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設計就是一次完整的音樂體驗-專訪無有創意總監LEon

LEon

回聲樂團今年發行新專輯《獻給生命中的純粹》,從外包裝到內頁,各種層次的白色、不同紙質的觸感、每首歌獨一無二的icon,巧妙地將音樂概念視覺化。這張專輯整體設計由「無有有限公司」創意總監Leon張智舜及其團隊操刀,「無有」的本業其實並非幫樂團做設計,不過因為LEon本身是個從小就在音樂圈打滾的重度音樂人,和許許多多同好相濡以沫的結果就是不小心投入了專輯設計的深坑。

LEon從18歲開始玩樂團,後來擔任記者,拍了許多音樂相關的照片,過去的獨立聖地「聖界」live house牆上的照片幾乎都是出自他手,並曾與友人共同出版一本關於台灣樂團的圖文書「態度:音樂創作世代態度計畫」,記錄了閃靈、糯米糰、四分衛、董事長、潑猴、Tizzy Bac 等十多組樂團對「態度」的定義。後來因為一個「想做不一樣的事」的單純念頭,他選擇去紐約念設計,回台之後和在紐約認識的建築師朋友共同創立了現在的無有有限公司。LEon說無有採取的是類似複合式的經營方式,總共有三個總監負責不同的部門,旗下有各種不同的設計師,他們接的案子類型也相當廣泛,正因為無有現在狀況已經穩定,本身也是金屬樂團惡魔刺客主唱的LEon,開始能夠接觸自己有興趣的音樂設計,所以今年接連做了兩個樂團的專輯和延伸的平面設計,而且風格大相逕庭,一個是吉他搖滾「回聲樂團」一個是金屬樂團「」。

無有充滿年輕熱血的設計師,公司還會不定期會舉辦創意講座。
無有充滿年輕熱血的設計師,公司還會不定期會舉辦創意講座。

理性的設計風格,找出事物的本質

「我的理念是,你適合什麼,我們一起找出你適合的東西,」LEon談到自己的設計風格是很理性的,這是大學時期念社會學帶給他的影響,「我不是那種你給我做,我就一定會做什麼風格的設計師,像我底下的設計師也有各自不同擅長的風格。」他相當重視和客戶之間的討論與互動,認為設計師與客戶之間的關係是合作的,「你不會比你的客戶更瞭解他們自己的東西。」LEon認為他與別人的設計不同之處就在於沒有一定的設計風格,「我設計的出發點是被我設計的東西的『本質』,我尋找到『本質』之後轉化為我的設計。」

其實LEon的第一次幫獨立樂團設計封面是2011年KoOk的專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他和KoOk主唱大雄是相識多年的好友,大雄找LEon設計時,Leon剛從紐約回台,其實還沒有找到自己的方向,LEon當時抱著「好朋友找我幫忙,我也一直都想設計專輯」的心情著手,他讓無有一位擅長插畫的設計師針對KoOk的歌曲畫出所有的視覺,封面看似完整的三人圖像,其實可以分開為三片。他坦承由於是第一次設計,所以整張視覺其實插畫大於設計,KoOk主唱大雄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據說是「傻眼」,因為跟他們當初想像的東西完全不一樣,但又因為太酷了無法挑剔,最後還是採用了這樣的設計。

kook
LEon回台後首張參與製作的專輯-KoOk《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回歸純粹,利用設計元素強化專輯概念

說到幫回聲樂團設計《獻給生命中的純粹》時,LEon說他和主唱柏蒼認識很久,當初覺得柏蒼自己就是個什麼都會的人,壓根沒想到設計會落到他的頭上。LEon笑說,去年金曲獎結束後,LEon跟柏蒼開玩笑:「我想我玩Metal團應該是一輩子沒有機會可以得金曲奬最佳樂團,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了!可是你要發專輯的時候可以讓我設計嗎?靠不了音樂好歹可以有機會靠設計拿奬。到時候一起坐在台下,要是可以一起得獎就太棒了!」沒想到9月的時候,柏蒼找他到錄音室,將12首歌的故事和概念一一向他解釋,他聽了專輯之後覺得和上一張完全不一樣,有著老歌迷喜歡的過往的回聲,卻又有著能吸引不同族群的多元樣貌,於是專輯設計的重任就這樣被LEon還有他的無有團隊攬上了。

因為曲風和主題多元,《獻給生命中的純粹》整張專輯等於是收集了各種生命中純粹時刻的故事,於是LEon和設計師開始苦思要怎麼樣不落俗套地去呈現「純粹」,他們很直覺地以「白色」為基調,但又要跳脫以往、重新創造,於是將包裝設計成一體成形的紙殼,完全不使用一滴黏著劑,打開的時候要小心翼翼,既怕弄壞又怕弄髒,就像害怕破壞了一個「純粹」的時刻。「包裝本身就是一個設計、一個產品,所以當你打開這張專輯,就是一個完整的體驗。」

