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9・音樂節|現場

很熱很熱的2022 Park Park Carnival 街聲的夥伴現場忙什麼⋯⋯?

睽違 7 年,上週末再度在圓山花博公園回歸的「Park Park Carnival 叭叭嘉年華」(以下簡稱 Park Park),陣容包含金曲獎後大放異彩的血肉果汁機、YELLOW黃宣⋯⋯等,超過 70 組音樂人參與,風格不限葷素加上免費入場。官方估計兩日一共吸引 8 萬人流,甚至連「搖滾天王」伍佰也來現場一起吹夏夜晚風。

然而,在體感溫度破表的兩天,除了飆汗演出的音樂人、頂著艷陽跑舞台的樂迷,主辦單位 StreetVoice 街聲的工作人員(猿)都在幹嘛呢?因為第一天得身兼華語金曲之夜 DJ,我決定選在活動第二天幫大家問問!

「大港沒有這麼熱耶!?」

第二天下午已經能看到樂迷穿官方 T 恤進場。話說為了呼應 Park Park 的活動主題「聽團猴子」,這次邀來吃到肉羹實業社設計周邊,包含「演壞巾巾」與「Hunger to 香蕉 TT」。好奇現場銷售的情況,我問了坐鎮周邊商品區的同事 SU,原來中午開演不久,「演壞巾巾」只剩下 30 條而已。

「毛巾賣得相當好。」第一次在音樂節工作的 SU,第一天抽空逛簡單市集跟看 YELLOW黃宣,結束後回家全身痠痛,「但覺得很開心啦!沒有預期會這麼這麼的熱。」(工商服務一下,音樂祭限量周邊商品能在小意思企業社買到喔!)

完成第一位同事短訪後,吹編珊米恰巧經過。身為高雄人的她說:「大港沒有這麼熱耶!?」好險 Park Park 舞台間隔沒那麼遠。第一天印象最深刻的是,獲得金曲最佳樂團之後,現場氣勢又更上一層的的血肉果汁機,以及拿充氣娃娃登場的 EmptyORio,「之前沒有聽過 EmptyORio 的現場,昨天聽就覺得蠻有趣的。」

第一屆 Park Park 還是國中生的珊米,此次負責的工作是,四處跑舞台看表演,並以文字紀錄現場及發 IG 限動,兩天的感想都是「好熱」。她觀察聽團猴子變成聽團仔一種自嘲方式:「要說我是聽團猴的話,也沒有不可以。」

隨著音樂祭大量興起,可能因為聽團資歷不同、音樂品味及習慣之差異,導致各種行為爭議時常在音樂祭現場發生,互指稱對方為「猴子」,例如台下胡亂開圈被稱為「開圈猴」、喝個爛醉被稱為「酒醉猴」。另一位負責社群的小編 10,她認為不用矮化跟你風格不一樣的人。聽團猴子在聽團仔口中有些負面,Park Park 卻將它具象化很可愛,並設計成舞台名稱很有趣,她最後同樣想說:「好熱,真的太熱了。」

接著我在猿長舞台聽 SADOG 唱完〈奧少年〉,回來喝水發現毛巾銷售一空,看到另一位同事 KD 跑來,她說:「我在發社群圖片,告訴大家現在只能預購!」KD 負責音樂祭的行銷宣傳、StreetVoice 街聲攤位之外,也得處理很多社群突發狀況,例如非人物種臨時不能來演出得趕快更換節目表,或是協助遺失物認領之類的事務。

同屬音樂祭宣傳的 Tiffany,她現場主要將演出片段上傳至 StreetVoice 街聲官方 Instagram 的限時動態,幾乎每團都要拍到,所以都只有看一點點一點點。「我覺得 DJ 台那邊也蠻好玩的,大家一起唱歌,唱一些很懷舊的華語金曲。」其中由 GOTA、MINT 及王立所組成的「大家來找茶 Where’s Wanglee?」讓她印象深刻:「每一團都穿著紅白條紋 T,就很可愛,還有各式各樣裝飾的車子,其他的音樂節比較看不到的,這就是 Park Park 的特色吧!」

「很多事情都會忽然的變化!」

除了經營社群網路,另一部分同事得協助舞台行政、舞監工作,例如穿著一身黑、站在 PA 台旁邊的阿嘎,圓山捷運站一出來就能看到的蕉點、猿猴舞台由他負責,他說很多事情都會忽然變化,包含樂迷人數。

