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節首日演出全回顧:「拍拍昆蟲少年白」共演〈暗流〉、傷心欲絕炸場頻「招領失物」

2020 簡單生活節於 12 月 12-13 日展開,本文為首日 22 團演出全回顧,第二日演出回顧請見此

【微風舞台】

普悠瑪家族:陳建年、紀曉君、昊恩、家家、南王姐妹花

或許這個名字聽來讓人有一點陌生,但來自於南王部落的成員們,其實來頭都不小,也都是各大獎項的常客,包含陳建年、紀曉君、昊恩、家家及南王姊妹花,帶來傳統古調與原住民風格的流行曲。他們這次簡單生活節限定演出,不分輩份難得齊聚一堂,在微風舞台帶來超過十人的大編制,吉他手昊恩不時幽默地逗弄台下樂迷,「在台東聽不到這麼多掌聲,可以再拍一次嗎?」感謝簡單生活節又讓他們湊在一塊。

舞台布幕一落下,全員合唱開場曲〈散步歌〉之後,接著是輪流演唱各式的招牌曲,包含家家的〈家家酒〉、紀曉君的〈故鄉 Puyuma〉,以及陳建年的〈海洋〉,最後大合唱阿美族經典歌謠〈太巴塱之歌〉 ,完美契合這次音樂節的 ORIGINAL 主題,也替微風舞台做最好的開場。

理想混蛋

近來人氣十分旺盛的理想混蛋,歌曲十分流行悅耳。開場即帶來首張專輯的同名歌曲〈愚者〉。不過到了第二首歌曲〈你討厭也沒關係〉,因為監聽耳機出了點問題,導致節拍器與音樂對不上的狀況,因此調整了歌單,改以不插電的方式呈現,展現出現場功力與應變能力。他們說,人生就是不斷犯錯,但是犯錯也要勇敢向前,這就是理想混蛋。

「感謝大家有幫我一起唱,這樣就不孤單了。」主唱雞丁下個禮拜一將要去成功嶺,所以先把頭給剃了,他笑說:「其實我可以明天再剃,但我想說就是來這邊應該要給大家拍照的打卡點。」接著演唱了〈滯留鋒〉、〈臭臉貝貝〉,以及代表作〈不是因為天氣晴朗才愛你〉等歌曲,現場擠滿了樂迷舉起手機、熱情地合唱回應。

落日飛車

第三次參與簡單生活節的落日飛車,他們於傍晚微風舞台登場時,天色正好已晚,整場演出與都會的浪漫氛圍碰撞在一塊。「台北簡單生活節的大家晚安,我們是落日飛車。」主唱國國唱完開場曲〈Greedy〉後向大家打招呼,接著演唱新專輯《Soft Storm》裡的〈Under the Skin〉與有搶戲薩克斯風的〈Summum Bonum〉,台下樂迷沈浸在他們的「懷孕搖滾」魅力裡。

人氣水漲船高的落日飛車,這幾年都在海外四處巡演,成功進軍國際。「如同大家所見的,我們是一個崇洋媚外的台北樂團,基本上都在唱英文歌,想說畢竟是台北市嘛,很國際化的一個城市,所以今天在台上聽些英文歌,練習一下英聽,也是不錯的,多重享受一下。」國國回到家鄉主場,依然發揮搞笑的功力,他開玩笑說:「很感謝大家,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在冬天的這個時刻,在戶外與大家相見,而且今天天氣實在是蠻優質的,沒有下雨一點點涼意。」

近一小時的演出,除了經典的代表作〈My Jinji〉與《Vanillva Villa》組曲,當然少不了多唱幾首新歌,最後國國放下吉他改彈鋼琴演唱〈Candlelight〉,這首找來 HYUKOH 主唱吳赫合作的主打歌,令人十分驚艷,兩團跨海合作也引來不小矚目。

ØZI ft. 血肉果汁機

夾在落日飛車和文青女神陳綺貞之間演出,ØZI 笑說小有壓力,今晚是他今年唯一一場時長近一小時的表演,除帶來諸多《ØZI: The Album》裡的舊曲,也演唱了性感滿點的〈傳教士〉、今夏發行的〈LAVA〉,以及揉雜搖滾曲風、向 Linkin Park 致敬的〈Free Fall〉:「我一直說我想當一個搖滾的 Artist,今天就是那個 moment,轉行的時候到了!」