回聲樂團包裝
一體成形、完全不使用黏著劑的包裝,是此次設計重點。

設計的第二個重點在於如何呈現歌詞本,為了延續「純粹」概念,他們決定歌詞本也只能使用紙這樣的原料,最後將歌詞本簡化成一張大海報,可以讓歌迷直接把歌詞貼在牆上。同時LEon請柏蒼將專輯中的12首歌,各用一個單字或一個名詞來代表其概念,最後由設計師將12個概念轉化為12個icon,成為貫穿整張專輯設計的重要元素。

「我認為大部分的台灣樂團,和國外的樂團最大的差別就是,你沒有先把元素弄好,像ECHO這張專輯很簡單,幾乎都是用他們這幾個icon在做,所以當你看到這些元素,你就知道是哪張專輯。」LEon不只幫回聲樂團創造了專輯設計,也用同樣的元素做了T-Shirt等周邊商品。

在回聲樂團《純粹》專輯中,特別設計12款象徵每首歌曲意象的符號。
回聲樂團專輯封面浮雕12款象徵12首歌曲意象的符號。

看似順利的過程中,其實也曾有問題出現。由於一體成形的外殼需要較厚的空間來支撐,但CD、歌詞本等內容物卻厚度不足,在沒有多餘經費和素材的狀況下,必需想辦法將空隙填滿。這個困境反而激發了LEon的巧思,他們將12個icon分別印在0.3公分的厚紙板上,隨機放在專輯裡,以補足空隙;而代表專輯名稱的「純粹」icon特別做成燙銀的限量款,換句話說,只有1/12的機會能獲得這張「閃卡」。就這樣,創意火花讓小小危機轉變成歌迷驚喜,LEon套了句友人得知閃卡存在時說的話:「這個世代僅有一部分人是幸運的!」

LEon說,在和回聲樂團溝通、研究設計的過程中,他們幾乎沒被干涉,也沒被修改些什麼,在這樣的信任下,LEon和無有團隊正式完成了他們首次的專輯設計。LEon表示,能夠跟自己的多年老友一起完成他樂團生涯中重要的一張專輯,同時也得到樂團對設計100%的支持,真的很幸運!

回聲的專輯對LEon來說不僅是CD設計更是包含整體概念的產品設計。
回聲的專輯對LEon來說不僅是CD設計更是包含整體概念的產品設計。

跳脫既定印象,讓專輯設計精緻化

做完回聲的專輯之後,今年年中,LEon又接到了另外一個挑戰,是樂風完全不同的金屬樂團「恕」,不過因為LEon自己也有個金屬團叫「DevilAssassin惡魔刺客」,反而能讓他大展長才。

LEon是在大雄的婚禮上認識了恕樂團的團長小睿,當時小睿知道他是做設計就說了:「LEon,那以後有機會找你幫我們做啊!」原先以為只是客套話,沒想到在淡忘這件事以後,小睿主動跟他說:「我們最近要做專輯,我可以去找你聊聊天嗎?」LEon笑說恕樂團真的很敢,他們上一張專輯才找了設計師陳仰德幫他們操刀,這次專輯恕樂團因為換了主唱而面臨轉型,他們希望能夠將專輯精緻化,並且打破一般人對於「金屬團就是以黑色調」的刻板印象,而LEon對於專輯設計也有同樣的理念,以此想法為他們進行了這次《不良之域》及《庫倫洛夫之冬》雙專輯的設計。

恕樂團的雙專輯以「混沌」vs.「純潔」的對比呈現。
恕樂團的雙專輯以「混沌」vs.「純潔」的對比呈現。

有趣的是,這張專輯設計最早的溝通始於「表演服裝要呈現什麼樣的氣勢」。LEon提到,由於恕樂團在海外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他希望讓恕樂團比起其他國外金屬團,更具有地方特色,因此在視覺裡加入了東方色彩,這也切合恕樂團歌曲中的民俗元素,所以最後連MV拍攝場景都選擇以廟宇為背景。

「我們就是會先從concept開始著手,對我來講,一定會先關心它的專輯在講什麼、他們希望呈現什麼樣的感覺。」

LEon也講到做這張專輯最困難的是妝髮,造型師每天晚上睡前用自己的臉試妝之後再將照片傳給LEon,因為反覆嘗試不同的妝感和造型,想到後來造型師連夢裡都在化妝。服裝也讓他們煞費苦心,因為不僅要能穿著好看的拍照,為了穿著上台長時間的表演並讓團員能夠自由的活動,要考量的層面更多。

