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盧姵文、鄭如娟、郭佩萱:宜農MV 我們拍的

大雨完全澆熄工作能量,撐著傘、濕著腳,又快又慢趕著路,彷彿不是路被趕是我被趕。22:30 抵達和平新生南路口的(音樂人聚集地)窖父,第一次約在酒吧採訪,一杯就醉的我將面臨人生最大的挑戰,OK. Fine. 今天就蓋酒精純聊天吧(自暴自棄)。

但其實是興奮多於焦慮的,今晚邀約了盧姵文、鄭如娟和郭佩萱三位導演來此用故事下酒,湊成這個局的始作俑者是坐在一旁看好戲的鄭宜農與其經紀人劉柏君,宜農新專輯《Pluto》的三支主打 MV〈Our pop song〉、〈酒店關門之後〉以及〈雲端漫舞〉正出自她們之手。在拍片現場,她們是必須統籌一切大小事,下指令不遲疑的導演;但在這裡就真的是三位年輕女孩,七嘴八舌聊著影像圈的甘苦趣味,不時被宜農調侃,笑鬧聲不斷。

20170526_專訪 鄭宜農與三位MV女導演_750X390

值得紀念的初次見面

「我大三的第一支短片〈親親〉就是找宜農來演一位學生妹。」鄭如娟笑著說:「那次真的超崩潰!我們叫了灑水車,結果跟我想的完全不同,現場超級毀滅,所有器材就進水、燈還在冒煙,大家又累又冷,決定任何一件小事都要花上十分鐘,腦袋完全轉不過來。」有趣的是,當時的劇組和這次〈酒店關門之後〉的劇組成員幾乎一樣。

盧姵文也回憶起與宜農的初次見面:「那是四年多前我跟李彥勳一起工作的時候,當時我覺得她很可怕。她是個獨立的人,碰到人會打招呼但感覺只是基於禮貌,不太跟人深入交往。去年田馥甄演唱會 VCR 我找宜農做配樂,那時覺得她雖然還是她自己,但似乎比較沒有距離感。這次拍 MV,第一次開會時覺得她怎麼好像蠻可愛的。」劉柏君大笑:「但那天我們講了很多垃圾話耶!」「就是這樣才可愛吧!她以前不會講垃圾話的。」

郭佩萱在今年年初特別飛往美國拍攝〈雲端漫舞〉,與不熟悉的攝影團隊一起工作壓力很大,而且拍攝當天超冷,「很佩服宜農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在溫度零下的地方跳舞,手指還凍傷了。她真的很敬業!跟宜農合作後我有了蠻大的改變,以前不太敢表現自己,不想讓大家知道自己其實想很多。但看見宜農那麼勇敢表達自己後,我會覺得,這件事情在她身上成立的話,我也可以做到。」

探討女性眾多面向的三支 MV

描述透過網路聯繫彼此感情的遠距離愛情故事〈雲端漫舞〉,其中「一人分飾兩角」的拍法其實是宜農和大正分別想到的,分別的意思是:「那天我有了這個靈感後還沒跟任何人討論,過兩小時楊大正忽然打電話跟我說『欸我覺得你那支 MV 可以這樣拍……』他提了一樣的想法!」

_MG_6123_2

這支浪漫的 MV 有別於以往郭佩萱的作品總是走搞怪獵奇路線,對此郭解釋:「我覺得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和個性,那為什麼不能有不同風格的作品?很感謝宜農找我拍〈雲端〉,讓我有機會嘗試不同面貌的東西。」

對鄭如娟而言,〈酒店關門之後〉也是新挑戰,這是她繼多部短片作品後首次執導拍 MV。「宜農是很能夠信任別人的人。一旦你取得她的信任之後,無論朋友或工作夥伴,她是全心全意信賴你的。不是依賴,而是當你需要幫助時她會盡全力幫你。這件事讓我覺得很驚人。」

由於〈酒店〉是在行進的車上拍攝,為了捕捉最好的天色和風景,時間上其實非常緊迫,鄭如娟形容當時情況:「導演說什麼就要立刻做,每個指令之間,演員在轉換反應和情緒上會有個私密的狀態,只要有任何一點遲疑、醜態都會被拍進去。當時能感受到,宜農她完全放心地將自己交給我,她在乎的是兩人的關係,而不是事情的對錯。這也是許多人為什麼會願意跟她保持良好關係的原因之一吧!」

