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什麼之前,你要經歷一個超長的等待:春艷導聆新作《感恩的心》

「每天都有大問題/不慌不忙不生氣/保持關注仔細聽/人類重要的消息」——〈深呼吸〉

在《感恩的心》的歌曲被創作之前,春艷就想好專輯名稱。起因是這位 28 歲的饒舌歌手,有感這世界過於負面,決定做一張「蠻正面」的專輯。歌曲以此概念而生,也像是走出自己的小房間,更積極主動讓大家認識他,而不是用音樂築一座高牆。

2013 年,春艷因參加饒舌 battle 競賽「DISS:RBL」受到矚目,以滑板少年的怪咖形象,陸續推出《大男孩主義》、《鬧青》。後來,他與 Leo王搭檔組成夜貓組,個性鮮明的兩人,一說一唱,首張專輯《健康歌曲》入圍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並拿下金音獎最佳專輯獎。

去年底,春艷發表加入顏社後的首張個人專輯《感恩的心》,除了能感受到他大幅轉變,還有個特別但不直接顯示的地方是,內容離不開 2020 年發生的事情。

「2020 年發生的事情,對這張專輯影響很大,特別是〈深呼吸〉在講的事情,在遇到困難或緊急混亂的時候,深呼吸是一個幫助你維持平靜的方法。」春艷說,在去年初剛開始進行這張專輯時,原以為 2020 年會很好很和平。

然而隨著疫情發生,他發現這世界並非如此,如同帶點宗教含義的專輯封面,有可愛的東西,也有負面的東西,其實是很複雜的。「因為世界一直在改變,你要很敏感才能跟得上世界,或是不會被這世界影響。

至於製作層面,除了有顏社御用製作人萬志軒,還找來 Berklee 畢業的鬼才 A2dac 加入,玩出台式嘻哈新的高度。「在那之前,歌就是以 chill chill、輕鬆輕鬆為主,直到他加入進來,整張專輯才有個基礎樣子。」春艷覺得 A2dac 有點像把他這些歌全部整理,彼此給予很大的空間,一起做出一張完整的專輯。

長達一年的製作期,雖然過程還算順利,但快到混音的階段,發現少了一些較為流行取向的歌曲,於是他們在最後兩個月左右,創作出〈麻煩你了喔〉、〈proud〉、〈魔法BOY〉及〈小石頭〉,成果令人驚艷。春艷說:「其實蠻爽的,專輯最後要結束的那一個月,我寫歌寫超快,狀態超好。你隨便給我一個題目叫我寫,馬上寫出來給你看。」

曲目排序則以聽覺順暢為主。他們希望前兩首讓人覺得悅耳好聽,再到原本想放在開場的〈It’s 2020〉正式將這張帶入較為嚴肅黑暗的部分,直到〈Coco〉之後才又回到較輕鬆、流行的感受。

有趣的是,《感恩的心》有關於個人、世界,甚至關於車?對春艷而言,汽車將他帶離精神世界的層面,經常只有開車的時候,才能很了解現實發生什麼事情,因此歌裡常會出現汽車的意象。

「如果你一直待在創作的環境裡,你的 ego 會超強,你的角色性會很強。」春艷說,汽車讓他重新連結現實世界,一種切換開關,把他從他頭腦裡面帶出來:「回到現實世界,我才真的活在當下,好好的享受眼前的東西。

問:開場的〈小石頭〉主要想要傳達什麼?

在佛教來說,我們身為人類,其實靈魂都已經投胎過很多不同動物,最後才到人。石頭就是一個靈魂,也是我們來地球上,最早會體驗到的東西之一。

因為石頭沒有自己的意識,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只是在那邊感受。你身為一顆石頭,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無止境的等待,等待幾千年,你的靈魂⋯⋯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可以離開這顆石頭、投胎到下一個東西去了。所以我們能投胎到人類其實很珍貴,經歷過很多不同的動物,我們才能到這個人類身體裡面。

小石頭這個故事就是,你要成為什麼之前,你要經歷一個超長的等待。既然這個等待那麼長,那沒關係就放下,也不用想說要去哪裡、有什麼要完成,等待就對了。這首歌大概是在講這樣。

問:沒想到還蠻有趣的,那找來薩麥爾合作的〈我是你的fan〉呢?

這首歌是在講,因為我們是音樂人,在工作或日常生活中,一定也會遇到別的音樂人,可能認為他很有才華。可是有時候,你的才華就是要跟他稍微對等一點,他才會想跟你玩,或是跟你玩才會覺得好玩。

可能為了想要認識一些厲害音樂人,你會努力的去充實自己。我今天走到你面前成為你的朋友,其實我已經是你的粉絲很久,過那麼久,花了好多時間,好多努力,音樂程度終於追上來,終於可以一起玩了。

〈我是你的fan〉是在講這樣的故事,就是我很欣賞一個人,這個友誼得來不易。因為我們都是花了很多努力,彼此才到這邊見面的,包括我喜歡的那個人,他一定也花了很多努力、提升他的才華,我們才走到這裡見面,對。

問:最早釋出的〈88的車〉,也是跟優秀的製作人萬志軒(他也負責這張專輯的混音)合作,那時就想到專輯的概念了嗎?後來有做任何調整嗎?

