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節第二日演出全回顧:荷爾蒙少年論詠安與持修誰可愛、甜約翰阿獎最後登台

2020 簡單生活節於 12 月 12-13 日展開,本文為第二日 22 團演出全回顧,首日演出回顧請見此

【微風舞台】

山下民謠家族:生祥樂隊、米莎、東京中央線

集結米莎、東京中央線、生祥樂隊的山下民謠家族,在萬里晴空下為次日的微風舞台揭開序幕。含「金」量極高的演出,首先由米莎打頭陣,接連演出《戇仔船》的〈野兔仔摎銃仔〉、〈若此生為樹〉、〈魚目珠〉。今年她憑此張專輯拿下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最佳專輯」,本次除東京中央線,也攜生祥樂隊的打擊手吳政君、嗩吶手黃博裕共演。

東京中央線接棒,首先演奏大竹研拿下金曲獎「演奏類最佳作曲人」的〈okinawa〉,接連帶來新專輯《Fly by Light》的〈Cat & Mouse Game〉、〈Closer to the sky〉,吳政君助陣鼓手福島紀明,雙節奏組時不時對視,在演出後給對方一個大拇哥示意,多首歌的配合都精彩且富默契。

「歡迎我們的老闆——林生祥、鍾永豐!」在大竹研的介紹下,生祥樂隊正式登場。在〈秀貞介菜園〉,早川徹的獨奏引台下狂呼;收入在《野蓮出庄》裡的〈對面烏〉,今加入米莎的合音人聲更添層次。因為前幾首曲子演得太順利,多出了一首歌的時間,生祥樂隊加碼帶來〈豆腐牯〉,林生祥帶領全場練習歌裡的攤販叫賣聲「豆腐,豆腐花」,更幽默提醒要加鼻音:「我們庄都是有鼻音的,帶著口罩更能發出鼻音感!」逗得台下樂的。最後山下民謠家族全員登台,以生祥樂隊專輯同名主打〈野蓮出庄〉收尾。

甜約翰

甜約翰在微風舞台開唱,台下擠滿了樂迷,期待一場微醺浪漫的音樂邂逅。團員們笑著說,剛剛開演時布幕放下的有點突然,大家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感覺很像在浴室洗澡忽然發現旁邊有人,嚇了一跳。而今天是甜約翰貝斯手阿獎的最後一場演出,除了帶來〈留給你的我從未〉、〈降雨機率〉等大家耳熟能詳的成名曲,也特別演唱了阿獎作曲的〈See, You〉,歌曲收尾後,有種淡淡的感傷飄散在空中,連負責 talking 的浚瑋和曼達都微微哽咽。

在唱完 2018 年推出的單曲〈走〉之後,淩瑋表示「昨晚在聽這首歌時有點想哭」,因為〈走〉寫的正是關於離開的故事,歌詞反覆唱著「有時候 你需要空間 一點空間 / 你是否 也需要時間 一點時間」,有種無奈又不得不接受的惆悵感。最後他們以〈失蹤人口〉畫下完美的句點,希望團員變化後的甜約翰,能在嶄新的 2021 帶來更多好聽的作品。

告五人

沒有要給你慢慢醞釀情緒的機會,告五人一開始便用〈愛人錯過〉、〈你要不要吃哈密瓜〉將現場氣氛帶向高潮!兩首勁歌結束後,犬青將外套脫掉,長袖短上衣搭配西瓜條紋短裙十分吸睛。還記得第一次唱簡單生活節只唱了三首歌〈愛在夏天〉、〈披星戴月的想你〉和〈迷霧之子〉,這次告五人將帶來將近一張專輯曲數的歌單,也包括一些之前只放在 StreetVoice 上、未曾公開演出過的歌曲。

告五人即將在十二月推出他們的第二張專輯,犬青表示自己今天又興奮又緊張,因為很多歌是第一次唱, 雲安也說,之前唱舊歌覺得很有安全感,希望唱新歌時台下大家的反應和回饋能讓安全感擴大,「也希望我們可以陪著你們找到屬於你們自己的安全感。」唱完〈新世界〉、〈溫蒂公主的侍衛〉和〈運氣來得若有似無〉後,〈在這座城市遺失了你〉及〈愛在夏天〉又將樂迷拉回熟悉氛圍,最後一首〈披星戴月的想你〉時,全場歌迷亮起手機燈揮舞著,用大合唱跟告五人一起向 2020 說 Bye bye。