在宜農與盧凱彤合唱的歌曲〈Our pop song〉MV 中,盧姵文使用了大量的溶鏡手法,將歌曲所描繪的情感與兩人渴望 靠近卻又感到害怕的心情鋪在影像裡。「我在寫腳本時通常會寫『人的狀態』,拍的東西也比較意象,藉由外部『事件』來表達『心情』。」這三支MV不約而同探討到「一體兩面」的概念,兩個人其實像是同一個人,自己面對自己的心境是?對自己的狀態有什麼樣的了解?選擇以此狀態面對其他人,別人如何回饋?如何從他人的回饋中慢慢改變自己?諸如此類。

無論是三位導演或宜農本身,這些作品投射了女性創作者的多面性,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雌性和雄性的部分,她們將生活中沒有機會展現的面貌放入音樂與影像中,用畫面說話。

對於「女導演」有什麼想法?

宜農曾在其他訪談中提到,《Pluto》無疑是張相當「女性」的專輯,這次又剛好找了三位與自己同世代的女性導演來製作 MV。對於同時身為「女性」與「導演」,盧鄭郭三人有著不同的看法。

郭佩萱:「我跟朋友說我想當女導演,大家就叫我寬姊(邱瓈寬)。」眾人大笑。鄭如娟提到,面對客戶時會明顯感受到性別差異,不是行為、而是態度上的。「我通常會從踏入會議室所收到的第一句問候,來判斷這次的案子好不好做。」直接稱呼導演通常表示他認同你;如果態度客氣但帶著打量、懷疑的語氣,很可能對方在心裡質疑你的能力。

比起面對客戶,因性別特質而不被工作夥伴信任時,更加劇了導演們的無奈。「我覺得大多數男生很難在第一時間信服女生,可能他們從小對女生的第一印象是媽媽吧,因此容易將『非決策者、嘮叨』這些印象投射到女生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他們很努力想要尊重你(導演),但潛意識中是在質疑你的。」鄭如娟舉例:「尤其是男女生想法很不一樣,女生想很細,男生是看大方向的,當你在溝通很細的東西時,他們會覺得沒有必要。如果是年輕的新導演,商業條件不高,預算不多又沒有經驗的情況下,與團隊夥伴溝通就會花很多力氣。」

盧姵文附和:「就算是熟識的工作夥伴,仍會感受到他對待女生(導演)和男生的不同。簡單來說,男生喜歡的 tone 調和女生喜歡的就不一樣,他會尊重你的決定,但同時也會想表達更多意見。」說穿了也無關性別,只不過在喜好與品味的契合度上,同性高於異性的機率較大罷了。

有時善用女性特質反而是種優勢,當想法被質疑、被挑戰時,別急著說服對方,證明自己,反倒是放下身段,用「軟」一點的方式去溝通,爭取自己想要的,並且慢慢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鄭如娟笑著說,自己原本很排斥用女性化的身分去要求事情,但後來發現男女的差異是先天的,「儘管我們一直都在努力模糊那個界線,但既然身為女生,就要將自己的特質發揮出最大好處。」

_MG_6057_2

年輕世代的影像創作特質

後來我們聊到預算的分配,三人紛紛表示:拍片其實賺不了什麼錢,尤其是導演,一筆預算下來,技術人員可以拿到自己該有的報酬,但很多時候為了作品品質,追加的預算就等於導演必須自掏腰包,能不付嗎?不行,因為希望作品更好。

但窮歸窮,現在這個世代反倒比上個世代更容易以影像工作維生。在資訊爆炸、技術門檻降低、社群網站盛行、人們的胃口不再飽足於單一媒介的年代,MV 不再是唱片公司花大錢投資藝人的產物,動態廣告也不再只是販售商品的宣傳片,融入劇情與創意拍成微電影更是近年來的趨勢。如此大量的市場需求,相對促使更多人投入影像產業,然而,自己該如何在眾多競爭者中更突出?是每個創作者與技術人員都在思考的問題。

