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苦藥的糖衣:甜約翰

該為了「美好」所以記憶?還是因為他/她已成過去,所以最好忘記?

團名中的「約翰」源於英文的分手信(Dear John Letter),加上「甜」,指為時時刻刻提醒你生命中的每個「美好的過去」。

甜約翰 Sweet John 的甜,原來是苦藥的糖衣。

20171229 專訪 甜約翰

Angelina:第一顆糖

故事要從四位成功大學的理工男,分成兩組人馬參加校內的民歌比賽開始說起。

身為宿舍網咖的「連線隊友」,吉他手罐頭與貝斯手阿獎,想組團報名成大民歌賽,於是找了電機系的小 J 來當鼓手。拼拼湊湊的樂團到了會場,殘酷初賽 30 秒,因為歌唱得不好而挑戰失敗。鏡頭一轉,同樣是電機系的浚瑋也帶著一把吉他參加同場比賽,在 30 秒初選因為吉他彈很爛而落選了。

30 秒加 30 秒,至少能到 1 分鐘吧?少了好歌喉的樂團和缺了好演奏的主唱找上彼此,隔年,罐頭、阿獎、小J、浚瑋四人組了一團,再度參賽,一路殺進決賽獲得創作組第一名。

這組樂團名為「Natural Outcome 自然發聲」,他們在 2013 年發行了 EP,並持續於 StreetVoice 上發佈好歌。當我提到這團名時,眼前的四個男生竟揮手搖頭說:「都過去了,那是個成發團。」

原來,成發團的團員們畢業之後各自去當兵、找工作,有將近兩年的時間,自然發聲沒有動作,形同停擺。

甜約翰 Sweet John_行銷宣傳照 05

學生時代的自然發聲已經不在了,可出了社會的團員們仍在一起玩音樂。2016 年他們加入新團員,重組名為「甜約翰」。

甜約翰成軍的契機源於〈Angelina〉這首歌。

〈Angelina〉由阿獎作曲、浚瑋作詞,在他們手上擺了一年,卻苦苦生不出編曲,直到浚瑋想起臉書上有個好友,經常發表自己的音樂作品,便決定主動連繫她。

那位好友是 I Mean Us 的合成器手 Mandark,畢業於南藝大應用音樂系,喜歡拉威爾,會演奏多種樂器。Mandark 為〈Angelina〉添上手風琴、鋼琴的音色,完成這首歌,自己也順勢成為了甜約翰的第五位成員,第二位主唱。

〈Angelina〉在線上曝光後,獲得不小的關注,也奠定甜約翰的招牌聲音。悅耳的旋律搭配清亮鬆軟的音色、歌喉,編曲結構卻能緊湊地催人一直聽下去。這是他們餵給數千支耳朵的第一顆糖,demo 版本至今已在 StreetVoice 累積超過四萬次聆聽。

與時間戰鬥

第一首歌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完成,今年,甜約翰要在相同的時間內完成的,是一張專輯。

帶著最後一次玩樂團的心組起「甜約翰」,成軍不到一年已有足夠錄製專輯的作品量。2017 年,甜約翰著手完成第一張專輯.並找上製作人與錄音師鍾濰宇(小宇)合作。

小宇師承自金曲獎最佳的編曲人陳君豪,年紀輕輕即參與過徐佳瑩、張惠妹等歌曲錄音。小宇有一個樂團叫「Palapelit」,和甜約翰在演出時結緣之後便不斷保持聯絡。理所當然地,團員們在決定製作專輯後,第一個想到的製作人便是他。

錄音過程,團員們會先將 demo 與編曲的參考作(reference)一併交給小宇,然後如他們形容,小宇會「蹦」出許多想法,在錄音的過程裡用「幽默」的方式給他們建議。浚瑋說,在錄〈降雨機率〉時,編曲上原先有設計幾個明顯的吉他對點,覺得橋段設計太刻意的小宇卻下了一個評語:「好像做場,哈哈!」。

另一首歌曲〈日晷〉, 麻煩小宇的樂團夥伴,Palapelit 的主唱何品璇作詞,原作是「當年那組成發團」比較成熟的作品〈旅人〉。〈日晷〉描述的是人心面對時間流逝的不安全與無力感,罐頭點出這首歌在編曲上的小巧思,從吉他 solo 把曲子對分,會是對稱的旋律,像是時間的輪迴,日夜循環,永遠逃不開。這首歌的 demo 檔名相當直接地取作「對稱」。

