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吹專訪

20年後帶著「浮現祭」回清水 創辦人老諾:至少在自己的故鄉,我們存在過啊!

去年疫情打亂了很多原本的規劃,讓許多人的思考轉個彎:既然出不去,那不如多想想能為自己、為地方做些什麼?

2020 年,台中「浮現音樂」創辦人老諾原訂在松菸文創園區舉辦的「浮現祭」,以及跟日本、韓國及泰國的合作,不是被迫停辦就是改走線上。這些變數讓辦了 20 多年活動的他,產生不同的想法。

在清水大街路旁的咖啡廳受訪時,老諾說:「如果都會遇到這些冒險,那不如回到我想要做的,因為海線這邊根本沒有(偏向獨立音樂類的)音樂活動,海線一直被邊緣。」

2021 年,他選擇將活動拉回到家鄉清水舉辦。

老諾,台中清水人,浮現音樂創辦人。23 歲時,開了中部第一間獨立音樂廠牌 Gamaa Music,接著租下一個倉庫空間成立老諾 Live House,後來合併成為浮現音樂。

台中浮現祭 2021 年即將在 2 月 27、28 日於清水高中登場,演出陣容包含魏如萱、八三夭、董事長樂團、麋先生、持修、告五人、甜約翰及拍謝少年⋯⋯等等,並以「海線的浮現,海派的澎湃」為號召,結合在地的特色店家與景點,邀請遠道而來的樂迷,舒服地來趟台中海線輕旅行。

聽似毫不猶疑的口氣背後,老諾其實跟很多人一樣,對家鄉有種矛盾情懷。約莫 20 年前,老諾當時的樂團剛發片,經熱心的父親安排上了清水在地元宵節目演出,沒想到台下一頓冷嘲熱諷——「這是唱誰的歌啊?都沒聽過?」「可不可以點歌啊?」搖滾樂在那種場合顯得格格不入,讓他下定決心離鄉背井。

直到 20 年後,疫情讓一切規劃停擺,他突然想到,或許可以回故鄉做些什麼?

疫情產生新連結,回鄉認識海線青年

「疫情讓我想很多,到底去台北幹嘛?」老諾原本都在想,一個中部的音樂品牌可以在台北幹些什麼,後來越想越不對,察覺這些年也在海外辦過音樂祭,台北不是唯一的地點選項:「然後我去反思說:『台北有需要我們嗎?一個音樂祭在台北,存在的份量在哪裡?』可能會因為疫情狀況,說停辦就停辦了,至少我在自己的故鄉,我們存在過。

大約是半年前,浮現祭公布日期與首波名單後,便透過前導活動累積聲量,例如:開啟「海線講唱巡迴」到梧棲、沙鹿、大甲、外埔及龍井舉辦多場講座,提供硬體設備,邀請知名獨立音樂人講唱,地點皆為在地的特色店家,讓更多人重新認識這些地方與音樂祭。

「這陣子下來,其實跟大家坐下來很開心,因為這樣認識很多在地的朋友。」老諾記得第一次聚會在高美濕地的民宿,來了 6、70 位在地的青創業者,領域各不相同,讓他印象深刻,「喔!原來我們海線有這麼多年輕人在創業。」

曬台灣文化協會的肉肉,透過有趣的方式推廣台灣的在地文化,時常邀請在台灣的外國學生參與體驗。

這些海線的年輕人當中,包含「曬台灣文化協會」的肉肉與「過溪」的阿溫。一位在清水從事文化工作,一位在大甲經營民宿,對家鄉帶有使命感卻沒有現實沈重的包袱。

剛出社會的肉肉,不久前成立「曬台灣文化協會」,透過小旅行與影片等有趣的方式推廣在地文化,希望未來能有更多年輕人合作。

「我覺得有很多東西是,可能出去了外面一陣子,回頭看才會發現『哦!原來這是我不一樣的地方。』」除了一般的觀光景點,她更想向大家分享台灣在地的特色行程,因此在浮現祭期間企劃「透早ㄟ小旅行」,帶樂迷一早起床穿梭巷弄,品嚐日常美食如:肉炸蚵嗲、擀麵煎包。

有在大甲經營民宿的阿溫,他與在地的年輕店家共同成立過溪,希望在大甲溪與大安溪之間,建立新的生活型態,不定期舉辦活動。

「我有記憶以來,基本上都是在海線南北這樣來回,」阿溫在大學畢業後曾跑到德國念書,回來從事一陣子飯店業,後來才返家開了一間民宿。

「我自己後來做民宿之後,聽到一位房客跟我分享,像是大甲、清水是以前在沒有國道的時候,是南北交會點。」他是大肚人,很長一段時間生活在大甲。「民宿的工作性質就是,不斷地在等待故事走進我們的生活裡面。」

最近,阿溫認識一位曾在香港工作的年輕人,因為疫情的關係回來。他說:「他才二十出頭歲,第二次離開台北就是自行車環島,穿著一條牛仔褲背著小背包。我就覺得這樣的年輕人,其實在台灣也非常多。但是不是說,我們是不是能夠勾起他這樣的動力跟情感,或是說這樣一點小小的想像、對土地的認識跟了解。我覺得像這樣的活動就很容易吸引像這樣的年輕人。」