「忒修斯、Blueburn 演出的時候,正中午超熱的。但出現的樂迷比我想像的還多很多,甚至演到一半時也增加了不少。」阿嘎說,炎熱的氣溫讓整個疲累加成,不過他發現第二天的人數增加很多,顯然是後來才知道有這個活動,「這件事情超明顯的,聽到不少人到場之後,看到輸出看板上有美秀集團、傷心欲絕很意外,完全不知道原來這邊正在發生一件超酷的事!」

當我們聊到正起勁時,阿嘎突然得去處理舞台的事情,說等一下回來。後來又遇到另一位負責後台的匿名的小白狗,主要工作就是協助後台藝人休息區,同樣得協助一些突發狀況,彩排與演出結束的時候最忙,她無奈地跟我說:「沒有時間、也沒辦法安心的去看表演。」

相較於上一屆 Park Park 在雨中落幕,慶幸今年沒碰上大雨攪局,但光是酷熱的天氣就讓手機燙得像暖暖包,更別說直曬的舞台硬體。「很熱也是會有另外的問題點,擔心機器會當機,太熱就會 shut down。」歷年來都擔任攝影師的 Yuming,工作時間幾乎排滿,看到他的時候活動已經快要結束,剩最後一團 BB彈要拍。

Yuming 說,Park Park 光是能近距離接觸演出者就相當特別,找來的攝影師魔多與巫虹都蠻給力的,樂迷也會讓他們擠進去。他看到大家對於獨立音樂接受度越來越高,很多人原本不知道血肉果汁機:「因為知道他們得了金曲獎,剛好有演出就來看。所以是第一次爆滿,從大舞台滿到隔壁舞台的腹地。」他聽到很多耳語覺得很好看:「演出是好看的這件事情,不會因為你的台多大多小有差別。」

晚上,熱氣稍微退了一些,叭叭舞台壓軸的是傷心欲絕,台下聚集 Park Park 全場樂迷。整場幾乎沒有 talking,只見搖滾區舉起手跟著激動唱和的、後方草地上圍坐吹著晚風聊天喝酒的,仍是本地常見的音樂祭聽團風情。

演出結束後,我與 OraN 約在周邊商品區。她這次主要協助支援樂團,可能幫忙開路、準備酒水、整隊粉絲與演出樂團合照⋯⋯等比較機動性的項目。「好像以前沒有這麼多聽團的人,雖然說 Park Park 很久沒辦了,但大家對於熱血比較噪的音樂還是有共鳴的。」

即便這次活動以「聽團猴子」為概念,即便有人喝醉。OraN 認為整體看來,樂迷其實是挺自制的,例如會把垃圾帶走分類:「可能是剛好有舉牌引導。我覺得這部分影響大家,把這些收拾工作做好,工作人員不會這麼辛苦。」

「以前我們沒有在對器材單的啊,你入選了就是來演。」

活動結束不代表街聲同事就此能休息了,例如曬了兩天回到辦公室,還必須對各式帳務的製作人嬌嬌。相隔多年再辦,嬌嬌形容 Park Park 像睡美人一樣睡了 7 年。

我問起跟前兩屆的差異,關於硬體升級部分,嬌嬌提到:「過了 7 年很多樂團都有專場規模的概念,例如要配 IEM(耳內監聽),或是有自己的音控及技師。」她說,過去 Park Park 沒有「對單」這件事情。今年製作統籌是 Good Show Lab.,也是第一屆就參與的團隊,「他們在從街聲畢業後,一直在致力於產業升級。我們在討論要做 Park Park 的時候,他們提到很重要的點是,今年要做『對單』這件事情。」

何謂對單呢?「製作夥伴統籌所有人的器材需求之後,我們會請硬體公司確認他們哪些器材能提供。」嬌嬌向我解釋,一來一回的過程就叫做對單,這讓音樂人更有安全感,她舉問題總部為例:「問題總部算很精實的組合,他們都會聽 IEM。假如他們今天來演出,那麼多團員還有電腦,你卻跟他們說:『你只能聽地板(監聽)。』如果降低演出質感,沒有傳遞到要做的效果的話,其實是扣分對吧?所以對單這件事情,讓演出保有一定的規格,也不會讓大家覺得失望。」

