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頑童普拉斯 三十而立幹大事(下)

上一篇以家常菜作結,這篇倒真要從「搭伙」開始講。大淵、瘦子和小春自 2004 年組成頑童 MJ116 後,之所以能度過那段四處打工賺辛苦錢、表演時有時無的「地下」時期,其中一個要感謝的就是隱藏團員梯依恩 TeN,以及他家的伙食和電動。另外兩位貴人,則是共組兄弟本色的前輩──張震嶽與熱狗 MC HotDog。

20171129 專訪 頑童(下)

頑童 MJ116 的第四位團員

故事回溯到 2003 年,小春在網路上認識了同樣在玩嘻哈音樂的 TeN。當時的瘦子在跳街舞,大淵在高中鬼混,「頑童」還不是饒舌團體而是個校園幫派。後來組了團,小春帶著瘦子從木柵騎車到位於汐止山區的 TeN 家,現在回想起來根本超遠,但對當時的兩人而言,一小時車程根本不算什麼,因為在那裡有打不完的 PS,待上幾天都沒問題,而 TeN 家人準備的溫馨飯菜,更讓當時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生活的窮小子們難以忘懷。

儘管常常假做音樂之名、行打電動之實,但那段被戲稱為「浪費時間」的日子,著實成就了頑童的創作根基。「那時候蠻熱血的,我們會將演出賺到的錢給 TeN 去買器材,大家一起用。」瘦子回想起當時什麼都不懂、模仿別人也只學到皮毛的自己,笑著說:「一開始有點在亂買,我們三個不懂,他(TeN)都會講得頭頭是道,給我們看一堆英文網站……,總之他說屌的東西我們就說『好!買!』但其實買回來也不太會用,就是個繳學費的概念。」最誇張的一次,是買了支電台用的麥克風來錄專輯。

當時看到許多國外知名藝人的錄音照片中,總是擺放了一支軍綠色的電容式麥克風,看起來很威,四人誤以為那是支等級很高的專業錄音用麥克風,便花了筆錢從國外訂購,也拿它來錄製專輯。直到多年後才知道,原來那只是一支普通的收音麥克風,而那些藝人們並不是在錄音,只是去上電台通告而已。

(照片來源:梯依恩TeN臉書)
(照片來源:梯依恩 TeN 臉書

「我們很早期的歌就已經是在錄音室裡錄製的了,其實蠻幸運的。」當時 TeN 在錄音室實習當助理,頑童三人便在老闆離開後的半夜前往使用,雖然有種小朋友開大車的越級打怪感,明明器材很不錯卻因為還不太會使用而沒有發揮其實際功能,但不可否認,提早與專業接軌,讓他們在做音樂的能力上成長不少。

在 2008 年頑童 MJ116 入主本色音樂並發行首張專輯《How We Roll》後,隔年他們與 TeN 合夥成立了 How We Roll Music,從瘦子的《冒險王 Mixtape》、粉紅馬演唱會、Under the Bridge 跨年派對到「Swing Your Neck」系列活動,除了致力推廣嘻哈音樂,也一再創立新的里程碑。

十年過去了,這群小夥子也邁入而立之年,童心未泯依舊,卻褪去了毛躁衝動而多了些成熟穩重。早期大家會為了做音樂堅持己見、爭執不休,現在則更自主、互相給對方更多彈性。

「他(TeN)一直在學新的東西,像是我們將作品送到國外混音時,他也跟去學習,企圖心很強,很有上進心。」小春表示,這次在錄專輯時,TeN 花了非常多心思處理三人的聲音:「他準備很多麥克風,讓我們一支一支試,試到找出最適合我們每個人聲音特色的才開始錄。」

除了與日本樂團 Baker Shop Boogie 合作的〈金上癮〉,專輯《幹大事》幾乎每首歌都是由 TeN 擔任製作人,從多首歌曲中也能聽見他編曲的獨特音樂性(另一位專任編曲的是王淳壹 Jo$h Beat$)。像是描述人們因逃避而做出暴行、因懦弱而武裝自己的〈脫罪〉,前奏吉他由 TeN 親自彈奏,整首歌的音色配器並不複雜,卻能營造出深沉氛圍,引領聽者靜醒反思;〈I WANT IT ALL〉以強勁爽快的 beat 與低沉酥麻的 bass 一下下推著背,類鋼琴音色不斷重複的 hook 超洗腦,與穿金戴銀、耀武揚威不同,TeN的編曲給人一種低調安靜、卻能用一個眼神就殺死你的氣魄。