這首歌就是講,偷開我爸的車出去玩(笑)。

當時已經在做這張專輯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中間一直沒有很順利,我也沒有很知道要做什麼。所以〈Coco〉和〈88的車〉是嘗試改變時所發生的作品,也有點算我的老朋友。因為《感恩的心》出來之前,我已經把這兩首歌唱到爛掉,陪我度過沒發專輯的空窗期,算是有奠定這一兩年音樂基礎的方向。

那時候我有想要重改,他們覺得不用。這樣的確比較好,保留原本的味道。

問:還蠻有時事感的〈It’s 2020〉,短短地像是過場的 skit,好奇製作期間是否有受到疫情影響?吉他手 John Hunter 的出現,頗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這首歌最早是我在 2020 年 1 月 3 日發在 IGTV 上的一個小短片,自己有做一個 beat。

那時候我在聽 Childish Gambino 的歌,我跟 A2dac 都很迷。當時就唱一些假音的東西,後來大家覺得這首可以放專輯,A2dac 就幫我把這首歌做出來。而且超怪的,他後來決定在有吉他 solo 的地方,加一些救護車、車子⋯⋯那種城市混亂的聲音,那時候才 2020 年剛開始。後來過了一年,發現 2020 年就是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放這個,有點嚇到。

我只有用 FaceTime 跟 John Hunter 見過面,還沒有見過他本人。但他就一直出現在這張專輯,他的吉他很情緒化,蠻特別的,超棒的!

問:那〈深呼吸〉找來李權哲合作,這首歌是如何討論出來?

我們一直都有(甚至 A2dac 更常)去他家玩的習慣,其實就只會做一件事,就是做歌。他每天都在做歌,這也是他認識朋友的方式。這就是在他家做的其中一首歌。

對我來講,跟他合作的每一首歌都是去他家玩,jam 一下 jam 一下、錄個東西。然後我們走了,他繼續把它做完。這首歌也算是有記錄到跟 Jerry 這位好朋友合作的方式。他也在專輯裡面留下一個腳印。

問:那〈麻煩你了喔〉有特別想講什麼嗎?

這首歌蠻嗨的,算是玩出來的。因為我很喜歡 Kendrick Lamar,一直很想要嘗試寫一首很亢奮、拍子超密集的歌。這首歌其實沒有特別在講什麼,對我來講就是,我在玩節奏,玩得很開心

問:再來是製作人 A2dac 親自獻聲的〈Brith Day (feat. A2dac)〉,他唱到的 fay day 是什麼意思?

我自己的歌詞是寫,如果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一個人,我會想要對他說什麼?所以歌詞還寫到下輩子的事情,有點超越生死的感覺,就把 A2dac 原本要送女生的歌,把它變得很複雜。有趣的是,不解釋(什麼是歌詞提到的 fay day),大家就會去想,Leo 王好像還去問李權哲說:「你知道 fay day 是什麼意思?」

問:那自己寫給女生的〈Coco〉,歌名好像有一點情色的雙關語?coco 也有在〈我是你的fan〉出現。

其實我一開始完全沒有(這種想法)。這首歌最早是服裝品牌找我寫歌,寫了遠洋捕魚的故事:有艘漁船在海上捕魚,然後漁夫想女朋友的故事。但後來沒有用到,我就把它改名,把我女朋友的名字改成 Coco。

對,這是寫給女朋友的歌。但是一開始沒想那麼多,後來有人跟我說有別的意思,我才想,喔對!但是先有〈Coco〉這首歌,我才在〈我是你的fan〉又寫到這個。

問:接下來〈深深地接觸〉有什麼想要分享的嗎?也是寫給特定對象嗎?

這首歌寫給我媽。我想像我是嬰兒的時候,大人在玩弄小 baby,那小 baby 可能會有什麼感覺。

問:幻想是嬰兒之後,〈proud〉則是把自己幻想成車子嗎?聽起來有種科技的疏離感?

這首歌就完全在寫車子帶給我的感覺,比方說副歌裡面有「Lamborghini 不是我的 type/超大平板 it’s by my side」,超大平板就是特斯拉車子裡很大的平板。我就很愛車,沒有偏好什麼車,任何車全部都喜歡。所以我就把對於各種車子的喜愛,或帶給我的感覺,全部寫在這首歌。

問:〈魔法BOY〉怎麼會想要找持修合作?有擦出什麼有趣的火花嗎?

我們也覺得這首歌很好聽。但不知道這樣講對不對,我覺得我們跟持修,最好玩的都是音樂以外的事情。

這首歌合作就很順暢——就是找他來開會,回家寫 demo、錄完就一切超順暢。但跟他有更多不同的火花、好玩的事情,其實都是在去表演,拍 MV 的時候;開會的休息時間在聊的事情,這些是我們對他這個人有更深認識的時候。不然,其實在討論工作的事,他都「好喔!好喔!酷喔!」但離開工作的時候,他其實會講蠻多很有趣的事情。

問:最後一首歌〈感覺〉就充滿 Sythwave 的味道,也想要嘗試一下復古風嗎?

我除了嘻哈之外,其它都是我旁邊的人聽什麼,我就會一起聽。最近跟著 A2dac 聽很多這類的東西,也真的超喜歡。因為音樂的世界很豐富。我們其實很常一起聽不是嘻哈的音樂,也蠻常一起聽爵士,其實什麼都聽。

攝影/@re_evantsai


作者

王信權

王信權

音樂文字工作者,寫過新活水、The Big Issue、Shopping Design、聯合文學、KKBOX、扭耳仔及 VICE China 等,文字集結於「瓦瓦的專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