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盧凱彤、銀巴士、康士坦的變化球、Vast & Hazy……and more

Vast & Hazy〈食人夢 The City is Eating me Alive〉

由吉他手易祺作曲、主唱大咖填詞的〈食人夢〉,邀集了不少優秀音樂人合力製作,負責整體編曲的是 Hello Nico 的詠恩,而椰子樂團的鼓手 Peter 和吉他手韓立康也參與錄音。日前 Vast & Hazy 也接受了 Blow 吹音樂專訪,除了分享新 EP《次等秘密》的專輯概念與製作故事,也聊到不少他們對音樂的想法。(延伸閱讀:「讓我們的歌走進各種不同生命」─ 專訪 Vast & Hazy

 

Fish Stick 魚條樂團〈罪過〉

由主唱兼吉他手張皓棠(Dennis)、貝斯手林鈺傑(雅各)與鼓手連珊瑩(珊寶)所組成的魚條樂團,曲風融合 Hardcore、Punk、Nu-Metal、Pop Rock 並加入許多電音元素;2016 年初發行第一張同名 EP《Fish Stick》後,最近釋出了首支官方 MV〈罪過〉(之前曾發表〈羽化〉Guitar & Bass Playthrough Video),由團員們自行拍攝剪輯,取景於騷聲工房練團室。歌詞描述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牢籠,卻從未囚禁心靈;它不是一種監禁,而是拿來決定是否赦免自己的度量衡。

 

Neil YEN X 許時 ShiShr〈慢速攝影〉

台北的街頭平時總是熱熱鬧鬧,但是到了晚間卻有著獨特的美麗,彷彿連時間也跟著凍結、變慢。Beatbox 起家、曾任台大嘻研社長的 Neil YEN 找來同社的許時一起製作新曲〈慢速攝影〉,甚至請來「福樓」製作影像 MV,以自己是一個大學生的角度,希望時空變慢一點,好捕捉當下,留下活過的足跡。MV 裡中台北街角的景色切換,搭配著手寫字體,別有街頭文化的氣息。

 

Stranded Whale〈Grey (feat. Cicada)〉

來自香港的 Stranded Whale 和 Cicada 在年初結識,並在今年七月聯合舉行了「鯨蟬」音樂會,並利用兩人在台北的這段期間,合寫了新曲〈Grey〉。其中在編曲的段落特別有趣,五分半之後的鋼琴演奏其實是由 Stranded Whale 所編寫;中段的弦樂編曲則是由 Cicada 小提琴手罡愷負責。長達九分多鐘的作品,也特別邀請藝術家 VIII Jasmine 張嘉敏合作,以她的個展〈Bėtter〉作為藍圖所設計。(延伸閱讀:港台合作 鯨魚與蟬 ─ Stranded Whale X Cicada〈Grey〉

 

盧凱彤 Ellen Loo〈賣空氣的人〉

房價、地價的高漲,讓青年們愈來愈難自立,環境污染的破壞、全球暖化的加速,更使地球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有些國家甚至開始爭奪水資源,會不會有一天,連新鮮的空氣都要花錢去買呢?盧凱彤透過這首〈賣空氣的人〉抗議空氣汙染和商人謀利的可悲。影像特別以黑白色調呈現,令人反思經濟急速發展背後的代價。

 

台客電力公司〈小人物〉

「在大都市裡為了生活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我們,追求的又是什麼呢?」台客電力公司透過〈小人物〉這首歌回憶小時候:鄉下常有沿街叫賣著的小貨車穿梭在家戶之間,簡陋的喇叭隨車播放著掃帚、曬衣竿、雞毛撢子等生活用品,雖然這樣的生活很辛苦,有時兩夫妻還一起無怨無悔的出門討生活,但每每看見他們的臉上總是蘊著淡淡的知足與幸福,這是在台北等大城市絕不會有的現象。歌曲有點輕鬆、有點懷舊,台語古調的唱腔加上電子音樂的鋪陳,反而凸顯這樣單純又古樸的小人物故事。

 

FUTURE AFTER A SECOND〈To the Light〉

來自台北的四人編制金屬核/後硬核樂團 Future After A Second 於 2014 年組成,融合 Metalcore/Nu-Metal/Post hardcore/Emocore 等不同的元素,首張數位 EP 由閃靈吉他手小黑領軍的黑頻錄音室操刀,將於 2017/1/25 正式全球數位發行,此輯以「希望、夥伴、決心」為理念,試圖擺脫由編曲去定義一首歌或一個樂團的曲風。

首支正式 MV〈To the Light〉在視覺的呈現上,以科技感跟第一人稱視角的強烈動態讓觀者跟著畫面在天上緩飄,但在下一秒會發現自己又以光速衝向地面;一開始從前奏到主歌會不斷衝擊身體,副歌則慢慢起飛、更靠近「光線」,強烈的反差令人感到相當痛快!

 

康士坦的變化球〈擱淺的人〉

官方歌詞版 MV(由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蘇哲賢操刀)釋出後不久,康士坦的變化球終於發表了〈擱淺的人〉正式版 MV!這首歌是樂團少見有人聲的歌曲,用歌聲釋放壓抑已久的無力感和不滿。每一個住在心中、你不敢面對的「擱淺的人」,因爲希望和夢想才會讓人不順從的低了頭,但在卑躬屈膝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咬了牙握了拳。(延伸閱讀:【現場】不斷進化 康士坦的變化球《擱淺的人》發片演唱會

 

Silverbus〈A Nice Journey〉

銀巴士完成了這首歌的時候,將之命名為〈A Nice Journey〉,這是彼得加入之後的第一個錄音作品。對原本兩位團員與新團員來說,都是一段未知的旅程,希望它是美好的、值得回憶的旅程。孫彼得表示:「某一天 Foo 對我說,希望能在歌曲加影像,剛好我 11 月去了香港的 Clockenflap,雖然除了看表演以外都在尋找美食,我在途中記錄了這些影像,對我來說事後回想一個旅程,就像是這樣,不這麼清晰,回憶總是疊加在一起,然後很多的移動的過程,大眾運輸系統,和一張張交錯的臉孔,交錯與數不盡的記不住的小瞬間,但這些小瞬間分分秒秒都是旅途的一部份。又做了一次銀巴士的影像,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如何,只希望每次都可以盡可能地完成任務,然後每次都進步一點,然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首歌曲,以及覺得啊呀影像跟歌配得起來唷這樣。」

 

Wednesday Wu〈邊際孤兒〉

由 Bad to the Bone 吉他手吹斯達與女友 Wednesday Wu 共同譜寫的曬恩愛作品〈邊際孤兒〉,一起生活的兩人共享著音樂、藝術、感官與美學,由於本身聽的音樂相近,創作帶著不少 Bad to the Bone 的沈重風格。Wednesday 坦言「音樂文化」是構成 自己的起點,就像是植物根脈般汲取各藝術型態的養份,音樂不只是聲響入耳,更是許多思想革命的酵母。情侶創作過程雖然浪漫,但背後精心琢磨是務實的認份,在吹斯達與製作人張博彥的監督指導下,首次推出的音樂作品成熟而細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