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3・人物

【吹專訪】禁藥王、栗子、潮州土狗都簽在這!Starr Chen談奇洱文創與嘻哈新品牌ASIAFREAKS

日前採訪潮州土狗時,意外獲得 Starr Chen 打算成立嘻哈品牌「ASIAFREAKS」的消息,同時也聽說他正在籌備睽違五年的新專輯。擇期不如撞日,我們立刻提出邀約,希望能跟他聊聊這些新計畫。

饒舌歌手、詞曲創作者、編曲人、音樂製作人……Starr Chen(陳星翰)的斜槓身份還在持續增加中,曾為饒舌團體「楊素貞」成員的他,於 2010 年加入跳蛋工廠,開始涉獵流行樂,幫張惠妹、謝金燕、羅志祥等流行歌手創作無數歌曲,蔡依林專輯《呸》的首波主打歌曲〈Play 我呸〉讓他獲得第 26 屆金曲獎「最佳編曲人」和「最佳單曲製作人」兩項提名,Starr Chen 這個名字也因此躍入廣大聽眾的視野裡。

2015 年兒子優助出生,他多了個「父親」的身份;2020 年奇洱文創成立,他又多了個「合夥創辦人」的角色。如今 ASIAFREAKS 即將成立,作為廠牌主理人,他致力於促進亞洲跨國之音樂交流,提升台灣嘻哈的能見度,進而延伸出亞洲巡演等相關規劃。

Q:身為奇洱文創的合夥創辦人之一,請問當時成立廠牌的契機為何?也請介紹一下您的合夥人康友韋(小蝦)。

其實奇洱不是廠牌啦,是一家正經的音樂公司:經紀部有六、七組藝人;製作部簽了好幾個詞曲作者,接海外的製作案同時也在台灣本地賣歌;企劃部除了負責公司藝人的 A&R,也會處理活動企劃之類。總之公司人員雖然沒很多,但都年輕有實力,一個人當十個用,絕對屌打其他業界從業工作者。

認識小蝦是因為我們一開始都是跳蛋的簽約製作人、都是第一代成員,他個性跟我一樣蠻北爛的,我們從年輕就一起打鬧出去玩,後來他去中國大陸工作好幾年,也當過張靚穎公司的音樂總監,中間我們都有保持聯絡。幾年前回來後見面聊一聊接下來想做的事,莫名其妙我就變成奇洱的吉祥物了哈哈。

Q:請問奇洱文創是如何簽下禁藥王、栗子和潮州土狗?品牌旗下還有其他音樂人(詞曲作者/製作人)嗎?

他們就很靠北很好笑,台灣之前都沒有這樣的饒舌歌手。年輕有衝勁,現場也很有爆發力。我個人也很偏好這種離經叛道、靠北靠北的表現方式。雖然比較缺乏正規音樂製作的經歷,但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某種程度也在他們身上看到小時候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

Starr Chen 也參與了禁藥王 & 栗子的新單曲〈Life Is A B**ch〉MV 演出,從團體劇照中可以看出大家感情十分融洽!

除了我偏愛的藥王栗子他們,小蝦也有簽下其他「比較正常」的藝人如 E1and、王士榛、TJun,都是風格各異的音樂人。有唱 R&B、電子、也有流行,大家可以去聽聽看他們的音樂。

詞曲作者/製作人則有 Marz23 的製作人 W.LIN、曾和陳嫺靜合作的 Sōryo、做過李紅和三小湯的 Schenbeats,除此之外還有像是 2-Chi、蔣馬林等等。還有一個 Wayson,應該是台灣年輕一輩最好的混音師,弄過玖壹壹、美秀集團什麼的。他們都很年輕也都有才華,只是先前缺少被大家注意到的機會,有製作案也可以發給他們啊!

Q:通常會如何培育新人?請給剛入行的音樂人一些建議。

新人就是要被電過才會成長,小時候我編的東西也常常被打槍說做很爛,但也是知道自己不夠好才會變強。

盡可能地去結識其他音樂人,不要老是把自己關在家裡孤軍奮戰,有一起努力的夥伴也會更有動力進步。同時也不要停留在舒適圈,身邊有比自己厲害的人才會知道自己的不足。

多看多聽多學習,了解外面的世界在幹嘛。多看書、多看影集、多聽音樂,生活每件事都會是靈感的來源。認真玩認真工作啦!如果還是做不好,那就是你不適合這行哈哈。

Q:據說您計畫在奇洱文創底下成立嘻哈品牌「ASIAFREAKS」,為什麼打算成立新品牌?

正因為奇洱是一家編制完整的音樂公司,我們有各種風格的音樂人、也有詞曲作者做歌賣歌。對此如果要比較有系統、有整體性地推廣如藥王栗子、潮州土狗甚至是一些我覺得不錯、未來想合作的饒舌歌手時,把他們從奇洱「切割」出來獨立使用 ASIAFREAKS 品牌的名義其實比較合適。

所以我不太會認為是在底下成立品牌,而是一個全新體系的產生。至於為什麼想要打造 ASIAFREAKS?我只覺得我想聚集跟我一樣奇怪的人一起,一群 freaks 把世界搞得亂七八糟的。

Q:「ASIAFREAKS」有其他共同創辦人嗎?

主要發想者跟音樂總監還是我,營運端就交給小蝦。我們當然還會網羅各方面的音樂人才,去把這件事做好。

Q:您覺得「ASIAFREAKS」相較於戰犯、顏社、人人有功練等其他台灣饒舌廠牌,不同之處在於?