瘦子 E.SO

今年七月發行個人專輯《靈魂出竅》的瘦子 E.SO,首次自己站上大型音樂祭舞台,直呼很緊張、不知道一個人要怎麼表演,還參考了高爾宣的表演影片,結果發現他都讓台下一起幫忙唱。「今天我會把這張專輯大部分的歌都唱完,但因為我沒這麼厲害,需要你們的幫忙才能完成這場表演。」

從〈Don’t Worry About Me〉、〈Hello Beautiful〉、〈稱讚她的美〉到〈Change〉一連四首專輯歌曲,只見台下一會兒跟唱一會兒尖叫,真不愧是被稱為「行走的荷爾蒙」的男人,魅力十足!唱完〈I Wish I Was Here〉和〈太陽〉後,他帶來經典舊歌〈Y.S.G Intro〉、〈懂我意思嗎〉以及〈自己都不自己〉三連發,氣氛頓時被炒熱到最高點!最後在拖同事下水、請全場幫忙大喊生日快樂後,瘦子 E.SO 用〈Wait〉和〈伯父〉兩首新專輯曲目跟大家說再見。

張震嶽 Ayal Komod

擔任微風舞台壓軸的張震嶽,開演的第二首歌就唱了〈分手吧〉 ,觀眾的興奮完全擋不住,直接尖叫聲催下去,跟著大合唱。新專輯歌曲〈念念不忘〉、〈酒鬼〉、〈貪心〉三連發後到了 talking 橋段,阿嶽大概已喝開,說自己昨天就來了,今天也很早來所以跟朋友喝了不少:「剛剛酒精濃度70%,想說不行了吧?要上台了!一直喝保力達,Tequila 兩杯。可是我不管,我今天表演就是自然,音準還可以就好,歌詞忘記就算了。很久沒有在簡單生活節表演,很開心可以在簡單生活節表演。」

接著他邀請嘉賓江靜合唱〈都挺好的〉,並自嘲自己怎麼寫那麼難唱的歌;〈愛我別走〉的前奏吉他一下,全場立刻歡呼,然後是〈思念是一種病〉,首首經典曲目喚起眾人的回憶;而唱〈再見〉時他要全場動起來,因為這首歌很有原住民的感覺。 最後阿嶽引領著觀眾們一起大合唱〈愛的初體驗〉和〈自由〉,現場就像超大型卡拉 ok,只見人們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與身旁的朋友一起開心唱著歌,融洽和諧的場景令人十分感動。簡單生活節也在這溫馨的氛圍中,向紛擾憂煩的 2020 道別,與大家一起邁向新的 2021 年。

【綠意舞台】

戴曉君

戴曉君的音樂非常適合陽光、微風與草地組合,今天她帶了一位月琴/吉他手和兩位合音站上微風舞台,用灌注了真摯情感的歌聲,將聽眾們引導到南方的部落生活中。以充滿部落力量的〈戰歌〉開場,陸續帶來〈蝸牛村〉、〈想回家的心情〉、〈一杯酒的孤單〉等歌曲,曲間 talking 時她發揮原住民一貫的幽默感,一邊調音一邊開玩笑請團員們趁機宣傳自己家種的有機火龍果;而在唱每首歌之前,她也十分用心地介紹歌曲的創作故事和意涵,像是獻給部落長輩的作品〈撿起你的羽毛〉,講述排灣族傳說:幸運撿到老鷹的羽毛的人就會成為英雄,因此羽毛就是英雄的象徵。

「台灣這麼美麗,不是因為有 101,而是因為有這麼多年輕人聚在這裡一起享受音樂。」最後一首〈為彼此歌唱〉,曉君帶著台下一起唱,邀請大家站起來,擁抱身邊的人,為彼此祝福。

許含光

以敬酒取代 talking 橋段的許含光,一演完〈一個適合看海的日子〉,立刻向工作人員要酒:「大家乾杯!我們是含光大樂隊!」才剛喝下肚,沒想到這瓶卻是台下樂迷搞丟的酒,許含光搞笑對他喊話:「你的酒不是冰的!這樣不 O(K)哦!」

「含光大樂隊」的團員介紹橋段令人印象深刻,四人各自有各自的「花系列」稱號。吉他手大偉是「夢遺百合花」、鼓手小 D 是「亂倫玉蘭花」、貝斯手高潮則是「爆漿七里香」。輪到許含光自己時,他嬌羞道:「小弟我,激情含羞草~」

