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吹專訪

【吹專訪】滅火器技師阿B:既然我們都喜歡音樂,只要團結一定可以創造出不輸給國外的場景

火氣音樂的辦公室正如其名,給人一種夢想與熱血熊熊燃燒的感覺。牆上貼著火球祭和滅火器歷年演唱會的海報,一整排的樂器和效果器井然有序地放在架上,經過會議區,微暗的空間裡眾人的目光被釘在投影幕上,看似在開滅火器二十週年演唱會的執行會議。我與導演柏君打了聲招呼後便快速穿越,今日任務是採訪滅火器技師阿 B,跟著滅火器南征北討多年,阿 B 不僅對團員們非常熟悉,在技師這份工作上的專業也有不少值得借鏡之處。

除了擔任滅火器技師,阿 B 有時會在 The Wall 做音控,火氣音樂承辦的活動他也會在舞台上擔任 Stage,協助所有表演者彩排和演出。認真負責的態度和機伶的臨場反應,時常被別團的樂手稱讚:「只要有阿 B 站在後面就覺得很安心。」

跟著滅火器到處跑了八年,常常有人以為他跟團員們是那種從小認識的好麻吉。阿 B 笑著解釋,其實自己一開始也只是樂迷,高中時去 The Wall 看完『海上的人演唱會』後就整個被現場熱血又充滿能量的氛圍給震撼到,也因此對音樂產業產生興趣:「上大學後我就去 The Wall 應徵票口,並在音響工程部門實習。當時滅火器是有料旗下的藝人,沒有活動時他們會在舞台上直接練團,我會去幫忙 setting 器材。」2012 年,大正私訊問他有沒有意願來做滅火器技師?阿 B 立刻就答應了。

除了演出前跟音響公司對器材、表演時確保樂器狀況的安全與正常,阿 B 認為,日常吸收新知也很重要,他只要有空就上網爬文、看各種介紹器材的 YouTube,或是從國外樂團的 ig 和 live 影片中觀察樂手們的效果器配置,當發現有什麼好像可以在滅火器場子試試的新東西,就會直接跟團員討論。

細膩與專業,要做表演者背後最安穩的靠山

當然最重要的經驗累積還是來自於舞台上的實戰。常常跟樂團去日本表演,阿 B 從日本場館和音樂祭的工作人員身上學到很多與台灣不同的做事方式。「印象最深的是,2018 年跟滅火去沖繩參加由 MONGOL800 主辦的音樂祭『What a Wonderful World!!』,他們在後台會按照演出順序,規劃好每組樂團樂器擺放的位置,流程非常專業而且順暢,就算語言不通也沒有遇到溝通困難的情況過!」

此外,日本人對舞台上整潔的程度非常要求,不只是整線,他們甚至在乎表演者站上舞台時,給台下的整體印象。「有次我在 live house 看了整天的拼盤表演,其中有一段是木吉他自彈自唱,換場時,stage 就把台上的音箱、鼓組甚至地上沒有用到的 monitor 全部撤光,只留下這位歌手和他所需要的器材。而下一組表演者是樂團,就再全部搬上去。」在台灣,沒有用到但不影響活動進行的東西通常會直接放在台上,相較於此,日本場館對於演出畫面精緻度的要求,令人十分敬佩。

相信許多人都曾經有過被麥克風電到的經驗:當台上音箱或音響器材某一端在漏電時,所產生的電位差會在樂手背著琴、嘴唇碰到麥克風時串成一個迴路,導致觸電。過去滅火器多次遇到這種狀況,讓阿 B 傷透腦筋:「後來我發現,日本團的技師在 setting 時第一件事就是去測量吉他和麥克風會不會通電,漏電的話,他們會用鱷魚夾當作導體,在音箱那端做一個接點,將電導過去,就不會串到人身上。所以我們現在也習慣隨身攜帶鱷魚夾,表演前一定會測電。」雖說使用無線導線就沒有這個問題,但也曾遇過演出到一半無線壞了換接導線,結果一樣發生觸電悲劇。「真的每次都要非常謹慎小心,做足準備,畢竟藝人安全絕對是最重要的。」

回想起 2019 火球祭的後台規劃和藝人接待,火氣音樂團隊確實將在日本感受到的專業搬到台灣,讓自己故鄉的表演者也能獲得相同的待遇。

「(台灣和日本)比較大的差別應該是說,在台灣,大家常常會怕麻煩到別人,而不好意思提出要求。」例如換場時正要依照表演者提供的樂手站位圖,去搬動音箱位置時,「我遇過蠻多人會說『沒關係不用動,這樣就好』,但從我們執行活動的角度,還是想盡可能把每個細節都做到最完善,所以其實不用這麼客氣啦!」

固定站位不只是習慣,也是在建立觀眾對於台上樂團演出畫面的的印象,以滅火器為例,舞台圖上除了團員站位,甚至會標示音箱與人之間的距離。「當然有時候出去表演,這些比較細的需求,我自己也會擔心是否太麻煩音響公司的工作人員……但如果大家在這些想法上的頻率能越來越接近,各自提升對自己的要求,我相信台灣的音樂場景也能越來越專業,讓觀眾有更好的體驗。」

