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音樂比賽常勝軍 陳侑彤:唱歌讓我找到自己的價值

第一次聽陳侑彤唱歌是在信義香堤廣場,當天是新光三越不插電音樂大賽總決賽,我在現場將十組參賽者的表演都看完了,老實說,大同小異,令人印象深刻的沒幾個,侑彤是其中之一。

那天她身著黑色洋裝,將長髮撥向左肩,側著頭,抱著吉他自彈自唱。一個人在碩大的舞台上卻不怯場,仔細聽會發現她的歌聲和吉他編曲有很多細節,情緒張力也十分飽滿。從外型到閉著眼專注投入音樂的神情,讓人聯想到多年前明星光環還未上身的徐佳瑩。

從創作開始的音樂之路

2008 年,徐佳瑩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歌唱選秀比賽,最後在總決賽中以自創曲〈失落沙洲〉奪得總冠軍而出道。

「徐佳瑩比賽時有說過,她在寫這些歌時還不太會彈吉他,所以我就想,自己說不定也可以來試試看。」那年陳侑彤國二,只會用刷幾個基本和弦,聽說徐佳瑩會將自己寫的歌放到網路上,就為此而申請了街聲帳號;也因為對偶像的崇拜與嚮往,她寫出自己的第一首歌。

「後來也沒有特別去上課(學吉他),就是一直寫歌。剛開始會的和弦不多,只能變換排列組合再繼續寫;後來覺得和弦不夠用了,就去查其他按法,或是自己亂按,把覺得好聽的記下來。」

念北士商時,流行音樂社的同學們大多不會樂器也沒有在創作,雖然沒有交流的對象,侑彤依然不減對創作的熱忱:「我就自己關在房間裡寫歌,連我媽都不知道我在幹嘛,直到後來跟她說我要去參加創作比賽,她才知道原來我會寫歌。」趁著高三考完試的空檔,侑彤參加了 H.O.T. 校際原創音樂大賽,獲得高中組優勝。也因為這場比賽,開啟了她對創作更豐富的想像。

「原本我聽的音樂比較偏主流,但是參加比賽後,還記得那時大專組有瑪啡因、唐貓(當時的團名是 Space Cake),覺得怎麼會這麼好聽!這些不是我平常聽的音樂,但他們也有他們想說的故事,很有感染力、生命力。所以後來我也越來越常聽獨立音樂。」

考上台北科技大學,對侑彤而言簡直是如魚得水。「我們學校吉他社超級猛,資源很豐富,學長姊也很厲害,還自己辦『赤弦獎』,一切都不假他人之手,所以我那時整個就是陷進去了(笑)。」從赤弦獎開始,她陸續參加各種大大小小的比賽:金韶獎、台科金絃獎、政大金旋獎、大吉盃、舍我盃、Myfone 行動創作獎、添翼音樂創作大賽、新光三越不插電音樂大賽等,厲害的是,都獲得了不錯的名次。

「我不會因為想要跟誰一樣厲害,所以去練吉他,而是因為想呈現自己的創作,卻做不到想要的樣子,所以才努力練習。」侑彤表示,比賽中常常會遇到很多厲害的吉他手,或是樂器表現豐富的彈唱歌手,因此在不知不覺中,對自己的創作也產生了更多想法,無論是編曲上的豐富性或創作的主題與內容,都想挖得更深更廣。「想把腦海中的東西彈出來,是我逼自己練吉他的動力來源。」

去年政大金旋,侑彤以〈眼淚的獨白〉參賽,一舉達下創作組「最佳編曲」和「最佳樂手」獎。她說,這首歌裡塞了 137 個泛音,「因為我腦中的畫面是眼淚滴下,匯流成河的樣子,所以要很多很多。」

但其實在此之前,她完全不會彈奏泛音。「我有另一首創作〈沉睡歌〉和葉世康合作,他是位 finger style 吉他手,有很多技巧都非常美,他在〈沉睡歌〉裡加了很多泛音,我非常喜歡!編〈眼淚的獨白〉時就想加進去。」但平常忙著實習、考證照、還要準備畢業專題的侑彤,只能利用早上起床和睡前的 15 分鐘練習,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才終於能順利演奏。