演唱完定番收尾曲〈B.O〉後,ØZI 呼出今日的特別嘉賓——血肉果汁機:「我今天本來想說帶那個《鬼滅之刃》的豬頭,想說可以跟你 match 一下,但是我發現那好像看不到!」 ØZI 表示,這次邀血肉果汁機做嘉賓,除了因去年在金音獎被他們現場演出震懾,在血肉果汁機 1 月 1 日即將發布的新專輯裡,他也跨刀了一首〈玉山〉,首次演出就獻給簡單生活節。燈光跟著節拍躁動,血肉果汁機主唱 Gigo 與 ØZI 各據左右一方,前者嘶吼著「Never never give up」,後者首度台語獻唱「Hey Bro 你若是會累/我們可以在這稍歇」,兩人極具爆發力的演唱,讓現場的歌迷直喊猛。

除了安利樂迷 1 月 23 日去看血肉果汁機的專場,ØZI 也宣布下個月將帶著籌備近兩年的新專輯回歸,希望歌迷都能支持,也感謝簡單生活節每次都邀請他演出:「希望每年都能再來!」

陳綺貞

創作女神陳綺貞今年在「微風舞台」第一天擔綱壓軸,當黑幕落下全場觀眾便抱以熱烈的呼喊。恰好在二十年前釋出的〈溫室花朵〉負責開場,像是預告這次的歌單會充滿「回歸初心」的本意;以手風琴為主軸,許多編曲也改出了童話幻夢的純真。陳綺貞一連帶來〈躺在你的衣櫃〉、〈Sentimental Kills〉、〈Self〉與〈花的姿態〉,坐下來彈唱的身影讓許多樂迷想起,第一次在簡單生活節聽見她現場的感動。

在演唱〈Pussy〉前,她介紹這首歌所惦記的貓教會她,「如何不在恐懼的時候失去愛的能力。」隨後〈旅行的意義〉、〈吉他手〉掀起全場大合唱,後者尾聲奮力唱了好幾次「我愛你」,讓她在調音時調皮地說大家能一直喊下去,「不然我不知道你們說的(我愛你)是不是真的。」

她以不同的歌曲給予聽眾不一樣的祝福,演唱〈失敗者的飛翔〉前,期許我們都能拋開別人定義的成功;〈最初的起點〉則呼應 2020 簡單生活節的主題,也作為對簡單生活節邀請演出的感謝:「我發現,當你面對一個新的未來時,往往又回到最初的地方,這首〈最初的起點〉送給簡單生活節。」歌單至此,歌迷才發現陳綺貞這 11 首歌序和她十四年前第一次登上簡單生活節舞台時一模一樣!

這份「回歸初心」的歌單原計加上〈九份的咖啡店〉作收,然而在樂迷的熱情鼓譟下,陳綺貞又加碼安可〈小步舞曲〉,誠意十足,也為首日的簡單生活節留下難忘的時刻。

【綠意舞台】

Ado 阿洛

作為第一位綠意舞台的演出者,阿美族創作歌手 Ado 阿洛首先以鼻笛與大提琴手、打擊手揭開序幕,其後她在一片樹林中以清亮高頻吟唱,果真帶來一片「綠意」。演唱完去年發行的專輯同名曲〈氣息 sasela’an〉,眼尖的阿洛發現創作歌手巴奈正在前台看演出,直呼壓力很大:「看到巴奈姐就覺得他已經很久很久沒回家。接下來要演唱的〈回家吧孩子〉,獻給每一個心中想要回家的人,有愛的地方,那有可能就是你的家,回家吧!」

阿洛表示 2020 年大家還可以在這聽音樂十分幸福,但與此同時,希望大家也能思考環境問題。她將希望寄託在〈逝落〉:「希望我們的山不要再被挖,希望我們的海核廢料能夠離開,希望我們的土地、跟每一個人都很有尊嚴地存在。」

看著台下都是年輕面孔, 阿洛不禁問大家知道她是誰嗎?是不是都是來聽持修的?一旁的合音手盧學叡鼓譟台下誇她年輕漂亮,逗著阿洛嬌羞喊快樂。毛利音樂家 Maisey Rika 在紐西蘭翻唱了阿洛的歌,她今天也演唱對方的〈tangaroa〉(毛利語海神之意)回禮。因為拍攝節目,今年阿洛認識非常多毛利音樂家,她預告節目將於明年播出,請大家務必觀看他們以音樂交流的歷程。