離去與回歸,朝更大的舞台邁進

「On Fire Day」演唱會就像滅火器的進化史,一次次挑戰更高規格的場景,也讓核心團隊一次次面對極限,衝破每個連自己都覺得不可能擊倒的屏障。

「還記得 2016 的 On Fire Day  我們在桃園國際棒球場舉辦萬人演唱會,那次的規模太大,我開始認知到自己有很多涉獵不足之處。」阿 B 靦腆地笑著說,在太舒適的地方待久了會不知道該怎麼前進,於是自己鼓起勇氣,跟公司提出想離開去鑽研如何做大型演唱會,而滅火器的大家也都非常支持他的決定。

「後來我就去了必應,真的學到很多!像是做 KKBOX 風雲榜頒獎典禮,那種大拼盤的活動跟以往接觸過的完全不一樣,器材配置複雜很多。因為是直播節目,兩分鐘就要換完場,舞台上所有東西的規劃和動線安排都要非常精準,完全不能出錯,其實壓力很大,但也因此心理狀態成長蠻多的。」隔年回到火氣音樂後,他立刻加入團隊開始跑「Far East Union」巡迴,緊接著「On Fire Date」巡迴、「海上的人」十週年演唱會,滅火器的腳步不曾停歇,這些經驗值的累積,也讓第二屆火球祭開出備受國際矚目的漂亮成績單。

睽違四年,滅火器大型演唱會「On Fire Day」再度回歸,適逢樂團成軍 20 週年,這次除了將活動拉回團員們的故鄉——高雄舉辦之外,從舞台執行的角度,也做了與以往截然不同並且相當有意義的改變。

「以前我們主辦活動,雖然策劃團隊和音控燈控等技術人員是自己找的,但舞台上的 stage 依然是跟音響公司的人合作。這次,台上所有的工作夥伴都是我一個一個找來的。」阿 B 表示,為了讓團隊在溝通上更有默契,他將過去在各個場合結識、對舞台的認知在相同視角的夥伴集結起來,準備奮力一搏,做出一場不會留下任何遺憾的演唱會。

信念與期許,想創造出不輸給國外的音樂場景

「他們對於做一件事情信念上的堅持,影響我非常深。」一路走來,阿 B 在很近的位置看著團員們遭遇人生或音樂上的挫折,無論是為了演唱會票賣不好而焦慮、或是在面對不得不妥協的事物上糾結掙扎。「但他們就是可以 hold 住,繼續做,行動力很強,還會一直去想接下來要幹嘛。」二十週年演唱會都還沒開演,已經在規劃 2021 年度計畫的滅火器,對阿 B 來說就像亦師亦友的兄長,用楷模來形容也許過於誇張,但長期凝視著四人堅毅的背影,也讓阿 B 對未來的追求更加明確,不僅是自身的進步,想要為這個圈子做些什麼的心情也油然而生。

「有次半夜,我收到一位國中生私訊,他說自己對技師的工作很有興趣,問了我很多關於升學就業的問題。這件事影響我很大,我反而因此反省自己,為什麼我做了這麼久,卻沒辦法告訴他你可以來做這個?」在音樂產業打拚多年,阿 B 深深明白這不是個能夠輕鬆賺錢的行業,沒有熱忱無法持久,而就算有熱忱作為支撐,現實的重量也隨時壓在肩頭。

「但我不想打消他的念頭,就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能做些什麼,讓這些年輕人不會像我們當初那樣走得這麼辛苦?」於是近年來,只要做活動缺人手,阿 B 都會找身邊對此有興趣的年輕人來幫忙,讓他們有機會實際接觸舞台,藉由現場實作去認識自己,是否真的對些專業技術有興趣?抑或只是對發光發熱的舞台有所憧憬?

「之後我也打算弄個工作坊,定期進行一些實作上的教學,讓大家跟著動手做做看。」除了分享技術,阿B也坦承自己是實戰派的,對樂器的認識並不夠透徹:「技師的領域非常廣,像國外就有擅長維修甚至製琴的技師。我其實不太了解音箱內部構造、電路板、真空管等電機方面的原理,所以接下來也想學好這個部分。」

二十年對滅火器來說絕對不是終點,他們還想踏上更遠更大的舞台,還有數不清的野望等著一一實現。

演唱會在即,票也完售了,蓄勢待發的狀態就只剩開演當天把箭射出去了。於是我問阿 B,對未來有什麼期待?他深吸一口氣,一邊嚷著這題好難,一邊認真思索,然後很慢很慢、像是想盡可能正確傳達自己的想法般說著:「想將在國外學到的、在滅火器身上學到的東西,透過各種方式跟大家一起提升吧!就覺得,雖然台灣很小,但不管是表演者、工作人員或觀眾,既然我們都喜歡音樂,只要團結一點一定可以創造出那種不輸給國外的場景。」

滅火器與阿 B 溫馨合照。(照片提供:火氣音樂)

On Fire Day 2020Fire NEXT 新篇章:滅火器20週年演唱會

時間:12/26 19:00
地點:高雄9號碼頭

攝影/彭婷羚 PONG



JohnnyWen

作者 / Johnny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