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與夥伴自立音樂公司十年,光良:我們的心態蠻indie的

被用心對待的作品,就像在充滿關愛的環境中成長的孩子,不一定完美,不見得樂觀,但擁有足夠照亮黑暗的光,只要接近就能感受到令人安心的溫度。從光良手中接過專輯《絕類》時,坦白講,一開始只是單純覺得質感不錯。但翻開內頁,聽他一步步解說每個設計細節後,這張專輯彷彿變成活生生的人,有故事,有表情,有糾結與矛盾,同時又天真爛漫。

每首歌詞的背面都有一種蕨類,並使用不同的紙質,與歌曲概念連結:〈雨中的讚美詩〉如下雨時的霧氣,隱晦而朦朧;〈想你了〉是母親手背的紋路,透過觸覺連結思念。「你知道嗎?原住民進入山中時,沿途會將銀葉蕨的葉子翻面,晚上在月光照射下,就可以藉由葉面反光,找到回家的路。」〈1901 的上一位房客〉以銀葉蕨呼應最後一句歌詞「牽著我回家」,窩心又浪漫。

封面的植物會隨溫度變色,翻閱歌詞本,彷彿在看蕨類圖鑑,之所以能如此貼近專輯概念,正是因為專輯包裝設計師陳柏軒和田修銓從一開始企劃和選歌時就參與製作團隊,完全理解專輯中每首歌想傳達的意涵與概念。「因為我們什麼都自己做啊!以前在唱片公司比較沒那麼自由,現在不管是音樂還是視覺,我都可以將自己的想法全部放進去。

如蕨類圖鑑般設計精美的《絕類》專輯,還找了新銳時尚攝影師周墨操刀,並與專門以蕨類佈置為主的景觀設計「溫度物所」跨界合作,用真的植物在攝影棚內搭景拍攝。

「我的心態蠻 indie 的」

2010 年,光良與長久合作的經紀人孔勝民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品牌「星娛音樂 XYmusic.com」,從製作發行到宣傳全都親力親為,專輯只在官網和博客來、佳佳唱片行販售,連版權和數位發行都自行處理。「我們的心態蠻 indie 的,一開始還不想上串流平台,就覺得既然實體專輯是有概念的,那聽數位的人是不是會少了些什麼?後來發現上串流也是一種宣傳管道,才放下對此的堅持。」也許多數人對光良的印象仍停留在過去那種被唱片公司包裝的傳統歌手,但他早已踏上實踐音樂理想的道路。

「每次做音樂時,我都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發專輯?」離開唱片公司體系後,他寄託了更多渴望傳達的訊息在作品中,不再只是唱著別人寫好的情歌,而是從專輯概念出發,與聽眾建立連結。延續上一張專輯《九種使用孤獨的正確方式》對「孤獨」的反思,新專輯《絕類》探討「與自己相處、對話」的各種場合情境,音樂上也從「對話」概念出發,邀請李欣芸和黃韻玲兩位風格截然不同的製作人合力打造,宛如鋼琴黑白鍵般,交織出動人的音樂篇章。

以往在傳統唱片公司時,很多企劃是看作者名字選歌的,但我不喜歡先入為主,所以收到 demo 後不會讓大家知道是誰寫的。」光良與製作團隊一起盲聽投票,選出收錄歌曲後,再請兩位製作人分頭挑選自己想製作的曲目,沒想到,挑選的結果剛好完全沒有撞歌!

《絕類》專輯曲序也依照上下半場的概念呈現,前五首〈反方向〉、〈爛天氣〉、〈蕨類〉、〈雨中的讚美詩〉和〈想你了〉由李欣芸製作,鋪陳跟內心世界的對話;後半部〈1901 的上一位房客〉、〈失去了哭泣的能力〉、〈是我不懂〉、〈漸好〉和〈里程・旅程〉則由黃韻玲負責,營造較為明亮溫暖的結局。整張專輯彷彿一齣舞台劇般,起承轉合生動鮮明,兩位製作人也將作品渲染出獨特的色彩。

「有趣的是,我自己寫的〈里程.旅程〉和〈想你了〉剛好被兩位老師各選了一首,而且兩首歌最後做出來的成品也截然不同!」其實從出道至今,光良一直都有持續寫歌,然而他並不打算將自己定位成創作歌手:「我覺得能夠把別人寫的歌唱好,是享受,也是一種挑戰。像〈反方向〉這麼好的作品,被我唱到了!欣芸老師也幫我製作的這麼好,大家聽到給的反應也不錯,這種滿足感是『如果我堅持做全創作歌手』永遠不會享受到的,何必為難自己呢?音樂是很寬廣的。」

〈反方向〉是音樂才子 HUSH 的作品。早在兩年前,HUSH 已寫出〈反方向〉的旋律雛形,光良一聽 demo  就非常喜歡,便請 HUSH 自由發揮歌詞。「他非常有才華,寫的文字並不深,但多看幾次會發現其中隱藏了很多意思,而且每個人感受到的都不同。」自從上一張專輯合作〈不缺〉以來,光良便對 HUSH 填詞的功力讚譽有加:「有些詞曲是互相遷就的,但 HUSH 拿到曲後填下的字和旋律非常契合,像是它原本就應該在那裡。」

