儘管電影看得不多,他的學習方式卻很系統,只要遇到喜歡的導演,通常會把全套作品都看過,研究對方的特色、常用的鏡頭語言等。

雖然非攝影專業,可 Mandark 在 Instagram 也追蹤不少喜歡的攝影師,她認為懂得自己的喜好,是美感培養的第一步,看久了自然能掌握風格。熱愛色彩的她不拍黑白影像,能繽紛何必極簡?她的攝影題材通常是人,且限於朋友:「如果不認識,我可能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我不知道他什麼樣子最好看,所以要真的很熟,他們也很信任我拍人的方式。」

我們一邊聊,一邊在永春的公園閒晃,原本希望 Mandark 拍拍景,可她還是比較喜歡拍人。拿著手上那台相機,Mandark 將鏡頭對準一旁的提摩西:「導演大大,我沒有主題你知道嗎,我只有你!你今天沒有帶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喔?」那是頂白色珠鏈串成、好似埃及豔后的頭飾,想是挺有趣的拍攝道具。提摩西搖搖頭,於是 Mandark 提議去她家,她也給自己買了黑色同款。

一踏進門,我們就被書桌那片明亮大窗吸引,城市綠景供給常需創作的 Mandark 源源不絕的能量,她笑說已經回不去普通套房了。小鳥們吱吱喳喳歡迎主人返家,白文鳥企鵝飛出來停在她手上,她鼻子湊上用力地吸了一下。貓奴都愛吸貓,不知道吸文鳥是什麼味道?

東區宅女是網拍愛好者,家中擺滿許多夢幻藍粉色的物件,書櫃邊角還掛了兔耳、白鴨等有趣頭飾。提摩西道具戴妥就定位,只見 Mandark 翻出簡易的打光棒,堅持要調成紅光才夠「Gang」,確認好光源角度,她咖一聲隨性按下快門。

「欸很有欸,很像什麼饒舌歌手!我覺得一定要拍個數位,超好笑。」往數位相機的預覽窗一看,對 Mandark 又更加讚嘆,她應該可以開個小資女美感研究社吧?接下來,就一起透過剛剛採購的底片,看看 Mandark 的銀鹽日記吧!

攝影/@rinne0421


© Made in Mandark

Mandark:第一次見面時覺得很帥氣的提摩西,現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

Mandark:提摩西導演的演戲天賦比我好太多了,真羨慕。

Mandark:於兩顆枯木中的提摩西為訪談婉拒了大案子的一個下午。(編按:感謝導演為我們放棄饒舌明星)

Mandark:蔡維澤突然就開始教學一些瑜伽動作,招式好像叫俄羅斯什麼的⋯⋯

Mandark:維均入伍前最後的瀟灑,今天他們三個精心打扮,晚點要去 Party。

Mandark:為了在期限內拍完底片,在洗照片的路上不想浪費而拍攝的自拍。



徐韻軒

作者 / 徐韻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