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臺北音樂不斷電】最後優勝6強的是誰?他們為何入選?

即將邁入第 7 年的臺北音樂不斷電,持續孕育創作人才,提供創作人展演舞台及產業媒合機會。2020 年,一共有 243 組音樂人報名參加,經過線上初選、實地複賽到最後的公開決賽,最後脫穎而出的是:OverTone、隱分子樂團 Infancy Band、WAYNE BAND、Yilith、都市零件派對 Norton Street 諾頓街

如同此次審團暨製作總召可田受訪時說,作品的原創性十分重要,除了參賽作品的錄音水準,現場演出更是突出的關鍵:「我覺得現在年輕樂團的技術通常都沒有什麼問題,大家都蠻厲害的,反而是彼此之間的 balance,這 6 團是比較突出的。」另一位評審蔡科俊也鼓勵大家,「如果有入選的再加把勁,把自己的作品發揚光大,沒有入選的也不要氣餒,那一首就放掉,再寫新的歌。」

目前,優勝的 6 組樂團在專業導師的帶領之下,正在趕工錄製自己的作品,更預計有一系列的曝光活動,大家敬請期待!但在這之前,我們先來認識一下他們吧!

OverTone:傳達生活中平衡的老派搖滾

「現在樂團比較像是單曲的發表,或是一首歌曲拍一支 MV 慢慢釋放,我們還是會想發布一整張完整的作品。」

成立於 2008 年,OverTone 來自台南,成員有阿貴(鼓/和聲)、老喬(主唱/吉他)、小凡(貝斯/和聲)。最初因為三個人恰好都沒有團,想不到相約去練團室 jam 就一拍即合。

他們的音樂風格受到 Eric Clapton、伍佰、Stevie Ray Vaughan 及 The Black Keys 的影響,彼此輪流擔任 Vocal 並同時演奏樂器,個性縱使不同,卻很自然玩出相同的音樂——充滿力道的搖滾。

他們認為音樂並不是人生的全部,因為先有了生活才會有這些東西,然後變成音樂被記錄下來,還形容南部樂團有種兄弟氣,也比較不會客套,表演後常會一起去熱炒店吃熱炒喝酒。

2019 年底,OverTone 交出十一年磨一劍的首張專輯《不受控制的天才》,完成北中南的巡迴。不過,玩團人生難免遇到困難,像他們得面臨到工作與玩團的身份轉換,包括當初錄專輯都是工作之餘,每週只能週末上台北錄音,「沒辦法像北部團可能下班錄音,或是連續請假幾天,一口氣密集錄完錄音的工作時程。」

他們參加這次比賽,除了認識更多人,還接受評審總召可田的指導,聊了很多玩團的經驗。除了編曲上,還有現場該如何呈現跟錄音版本不一樣的編排,讓觀眾可以覺得更刺激緊湊。

六強複賽評語:老派但力道足;很不錯的老搖滾,樂器音色都好聽;表演態度和各樂器的 tone 都好聽,樂手技巧好,風格明確。想要 live 更粗糙,毛邊更多一些。

 

隱分子樂團 Infancy Band:在音樂裡融入恐怖元素

「音樂風格的部分我們沒有辦法確定是受到誰的影響,因為我們的音樂算是比較獨特的風格,要認真想好像就是集合了滿多元素,但又不太一樣。」

主唱使用大提琴邊拉邊唱,還在音樂裡加入鬼故事的元素,甚至台上的吉祥物安娜貝爾!?這是隱分子樂團,主唱劉涵說:「很多樂團都有屬於自己的吉祥物,由於我們的音樂有些跟鬼故事有相連,雖然不是每首都在寫鬼故事,但整體的音樂風格也偏詭譎和壓抑,所以就找了在鬼娃娃界裡,也非常有個人特色的安娜貝爾來當我們的吉祥物。」

意難忘〉是主唱劉涵剛上台北,在外租房遇到的靈異經驗,電視常常會在某個時間點突然打開。乍聽之下有點嚇人,但他們其實想透過作品對大家表達「真實」、「角度」,眼前看到也許是大家認為好的事物,實際上裡面可能已經腐敗發臭,站在不同的角度看每件事,沒有所謂的對錯,這是他們要傳達的事情。

至於成團的過程,團員們都是主唱劉涵身邊的朋友,吉他手和鼓手是在爵士營認識的,貝斯手則是透過朋友推薦而認識。但玩團至今最大的困難,除了團員彼此個性的磨合,還有缺乏資金,因此這次進到臺北不斷電的六強,對於他們而言是非常大的幫助。

疫情趨緩情況下,沒有意外的話,隱分子會錄製新的 EP 與安排巡迴演出。

六強複賽評語:以大提琴為主,感覺在市場很有特色。鼓的節奏與其他樂器的配合,可以再想一下,曲和樂手實力都有水準;主唱兼拉琴,難度頗高,完成度極佳。整體音樂性非常棒。

 

WAYNE BAND:以帶給人們歡笑為職志

「生活不易,希望能在這稍微厭世的世代,創作快樂的歌,以帶給人們歡笑為樂團職志。」

原本同系的學長學弟為了參加輔大青韻獎,所組成的 WAYNE BAND,節奏組加上三支管樂的編制,並融合 Funk、Disco、Blues、Fusion、Jazz 等元素。因為比賽獲得不錯的成績就持續經營,更曾飛去馬來西亞參與南門音樂節,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

音樂創作上,受到 Snarky Puppy、Earth, Wind & Fire、Bruno Mars、Jamiroquai 及 Stevie Wonder 的影響,WAYNE BAND 偏好聆聽開心熱鬧的風格,希望透過作品給人歡笑,立志在這個稍微厭世的世代,做出讓人們歡樂的歌。但也因為人數有一點多,有人已經出社會工作、有人住的距離較遠,所以增加安排練團或演出的困難。