許含光帶來多首新專輯《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的曲目。〈童年的雨下不停〉的迷幻音牆,讓綠意舞台下午就恍惚;演出〈金色的夢〉之前,師弟吳獻 Osean 應景遞上威士忌,讓他心花怒放;最後,許含光演唱首波主打〈安森 Girl〉,享受舞台的他以瘋狂的唱腔演繹,並與歌迷齊聲以爽快的「幹」字結束演出。

余佩真

「大家好我是余佩真,待會如果下雨的話,一定要先跑去躲雨!」一開場就貼心十足的真真,與 Little Shy on Allen Street 吉他手大偉,以雙吉他編制一連帶來〈阿波羅十一號〉、〈麥田捕手〉、〈原來我用錯了方式說我愛你〉。

儘管只有兩把吉他,余佩真仍勇敢將自己赤裸攤在聽者前,收放自如的高音注入滿滿的情感,現場聽眾無不沈浸於她的強大氣場。在原先編曲豐滿狂躁的〈內褲的顏色〉,余佩真以空氣喇叭佐電子音效,突出此曲不和諧的氛圍,並以不同唱腔詮釋,巧思獲得現場喝采。

在 talking 橋段,她先是謝謝大偉陪伴演出,並感謝簡單生活節願意大膽邀請她:「我對於歌手這個身份,還很缺乏經驗跟技拙。我記得我在華山不是當店員,就是當演員,當歌手還是第一次,謝謝你們。大家都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我總覺得,我的生命經驗告訴我的是,機會帶著我,嘗試把我準備好。我想說的是,謝謝你們大家給我這個機會。」

YELLOW ft. 呂士軒

在黃宣的主導之下,由數位職業樂手組成的菁英樂團 YELLOW,無論是從聽覺或視覺方面享受他們的音樂都無比精彩。不僅樂風融和了 Jazz、Soul、Funk、R&B 和前衛電子聲響等豐富多元的色彩,演出風格更是令人捉摸不定、既狂傲又不受控,魅力十足!

這次為了簡單生活節,他們特別邀請了神秘嘉賓呂士軒同台飆歌,黃宣笑說,自己在臉書 po 了一張跟鱒魚的合照,讓大家猜嘉賓是誰,結果大家都亂猜,還有人猜高嘉瑜!呂士軒則說,自己是六眼田雞,平常除了大家看到的眼鏡同時還會戴隱形眼鏡,而他的硬式隱形眼鏡單單一隻就要一萬五,剛剛在後台不小心掉在草叢裡完全找不到:「我為了你掉一萬五耶!但沒關係,多表演幾場就賺回來了。」兩人開心合作〈大特醉〉,又唱又跳讓全場觀眾大飽眼福。

傻子與白痴 ft. 邱比

以四人編制重新出發,傻子與白痴今晚還帶了鍵盤手及薩克斯風手助陣,在〈Intro F & I〉開場後,一連帶來《夜長夢少》的〈hoydea〉、〈冬五環〉。許久未演出他們直說緊張,主唱蔡維澤多次呼喊「我愛簡單生活節」,一下稱今是「快樂星期天」,一下盼歌迷給點掌聲填補他的自卑,「太先進」的 talking 讓鼓手維均直喊跟不上。

在〈美好前程〉後,仙氣飄飄的邱比登台,麥克風上纏著粉紅花朵。蔡維澤稱邱比為偶像,過去他曾在邱比〈迷惘〉MV 擔綱男主角(並力讚女主角很漂亮),種下今晚合作的緣分。邱比一上台就對蔡維澤道:「不要自卑,我來保護你了!」;當蔡維澤語帶抱歉說這次邀約太晚,導致練團時間緊湊,邱比立馬接話「我願意」,話語中滿是關愛。兩組人馬共唱了邱比《至繁》的兩首歌:融合搖滾與電音的〈葉柏〉、詞寫入舊專輯名稱的〈柔黃〉,邱比肢體與眼神極具魅力,最後還將麥克風上的花灑進觀眾海。

除驚喜合作,傻子與白痴今天也將浪漫新曲首演獻給簡單生活節,台上應景地飄散著粉紅色光煙,最後以定番曲〈你終究不愛這世界〉為本屆的綠意舞台劃下完美句點。

【街聲舞台】

荷爾蒙少年 ft. 修齊

開演前半小時,街聲舞台前已擠滿人潮,擔任第二天揭幕演出的荷爾蒙少年人氣正夯,主唱詠安才站上台、朝台下靦腆地揮手,立刻尖叫聲四起。第一首〈靛藍〉緊接〈黑色台北〉,在吉他、貝斯、鼓所建構好的三角地基之上,聽眾們隨著詠安的歌聲進入荷爾蒙少年的音樂世界。

