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台藝術家李文政、拍謝少年以台製燈管重新定義台灣之「光」

熟悉拍謝少年的樂迷對於李文政這名字肯定不陌生,從 2014 年的「混種現場」開始合作,這位數位藝術家科幻且野艷的影像、裝置,為樂團三人一魚的現場注入生猛的視覺能量。包括 2016 年的反核數位展作「北海老英雄」、極具代表性的 2018 年「兄弟沒夢不應該」巡迴;2020 年由拍謝少年主辦的「山盟海誓音樂祭」舞台亦由李文政負責設計。訪問時提到這幾個案例,他不禁興奮地對團員說:「『北海老英雄』的舞台照後來登上了高中美學課本的教科書唷。」

打著「前衛台風」的名號闖蕩,李文政可謂善用台灣的綠色燈管、孔雀燈管作立體展品的第一人。今年 2 月 8 日與山盟海誓音樂祭同時展開的台北燈節,便特邀他在南港的主展區打造寬達九米的主燈「展風神」(tián hong sîn)——12 組孔雀燈管、鐵皮屋浪板架在「名流 125」的機車身形上,霓虹招牌高掛前後左右上下,宛如一隻行於台灣鬧區的機械走獸——包括在地材料、光影美學與跨代記憶,李文政十年養成的台式美學在「展風神」中表露無遺。

2020 台北燈節南港主燈「展風神」(台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提供)

和拍謝合作像是在一打三

1982 年生的李文政是宜蘭人,最早從事攝影工作,後來發現職業攝影有其極限,無法滿足自己的創作慾,遂於 2008 年開始投入數位藝術領域。喜歡蒐集模型的他,過去的作品可見其「機械癖」,以及對台式符號的迷戀。譬如「渾然不知的生活系列:招牌生活」將台灣招牌緊密排列,宛如郭雪湖的「大稻埕」撞上安迪沃荷;「北海老英雄」則將核廢料桶化成侵略性的高污染戰艦。

拍謝少年吉他手維尼在「和平阿帕」的教室一隅,貼著李文政的作品。

攝影出身,對光有敏銳度,李文政回憶初次與拍謝少年合作舞台設計時,最早想好的就是光:「綠色的光是代表他們,就是台灣很土炮、很帥氣、又很堅強、敏感、顯眼的。」他解釋,這個世界上,最容易買到綠色燈管、需求量也最高的地方就是台灣。

若說綠色燈管是名符其實「台灣之光」可不為過。2019 年拍謝少年前往加拿大演出本想復刻「兄弟沒夢不應該」的招牌舞台,幾經打聽發現在加拿大根本難以找到綠色燈管,最後仍得將台灣的材料整組搬去用。

《兄弟沒夢不應該》巡演舞台(取自李文政臉書粉絲專頁)

李文政笑說,這幾年跟拍謝合作像是在一打三,「對手」有時還要加上設計師小子,舞台成果不能比其他創作環節遜:「其實我跟他們工作壓力很大,因為你知道音樂很好聽,但你要如何在視覺化後還跟他們一樣強?」「雖然看起來我們很像是朋友,一個團隊,可是我們做出來的作品,其實是會彼此影響的。」

貝斯手薑薑提到,李文政與他們以前其實沒接觸宮廟元素,可因為專輯製作人柯智豪才開始融合宮廟到自己的創作,視覺風格甚至沿用至三牲獻藝(包括柯智豪的三人電子音樂組合)演出,這正是互相影響的結果。當然,彼此會搭在一起也是因為有共同的目標,不甘於藝術只發生在美術館裡的李文政說:「其實最大的精神還是說,要把『很台』這件事情擴散的更廣,這是我的中心思想。」

少年漫畫存材料造風神

李文政並非專職演唱會舞台設計,以自己的邏輯摸索這項任務雖能帶來破格的創意,卻也經常為了創意而感到壓力。吉他手維尼笑說:「他的壓力往往會變成我們另外的壓力,譬如說預算之類的。」如果舞台設計爆預算怎麼辦?「那就陪他一起把頭洗下去啊!」

藝術家也清楚知道,創作就是有多少資源做多少事。跟著拍謝巡迴的 2018 年,他想做「光」的實驗,於是從詹記火鍋店、宜蘭保齡球館、高雄蚵仔寮的暖身巡演開始,一路買燈管、存材料,逐週實驗裝置到巡演最後一場高雄 Live Warehouse 完整加蓋。

台北燈節的主燈「展風神」亦是如此。早在 2012 年,李文政就曾將檳榔攤燈管,以數位合成技術作出立體造型草圖,八年來累積的各式燈具,總算在今年獲得充沛資源實體化。薑薑在旁不禁喊說:「這應該要寫吧?這超勵志的,你的目標是慢慢拼湊起來的。我知道他的原型是一支不死鳥,用很少錢做,慢慢變成現在燈節這個,我覺得超勵志的,根本少年漫畫。」

「展風神」在台語裡是「臭屁、炫耀」的意思,藝術家以展翅的機車主燈描摹台灣青年打拼的狀態,則將「炫耀」轉化成對台灣符號的自信與認同。他相信美學不只是妝點,還能改變人們對自己文化的價值觀:「大家會知道孔雀燈這麼多支一起開,會很美而不是很混亂。當你把一個東西變成美的時候,大家對它的定義就會改變,譬如拍謝少年的綠色燈管,你是他們的粉絲看過之後,路過燈管就不會覺得醜了,你會想到拍謝少年的歌。

《兄弟沒夢不應該》巡演舞台(取自李文政臉書粉絲專頁)

2018 年除了拍謝少年巡迴,李文政還負責宜蘭映像節的策展;展品「自由的路」以大型火鳳凰與孔雀鳥的燈光裝置,向從小在宜蘭中興紙廠成長的言論自由鬥士鄭南榕致敬。他說,創作生涯遇過「大部分的不理解是不要太政治,不要太攻擊,但是我的工作就是要讓那些不理解的人,往前推進。」

在官辦的映像節裡,試著討論歷史議題是其中一項嘗試;面對「燈節」,他思考的則是「光的藝術」與「台灣有沒有對光的共同定義」:「我覺得這是文化與藝術有魅力的地方,你會覺得他不是因為這東西可愛、拍照很棒,他會讓參與創作、看懂的人發現,原來藝術跟文化有往前推一點點。就像這次《展風神》,一個摩托車的作品,我也是把東西往前推一點點。終於有摩托車變成作品了,而不是機械老鼠,或一個動物祝你賺錢拿元寶。」

2 月 13 日星期四晚上 8 點,淺堤將登「展風神舞台」演出,隔天(2/14)再由拍謝少年接力登場。而 15 日星期六則有鐵擊、厭世少年與美秀集團,演出詳情請見台北燈節官網節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