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0・吹專訪

【吹專訪】血肉製作功臣,Bro Time Studio主理人Matt:《GOLDEN 太子 BRO》一開始就被定位成流行專輯

在小人物音樂祭見到 Matt 時,我不禁愣了一下才出聲打招呼:「咦?你怎麼會來?」畢竟開演前幾天,官方宣布了血肉果汁機因故無法參演的消息。「當然是來看的啊!」Matt 一身輕裝,背著雙肩背包,在舞台後方的帳篷區與樂圈友人們聊天,直到台上彩排結束,發出正式開演的聲響時,他朝台前走去。

還記得採訪那天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兩件事,其一是他說自己平常在家都跟女兒們一起聽〈Baby Shark〉和 BLACKPINK,其二是很喜歡看表演。經紀人以一種描述怪胎、但表示讚賞的口吻說:「通常演音樂祭,他會自己一早就到,然後到處看表演;我們演完可能大家會休息或先離開,他都會留下來繼續看。」我以為一整天泡在 live 場景 裡是年輕人的專利(而且 Matt 不喝酒!現在的血肉演出前也不太喝酒),頓時對年紀相仿、但表演完就想回家的自己感到有些慚愧。

回頭介紹一下,Matt 本名許主携,他不僅是血肉果汁機的吉他手,更是《GOLDEN 太子 BRO》的製作人,這張專輯讓血肉在去年金音奪下三項大獎,並在今年金曲獎入圍名單中大放異彩。此外,他也參與過兩棲人、SYBRaxis、秋山等樂團作品的製作和混音,據說目前手上還有五個案子預計在年底前完成!製作演奏雙棲的他,態度親和,談吐幽默,腦袋裡裝了不少鬼靈精怪的想法,以及深厚扎實的音樂底蘊。

當 Rock Star 的夢做到這裡也差不多了

小學時期開始學鼓和吉他,Matt 立定志向的時間算是相當早,高中畢業、退伍後便前往美國就讀 MI(Musicians Institute)主修吉他演奏。與多數大學畢業後才出國進修的學生不同,他從學士念起,前後在美國待了九年,陸續於不同學校選修各種科目,從樂理、視譜、和聲學到錄音工程等什麼都學,也因為在表演課上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人,後來甚至一口氣尬了五個團。

「我個人覺得,出國留學如果你只是平常去上課然後回家狂練琴,那還不如不要去。現在上網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既然都到了國外,接觸不同人種,學習他們的文化背景、創作音樂的方式,比起練琴重要太多。」Matt 自豪地說,自己應該是少數留學期間有在當地發表過作品的台灣人

然而,在異地生存並不容易,簽證問題讓他面臨去留的抉擇,最後毅然決然選擇歸國。「我覺得當 Rock Star 的夢,做到這裡也差不多了。」回台灣後,他放下演奏多年的吉他,一頭栽入音樂製作領域,成立了 Bro Time Studio,提供製作搖滾/金屬音樂的服務。「Bro time」意指男人們 hang out 的時間,有點中二,但同時也意味著不被任何事情干擾、輕鬆自在的氛圍。「基本上玩 Rock、Metal 我想男生的比例大概高達九成以上吧,就取了這個名字,希望來這裡大家就像是我的 bro,我們一起在這個空間專心做音樂。」

那時台灣樂團大多還不太熟悉如何與製作人合作,創作者會擔心自己的想法被改變,因此,製作人擅於溝通非常重要。「有時候比起認真開會,聊天講幹話更能激發想法啊!對我來說,做音樂不像是生意上面的來往,人情世故也佔了很高的比例,『搏感情』在這一行是很重要的。」Matt 的舞台經驗豐富,也很愛看表演,在製作時不僅能分享音樂上的專業,也能分享自己演出、或自己看其他樂團演出的想法,給樂團的建議相當全面。

一張吼腔加電吉他的流行專輯

Matt 加入血肉實屬因緣際會,他與團員本是舊識,但關係並不特別密切,出國留學後也就斷了聯繫。直到數年前,血肉輾轉得知他回台灣了並且在做音樂製作,整件事才終於牽上線。

「那時候接到阿霖電話,我就從桃園開車下台中,我們站在路邊討論,決定先合作一首〈Daddy Daddy〉看看。他們想轉型,希望曲風融合更多元素,走比較美式的風格,剛好我從美國回來,想法上也比較相近。」其實從《深海童話》開始,血肉已經有意識地嘗試將傳唱度高的詞和旋律加入歌曲中,試圖讓聽眾產生共鳴,藉此引導更多人接觸重金屬樂。