對我而言,之所以叫 ASIAFREAKS,也是覺得台灣嘻哈內需市場其實已到一個平衡。當然一直會有不錯的新人出現,在這個時代他們會比以前的我們幸運,也會比較辛苦,更多的聽眾和更專業的從業份子,但競爭絕對更激烈。不過嘻哈畢竟是一個國際潮流,我更希望將這些小朋友推向海外,所以這個品牌的目的性會更為強烈,就是把台灣嘻哈人送出去。

Q:「ASIAFREAKS 將透過旗下藝人與亞洲各國歌手合作單曲,進而延伸出亞洲巡演等跨國音樂交流。」請問您覺得以此為目標的發展性和困境分別可能是什麼?

ASIAFREAKS 就是一個目的導向的品牌,所以海外推廣的前期規劃也會花比較多時間去籌備。從合作、發片到之後亞洲巡演,這一切必須按部就班且串連各方資源才能完成。如果順利執行,我們也能給台灣不只嘻哈音樂人一個好的範例,想在音樂生涯中取得成功的方式也可以有很多種,國際市場其實不一定這麼遙遠。

ASIAFREAKS 的困難點,應該就是會比較燒腦也比較花錢吧哈哈哈。海外來回的溝通成本也會比較高。

Q:台灣的嘻哈音樂目前在國際上的定位如何?

說實話也沒什麼定位可言。我們有好的歌手也有好的音樂人,但真正有在海外取得成績的好像也沒幾個。像頑童、玖壹壹在華語圈的能見度不差,ØZI 的英文專輯也是朝海外邁進的方向,不過大家都還在努力吧,我們這些老屁股除了顧好自己,也得用自己的能力去挺年輕人。

Q:如欲拓展國際曝光度,您覺得可以借鏡哪些國家/音樂人的個案經驗?或是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ØZI 跟 Transparent Arts 合作就蠻厲害的,直接連結他國在地資源去創造機會與可能。我們提到亞洲嘻哈,第一個就會說 88rising,不過他們主要是根基在美國,由海外亞裔主導,思維會更加美式一點。不是嘻哈的就落日飛車吧。

但我會覺得以嘻哈的觀點,語言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更多是那個聽感那個 vibe 對不對,對了就爽了。Keith Ape、Higher Brothers、KOHH 他們,又或是泰國的 YOUNGGU,其實也是以聽感取勝的。你說老外真的懂他們在唱什麼嗎?怎麼可能。其實更重要的還是建立各國的聯絡和渠道,把好的音樂送過去。就跟《紅高粱》(編按:作家莫言的長篇小說,亦曾改編成電視劇)裡面說的一樣:「我把高粱鋪平了,她就躺下了,躺下我就痛快了。」

Q:「ASIAFREAKS」正式成立後,第一步打算做些什麼?目前有計劃跟哪些對象合作嗎?

就跟我上面說的一樣,建立各國的聯絡和渠道。海外其實也有不少藥王栗子的聽眾,但我們不一定能直接到他們所在的國家演出,到頭來還是要把各方面的行銷宣傳、海外演出經紀,甚至在地關係的資源整合,我們才能重長計議規劃適合每一個藝人的路線和合作對象。

合作對象不要急啦,太急成不了大事。

Q:請問您通常如何轉換廠牌主理人、音樂創作人、幕後製作人等不同角色?

啊我就是我自己,生活就是陪老婆小孩,工作就是專注把事情做好。廠牌主理人、音樂創作者、製作人的工作性質雖然不太一樣,但本質是接近的,就是發揮自己的品味和 sense。技術層面是可以被取代的,但品味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為什麼我特別厲害。

我的思維、品味、創意都會影響作品的結果,三者之間最終都是音樂產品的產出。差別在於廠牌提供的是藝人,創作是我想像的結晶,製作人則是替藝人提供最適合他們的製作安排。

Q:可以跟我們聊聊您預計在明年發行的新專輯嗎?

這部分還不方便透露太多,因為還在籌備和製作,而且我也不確定做不做得出哈哈哈哈,但我會把這張專輯定位在相對實驗性和嘗試性的創作。多年在流行音樂產業打滾,其實我也知道聽眾要什麼,什麼東西是會賣的。但有時候就是想挑戰一下自己,玩一些新玩意。

Q:從之前的《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到這張新專輯,您在創作、製作或其他方面有沒有什麼不同的思維?

不同的思維一定是有的,畢竟離上一張專輯也隔好幾年了,這段時間的音樂風向和潮流趨勢已截然不同,我勢必會嘗試許多新的製作技術和音樂風格,甚至玩一些跨界的想法。音樂上的合作對象也有不少新的想法,畢竟我是一個喜新厭舊的人,對於過去自己累積的成果,現在回頭看還是會不滿意,人都是要持續進步的,不然最終會被淘汰。

Q:最近在做些什麼呢?疫情期間生活有受到影響嗎?

主要還是陪小孩和老婆居多,工作之餘在網路看看新的音樂和潮流資訊。其實我平常除了必要也不太出門,所以整體來講跟之前沒差太多。

Starr Chen 與兒子優助合照。
Instagram 上也有許多他與兒子的可愛互動影片,千萬不能錯過!

Q: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規劃 ASIAFREAKS 和籌備明年的專輯。繼續賺錢。

照片提供 / 奇洱文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