_MG_6170

時間困住人類,工時則困住團員。

甜約翰的團員們都有正職工作,男生們是上班族、科技業主管,身兼兩個樂團的 Mandark 則是 OL;唯獨教唱歌的浚瑋,做著最靠近音樂的工作。

繁忙的工作因素,加上團員中還有人不在台北,想要約齊五人進練團室並不容易,專輯錄音的時程更是各自分開去。既然很難五人全體出現在練團室、錄音室裡,甜約翰便經常利用雲端編曲;〈安全範圍〉即是從 demo 到最終成品完全仰賴雲端誕生的結晶。

他們編曲的順序通常由罐頭開始,再交棒給 Mandark,剩下地再由其他團員補完。遇到和弦不協調時,音樂系畢業的 Mandark 就會變成樂理小老師,跳出來糾錯。

甜約翰提到,近來隨著發片,有許多演出機會找上門,但考慮團員的工作時間往往都得推掉。約訪當天,他們洽要在大團誕生年終場登台,週五白天難得合體的代價,是全員請假出席。

苦藥與糖衣

甜約翰與時間搏鬥了大半年,首張專輯的實體版總算順利在 12 月 1 日發行。

首張專輯取作《Dear》,核心故事也圍繞在同名曲〈Dear〉的世界觀裡。

〈Dear〉的歌詞由鍵盤手 Mandrak 的男友小安填寫,呼應團名的「分手信」之意,談遺忘與痊癒。整張專輯的故事設定成女孩失戀後的心理狀態,隨著曲序走,從開場的〈失蹤人口〉哀悼失去,到收場曲〈降雨機率〉說著仍舊相信愛情,「遇見了對的你」。

甜約翰的歌曲常以第一人稱敘事,他們把自身經驗與想像加總,無論甜蜜與傷心都丟進去攪和,獻給因距離而消逝的愛,也照顧因過去的傷不能往前的人。歌詞經常玩弄對比,搞得聽眾昏頭轉向,譬如〈留給你的我從未〉中「提醒我 會不會開心得太狼狽」;〈Dear〉則寫道「討厭我喜歡 信裡你引用的歌」。

 

包裝背面寫著:「包裹不含任何危險物品,如悲傷、悲劇、腐蝕性的、噪音等」(圖片取自官方臉書)
包裝背面沿虛線撕開,為專輯曲序。(圖片取自官方臉書)

你或許會覺得被他們的甜蜜的旋律騙了!那些歌裡明明盡是傷心。拿起粉色的專輯設計細讀,包裝背面,一張寄件證明單上竟敢寫著:「包裹不含任何危險物品,如悲傷、悲劇、腐蝕性的、噪音等」。

然而多聽幾回又會發現,他們並沒有要欺騙感情。浚瑋與 Mandark 一來一往的唱和從不聲嘶力竭,永遠淡然傾述。他們要聽者不帶傷感,用輕鬆的心態看待失去的痛苦。

粉色包裝的《Dear》是治療傷心的特效藥,唯有甘苦,才懂成長,才可能稍微痊癒。他們在歌詞本最後提到:「在這裡不談寂寞/只談愛/直到變成溫柔的大人」。

從自然發聲變成了甜約翰,不再是學生的四個男孩也長成大人了。順著最近人氣漸漲,我問起團員們是否會考慮把音樂轉成主業?他們面面相覷,共同答案是「靠音樂賺的錢還不敵現在的正職」⋯⋯。在見證大團的台上,他們預告明年三月將有專場,接下來會戮力籌備。我想,有聽到那天現場,或仔細聽過《Dear》的樂迷都會期待,甜約翰能繼續創作、唱歌,不會變成他的歌裡所唱詠的「美好過去」。

後記:

聊到各自現職工作時,浚瑋說自己正在教唱歌,並告訴我們,上網搜尋「歌神幫幫忙」,就找得了。以下附上一集浚瑋惟妙惟肖的歌唱教學,可不是炫技給大家而已,從發聲位置到舌頭擺放,專業程度一百分。(敲碗求下次用周杰倫或宋冬野唱〈降雨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