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ØZI自導自演〈SLIDE〉MV 親自上陣大秀冰上曲棍球技

ØZI〈SLIDE〉

ØZI 即將釋出的第二張專輯《PEDESTAL》不僅飛往韓國與美國與當地最強 R&B 音樂人合作,出現在合作名單的音樂製作人 Ian Thomas 更是製作過 PBR&B 天王 Bryson Tiller 及 Ian Dior 的製作人!首波主打單曲〈SLIDE〉的創意發想、腳本與細節全由 ØZI 主導,MV 中暗藏了幾個關鍵訊息,其一是背號「99」,這是屬於冰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 Wayne Gretzky 的背號,ØZI 一開始身上所穿的球衣就是 99 號 ,除了致敬冰球界經典人物之外,也似乎暗喻自己的理想與目標就是成為音樂界的「背號 99」。

最後計分表上的數字更顯示著 2021 與 99:99 的數字,也的確感受到首發單曲的戰鬥力及火力。而 ØZI 更私下提及玩冰球一直都是他的興趣,以前還曾組過球隊,所以投入冰上棍球已經很多年,大家看到 〈SLIDE〉單曲 MV 中的 CCM 與 Mitchell & Ness 品牌贊助,以及 ØZI 靈活的球技更加驗證 ØZI 是玩真的。

K-HOW 高浩哲〈ROCKSTAR LIFE〉

創作 Trap 音樂五年的高浩哲,日前釋出最新單曲〈ROCKSTAR LIFE〉MV,此曲的核心價值觀在傳達「被壓迫的人們,嘗試對抗資本主義,挑戰傳統價值觀念」的氛圍。這首歌不僅是即將發行新專輯的前導預告,更是高浩哲在音樂生涯的階段性總結,因此他豁出去地在 MV 中借來真棺材、真靈車,還輸出製作了自己的「遺照」。開拍前許多人擔心這樣做是否會觸犯習俗禁忌,但高浩哲卻是心懷尊敬地、純粹視為「藝術的表達」。

MV 找來「影像顯示者 SHUFEIZOU」擔任導演,導演表示這次的合作很有意思:「像是履行著自己對未來的期許,將過去的自己做一個送行。」畫面與劇情設計上不僅呈現了肉體與意識之間的拉扯,更強調「不管是從容或糾結都還是自己的選擇」。而 MV 切入角度更是隱藏了很深遠意涵——靈車也可以是禮車、棺材也可以是床褥。導演提到,在這個瞬息萬變的速食文化,人們都更加地努力,無論是過去或未來,任誰都可以是自己的「ROCKSTAR」、審視自己的「LIFE」!

告五人 Accusefive〈唯一 The One And Only〉

甫發行第二張專輯《運氣來得若有似無》的告五人,日前再推出〈唯一〉MV,請來師兄五月天吉他手石頭,以及實力派演員紀培慧互飆演技。此曲是他們在宜蘭民宿錄音時第一首開工的歌,別具代表性。據潘雲安所言,也是他初次嘗試描寫「虛構的親情故事」,描述一位女性長大後發現自己並非爸爸唯一的女兒。

MV 描寫一對結縭多年的夫妻,儘管彼此深愛,但丈夫石頭似乎更沉浸在往日的美好中,也為此感到自責。而妻子紀培慧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因此瘋狂地做家事,希望能盡力維持這個家原本的樣貌。因為她知道,每一個時空的她,都是屬於丈夫的唯一。

閃靈 Freddy & Jesse、血肉果汁機〈Turn the sun off 關閉太陽〉

這首〈關閉太陽〉現場版單曲是血肉果汁機和閃靈主唱 Freddy、吉他手小黑(Jesse)合體的難得之作。影片是去年 12 月的萬華大鬧熱音樂祭,其中 Freddy 擔綱一半的演唱,加上小黑的吉他帶動豐沛的高低起伏,伴隨現場觀眾熱鬧合唱。影片畫面將場景帶到萬華周邊的龍山寺、艋舺公園與艋舺大拜拜的廟會,將重金屬搖滾與傳統文化融合,不僅有趣亦有著時代意義。

一向受外媒關注的 Freddy,在當天演出後就讓這場經典登上了法國《觀點週刊》,也連帶讓台北萬華、台灣的防疫生活都登上了國際。現在把這場經典演出在全球數位發行,Freddy 也表示,希望能讓世界認識更多台灣樂團,欣賞台北的傳統老城區的文化:「今年防疫讓大家看到台灣,未來邊境解封大家快來體驗台灣、愛上台灣!」

沒有才能 anti-talent〈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Homesick〉

這是一首描繪異鄉遊子想回家但又不能回家的矛盾心情的歌,歌名又長又有趣,靈感來自於主唱黃若欣某次思念家人而打電話回家,卻又因害羞說不出口而嘴硬謊稱生活費不夠的矛盾心情。「沒有才能」首次與陳嫺靜的御用製作人 Sōryo 合作,編曲融合 Gospel、R&B 及 Hip Hop 等元素,使用真實的鋼琴並加入銅管在細節上做更多的變化,溫暖的和絃包覆著碩美和裴拓的饒舌,像是在耳邊述說想家的心情,副歌則由若欣唱出異鄉人在台北生活的孤單日常。

MV 邀請知名 YouTuber 亞歷山小執導,首次擔任 MV 導演的亞歷三小,以魚缸中的金魚來比喻在台北打拼的遊子,並表示,他跟沒有才能都是帶著夢想來台北的大學生,有一天他在居住的套房裡突然想到,整個台北就像一個大型水族館,每間套房都像是個方方正正的魚缸,而每個人就是魚缸裡的魚,「聽到這首歌時覺得滿符合這個意念的,MV 裡他們從家裡到水族店買魚,就像是我們從故鄉來到台北的過程,之後我們也慢慢變成了魚,成為了台北的一部份。」亞歷三小在片場搭建了 60 個魚缸,甚至還讓他們三人化上了紅色的臉妝,象徵從人逐漸幻化為紅色的金魚,並指定裴拓和碩美躺進魚池,與魚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