恕的新專輯,LEon從唱片包裝、樂團整體造型及LOGO設計皆有參與。
恕的新專輯,LEon從唱片包裝、樂團整體造型及LOGO設計皆有參與。

回到介紹實體專輯設計時,LEon笑了出來:「我們真的是做紙盒做上癮了!」配合專輯名稱《不良之域》,他們想用視覺來傳達「混沌」。LEon說類似回聲《獻給生命中的純粹》的做法,這次也是先將一些元素設計出來,LEon將恕樂團五人的妝簡化之後,變成代表每個人的icon。

另外一張不插電的《庫倫洛夫之冬》,他們則採用對比的純白色調。LEon說設計理念是「重新出發」的感覺,因為金屬樂團在台上時帶妝表演,往往給人凶狠的感覺,而恕樂團光是發不插電專輯這件事就突破了以往眾人對金屬團的印象,因此,有別於《不良之域》中精心設計的臉妝,《庫倫洛夫之冬》中讓樂團以裸妝呈現赤裸、新生的面貌,而封面則是用每個團員身上的一個部位拼湊出來,「其實我們還蠻擅長用手上既有的素材去做出東西,當然首先你得先將素材創作出來,但這些都是按部就班的規畫出來。」

LEon 團隊為恕樂團構思兩套裝髮和服裝。
LEon 團隊為恕樂團構思兩套妝髮和服裝。

就連恕樂團的新LOGO都是無有團隊設計,不同於以往金屬樂團的LOGO設計很多都使用了複雜的線條,雖然乍看之下很帥,卻讓人沒有辦法一眼辨識出樂團名稱,恕樂團的新LOGO刻意設計得簡潔明瞭,反而更加耐看。LEon說,團長小睿看過之後沒說什麼,但過了兩三天之後卻打給他說:「我覺得越看越好看。」

秉著對音樂和設計熾熱的愛,持續做出不同

LEon提到,也許因為自己也是音樂人的關係,在設計的時候會非常注重專輯裡所要講的理念,他認為有的時候樂團對於自己的專輯有個概念,但卻沒辦法完整傳達給設計者,但LEon以前曾是記者,他就懂得如何反覆地和樂團交談,挖掘出他們真正想要做的。

身為金屬樂團惡魔刺客一員的他,也經常設計樂團的周邊商品及平面視覺。
身為金屬樂團惡魔刺客一員的他,也經常設計樂團的周邊商品及平面視覺。

LEon坦言最難的是,必須想辦法遵循著某些規則,同時又變化出不同。在設計每張專輯時必須先設想銷售的族群取向,比如說金屬團的專輯就是要賣給金屬樂迷,每種樂風都會有固定的基調,「我不能讓專輯看起來不是他們期望中的樣子,可是我可以在他期望中的樣子做出變化。」

無論是設計哪種樂風的專輯,LEon的設計重點就是精緻化,能夠以做主流音樂的方式來將樂團的專輯設計做得完整,與其說這是工作,不如說這是個人興趣。

「我很佩服柏蒼能夠一直堅持,就像他當初說,ECHO的大家為了陪他圓一個搖滾夢,所以一直陪著他。」因為對於音樂和設計有著同樣的熱情,即使資源和經費都沒有那麼充足的情況下,LEon仍然將專輯設計做到最好,達到不輸給任何主流專輯設計的精緻程度,「因為我現在做的專輯,我都是真的喜歡他們的音樂,所以也能夠投注很多的時間和心力。」問到未來希望能和那些樂團合作,LEon羅列了一行清單,包括四分衛、胖虎、既視感、拍謝少年等等,「怎麼我覺得更像是在列我自己喜歡的樂團清單啊?」Leon笑說。

對LEon來說,音樂與設計都是件相當令人興奮的事。
對LEon來說,音樂與設計都是件相當令人興奮的事。

在思考以後想幫那些樂團作設計時,LEon越說越興奮,因為對音樂和對設計的深情,眼神裡燃燒著光火。對音樂有所體認和瞭解,所以能做出更切身的設計,LEon的設計裡除了透徹瞭解之後將專輯概念的轉化,還有他對音樂和設計熱烈的愛,對他而言,專輯不只是概念,更是他對於自己夢想的實踐。


作者

Peas Lin

Peas Lin

Blow吹音樂專職編輯,立志成為以筆耕維生的文字工作者,先後經歷過雜誌出版和代編設計的戰場洗禮,決定投身興趣所在的獨立音樂界,期望藉由文字書寫透視音樂內在、穿梭網路平台邂逅廣大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