今天的 talking 走知性路線,詠安直誇簡單生活節是全台灣樂迷最會穿衣服的音樂節,並在台上教多益英文單字。舞蹈教學完後,唱〈貳拾〉時彷彿台下觀眾才真正被喚醒,跟著輕快節奏擺動。當嘉賓修齊抱著鯊魚娃娃上台,與樂團合唱〈中華商場 1971〉時全場瞬間高潮,詠安也強調,並不是每次演這首歌都會 feat 修齊,今天能在簡單生活節合體真的非常難得!兩人在台上比誰穿的較符合簡單氛圍,修齊被嗆說穿的像 IKEA,於是立刻反擊,把話題拉到昨天有人在討論詠安跟持修誰比較可愛。不小心在台上喇賽太久,剩兩分鐘趕緊下最後一首歌〈失去妳和我自己〉,詠安也在最後許下心願:希望明年可以唱大舞台。

緩緩

最近發行首張專輯《水可以去任何地方》的緩緩,這是他們首次來到簡單生活節演出。「今天很開心來到簡單生活節跟大家見面,」主唱兼吉他手 Coco 唱完開場曲〈I’d Better Be On Time〉後說道:「還記得以前簡單生活節都有很多難忘的回憶,所以今天可以來到這邊表演,其實覺得意義還蠻重大的。」

接連帶來民謠搖滾帶點輕快另類風格的歌曲,包含〈Lauren〉、​〈夢露〉、〈Thousand Miles To Your Mind​〉及〈山景〉。最後一首帶來新歌〈Indiepop〉​,結尾是帶有 Post Rock 式的大爆炸,讓人印象深刻。他們也不忘了工商服務一下:「明年的 1 月 7 號舉辦我的專場,對就在後面那裡,如果今天大家聽得還不錯喜歡的話,可以多多支持我們。」

Chick en Chicks

由主唱 Kartina 和合成器手 Mr. G(小雞)所組成的 Chick en Chicks,在微風徐徐的下午時分登上街聲舞台,Kartina 一身亮橘色西裝外套搭配黑色短褲,展現傲人身材又辣又性感;小雞則是全身黑、被包圍在一堆器材中,他一邊演奏合成器,嘴裡含著一根長長的透明管子,原來是營造人聲變聲效果的「TALKBOX」,變化後的聲音既像合成器做出來的音色,跟 Kartina 的歌聲搭在一起也有種畫龍點睛的獨特魅力。

他們自嘲是「史上人氣最低落的金曲得獎組合」,團名很難記,不熟悉的朋友可以打「CNCs」或中文「雞啃起司」應該會比較容易搜尋得到。「不是有很多樂團會幫樂迷取名字嗎?我們最近也在想,例如雞啃起司的粉絲可以叫起司粉,男生就叫起司粉條、女生叫起司粉圓……之類的,歡迎大家回家幫忙想,可以留言給我們。」除了演唱專輯《作弊人生》中的〈徐志摩〉、〈Camel Toe〉、〈Nananana〉等歌曲之外,他們也帶來在台北音樂節首唱的新歌〈懶癌蔓延〉,希望大家會喜歡。

打倒三明治 ft. 立長

打倒三明治四人全身黑衣雖低調卻氣勢十足,一上台就連唱了四首歌〈母湯〉、〈夜走〉、〈火燒袂停〉、〈茶餘飯後〉,主唱欣茹表示去年第一次參加音樂節就是「2019 Simple Urban+」,很開心今年也回來了!

「讓我們歡迎~立長~」在眾人的歡呼聲下,〈Roadkill〉驚喜邀請到老王樂隊的主唱立長上台合唱,緊接著〈浪漫人渣〉和〈沒有人在意他的眼睛裡〉將氣氛炒熱到最高點,台上台下大合唱的光景令人不禁泛起雞皮疙瘩,十分感動!打倒三明治也預告明年將會發行第一張專輯,請大家多多支持。