儘管生活煩躁,WAYNE BAND 選擇用音樂自娛娛人,像是〈My Friend His Girlfriend〉是首關於「類」失戀的歌,團員說這是一首「因為這是一個根本沒在一起過,就發現對方有男朋友,被耍得暈頭轉向的故事」。他們之後將持續累積作品,預計發表首張 EP,並舉辦巡迴演出。

六強複賽評語:曲子編的不流暢,但火力補足之,主唱可以多把旋律整性化;吉他手彈很好聽,Groove Good!管樂協調性很好,建議鼓手可以少打一點,更乾脆;整體架構以管樂為主,非常不錯。曲風在樂團類具特色,可以往 Funk 方向發展。

 

Yilith:前身是少女打東東

「我們喜歡將黑樂的元素與簡單的旋律相結合,透過帶有些許敏感與批判意味的歌詞,描述從絕望中努力爬起來的姿態。」

他們以主唱的英文名稱為團名,最初由主唱小奕與鍵盤手東東所組成,曾以少女打東東名字發行過一張 EP《其實你沒那麼重要》。後來,加入一些高雄在地的樂手,包含鼓手柏佑、貝斯手 Ting 及吉他手 Jam,也讓作品有更高的完整度。

Yilith 喜歡將黑樂的元素與簡單的旋律相結合,自陳透過帶有些許敏感與批判意味的歌詞,描述從絕望中努力爬起來的姿態。「能夠入選最終六強,並且能與其他優秀團隊以及藝人們共演,讓我們學習到很多。」他們預計今年發行 EP,參加更多演出,讓音樂傳遞給更多的人。

他們說,玩團遇到最大的困難是缺乏資源與資金,「一路上也遇到不少幫助我們的老師,例如小樹老師、家凱老師、阿福老師等。」這次重新錄製的〈丑角〉,則是寫給走向不同道路的人們,「希望這些人都可以努力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六強複賽評語:主唱對人聲效果器的運用很棒;曲風有趣,樂團協調,主唱很穩,但編曲上特色可再加強;旋律稍嫌弱、團體整齊,但流行的風格,要再鑿深點。

 

都市零件派對:木吉他為主的開心民謠團

「這世界太辛苦了,那就一起唱歌吧!分享音樂的同時,我們也獲得快樂。」

「主唱很高,成團很久。」自稱是「開心民謠樂團」的都市零件派對,包含吉他手世錦跟主唱 Bibi,兩人在大學吉他社認識,也受到華語流行音樂的影響。至於團名發想是來自於——我們都是都市中不可獲缺的零件,少了誰,這座城市就無法順利運轉。

這次參與臺北音樂不斷電,讓他們學習到如何在有限時間下,執行最好的演出,以及在比賽中享受舞台。不過,跟很多年輕的樂團一樣,他們還無法全職做音樂,分別都需要教學與接案維持生活。「另一方面就是,隨年歲成長,我們知道的越來越多,同時也會想得比較多。」他們說,那種無所畏懼的小毛頭自信,年輕氣盛的勇氣就比較少了,「有時需要回想做音樂最初的樣子,那樣直覺的愛和快樂。」

去年,都市零件派對如願辦了場巡演,然而在疫情影響之下,他們會先將重點放在產出作品,預計 3 月會發行新單曲。他們說,這一年以來疫情的緣故讓大家生活上、心理上受到了不少影響,希望能藉由〈末路歌手2020〉給予聆聽的人一些安慰。

六強複賽評語:整體音樂性很棒。主唱音色極富個人特色;老團有舞台經驗,樂器搭配完整,演出經驗豐富;演唱頗具進步,但樂器彼此有些不穩定,編曲可再調整。

 

諾頓街 Norton Street:此波黑樂風的承襲者

「我們的風格的確就是搖滾結合 R&B,在創作的過程漸漸消去不少以前比較剛硬的音樂內容。我們認為這波在台灣的風潮是由 Yellow 及 9m88 等創作者帶起,用洗鍊的音樂技巧揉合在台灣少見的爵士/R&B 音樂美學,成功引起聽眾關注,也間接影響其他創作者的創作方向,當然也包含我們。」

成立於 2018 年的諾頓街,成員包含主唱 Steve、吉他手 Tim、貝斯手 Jams、鼓手John 及鍵盤手 Hogan,風格混雜了 R&B 與溫柔的搖滾樂,希望透過作品傳達快樂時的自信、悲傷時又執著的態度。

團員間彼此是多年熟識的好友,但最一開始的時候找不到吉他手,而且貝斯手有兩位,所以 Tim 改彈吉他。後來,他們報名了輔大青韻獎,在練團過程感覺氣氛融洽,四人組合就這樣玩了一年多。然後又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 Keyboard 手 Hogan。雖然團員各自聽的音樂有些不同,但大致都受到 R&B/Neo Soul 的影響,例如 Free Nationals、 Anderson .Paak 和 mr jukes,喜歡他們歌曲當中強烈的律動以及流動的旋律。

正在籌備首張 EP 的諾頓街,成員處在即將從大學畢業的狀態,面臨到生涯的選擇,也藉這次臺北不斷電的錄音機會,重新翻修第一首創作〈Taipei Flight〉,歌詞內容是為朋友送行,也是期許彼此都能從他們生長的城市起飛和成長。

六強複賽評語:樂隊默契非常好,音樂很協調。鼓手的表現很稱職,在歌曲裡加分很多,加油;樂器有編排過,挺不錯,吉他技巧很好,但 tone 可以再輕一點,符合輕快感。橋段設計等,可再設計,讓合理性變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