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場爛笑話?那就邊笑邊前進吧!

第一次在下午時段踏入位於光復南路的 live house「樂悠悠之口」,舞台上空蕩蕩地什麼都沒有,安靜的氛圍令人難以想像到了晚上這裡將擠滿人群,彷彿群魔亂舞般在樂聲中放肆宣洩。舞台下擺放了幾張替採訪而設置的桌椅,我和攝影師正在討論座位該如何安排時,大門被推開,鹿洐人三位團員相繼走了進來,看起來有些靦腆、有些緊張,禮貌而客氣,但在談吐中能察覺到,他們對於自己的音樂想法非常明確,也渴望述說。

於 7 月 24 日發行首張 EP《爛笑話》的鹿洐人,成軍不到兩年,在創作主腦博安的引領下,貝斯手寶仔、鼓手天裔將博安打的心情草稿,繪製成色彩鮮明的風格塗鴉。他們將不完美的人性化作音樂,力道十足地砸在你面前,聽不聽隨你,但他們會不間斷地持續唱著自己的人生。

鹿洐人由(左起)貝斯手寶仔、主唱博安和鼓手天裔所組成。

「要不要……一起去喝個羊肉湯?」

鹿洐人的創作核心博安,從小受到喜愛八零年西洋老歌的父母影響,國小三年級開始學電吉他,國中為了自彈自唱流行情歌,進而接觸木吉他。14 歲時參加歌唱比賽獲得冠軍,直到後來考上北藝大電影系,這段時間他持續創作,同時也不斷在尋找自己的「根」:「我一直以來寫的歌路都是那種流行情歌,直到寫出〈午夜的眼淚〉後,才發現,我就是想玩搖滾樂啊!」

萌生組團的想法後,博安第一位找到的夥伴,是在同個教會認識的寶仔。「我們原本只是知道彼此,但沒有交集,有一天他(博安)主動跟我搭訕,然後我們就去喝了羊肉湯。」寶仔是在上了大學之後才接觸貝斯,一開始完全沒有想過以音樂為職的他,對於博安的組團邀約非常抗拒:「覺得自己的演奏能力無法勝任啊!後來是他一直說服我,就想說那試試看好了,沒想到就這麼玩了下去。」

貝斯手寶仔原本就讀體育系、主修合球,並不打算以音樂為業,加入鹿洐人後才漸漸覺得,或許可以在這條路上放手一博。

2018 年底,兩人以博安的房間為據點,反覆討論著該如何將〈午夜的眼淚〉編成完整的曲子,最後,兩人得到了「需要鼓手」的共識,腦中浮現的人選,是博安的哥哥的朋友——天裔。

「我小時候有學過鋼琴,打鼓的契機⋯⋯應該是因為從小在學校就很喜歡敲打桌子吧!」天裔笑著說,自己當時一定被很多同學討厭,因為實在太吵了。「後來我就看 YouTube 自學打鼓,高中時原本想加入熱音社,但剛去不久就退社了,因為同學們給我一種玩票性質的感覺,這不是我要的,我就是想組團。還記得博安來找我時,我心裡就想,機會終於來了!」

鼓手天裔為了加入鹿洐人,決定辭去工作從嘉義北上,專心朝著音樂夢想而努力。

常常被誤唸成「鹿衍人」的團名「鹿洐(ㄒㄧㄥˊ)人」,對三人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鹿」來自於聖經故事《如鹿切慕溪水》,從原詩篇描述仰慕神的心情,引申為希望大家心中要有個堅持的信念(不一定是宗教),對人生有目標、有所渴望,而不只是隨波逐流、渾渾噩噩度日;「洐」意指水流,溫柔而有力量;「人」則是同理心、善與惡的人性總和。

「在作品中有人的味道很重要,我們之所以可貴,正是因為生而為人。」三人皆非音樂科班出身,不靠理論寫歌的他們,比較喜歡憑直覺創作。「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好丟臉的,就只是做法不同而已。」博安表示,鹿洐人寫歌的速度之快,自己先寫好詞曲、給團員聽、練團跑歌,一首作品就完成了,野性十足。

儘管人生是一場爛笑話

第一首完成的〈午夜的眼淚〉,收錄在鹿洐人的首張 EP《爛笑話》中。歌詞描述男生為了隱藏自卑,以輕浮的態度哄著戀人,同時也滿懷歉意卻不知如何表達。「這首歌在人聲上的處理是有層次的,前面用比較不經意的態度唱,但後面是掏心掏肺在請求原諒的感覺。」度過低潮的博安,已經可以侃侃而談自己前幾年的遭遇:歌唱比賽的光環底下,是一張張定義成偶像、唱跳型歌手的標籤,隨著節目熱度退燒、知名度降低,自己對未來越來越茫然,又面臨感情困境,在內心充滿矛盾與掙扎的情況下寫出了這首歌。

想學習獨立、也為了減輕家中經濟負擔,大學時期獨自在外租屋的博安,遭遇到一連串鳥事,這些故事變成EP 同名主打歌〈爛笑話〉,在自我調侃中依然懷抱著前進的力量。

「大學生想要玩音樂、不跟家裡拿錢還住外面,就準備等死吧!」博安笑著說:「我還養了一隻撿到的流浪狗,你可以想像,每天的生活真的是在瀕死邊緣掙扎。那時我隔壁的房客是又臭又髒的怪人,叫做龍哥,聽說還有殺人前科,喝醉時會虐狗,我聽到小狗嗚嗚嗚的叫聲,又生氣又難過,我已經顧不好自己了,還遇到這種事,就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可笑。」