《Golden 太子 Bro》一開始就被定位成流行專輯。「我們打算做一張 screaming vocal(吼腔)搭配電吉他的 pop album(笑)。」在流行歌思維下保留重的元素,讓一般人在聆聽時會覺得雖然有點激烈,但又好像可以接受。「就像我們小時候聽 Linkin Park、Limp Bizkit、Slipknot,這些對真的在聽 Metal 的人來說其實不算金屬,但正因為有這些樂團,我們才會接觸並且開始喜歡這種音樂。」

混音上,Matt 的做法也直面大眾。「如果你有機會去比較其他 Metal 專輯的話,會發現我們 vocal 做得很大聲,通常以這種曲風來說會把吉他推最大。然後錄音時,吼腔的呈現也是有考慮到的,大部分人會覺得吼腔很吵,要怎麼讓他們接受?因此我跟 GIGO 調整過很多種唱法。」

如果沒有很帥的 riff,那你什麼都沒有

「大部分玩搖滾樂的人都不想承認,但我個人覺得,vocal 還是最重要的。好的聲音表現當然不用說,旋律、hook 或合音怎麼搭配可以讓 vocal production 聽起來更豐富更飽滿?另外,以搖滾金屬曲風來說 riff 也很重要,如果這首歌你沒有一個很帥、很有記憶點的 riff,那你什麼都沒有。」Matt 解釋,riff 不一定是指吉他旋律,也可以是一段很有節奏性、令人意想不到的樂器對點橋段。

相較於流行歌的可預期性,搖滾樂永遠都有很多不同的驚喜感,可能變拍、轉調,或在同一首歌中忽然風格突變,可以自由去做任何嘗試。「就專輯來講,我現在做大部分的樂團,都會希望內容是豐富的。就像《Golden 太子 Bro》我們有嘻哈、饒舌、電音混 nu metal 的東西,我最近在做粗大Band 的新專輯也是這樣。」

與台灣常見的日龐不太一樣,粗大Band 比較偏向美式流行龐克,為了將風格做得更精、內容做得更廣,Matt 先將樂團提供的前五首 demo 整理到位,另外五首歌則是與團員們一起創作,提供方向編寫詞曲,再進行編曲和 vocal 的調整。

「國外最近流行一個新名詞,叫『sad boi pop punk』,概念有點像 emo,但 emo 比較負面,可能會講到自殺自殘,sad boi pop punk 則比較偏向挫折感、一些人與人之間處理感情的困境。」Matt 表示,粗大Band 這張新專輯的每首歌都很貼近人心:「在不同人生階段聽到這些歌,會有不同的感受。」

跟 Matt 聊了將近兩小時,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像跟朋友聊天般自在,對話既不嚴肅也沒什麼壓力,三不五時穿插些小故事、講講幹話,偶爾自嘲一下,卻又能將話題帶回一開始要表述的重點。採訪過程十分流暢且愉快,我想,去 Bro Time Studio 的樂團們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

7 月 30 日,血肉果汁機即將在高雄後台 Backstage Live 舉辦《GOLDEN 太子 BRO》高雄最終場演唱會,原本想幫忙宣傳一下,結果門票已完售。問及 Matt 個人下半年度有什麼計畫?他靦腆笑了一下,表示非常感謝大家提供了不少案子,希望今年能夠順利做完。(偷偷透露一些關鍵字:秋山、dizLike、Future After A Second、薄暮,請樂迷們不要吝嗇你的期待!)

【Matt 的吉他收藏&常用器材】

Ibanez AZ24027

「這是我第一支代言琴,這個系列是他們在 2018 年的全新概念款,幾乎是完全顛覆了他們原有的設計,比較遍主打 fusion 掛、super-strat 掛的。主要的 features 包括像 stainless steel fret、Gotoh 小搖跟 Gotoh 的 locking tuner。還有所謂的 10 switching system 給你高達 10 種不一樣的 tone 上的選擇。」

Fractal Audio Axe Fx II

「現場音色,我一直以來都是使用 Fractal Audio Axe Fx II,雖然老設計了,但因為很熟悉它的設計跟音色,所以一直沒想要換。跟血肉演出時,我通常會用到約 7 到 8 種不一樣的設定/preset。主要的節奏吉他,我使用 5153 50w Blue(EVH 5150 50 瓦的 Blue channel 模擬),我覺得跟實體很不像但 Axe Fx 模擬的很有一個獨特的味道,很緊、很趁、很爽。Cab 的話,我是使用第三方 IR,在這裡我用 Ownhammer 的 Heavy Hitter Collection。」

攝影 / 雙一
場地支援 / 搖滾巷 Rockave music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