Theseus 忒修斯

在演出現場,少女的叫聲是作為樂團成功的必要元素。而忒修斯在綠意舞台的演出時,少女的尖叫聲在歌曲間沒有斷。

第一次登上簡單生活節,團員身著西裝上台,齊如執事領班,和年初在主唱小正的阿嬤經營的「飄香麵館」演唱時,那個「居家」的狀態有點不一樣,想必是有備而來。以今年發行的新歌〈半衰期〉開場,忒修斯在演出過程中數次偷唱持修的歌詞,逗弄(八成是等著卡位第一排持修演出的)歌迷。少年們調皮之外也有溫暖的一面,逐步唱到他們代表作〈憨孫仔〉與〈如果我們都是繁星〉,主唱小正希望大家在這樣辛苦的一年,不要忘了陪陪家人。

2021 年 1 月,忒修斯將開始五週年的巡迴演出,並演唱新歌。至今已累積數首單曲與 EP 的他們,一張完整的專輯或許也指日可待。

持修

演出尚未開始,綠意舞台早被擠得水洩不通,還時不時傳來尖叫?原來「社長大人」持修今天大駕簡單生活節,不少想求婚的樂迷早早就來卡位。在標誌的迷幻電氣中登台,持修陸續演唱〈你根本不是我對手〉、〈大人小孩〉、〈正想著你呢〉,每次結尾必定說聲「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日文的謝謝)」,今日他除了樂手,還帶著一隻名為「假狗」的狗娃娃上台,無厘頭行為讓歌迷大讚超可愛。

社長大人愛糖果 Pinky 成痴,每回演出都要丟幾盒與台下分享,今天他帶了比平常更多的 Pinky,要歌迷想要就大聲呼喊,但這次希望大家能共同維持防疫成果,切記不要分享給周邊的朋友。只見持修邊丟邊問:「還想要嗎?再叫一下。」台下一片瘋喊,他滿意道:「好爽。」新曲〈還有沒有愛〉首唱獻給簡單生活節,求完美的他表示:「謝謝大家,對不起我最近稍微忙碌,所以今天聲音不慎理想,在這裡跟大家對不起。すみません(抱歉),但是大丈夫(沒問題),我會滿血回歸。」

當日持修身著的紅色 T 恤實為隔日即將開賣的周邊,正面寫著多國語言的「結婚?」,背面則是他愛用的顏文字。為了讓歌迷看得更仔細,他脫掉外套,並小開了黃腔:「我不會賣很貴,差不多 690,因為 69 是很好的數字,不要問我為什麼。」演唱〈到底你是要不要我啦〉後,持修以成名曲〈Imma get a new one〉為今日作結。

拍謝少年 ft. 昆蟲白

首次出演簡單生活節的拍謝少年,第一首〈骨力走傱〉就吸引樂迷大合唱,演唱完〈契囝〉後,貝斯手薑薑以台語道說:「我們南部來的,看起來可能沒那麼秀氣,但我們心裡還是有些溫柔的部分。長到這個年紀,生活可能也有簡單一點,才有機會可以在這表演,希望大家今天能玩得開心。」拍謝少年接著帶來〈輸贏囥一邊〉、前陣子剛發的新曲〈踅夜市〉,設計師廖小子扮演的「虱目魚頭人」也上台揮舞夢幻大泡泡。

簡單生活節前幾日,拍謝少年便宣告,將邀請影響他們頗深的甜梅號吉他手——昆蟲白前來助陣。今日,昆蟲白在吉他手維尼的介紹下登台,開口就先和大家說抱歉,台語不好得先切換中文模式:「我是昆蟲白,我以前有個樂團叫甜梅號,大家都說小時候是看甜梅號長大的,而我是看著他們長大的。我今天要來見證一下,拍謝少年是怎樣變成大家都會拍手的拍拍少年。」

「拍拍昆蟲少年白」共演〈暗流〉,此起彼落的拍手聲果真於前奏響起,前方的資深聽眾開始玩起衝浪;壓軸曲〈兄弟沒夢不應該〉台前開始圍圈,眾人大聲合唱,這些令人熟悉的拍謝少年演出風景,想必又擴充了簡單生活節的新面向。