有人說,導演分成數種類型,或許像「神」,想創造什麼就創造什麼;或許像「君王」,沒辦法創作,但所有人都要幫助他完成他想要的東西。年輕一輩的導演更像「總統」,擁有決定權,但實質上是「共同創作」,各領域的意見都可以加入討論,導演也會適度退讓。「可能在我們求學過程中,一起拍片的是自己同學,所以不會有上對下的溝通方式。年紀大一點的人較強調『輩份』,但我們就比較沒有。」

此外,世代差異也落在美術和造型的重視程度上。「許多客戶會以為,女導演可能會比較想做帶點女權主義的東西,或是擅長家庭、溫馨等特定主題的處理,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女導演的作品跟『女性』的連結不見得是正相關。真的要說的話,我們的確會比較在意美術和造型的部分,但不一定是具有女性特質的成分。」

綜合媒材的使用也是近年來各類型影像作品的趨勢。以〈雲端漫舞〉為例,畫面尺寸或橫或直,變換跳接,看似凌亂卻精確地呈現劇情與角色心境。回顧一些較有年代感的影像作品,大多講求整齊,在鏡頭內說故事,卻忘了鏡頭本身就是故事。「跟上個世代不同,我們會願意接受更多的可能性。」鄭如娟受雲端 MV 的影響,在後製〈酒店關門之後〉時也試圖改變自己以往追求的整齊感,左右內縮,使字幕跳出邊框。

最後回到創作層面,三人皆認為「MV 的目的是協助音樂傳播」,現在越來越多人著重於畫面特效,卻忘了突顯歌曲本身的內涵。「並非砸大錢才能拍出好 MV,創意與作品想傳達的意念,才是最重要的價值。」

踏著微醺的步伐推開窖父的們大門是在五個小時之後,用收穫良多來形容今天似乎太流於俗套,但從幾次與宜農深聊,以及聽了三位導演分享的故事與價值觀後,我不禁感受到,任何(領域的創作)人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是渴望分享自己、渴望被理解的。她們透過作品與世界相連,而人們也透過她們的作品,與更遼闊的宇宙相連。

_MG_6237

【採訪後記】

 「鄭宜農很適合演妹仔」
「你不覺得她吃東西的時候很妹仔嗎?非常專注,很想吃那個東西的樣子」
「她就是有妹仔魂。」
「因為演妹仔我就是真的在演,演別人對我來說比較容易。」

既然約在酒吧採訪,重點當然是閒聊,基於媒體道德,那些不適合寫出來的後台故事我就不客氣地私藏了。其中一題的回答很有意思,大家可以偷偷幻想,或去鄭宜農粉專留言,說不定下一支就拍這個了!

「之後再跟宜農合作的話,想拍什麼?」
鄭如娟:裸體。
郭佩萱:慢動作、穿著布偶裝在跳舞,越蠢越好。
盧姵文:想把她弄成不是她的樣子,想做美術跟造型都很激烈的MV,很怪又很精緻的東西。

_MG_6204_2

 

【導演小檔案】

_MG_6091_2盧姵文,75年次,天蠍座,世新廣電系電視組畢,影像創作從剪輯、攝影做起,近年開始執導音樂相關影像。擅長以各種剪輯手法,強調作品情緒。作品包括IMC Live session系列(小宇、1976)、田馥甄「如果」演唱會VCR、大象體操〈燈〉、Crispy脆樂團〈玩伴〉、鄭宜農〈Our pop song〉等。

 

_MG_6147_2鄭如娟,77年次,牡羊座,世新廣電系電影組畢,身為導演兼編劇的她以女性獨有的細膩視角自成風格,主要作品類型為短片,如入圍2010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的《親親 Ching Ching》、《小情小愛 The Pieces》、《Check》、《寫給台南的情書》、《梅雨季》,〈酒店關門之後〉為其首支執導的MV作品。

 

_MG_6096_2郭佩萱(GPS Production),81年次,牡羊座,輔大影像傳播系畢,就本人的說法「拍獨立樂團根本賺不了錢」因此為了生活打了很多雜工,像是出演Leo王〈沙豬〉MV女主角。導演作品有Leo王〈長大十八歲〉、TRASH〈反派〉、巨大的轟鳴〈ASHS〉、猛虎巧克力〈止水之湖〉、鄭宜農〈雲端漫舞〉……等。

攝影/ Yuming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