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MV】晨曦光廊轉變曲風!大唱中文饒舌新歌〈休息站的人們〉

晨曦光廊 Sun Of Morning〈休息站的人們〉

成團 11 年的晨曦光廊首次發表全國語/饒舌單曲 MV〈休息站的人們〉,音樂風格更加搖滾,態度上更為開朗正面,團員表示過去的後搖滾標籤並沒有撕下,「人聲是樂器的一種」,而這首歌是挖掘出樂團不同面向後的重大突破。

〈休息站的人們〉是晨曦光廊首支劇情式 MV,導演曾琮霖以「改變」為主軸,邀請曾演出《戀愛沙塵暴》、《花甲男孩轉大人》等電視劇的演員葉辰莛、旅居台灣多年的日籍演員大西由希也主演,描述雙雙失去親人的計程車運將與乘客,在短短旅程上交會扶持,分別對過去告別後,兩人整裝出發,各自在人生旅途上繼續前進,詮釋歌詞中對未來的光明期許意涵。劇本的設定也跟女主角葉辰莛本人的親身經歷有相似之處,劇中捕捉了演員的靈魂與角色完美融合的魔幻時刻,為 MV 帶來更為真實的呈現。

粗大 Band / Thick Big Band〈告訴我 Tell Me〉

以諧音幽默集結的美式龐克樂團「粗大 Band」成立於 2014 年,由主唱老盧自身生活經歷發想創作為主,透過陽光大男孩的視角,以幽默且諧音的角度,面對生命中不如意與不開心的人事物,對著它們大喊一聲「吃大便」!日前他們釋出久違的新歌 MV〈告訴我〉,網友留言大力讚賞的視覺出自於設計師馬晨翰 ChenHan Ma 之手,馬晨翰也是 2019 年與怪奇音樂祭合作主視覺的設計師。

〈告訴我〉的視覺概念主要想呈現,面對變質的關係(例如戀人或是朋友之間無端疏遠的距離、漫不經心的相處等)焦慮煩躁的心,就像是炙陽下的冰淇淋,被囚禁在腦內思緒的小牢房,四位團員進入小牢房裡,看著冰淇淋慢慢融化,但同時也希望能用音樂,讓這些在關係中摸不著頭緒的煩躁與抑鬱,找到一個出口。

A Root 同根生〈山鬼阿妹 A-Moi〉

同根生 A Root 是一個融合傳統樂器的團體,喜歡開發台灣音樂新的樣貌、重述傳統。〈山鬼阿妹〉的音樂編曲來自於客家山歌,客家山歌有明顯小三度的小三和弦,能藉由簡單幾個音玩出很多時間和空間感;歌曲核心概念是「邊緣人物的轉生術」,以「妖怪」貫穿未來作品,透過「妖怪的存在目的其實是來幫助人類」的想法,試著用音樂讓台灣妖怪故事和集體意識做結合。

團長 JP 表示,自己本身蒐集了許多台灣妖怪故事:「看到日本妖怪文化在文學、音樂上的發展都做得很好,變成一個民族上的集體意識,在想像力上增添許多不同的色彩。反觀台灣的妖怪文學陸續做了一系列的文史資料書籍整理,講了很多妖怪故事,可是如果沒有在大家的共同意識裡友善轉化,這個文化就沒有傳播開來,其實也不等於大家共同乘載的一部分集體記憶。」MV 跟 Electron Studio 艾創攝影棚合作,拍攝想法參考了韓國的 LEENALCHI 和 Akdan Gwangchil 악단광칠(其特色是注重時裝和傳統服飾的搭配,並結合舞蹈團),並邀請北藝大劇場設計的「深夜放電所」、編舞團隊陳逸恩、導演黃雅農、攝影高敏智等共同拍攝出這支一鏡到底的 MV 作品。

偏執狂 Monomania〈亡命之徒 Fugitive〉

2008 年組成的偏執狂樂團,曲風以搖滾為主軸,歌詞嘗試將主唱阿德的族語(阿美族語)融入創作中。在 2012 發行第一張迷你專輯《真正的真實》後,睽違將近十年,首張收錄十首歌的完整專輯《三十而立》終於在去年年底誕生。

這是一張累計將近十年的人生之作,裡面記錄了團員們生命中的三個階段:挑戰青春、突破逆境、淬煉成長。MV 由導演游智煒操刀,前往美麗的蘭嶼取景拍攝,在遼闊壯麗的大自然中,奮力唱著自己的歌,象徵經歷許多掙扎與抉擇後依然前進。

告五人 Accusefive〈醜人多作怪 Mischief〉

剛發行第二張專輯《運氣來得若有似無》的告五人,日前釋出新 MV〈醜人多作怪〉,這是一首嘲諷險峻世道的自癒快歌,在製作人陳君豪的指示下,犬青與雲安以邪惡口氣詮釋這首「腹黑歌曲」,宛如周星馳電影裡的搞笑壞人。編曲時,鼓手謙哥特別用上五金行買的鐵鍊,模擬腳鐐的聲音;直到曲末的「醜人吉他大賽」,更加入大量狂飆的吉他噪音,創造危機四伏的快感。

關於此曲的創作概念,告五人表示想表達「貴人不一定會用好人的形式出現」的想法,勉勵大家即便遇到醜怪的人事物也不必沮喪,因為說不定現在發生的壞事,在以後看來也不一定是壞事。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