JADE

「那一側是我們的好兄弟黃宣在那邊演唱,但我們這邊人其實也蠻多的嘛,我現在覺得相當的感動。」主唱兼吉他手嘟嘟唱完開玩笑說:「兄弟要當,觀眾還是要搶。」

入圍本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與「最佳新人」的 JADE,成員包含嘟嘟與鼓手兼合聲 AJ。玩團經驗豐富的他們以另類搖滾為基底,一出場接連演唱〈All Right〉、〈不密集恐懼症〉收錄在首張專輯《NEMO》之中,多少反映出嘟嘟在二十至三十歲之間的人生際遇。

去年五月,JADE 唱了只有數十人的第一次演出,如今台下擠滿了人,之後聲勢也相當看好。他們更在舞台上預告明年會發新專輯,並預告本週也將在 Legacy 演出 2020 大團誕生年終回顧場。

凹與山

將木吉他和電子聲響揉和在一起的凹與山,現場演出也正如他們的介紹般,很符合「變種」這個形容詞:令人難以捉摸、卻又出人意表地順耳。主唱小凹的低沈嗓音辨識度很高,在如霧般的電氣民謠中像道柔和的光,引領著聽者進入其建構的迷幻世界中。

小凹笑說,因為自己是 JADE 的粉絲,所以在得知可以排在他們後面表演時非常興奮,感謝簡單生活節!接著邀請嘉賓 STACO 上台合唱一曲,並帶來還沒有正式錄音版本的〈尼克〉以及一首新歌(她承諾下週會放上街聲),最後帶來 StreetVoice 冠軍單曲〈理查〉以及專輯同名歌曲〈一切好事都會發生〉,替街聲舞台做了完美的收尾。

【Legacy 舞台】

問題總部

問題總部在第二天的簡單生活節負責 Legacy 舞台開場,還沒開演前室內便塞滿了觀眾。短暫 Intro 後進入〈Day〉的慵懶與〈葫州女孩〉的勁舞節奏裡,問題總部狀態極佳,主唱 Hana 聲線收放自如,和鍵盤手昱陞的演奏來來回回,發揮他們獨有的 Fusion、節奏藍調特色;以「紅」為主色的燈光也跟得緊,抓住了每首歌的獨奏主角。

在問題總部的現場,貝斯手建安的靠北語錄往往令人印象深刻,團員間的吐槽這次也沒少掉。當建安太熱要脫外套,Hana 便笑說你真的穿太多,沒想到建安暖心對觀眾說:「只要你們在就很溫暖,剛剛沒人的時候真的冷很多。」而吉他手瑋德也一度感性發言,談到樂團最近受矚目開始成長,只見團員蹲在一旁「看戲」拍限動。他們最後連續帶來〈最酷最酷的龍〉、〈心臟痛〉與〈Monday Morning〉,和滿場觀眾們一起浪漫搖擺。

五五身

「大家好!我們是台北最會流汗的樂團五五身,很高興跟大家見面,有第一次聽我們的朋友嗎?」他們唱完代表作〈加里山假期〉說道,接著帶來〈勝利百貨進行曲〉與〈月光純潔的晚上〉,這兩首歌收錄在去年發行的 EP《人類空虛簡史》之中。

「我們一系列爬山爬了這一年,我們得到一個啟示,大自然的存在就是讓我們更享受都市的生活,各位山友,我們終於在台北市重逢了,謝謝你們!」

對於五五身的貝斯手冠彣而言,此次演出對他意義重大,這是他人生第一個參加的音樂節,當年為了看陳綺貞演出,如今兩人算是一起踏上簡單生活節這個舞台,還有他的褲子破掉了。「那時候沒有辦法想像音樂節,或獨立樂團像是現在很多年輕人日常生活中,一個很習以為常的娛樂或消費。」冠彣說:「但這十四年過去,感謝聽眾還有各位樂團、場館的人員與音樂祭主辦。」

I Mean Us

I Mean Us 於 2015 年成立,各自擁有不同的玩團經驗,因此風格集合各種另類搖滾特色,例如 Noise Rock、Post Rock 或 Dream Pop 等。他們先是帶來收錄於首張專輯《OST》之中的〈I Don’t Know〉、〈Johnny the Hero〉及〈EYƎ〉營造出又浪漫又躁的氣氛。

「我們今天就是,有特別特別的吉他手就是跟我們往常的成員不太一樣,因為我們的成員跑去彈《獅子王》的配樂,她自己進軍國家音樂廳。」主唱兼合成器手曼達說道:「我們就找了六張犁好朋友,來自倒車入庫的鄭愷。」