美軍留下的音樂遺產,清水海線的搖滾史

在來自閩、粵的漢人大量移入前,清水原是巴布拉族的聚居地,舊稱為「牛罵頭」。後來因當地水質清澈改名為清水。

「其實我們在日本時代是,整個海線蠻重要的城市,」老諾說:「再來就是越戰,我們這邊也是重心。一直到現在世代交替以後,我們這裡也有機場、港口。所以自己覺得我們這一塊海線,一直都算是台灣中部蠻重要的地方。」

清水的冷戰文化遺產,除了供給提供美國戰鬥機用油的大楊油庫,還有「看不見的搖滾樂」:在 1979 年之前,附近的清泉崗空軍基地曾駐紮大量美軍,樂團因應美軍的娛樂需求出現,其中多數的樂手來自菲律賓,彼此相互切磋,育出許多本地音樂人後代;附近還有所謂的「PUB 一條街」,直接影響 80 年代末、90 年代初在台中市區 PUB、翻唱文化,樂風「偏重型、拼技巧」,據說厲害的樂手一晚賺幾萬塊不是難事。

但為何當時是流行翻唱而非創作?「你喝酒的時候,你要聽音樂嘛。所以那個時候就有開始有樂團勞軍,一定要唱美國人聽得懂的歌,所以就是翻唱嘛,」老諾說道,「所以台中的樂團翻唱文化是這樣起來的。」

老諾說,如果今天把音樂祭搬回來故鄉,把大家串起來,可能它就可以再凝聚更多力量。

老諾最後還說了一段往事,他曾經在梧棲租一個地下室練團,走下去之後發現,誒怎麼有吧台?原來那裡曾經是美軍的酒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海線沒有留下來聽團的文化,但有傳到市區。」

然而,隨著時過境遷,受到不同脈絡影響的世代紛紛出現,攤開 2021 浮現祭的演出陣容,不少樂團其實跟海線有地緣關係,像是老破麻、BIKE 機踏車樂團、拍謝少年、狗吠火車及消波塊樂團,這次都難得回鄉獻藝。「如果你不做這些事情,你就很難發現大家有些連結點是可以串連在一起的,可能因為這樣子,大家又開始回憶起來,感情的連結就會再更深。」老諾說。

經過一年,人們似乎開始適應疫情所帶來的變化,順著變化擬定未來的新方向。

老諾認為浮現祭在清水,可以透過音樂祭讓大家更了解台灣的地方特色,更願意去深度旅遊。只不過疫情還是帶來一些困擾,譬如今年他原本想要把總鋪師找來,讓音樂人在後台就可以吃到清水的美食,「但現在可能沒辦法⋯⋯(可以說是)這次最大的遺憾吧?」

場地提供/坂街

浮現祭這次特別製作清水散步美食地圖。

番外篇:老諾談清水在地吃喝玩樂

「我們老街的特色就是,街道應該是台灣僅有的井字形狀(棋盤式街道),不像大部分的老街都偏蜿蜒。這次浮現祭在市中心先辦的原因,就是你會很好逛,蠻容易就可以走出來,不會走到盡頭回來又走很久。清水有座鰲峰山,特色就是海跟山很近,也有知名的親子景點。如果到清水休息站,你就很快可以看到整個海景。

清水很特別,大概有八成很有名的店,全部都在市中心。清水高中旁邊跟斜對面就是清水最有名的兩間飲料店,一個是華得來,一個是茶香

因為清水米糕都很厲害,我推清水幾樣食物,一個是肉炸/蚵嗲,我是蠻有信心的,因為我們清水產韭菜,吃了以後就不用去王功那邊吃了;清水有幾間肉圓都很厲害,有各種肉圓,一個叫白頭蔡,一個叫阿文,還有一個炸肉圓叫餛飩祖師海鋒肉圓。」

【浮現祭2021】海線的浮現.海派的澎湃
日期|2021/2/27 (六) 、2/28 (日)
時間|10:00 – 21:00
地點|山海一線——台中清水高中 (自清水火車站可步行至舞台及各展區)
地址|台中市清水區中山路 90 號
演出樂團 ​|
#DAY1 ​
八三夭.麋先生.持修.老王樂隊.魏嘉瑩.甜約翰.海豚刑警.I Mean Us.朱頭皮普拉斯未知之境 ft. 趙一豪.震樂堂.海諾音大樂隊.荷爾蒙少年.OBSESS.南西肯恩.FORMOZA.步行者.SADOG.逃走鮑伯.宋德鶴.溫蒂漫步.打倒三明治.EastWave.麥琪麥琪.狗吠火車.消波塊樂團.米老虎​.遙控飛機飛行表演

#DAY2​
魏如萱.董事長樂團.拍謝少年.告五人.林生祥 X 大竹研.表兒樂團.許含光.守夜人.康士坦的變化球.無妄合作社.P!SCO.農村武裝青年.老破麻.黃宇寒.鹿洐人.dizLike.月宵◇クレシェンテ.Buns N’ Roses 麵包與玫瑰.達摩樂隊.溫室雜草.BIKE機踏車樂團.王喬尹.尋找尼歐.Carnival.Karei & ooo.陽光◆スペクトラ​.清水高中X福科國中儀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