老王樂隊 ft. 蘇慧倫

在 ØZI 與血肉果汁機的精彩合作單曲〈玉山〉後,步入夜晚的「綠意舞台」安排老王樂隊登場。老王樂隊以〈他們在鐵皮屋頂上奔跑〉開場,在表演新歌前,主唱立長口誤說成「接下來將帶來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後來連忙更正「下一首是我們的新歌叫〈避風港〉,不是膾炙人口的歌曲」,引起觀眾大笑。

在老王樂隊招牌的大提琴樂聲中,〈鴨子〉的旋律緩緩唱起,老王樂隊先唱了上半段,接著邀請「慧倫姊姊」出場一起合唱下半段。和女神合唱也不忘替女神打歌,立長特別提及蘇慧倫年初推出的專輯《面面》,並一起合唱短短一小段,他們非常喜歡的專輯主打歌〈安和〉。立長在台上介紹道:「〈安和〉歌詞裡有講到一個酒吧『操場』,他們今天也有來簡單擺攤,大家可以去嘗試一下。」隨後兩組人又一起合唱〈Lemon Tree〉,帶來跨世代的浪漫氣氛。

【街聲舞台】

愛人眼睛

由三位馬來西亞樂手與台灣主唱組成的「愛人眼睛」,在街聲舞台擔綱 2020 簡單生活節的第一團。主唱一身藍色長裙十分吸睛,以不插電編制接連演出〈我與愛人的愛人在赤峰街〉、〈吉他老師〉並快速介紹團員後,又繼續演唱代表作〈Summer Love〉、〈躊躇〉等曲目。

吉他手偶爾擔綱對唱角色,大提琴旋律作為編曲動機,愛人眼睛擅長寫作若即若離的愛情課題,溫柔唱著心緒的不安定。延續〈躊躇〉所令人期待的台語歌路線,尚未發行的新曲〈預告〉在台語中又加入粵語,值得愛人眼睛的樂迷期待。

青虫 aoi

首次來到簡單生活節的民謠搖滾樂團青虫,四人編制,成軍於 2017 年夏季。他們先是以〈Restart〉開場後,接連帶來〈媠花〉、〈簡幼〉、〈刺蝟悲歌〉及〈我毋是刁故意〉,這四首台語歌曲收錄在今年推出首張專輯《有你的故事》之中,每首歌都對應著一個「你」,還加入了點電氣。

他們在演出之前會簡單解釋歌曲的故事,更聊到從寫台語歌曲中發現意義,內容儘量加入當代的議題,不少年輕樂迷會帶自己的家人來聽現場,並認識更多台語詞彙。最後一首則是成團初期的歌曲〈我要把你賣到動物園〉。最後除了感謝主辦單位邀請他們站上這個舞台,還預告明年 1 月 24 日於小地方展演空間的專場,邀請喜歡他們的樂迷參加。

YUFU & the Velvet Impressionism 絲絨印象派樂隊

由迷幻藍調混合放克節奏的 YUFU & the Velvet Impressionism,在街聲舞台一連帶來以〈Is it vain〉、〈Hiss〉、〈Dosage Makes the Poison〉等多首新專輯曲目,復古鄉愁吸引不少樂迷駐足。主腦 Yufu 演出收放自如,被暱稱「桃園張震」的他連致謝揮手都十分紳士,流利的英文咬字更吸引不少台下樂迷討論。

大家都知道,在展開 YUFU & the Velvet Impressionism 之前,YUFU 同是鱷魚迷幻的吉他手/創作首腦,在演出最後他們帶來鱷魚迷幻的名曲〈I Can’t Feel〉,邀請老樂迷一同共唱。

熱寫生

另類搖滾樂團熱寫生,組成於 2018 年的台北,成員各自擁有玩團多年的經驗,包含後來加入的透明吉他手小周,風格帶有點 90 年代的搖滾氛圍,歌詞多在寫生活卻帶點抽象的曖昧意味,充滿詮釋的空間。

有趣的是,這次在簡單生活節的編制還多了 Deca Joins 的貝斯手謝俊彥。「大家好!我們是謝俊彥與熱寫生樂團。」他的出現帶來不少驚喜,還在台上開玩笑地介紹身旁的團員:「在我左邊這位拿著 Rickenbacker 紅色吉他的叫做阮咪,她是一位貓咪的媽咪。中間這位是熱愛音樂的大學生(鼓手阿來)、中間這位胖胖的大叔是新北李宗盛(主唱兼吉他曾立)。然後左邊是傳奇樂團透明雜誌的吉他手小周 aka. 張盛文。」

