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6・人物

【吹專訪】Sonia Calico談新能祭:是時候為電子音樂人創造更大的舞台了

撰文/辛能季;攝影/Ash Lin

若談到台灣重要的電子音樂創作人,Sonia Calico(以下簡稱 Sonia)肯定在名單之上。

深耕電子音樂圈 15 年,自電子搖滾樂隊 Go Chic 開始,Sonia 一邊玩團、一邊當 DJ 辦派對;她像塊海綿汲取各式曲風,也奠定了日後敢於拼貼各式元素,開闢未竟之地的電音風格。隨著樂隊解散,她潛心創作電子音樂,這幾年除獲得金音創作獎的肯定,也被海外知名音樂媒體盛讚是「定義台北新世代跳舞音樂的音樂人」。

如果不是因為新冠病毒肆虐,Sonia 現在恐怕已經帶著做好的專輯,不知巡演到世界哪個角落,而本月 19、20 日即將舉行的「新能祭」,或許會就此沈睡在她腦海,浮上水面之日遙遙無期。

因為疫情催生的音樂祭

2020 年,Sonia 發行專輯《Simulation Of An Overloaded World》,活躍於海外音樂場景的她,因為疫情,只得暫且放棄飛遍世界的想望。待在台灣的這些日子,她將目光轉而關注本地音樂,也發現了電子音樂圈的困境:當越來越多年輕人只聽台灣產的搖滾樂,甚至,這幾年島上也有了自己的「大嘻哈」,那麼電子音樂呢?

「電子音樂圈需要更多創作。」Sonia 認為,唯有音樂人將生活所見寫成歌,喚起在地聽眾的共鳴,電音場景才有壯大的可能;同時,在疫情衝擊下,在地的跳舞文化如何繼續,也成了當前一大難題,自小被派對豢養的她心想,是時候該創造一個具影響力的舞台,讓更多厲害的電子音樂人被看見。

在上述背景下,「新能祭」誕生了。不過,Sonia 不想只是「定義台灣跳舞音樂」,無論形式或內容,她想打造以往沒人做過、在地聽眾不曾體驗過,一場結合音像與數位藝術展覽、實境遊戲的盛宴。

新能三角吸引潛在受眾

時空來到三月七日晚上,「新能祭」正式開演前兩週,地點在北市八德路地下室的展演空間,Sonia 跟歌手阿爆、越洋連線的視覺藝術藝術家 Veeeky,正忙著最後排練。

那晚,Sonia 帶有異國情調及躍動感的節拍重擊,搭上阿爆靈性吟唱、具渲染力的嗓音,以及 Veeeky 虛實交錯的高飽和視覺呈現,各自迸發出迷人特色,也疊加成無比新鮮的音像能量。

三人以無國界(borderless)的音樂氛圍,闡述他們共同關心的主題:「當社群媒體佔了生活的一大篇幅,虛擬身份跟真實身份怎麼找到平衡?」並把對科技的焦慮發洩在電子節拍裡。據說,表演日還會有 Vouging 舞團助陣。

結合在地創作歌手、電音製作人、視覺藝術家或團隊等三方人馬組成的「新能三角」,是新能祭主打的展演形式,同時,這種現場音像(Audio-Visual)表演,正在電子音樂圈蓬勃發展。

考量到台灣地下電子音樂場景相對小眾,Sonia 認為,這樣的跨界組合,能讓各自的粉絲接觸到不同的文化,並為電子音樂圈帶來潛在受眾,而對表演者,「新能三角」同樣是珍貴的體驗。阿爆受訪時表示,不同曲風的音樂人平常很少相互切磋,這回她跟 Sonia 首次合作,幾次開會和試演後,已經約好之後要一起寫歌,甚至打趣找她組電子女團。

Sonia 笑說,決定要做「新能祭」時,阿爆是她絕對想要邀演的人選之一,除了喜歡她《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專輯中的電音運用,她發現,阿爆無論跨刀任何音樂人的作品,都能注入令人驚豔的質地。

能像水一樣融入各式風格,成了 Sonia 挑選「新能三角」演出者的一大準則。除了她跟阿爆、Veeeky 的組合,其他「新能三角」還包括「YELLOW黃宣 X Ń7ä X Huang Wei」、「春艷 X 3R2 X 李亦凡」等,這些都是 Sonia 與團隊經過腦力激盪,不斷來回溝通促成的結果。其中,饒舌歌手 SOWUT 與英系舞曲製作人 B E N N,更因這次演出結緣,在日前迅速發布合作歌曲〈ALL RED〉。

電音鐵粉五年養成計劃

除了「新能三角」專屬的藍舞台,籌劃初期,Sonia 便洋洋灑灑列了一整串類型各異,融合台灣泛電子音樂圈新舊世代的精選名單,這些橫跨不同 club 的 DJ,將在紅舞台輪番上陣,帶來不斷電的跳舞倉庫派對。

打造「自己也想去的音樂祭」是 Sonia 籌備新能祭的核心準則 :取經 Sónar 香港音樂節,將活動辦在市中心,她俏皮說,比起上山下海,更想結束後可以迅速返家,卸妝睡覺;在好的氛圍下聆聽電子音樂,感官才有機會得到最大的刺激,她堅持選用 Funktion-One 音響系統,力求聲音夠力,同時也到場監督,確保燈光打在最正確、對聽眾而言舒服的位置。

籌備如此大型盛宴,除了築夢踏實,肯定也伴隨不少挫折。聊起這一年多,從零到有的「新能祭」,Sonia 娓娓道來的是歡笑與血淚,偶爾憤怒與沮喪交織的紀錄長片。

過往 Sonia 多半站在演出陣容方,就算自己辦派對,也只需把 DJ 敲好,宣傳照表操課,一晚的成敗無論如何,情緒很快就能消化。如今 Sonia 要「幹大事」,收到的鼓勵很多,各種冷嘲熱諷也少不了,她最常聽到的「唱衰」不外乎是「一定會賠錢的啦!」、「很多辦這種音樂祭的一次就倒債⋯⋯」

除了製作節目,籌備大型活動需牽涉的範疇也更廣,Sonia 必須接地氣地計算當前收支,到處喬事並注意溝通眉角,同時面對紛至沓來的突發事件。不過,面對票房壓力,她還算樂觀:「目標是(收支)打平。我們也不會只看第一屆,其實整個計劃期程拉到五年,希望來的人可以變成鐵粉⋯⋯」

親力親為投入每個環節,無不是因為對派對文化的熱愛,Sonia 說:「派對讓我知道,原來我可以這樣面對自己喜歡的東西,並且有這麼多朋友一起。我也希望讓更多人也有相同感覺!」

最後,Sonia 想喊話會到場參與新能祭的電子音樂同溫層,當天務必嗨起來做出氣氛,讓首次體驗的觀眾知道,看 DJ 表演其實不難,只需放開自己、隨音樂起舞,你就會漸漸著迷於這不同於日常的魔力。



吹編輯

作者 / 吹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