另一位主唱兼吉他手章羣在解決器材狀況之後,現場更能感受出歌曲裡面的情緒,接連帶來加入電子風格的新歌〈E.D.E.N.〉與甫獲得金音獎「最佳另類流行歌曲」的〈24 Years Old of You〉。他在尾聲時還跳下舞台跟大家近距離互動。值得一提的是,配合歌曲營造氛圍的燈光,這次也相當精彩,一切出自於於燈控師建權之手。

Vast & Hazy

擁有 Legacy 完售經驗的 Vast & Hazy,今天依舊吸引眾多樂迷擠爆場地。外頭的人仍在陸續進場,Vast & Hazy 吉他手易祺問台下:「你們想要讓他們在外面聽,還是?」無情的前排樂迷選擇了前者,Vast & Hazy 遂應許開唱〈無差別傷害〉。

Vast & Hazy 的 talking 無厘頭卻笑點不斷:台下歌迷不斷向主唱咖咖告白,總引易祺吃味;演出強碰瘦子,主唱咖咖吐真心話:「我也想看瘦子。」為感謝樂迷支持,易祺讚台下:「你們 Sense 都蠻好。」話一出引來一陣歡呼,讓他急忙解釋:「那邊 Sense 也很好啦!」

除〈我完美的愛情〉、〈故障〉等諸多舊曲目,Vast & Hazy 也首演日前釋出的新歌〈複寫〉,靈感來自社群媒體帶來的焦慮,並宣告即將發行新專輯,易祺近日還為此執行體重控管。有趣的是,為順道替鼓手阿崧宣傳東波 EastWave 12 月 19 日的專場,咖咖將多個附樂團資訊的 QRcode 紙團往台下,一旁的易祺邊笑說荒謬,又口嫌體正直地補了句:「但我也想丟!」

Go Go Machine Orchestra ft. 陳珊妮

Go Go Machine Orchestra 以首張專輯《TIME》的代表曲目〈時間迴旋〉開場,融合了古典、打擊樂與模組合成器的電子聲響,充滿理性與冷調風格,讓團員在演完第一首後自嘲,這裡的音樂和室外的不太一樣。

在表演了以 RNA 序列為音階,並融合 COVID-19 與十二音列作曲法的〈DNA〉,以及幾何的〈Triangle〉後,他們特別邀請嘉賓陳珊妮上台,原計直接開始演出陳珊妮的〈亂碼〉,沒想到跑跑機器人的筆記型電腦突然當機。在重新開機的過程中,他們便互相聊起合作的經過,譬如樂團在改編陳珊妮的作品時做了哪些功課、對她音樂才華的佩服,而陳珊妮也提到他的香港音樂好友黃耀明,對跑跑機器人的欣賞。見到筆電如此不聽話,模組合成器手王品心在台上立誓說,演出結束後她會去下訂一台新的 Mac。

除了〈亂碼〉,他們更翻玩了〈呻吟〉,相較原版的搖滾風格,跑跑機器人的改編聽來充滿科幻感,宛如賽博龐克式的〈呻吟〉聽來相當新鮮。

大象體操 ft. 海狗

開演時凱婷綁著馬尾,氣質出眾地彈奏鋼琴,Legacy 舞台彷彿頓時變成古典音樂演奏廳。當最後一個音落下,她起身鞠躬、將髮帶拆掉隨手一扔、背上貝斯,凱翔和嘉欽陸續上台,互相使個眼神,下歌的瞬間,氣氛整個轉變,國際級表演者的氣勢立刻震懾全場。

「簡單生活節是一年一度喝醉的機會,所以我今天也沒有放過。」凱婷強調這是第三次演簡單生活節,上次喝醉更誇張。凱翔也在一旁搭腔說,平常生活太複雜的人,面對簡單生活就會手足無措。一連串帶來〈中途〉、〈敬啟者〉、〈水底〉、〈夜洋風景〉等歌曲,演奏〈春雨〉時,凱翔走到凱婷旁邊,但凱婷太投入了完全沒有發現,過了很久才看見於是大笑,自然的反應相當可愛。

今天他們也邀請了體熊專科貝斯手海狗合作最後兩首歌〈月落〉和〈D〉兩首歌曲,有趣的是,為了給生日的凱翔一個驚喜,團員們在下歌時故意出錯,然後現場響起生日快樂歌,協助他們北美巡演的嚴敏提著蛋糕現身,而恰好在後台的陳珊妮也豪無預警地上台擁抱凱翔,甚至嘗試嘴對嘴接吻!在這段溫馨歡樂的氛圍裡,大象體操替簡單生活節的最後一場演出留下難忘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