熱寫生首次踏上簡單生活節,現場帶來不少收錄在首張專輯《豆皮少年》的歌曲,包含〈塔悠〉、〈在船底搔癢〉、〈漁夫〉等,還有新歌〈歪的你〉。

LINION

發行第二張好評專輯《Leisurely》後,聲勢躍起的 LINION 以專輯 intro〈LINION is not Linion〉開場,反覆提醒大家他的名字要用全大寫表示,「如果寫成小寫,代表你可能沒有聽我的音樂!」

本次樂手陣容與他在 9m88 的團隊裡高度重疊,唯有鼓手是「山林男子」雷擎。兩人以專輯合唱曲〈Mountain Dude〉帶領大家嚮往自然風景,接著與觀眾一起對著混亂的 2020 年把不快都「oh」出來,「oh」到下一首歌〈Oh Girl〉裡去。LINION 嘗試以《Leisurely》展現不同於前作的幽默感與熱情,也在現場重現之;〈99〉在橋段處邀請大家恣意打擊、製造混亂的節奏,讓他悠遊地彈唱,如同回應資訊爆炸時代,我們都能找到自己的生活步調。

以「2020 年版〈Can’t Find〉」的〈想不起你的名字〉,以及第一波主打歌〈Her〉作結,噴送手中實體專輯的 LINION,在演出結束後的簽售會亦大排長龍,又收穫了不少新的粉絲。

SoulFa 靈魂沙發

首日的街聲舞台由靈魂沙發收尾,他們首先帶來〈夏日午睡〉,主唱本山一唱完就懊惱道:「想說什麼時候會破音,就破在這邊,很奇怪餒。最大的破音獻給你們啦!」今晚本山獨到的幽默感,不停引來台下呵呵大笑。

靈魂沙發幾乎每首歌都邀樂迷合唱,在演唱〈I wonder〉前,本山突然問樂迷:「會不會想要我們 Auto-Tune 啊?」原來是微風舞台 ØZI 和血肉果汁機的共演太帥太炸,讓他們興起使用 Auto-Tune 介紹自己的念頭。後方鼓手可沛立馬以人聲揣摩:「謝謝大家我們是血肉果汁機、機、機⋯⋯」卻引團員吐槽應該要用團名練習才是。

接著靈魂沙發陸續帶來〈Lover Song〉、〈沙發上的白日夢〉,並以〈.留一盞燈給漫漫長夜〉為今晚的街聲舞台作結:「獻給所有在夜裡孤獨的人,在脆弱的時候,讓這首歌像手一樣把你抓住。」

【Legacy 舞台】

荒山茉莉

初次登上簡單生活節的荒山茉莉,負責為第一天簡單生活節的 Legacy 舞台開場。以吟唱開始,他們帶有合成器數位音色的後搖滾風格在 Legacy 作響;配合聲光效果,以及畫龍點間的吟詠,午間的 Legacy 好似遁入荒山郊野的奇幻世界。

荒山茉莉的電吉他、電貝斯音色與律動走向,偶爾會出現數學搖滾的既視感,極簡的合成器搖滾配件,亦有 The XX 的朦朧美。後搖滾現場加諸在多形容詞都難完整重現,只能說編曲能塑造高潮點就先贏一半。在尚無正式發行作品的情況下,能吸引的過半場的聽眾前來,亦能代表他們的潛力。

百合花

今年擁有新編制的百合花,演出帶有迷幻搖滾的況味。主唱奕碩變換的唱聲領頭,在台上他也不忘 shout out 一下,在他們之前於 Legacy 舞台演出、同為北藝大出產樂團的「荒山茉莉」。除了〈跤麻麻〉、〈逐家攏仝款〉等代表作,在演唱〈燒金蕉〉時,他們還邀請底下穿香蕉裝的樂迷上台跳舞,趣味又應景。

〈一枝草〉大合唱「阮腹肚內是你的囝,你毋知影」後,他們接著表演情緒激昂的〈藝術家〉,中途巧妙與觀眾大合照完再接回原曲,展現默契,更將歌詞改成「規氣來去 Legacy 看表演」,即興的幽默,讓人對百合花的好感度大增。

守夜人 Night Keepers

失眠系、妄想系、結界系⋯⋯守夜人樂團在樂迷心中有好多種樣子,卻通通指向一種幻想療癒的氣質。剛上台他們就提到今年遭遇的一切不容易在短時間內消化,所以第一首歌就要帶大家到 2022,跳過下一個整年度去收拾破碎的心。