寫一首廢到笑的歌,不是要怨天怨地、拖別人一起爛,而是想將無奈轉變成不甘於此的動力,希望聽到這首歌的人,可以感覺自己並不孤單,獲得站起來向前走的力量。「後來我救了那隻狗,龍哥也搬走了。」MV(預計 8/9 釋出)將這段故事意象化,救狗隱喻著追逐夢想,然而途中總是會有個邪惡的代表來阻撓;此外,有時候很努力追求的事物,到頭來也可能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

〈爛笑話〉成為整張 EP 的核心概念,述說著年輕人即使努力也不見得能獲得等值的收穫,不過與其埋怨,最後還是必須面對。EP 由製作人何景揚(阿福,蘇打綠吉他手兼團長)找了音樂夥伴鍾承洋(小洋)共同製作,用大膽、放手玩的方式,將鹿洐人潛在的特質魅力盡情發揮。寶仔表示,錄音前的製作過程讓自己學到很多:「我們三個的創作非常直覺,小洋哥會考慮市場、風格的整合、聽眾聽的感受,在協調整理的過程就跟我們自己硬幹很不一樣,但感覺很踏實。」

「他完全知道我們要什麼,像是從我們的心理層面出發,去感受這些作品,進而建構出更明確豐富的東西,讓我們能夠自由地用音樂當作媒介去表露想法。」博安形容小洋是個很有動畫角色感覺、同時又非常細膩的人:「他讓我們保留了創作樂團的自尊,所有都是原創,然後他來幫我們整理,釐清自己要什麼。」

主唱博安曾在歌唱比賽《超級偶像 7》中奪得冠軍,但後來演藝事業並不順遂,他以寫歌調適心境,並在 2018 年與寶仔、天裔組了樂團「鹿洐人」,找到自己前進的目標。

「他聽完 demo,會反過來提供 reference 給我們參考、消化然後進步。」天裔表示,進錄音室打鼓跟平常練團完全不一樣:「錄音是我這輩子打鼓打最用力的一次,但小洋哥一直說還可以更大力,雖然我有點擔心,感覺已經超過極限了,但是聽到錄出來的聲音才恍然大悟,覺得這樣(的聲音)才是對的。」

在《爛笑話》開錄之前,博安和天裔參演了電影《你的情歌》,原聲帶正是在 Lights Up Studio 錄製。「當時就覺得這個地方好棒!如果某一天樂團能來這裡錄音該有多好,沒想到這麼快就美夢成真了!真的非常感動!」博安當時也有替電影寫了幾首歌,不過他表示,未來還是會希望自己的創作都是給樂團,以鹿洐人的方式呈現給聽眾。

局外人藝術成為主流

《爛笑話》EP 封面由曾設計過無數專輯、演唱會、展覽並且入圍過數屆金曲獎「最佳專輯封面設計」的吳建龍,以及曾經以陳珊妮《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奪得國際性「金點設計獎」和「DFA 設計獎」的畢展熒操刀設計。

特別為了鹿洐人成立音樂製作公司,並簽下他們成了自己旗下藝人的阿福表示,以「局外人藝術」風格呈現鹿洐人的音樂非常合適:「藝術現在已經不是專業才能觸碰的了。你聽鹿洐人的音樂,他們有他們面對音樂、用音樂與世界溝通的態度,但他們並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在設計上,也希望能呈現這種有點粗糙、有點街頭、不要那麼精緻的感覺。」

《爛笑話》封面象徵現代普世年輕人,躲在網路世界裡,儘管真實面貌模糊,但發言和態度都有自己的個性。
〈午夜的眼淚〉和〈頌〉各自有一張圖,延伸設計自封面小黑人的眼睛和嘴巴。三張組圖呈現出三格漫畫的獨特世界觀。

伴隨著發片,鹿洐人在樂悠悠之口(光復南)舉辦了三場專場,像是自我介紹般,依照三人的個性想法去編排主題和歌單:寶仔的主題是運動、博安的是電影、天裔則是吃。「他喜歡的是大家都吃得起的平價美食。」博安笑著解釋:「像是推薦好吃的滷肉飯,他常常帶我去吃很多不同的東西,因此這場演出會有『食物的競賽』。」是大胃王那種嗎?「不不不、沒有那麼文明。」三人相視而笑,彷彿共同保有秘密的孩子們,壓抑著的興奮表露無遺。就像他們對音樂的態度,努力掙脫標籤的綑綁,全心全意投入,做自己,成為自己,真誠而自由。

 

鹿洐人 Human Hart-午夜的眼淚 巡迴

7/18 午夜的眼淚——突發退役之「未來名人堂」(已完售)
7/24 午夜的眼淚——慎終追遠之「靈魂友鹿安」(已完售)
8/01 午夜的眼淚——最後的戰役之「吞食天地」(已完售)
地點:樂悠悠之口(光復南)

北流來襲 PUNCH 不斷電

時間:8/22(六)18:30-21:00
地點:臺北流行音樂中心表演廳(市民大道八段 99 號,捷運昆陽站與南港站之間)
購票資訊:iNDIEVOX 開放索票

赤聲躁動 2020

時間:8/29(六)
地點:台中洲際棒球場 A 停車場
雙日預售票:$1450 元
雙日雖小串連票:$600 元
(持您手上的 2020 山海屯、2020 覺醒未來票、2020 無限自由音樂藝術節門票,加購 600 元即可進場)
現場票票價:1000 元(單日)

 

攝影 / Yu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