「我每天都會對自己的手生氣(笑),因為葉世康彈得太好聽了!我已經知道很好聽是什麼樣子了,就沒有辦法接受我彈不出那個東西。」那年金弦獎葉世康也有參賽(幫其他人伴奏),「雖然大家都開玩笑嗆他被我打敗,但我真的很感謝他!如果之前沒有跟他合作,我可能沒有這首歌的創作靈感,也拿不到這個獎項。」

政大金旋後,侑彤在新光三越不插電音樂大賽榮獲冠軍,她拿一首從來沒比過賽的歌曲參賽,此曲也在賽後由四分衛虎神錄音製作,發行單曲。這首歌是〈謊言基因〉。

「〈謊言基因〉在我大一時就寫好了,但那時我自己編了一個樣子卻又彈不出來,就先把它放著。兩三年後,我為了專場演出開始整理自己的創作,忽然覺得這首歌還不錯、蠻特別的,也因為比賽的關係吉他有進步,就拿出來重編,變成現在這個版本。」

此曲描述人前人後的兩面性令人難以接受,但其實自己也一再重複這種行為模式。「我媽一直不喜歡我玩社團,她希望我好好替未來做準備。所以只要我在社團就不接她電話,事後才回電跟她說我在圖書館念書。」在被騙與騙人之間,如何平衡歪斜的價值觀?侑彤將這種矛盾心情寫成歌,透過創作學習著面對他人與自己。

今年年初,陳侑彤為電視劇《破冰行動》獻唱插曲〈最好的答案〉,這是她第一次唱別人寫的歌,剛開始相當不適應。「因為是搭劇,業主那邊可能會有一些聲線、情緒、技巧之類的各種要求,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揣摩。而且那是一部感情戲,但我並沒有很多戀愛經驗,幾乎是把自己畢生的狗血用在這首歌裡了!」

對於一直在「做自己」的創作人而言,「變成別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很感謝有這樣的挑戰,經過那些調整,反而發現了一些自己平常不會用的唱法,細節也變多了,覺得好像可以做到更多事情。」

8 月 10、11 日,侑彤將參加在西門河岸留言舉辦的麻雀音樂祭,以自彈自唱加上一位大提琴手的方式演出。另外,她也邀請好友 Theseus 忒修斯共演〈愚人〉和〈不凋花〉兩首歌曲。

「忒修斯的鼓手禹丞是我念北科時的學弟,那時候就有發現他鼓打得很好。後來因為參加尋光計畫,又在政大金旋、H.O.T 比賽遇到,跟團員們慢慢變得比較熟,於是他們就邀請我來 feat.〈愚人〉這首歌。」

「原本只是單純唱歌,但改編後加了弦樂,變得很澎湃,吉他手翔煜就問我要不要彈吉他?我想說可以做一些是泛音、敲擊之類指彈吉他比較可以做到的東西,沒想到跟歌非常搭,好聽到大家都嚇了一跳!」

「〈不凋花〉我們之前在 GQ 野營的活動上合作過,那次是因為主唱小正有事,找我去代打,然後讓我選一首自己的歌來唱,我就選了這首。」網路上幾乎找不到〈不凋花〉的音檔或影片,因此這次和忒修斯合作的版本更是令人期待。

唱歌和創作,對你而言是什麼呢?「其實我對自己的外表不是那麼有自信,」侑彤有些自嘲地笑著,但臉上的表情堅定而充滿自信:「唱歌是第一件我發現自己可以比較出色的事,沒有到很頂尖,因為太多人太厲害了,大家都很有特色,但至少,我覺得唱歌是最快讓我找到自己價值的一個東西。」

「創作則是我唯一能夠做自己的時候。現實生活中遇到無法處理、無法面對的問題時,就會透過創作去找答案。寫完的當下也許不會有明確的答案,但至少會有一個想法,會比較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接下來的生活。」檢視自己也好,觀察別人也好,侑彤用創作面對生命,在摸索中漸漸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

 

圖片提供:闊思音樂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