在倒數聲中開唱〈倒數開始〉,以及失眠代表作〈傷心的人睡不好〉、〈我睡不著〉。守夜人預告之後會有「我睡不著」第二部曲,歡迎大家投稿自己的故事來變成二部曲的歌詞,他們跨年場也會在「小地方展演空間」舉辦百人以下的神秘聚會,歡迎報名。

守夜人的新專輯創作,頻頻呼應社群平台習性帶來的文明病,並嘗試轉念成正面的心境。演出最後一首歌〈限時悲傷〉,便是希望大家的悲傷也像 24 小時的限時動態一樣,會自己刪除,果真是妄想系無誤!

尋人啟事

成立於 2014 年,尋人啟事包含三位主唱加上負責人聲打擊與低音的成員所組成,獲得過國際阿卡貝拉大賽的冠軍。他們開場帶來〈是我的菜〉之後興奮地表示:「今天真的很開心可以來到簡單生活節,因為尋人啟事可以說是第一個站上簡單生活節的阿卡貝拉樂團。」

接著演唱收錄於新專輯《Dear Adult》裡的〈New Life〉、〈我巨大的悲傷〉、〈So What〉及主打歌曲〈刀與槍〉,也獻上新歌〈食人花〉。除此之外,他們自許像是一個隱形的 Band:「我們要做一點跟樂團不一樣的事情,例如說不帶樂器,想說就來翻唱樂團的歌。」因此帶來 Coldplay 的經典組曲,展現出他們高超的人聲技巧。

賣力演唱之餘,最後不忘工商服務,更預告將在本週再度登上 Legacy 這個舞台,出演 2020 大團誕生年終回顧場。

落差草原 WWWW X 巴奈&那布

雖然,落差草原 WWWW 看音樂似迷幻抽象,內容卻大量參考本地文化脈絡。他們先是以代表作〈碎花星辰〉開場,接連演出〈黑夢〉、〈鯨骨〉、〈貝殼〉這些收錄在最新 EP《黑夢》之中的曲目,充滿極具實驗性的聲響,不論是在音樂銜接、聲音表現都能感受到張力明顯升級。

完成以三首組曲串連成「島嶼之夢」,落差草原 WWWW 接著邀請巴奈與那布上台演唱兩首歌曲,他們開創原住民與迷幻音樂結合的新貌:先是合作巴奈的經典歌曲〈也許有一天〉,此曲收錄在《Message》合輯之中,歌詞內容關於那布尋根的故事,中間加入布農族語的呼喊,現場融入更多電子聲響;另一首歌曲則是落差草原 WWWW 的〈霧海〉,加入巴奈與那布的吟唱,總共帶來約 50 分鐘的演出,並高舉「沒有人是局外人」的毛巾,讓現場看到的粉絲大呼過癮。

除此之外,巴奈更即將於明年 1 月 22 日於台北 Legacy 舉辦《1429》個人專場,這也是她自 2009 年 Legacy 開幕場與這次簡單生活節之後,再度重返 Legacy 舞台。

傷心欲絕

傷心欲絕在 Legacy 舞台擔綱第一天簡單生活節的終場演出,毫無保留的兇悍,讓演出衝撞不斷,歌曲之間的空擋也數度變成了「失物招領時間」,手機螢幕破碎、錢包噴出都常見。

從坐著唱到站著,許正泰帥氣地自我介紹說:「我們是傷心欲絕,我們要煩死你們了!」接連演出〈第三個酒鬼〉、〈我的民歌時代〉、〈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熱烈的場子讓吉他手金剛不禁提醒大家,他的媽媽也有來看演出,請注意台下中老年的婦女安全!

代表作〈台北流浪指南〉加上了長篇尾奏,順序銜接〈妳是不是我編織的一個謊〉。牢騷系的許正泰又詩性大發提到:日常醒來時,自己突然會想做一些事情讓世界感動,後來發現自己的生活願望其實很小,真的想做的事讓身邊的人比較舒服與安慰。兩三年前,他們寫出了一首志得意滿的作品,他希望今晚將這首歌送給某位想傳達的人,也許他現在不理解,但或許有一天能接收到這份禮物。

〈下一步絕望〉的前奏鼓聲響起,還是偶想偉大的樂團,或許藏有一顆善解人意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