與前輩組團賺到了

除了這位在音樂路上並肩作戰的夥伴,頑童三人也在兄弟本色時期,從前輩熱狗(MC HotDog)和張震嶽身上學了不少東西。五人合體將近兩年,發行了三首單曲兩張 EP 加上無數場大大小小的演出,兄弟本色不僅開啟了瘦子的歌手人生,更在無形中影響創作三人的創作思維。

「因為阿嶽說我可以,所以我就唱了。」與阿嶽同時身為兄弟本色的旋律組擔當,瘦子直呼很爽,以前寫饒舌都要寫很多字,唱歌的話歌詞就可以寫比較少。「我已經要開始走入情歌路線,以後請叫我『歌手』,別再叫我『饒舌歌手』。」笑稱自己與 J.Sheon、ØZI 是「R&B 金三角」,瘦子在這次《幹大事》專輯中也不遑多讓擔任起情歌王子的角色,〈I WANT IT ALL〉、〈SPOTLIGHT〉等多首歌曲都能聽到他性感的歌聲。

「熱狗對於歌詞非常講究,因此我們除了表演,在創作上也都得到很多幫助。」總是靜靜坐在一旁聽大家聊天,難得發言的小春表示:「有時候他看了我們寫的歌詞覺得不是很好,就會針對那首歌原本在講什麼,然後重新丟一個想法給你,讓我們自己去重新消化。」早在十多年前,MC HotDog 熱狗就用中文饒舌替華語流行音樂圈開創了新視野,對於從小聽他的歌長大、今日竟能一起站上舞台表演的小春、瘦子和大淵而言,與前輩們近距離相處所獲得的成長與進步,想必無法用三言兩語道盡。

「如何做唱片」也是三人在兄弟本色期間學到的重要觀念。發片並非將自己所有的創作都收錄其中,而是必須從收歌、曲序安排、宣傳方式等各種層面考量,他們偷偷透露,前幾個月閉關時期其實做了將近二十首歌,那些尚未收錄在《幹大事》專輯中的新歌,預計明年年中會再發行一張新專輯。

_MG_7147_2

採訪進入尾聲,於是我們開始閒聊,還記得上一張專輯發片後,三人展開公路環島之旅;再更之前還舉辦過與小提琴家蘇子茵合作的跨界演出「頸部保養演唱會」、一場場塞爆高架橋下空地的跨年派對……,令人好奇這次發片後有沒有規劃什麼特別的演出?

「12 月 23 日我們會在台中圓滿劇場舉辦《幹大事演唱會》,不過門票已經秒殺。」呃,既然沒票了,那應該不用特別宣傳吧?大淵想了想,說:「我不鼓勵大家這樣做,但你可以站在圓滿劇場的外面,不用爬上去,大家可以坐在草地上,用聽的也蠻爽的,歡迎來把文心路塞爆。」

那未來有想要嘗試哪些跨界合作嗎?「目前還沒有特別規劃。不過我上次看到一個很屌的新聞……」瘦子開始介紹成人嘻哈團體 187INC 的 A 片合作案:「是投資、當 A 片製作人,不是自己去當男優拍 A 片。能拍出一支自己喜歡的劇情的 A 片是每個男生的夢想啊!」這個話題果然再次引爆眾人興趣,團員紛紛討論起 AV 女優,工作人員則在一旁苦笑。

原本以為面對受訪經驗豐富的頑童 MJ116,會得到一些官方答案,沒想到出乎意料、有趣極了!後來邊整理採訪稿邊反覆播放著《幹大事》專輯,每首歌的個性變得更鮮明。怎麼辦,我已經開始期待明年的新專輯了。

頑童MJ116
(照片提供:本色音樂)

【採訪後記】在創作或錄音時有哪些習慣?

瘦子:大淵會脫衣服。(會脫到全裸嗎?)
大淵:全裸是狀況最佳的時候!所以我很難去外面錄音室錄音,就會錄不好,真的。通常是進去之後就剩內褲,如果真的唱不好再往下脫。嘻哈就是不能處於安逸

小春:瘦子會一直反駁自己,一直改。
大淵:他每改一次就要抽一支菸,越抽越惆悵,等最後一根菸抽完,就會用那個了。
瘦子:有時候我下午起床開車去錄音室,可能就只為了改一個『嗚耶~~』這樣。
大淵:你跟他說這樣可以了,他反而會覺得更不對勁。
瘦子:我常常會在做完一首歌後,聽了別的音樂就會有新的靈感,然後重複改了一個禮拜後,就會發現這首歌跟我要改的歌根本是兩碼子事,永遠不可能變成那樣。然後就回頭再重來一次。

大淵:小春的話,他一定要吃便當,進錄音室就先叫便當。(喜歡什麼便當?)
小春:雞排。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