這幾年,獨立音樂進入大樂團時代,各式樂團百花齊放,產業規模跟著進化。所以嬌嬌的話突然讓我有感,並想起第二天傍晚在猿長舞台演出的粗大 Band,吉他手建龍最後講的:「不要小看聽團仔猴子!最後我們都會成長,也讓人類看看猴子的偉大。」

對了!最後還是得強調,以上同事都是剛好比較幸運,被我抓來問問題。除此之外,還得依靠許多合作廠商及品牌,才能完成這次超級好玩的 2022 Park Park Carnival,十分感謝大家不分晝夜付出。我們期待明年再見囉!

感謝以下參與:
|音樂人|
美秀集團、春艷、血肉果汁機、That’s My Shhh、YELLOW、毀容姐妹會、傷心欲絕、五五身、GOTA、 MINT 、王立、貝克小姐Miss Bac.、青虫aoi、娜卡希子、 Blueburn、MoonD’shake 、烏流、芒果醬 Mango Jump、黃宇寒、庸俗救星、普通隊長、四分衛、Theseus忒修斯、EmptyORio、 非人物種、問題總部 feat. 黃好聽、黃浩庭+LINION feat. 問題走步、P!SCO、月宵◇クレシェンテ、香腸咆哮、寶島材料行、粗大Band、夕陽武士、狗才樂團、第三象限、Burning Beak、貓咪庫瑪拉 、失序的狗、鑽石虎、RIIN+安卓雅+高小糕、少年A、孝順一族、微酸的偷窺狂、BB彈、火燒島、KoOk、倒車入庫、SADOG、黑色收音機派對、SHOOTUP、A piece of cake256、魚條Fish Stick、Bazöoka、Toxic Bald 河童鄉、Spit、參劈、老莫、ROOFTOPMOB、黃祝賢儒、6yi7、 WolfPacc、來賓請朱古力(周穆&St.G)(from @黃嬉皮 )、漫然一族 A Tribe Called Rambling(忐忑集&PiNkChAiN紅粉鍊人)(from @黃嬉皮)、達文青、太子黨、Q THE BEAT vol.3 之 廠牌freestyle Battle之戰、神經元、鱔魚意麵、包夜冰郎、賴奕泓、小陸VI 、趙翊帆 、張瑚Hu 、Shenx 、麥片周 C.Real
|DJ|
DJ Wawa、DJ 羅曼迪克、蕭勝文 Hsiao、DJ Ku da Yeast 、DJ DoubleK 、王嘻冥算命攤、DJ 王舜 X Biggie、DJ K.、DJ €hìn €hün $tøned aka 章羣 、Veronica
|參展品牌|
StreetVoice 街邊店、Pluto Lab、Chi-Ching 奇清唱片公司、Groupies Records 奮死唱片、職人衣工場、Regether、10小倉庫、Hera’s Secret、貝拉vs傑克森的衣物小舖、神秘客的神奇寶藏、Koh Sawon 咔莎灣手工冰品、N2 coffee BIKE 咖啡自行車、還沒想到名字的漢堡車、 Mountain:b Coffee Roasters黑山咖啡、當吧 PAWN BAR、詹記麻辣火鍋 敦南店、五吉咖啡、woojicafetw、好初早餐、橋釣我私廚(花椒醬專門)、Yoi 酔、晴子冰室、植蘊、寶啦鮮釀、想不到Mobile kitchen、Hello Mello、渣男 Taiwan Bistro、倆人初餐、Soupstar The Kitchen-星高湯廚房、#烤肉校隊、Xcxh相傳薪火工作室、朝日三明治 あさひ サンドイッチ、Mundane沒有靈魂的餐車、Devil&Angel-惡魔天使餐車、Nakama 那咖馬 行動餐車、吾爸吾媽WubaWuma、Tanuki 狸たぬき66 移動販売車、日斤餐車dawn、Walk Barista 瓦克咖啡
💨💨 ▰▰▰▰▰▰▰▰▰▰▰▰▰▰▰▰▰▰▰▰▰▰▰▰ ​