英倫搖滾與弦樂堆疊出細膩編曲,〈反方向〉顛覆了光良原本的情歌王子形象。此曲每個段落都有不同細節與驚喜,結尾的鋼琴設計成左右手反向進行,光良更突發奇想,改成雙手交錯演奏:「感覺很像是他們(左右手)會面之後,彼此擦肩而過,往反方向離開。」

在採訪過程中,光良常常不經意迸出一些浪漫想法,果然是對生活觀察細微的人,才能將情緒豐富的歌曲詮釋到位。

專輯中最難錄的是哪首歌?光良低頭思索片刻,選了新銳創作人黃則翔寫的〈漸好〉。「這首歌在講走不出某種心理狀態的人,慢慢看見一道光,想走出來。因此從前奏開始要慢慢靠語氣來引導,讓人覺得有希望。看似簡單,其實很難詮釋。」錄完音沒多久疫情就爆發了,正如訪談影片中黃韻玲所言,這是一首很適合疫情快要結束時聽的歌曲:「在沒有人為你喝采的時候,你要記得為自己加油,感謝自己,給自己掌聲。」

由光良自己譜曲、經紀人孔勝民填詞的〈想你了〉,是一首述說離別的歌。每個人經歷過的離別雖不同,但同樣懷抱著緬懷與不捨,會被相同頻率的歌曲觸動。拿到編完曲的 demo 後,光良在家裡試唱,還沒唱到副歌已經哭慘:「所有的情感都堆進去了,很害怕錄音時自己失控,所以這首歌是整張專輯中最後錄的一首歌。」MV 特別找了擅長用畫面說故事的殷振豪監製和楊岸青導演操刀,劇情乍看之下是父親嫁女兒,細看會發現裡面還堆疊了許多更多層次的想念。

光良式搖滾,刻意「唱好」反而不對

在《絕類》專輯中,你可以聽見光良的許多面向,跳脫情歌框架,他試圖挑戰過去作品中未見的曲風。

弦樂與爵士擦撞出如質感電影般的〈爛天氣〉,描述一種見不得別人好、狹怨報復的心態,聲線溫柔的光良笑著表示,一開始唱這首歌時,有種好像穿錯衣服的感覺:「明明是很黑暗、詛咒別人的歌,但聽起來一點都不憤怒。不過像我這樣個性的人,一定也有生氣、討厭別人的時候,這首歌就是『光良式的黑特』。」創作者 HUSH 聽了最後成品也半開玩笑地說,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詛咒別人可以這麼溫柔。

「我常常覺得音樂是一道彩虹,七個基本色與中間的漸層色,融合起來就成了光線,抽掉一個都不行。」每位創作者的音樂都是彩虹中的某種顏色,都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不會有哪種音樂比較厲害、哪種比較遜,是每個人扮演的角色成立了這道光。「例如有人覺得我的歌很像灰藍色,那我就好好地將灰藍色弄得非常漂亮,哪天我跟紅色合作,又會變成別的顏色。這樣玩音樂才會快樂啊!」

另一首「很不光良」的歌是〈蕨類〉,以輕快旋律和略帶諷刺的口吻包裝內心抗拒社交的黑暗面。「以前唱歌會習慣投射一種聲音的情感,例如把尾音交代的很完美。但這是一首很像講話、語調很年輕的歌,刻意想『唱好』反而感覺就不對了。」放下歌唱技巧,光良想像自己是剛出社會、害怕陌生環境卻又不得不融入群體的年輕人,表面上看似與眾人相處融洽,其實內心有另一個世界。

從小巨蛋轉進 Live House 演繹新專輯

一月才剛辦完小巨蛋演唱會,光良緊接著將於 3 月 14 日和 20 日分別在台北 Legacy 和高雄 LIVE WAREHOUSE 舉辦《絕類》新歌首唱會。「其實這兩場演唱會算是個意外的安排……原本要在去年初舉辦的小巨蛋演唱會延到今年,但內容都早已安排好了,我的舊歌唱不完,還有點歌環節,所以當初就只決定唱一首新歌。但聽眾對新專輯的反應相當熱烈,我剛好也沒有完整地演過這些歌,才開始規劃這兩場首唱會。」

由於《絕類》中有不少歌曲的編制豐富多元,光良花了很多時間跟音樂團隊討論,盡可能將專輯中每首歌的樣貌完整呈現;並且完全按照專輯曲目安排歌序,為的是不打散整張作品的概念。「希望大家一起來用 live 的方式欣賞這張專輯,很期待歌迷的反應!好想知道他們從中感受到的是什麼。」

光良《絕類新歌首唱會 UNIQUE LIVE

台北場
時間:2021/03/14 (日) 15:30
地點:永豐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
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1_iV008702e

高雄場
時間:2021/03/20 (六) 19:30
地點:LIVE WAREHOUSE
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1_iV00865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