活動夥伴&猿工名單如下:
【Park Park Carnival・叭叭嘉年華】​
猿頭|StreetVoice街聲、SimpleLife
家族總動猿|Legacy、派歌、吹音樂、好丘
猿圈圈|台北市文化局、Maji廣場
共同進化|台灣世界展望會、雪山啤酒、Durex杜蕾斯
功德猿滿|Good Show Lab.、吃到肉羹​實業社
猿友|文化部 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心交​、LINE Music
出品
StreetVoice街聲
監製
張培仁、黃曉薇
製作人
陳盈蓁(加菲)、陳婕(嬌嬌)
製作執行
黃勁嘉
製作統籌
Good Show Lab. 劉柏君
Good Show Lab. 聞理
陳以洛
商務統籌
張凱特、陳慧穎、石啟彣
企劃顧問
官靖剛
文案
BALAZMONKEY
街聲平台及技術統籌
曾明賢 (海總理)
技術團隊
蔡旻昇、張睿哲、徐嘉黛、余承翰、查依婷、謝宇婷、許鈞翔、褚篔
行政統籌及團隊
王欣儀、蘇珈瑩、陳玫琳、石啟彣、陳皓、謝蕙鈺
市集策展
策展統籌:林霈萱(Queena)
執行團隊:吳佩軒
市集協力策展
周煥森、連成崴
StreetVoice街邊店:林子歡、張庭昀、周鈺祺、廖敏穎
行銷統籌
StreetVoice 街聲:林子歡、張庭昀、周鈺祺、廖敏穎
文字統籌
Blow 吹音樂:陳冠亨、王信權、陳以琳、毋彩珊
視覺創意及平面設計
總監:張家振
設計師:曹儒昀、方ㄎ茨、林佳曄
場域美學及舞台設計
買婉婷
主視覺及官方商品設計
吃到肉羹​實業社
場域美學裝置製作
邊緣工事、富鑫禮品工藝社
簡單市集美學裝置製作
邊緣工事
官方商品製作
小意思企業社
銷售協力
好丘信義店
文宣派送
蕭大俠
Hunger to Love 叭叭舞台
支持呈現 台灣世界展望會
猿長舞台
支持呈現 Durex杜蕾斯
華語金曲之夜 DJ 舞台
支持呈現 雪山啤酒
舞台演出製作及統籌
Good Show Lab
劉柏君 Chris
聞理 Fred
舞台行政統籌
陳婕(嬌嬌)
舞台行政
陳以洛、黃勁嘉、陳乙萱
Hunger to Love 叭叭舞台
舞台監督 黃家轅
F.O.H 江啓銘
Monitor 黃勝偉
直播成音 鄭凱元
音響助理 楊佩如、怡樺、小黑
燈光設計 克拉克、盧虹伶
後台行政 陳乙萱
蕉點舞台/猿猴舞台
舞台監督 黃勁嘉
音控 史孟玄
音響助理 航航
音控 馬仲逵/陳低低
音響助理 小M
傲蕉舞台/猿長舞台
舞台監督 蕭大
音控 陳至勇
音響助理 小雷
音控 阿正
猿人舞台/猿青舞台
舞台監督 李金翰
音控 小唬
音響助理 海帶
音控 小8
音響助理 咪咪
華語金曲之夜 DJ 舞台
舞台監督 阿溫
直播平台
LINE Music
直播團隊
其它映像工作室
導播
林悅恩
製片
吳浩瑜
製片組
石芳綺、李添進
攝影師
郭彥澤 、順、陳韋翰、徐英誠、鄭傑中
直播硬體協力
丁立《密特拉影像工作室》
字卡設計
唐齊君
媒體執行
海蒂
平面紀錄攝影召集人
鄧又銘
平面紀錄攝影組
Mondo魔多 、巫虹
動態紀錄導演及召集人
王俊傑
動態紀錄攝影組
林軒陽、劉政瑋、周昀樺
行政法務
薛景元、陳韋儒、陳宜彣、余姵羽、吳金美
財務管理
張君怡、潘文杰、陳美惠、張慧玉、黃竹齡、林珈均、簡凡綺
場地行政統籌
陳盈蓁(加菲)
行政周邊執行統籌
王欣儀、石啟彣
蕉誼區
場地及餐飲支持 Maji 廣場
前台經理 顧晏華
音響規劃統籌
角局音響
燈光/週邊硬體統籌
杳桓有限公司
叭叭舞台車
MOVINGS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