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男兒的音樂溫度 - 專訪 OverTone 晨曦光廊 火燒島

編註: 最近這三團都有著不同的走向,火燒島正在籌備新專輯,晨曦光廊剛完成一系列的巡迴,很可惜 OverTone 去年8月的時候宣佈解散了,希望他們都能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變得更強後,有緣可以再聚在一起組團!
如果想重溫他們在見證大團的帥氣表演可以到這裡:The Next Big Thing 見證大團第二季》NO19. OverTone


近幾年在台灣隨著愈來愈多的音樂節的興起,獨立樂團擁有了更多舞台演出機會,然而似乎大部份的焦點仍然落在台北的舞台上,台北以外的樂團為了有出頭天,只好把握每次去台北的表演機會,讓更多人聽見他們的歌,見證他們的舞台魅力。

在 Legacy 舉辦的「今夜我們都是伍佰」的那個晚上,出現了一段讓人驚喜又難忘的熱血影片,片中他們熱情地介紹台南美食,又找來很多來自南部的音樂人,喊出「我們都是南國男兒」的口號。而這群站在台北舞台的南國男兒,叫做OverTone,他們帶給大家的不止是他們的好音樂,也把南台灣滿清的人情味以及才華洋溢又多元化的南部樂團一併介紹給大家。

這一次推介給大家的三個樂團,都是來自台南,創作的音樂是三種截然不同的曲風,卻又惺惺相惜。如果要用溫度來分別他們的話,晨曦光廊的溫暖地進行光合作用般的速度就會是慢火,那OverTone的音樂是快慢節奏兼備的中火,而熱血澎湃金屬樂團火燒島的就會是熊熊烈火了。

晨曦光廊
團員: 貝斯手徐力、吉他手昶煬、鼓手許花

晨曦光廊發了一張非常受歡迎的EP 「60km/h」,唯一一首有歌詞的歌「風中的人」的編排更顯驚喜,尤其是當你去現場感受他們營造的氛圍,搞不好你會跟著一起流淚。吉他手昶煬服完兵役了,讓我們繼續期待他們的現場表演功力!

1. 可以介紹一下晨曦的音樂特色嗎?

許花: 我們早期的音樂比較偏沒有人唱歌的環境音樂風格。我們三個人比較妙的事情是我們都玩不一樣的曲風,所以我們不會局限彼此要怎麼做,我就是一直玩金屬的東西,我們吉他手就聽很多,什麼都想玩,貝斯手就是比較流行搖滾的,我們就試著把三樣很不搭軋的東西湊在一起會怎樣,就變成我們現在的風格。我們也沒有特別去定義我們的風格是什麼,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哈哈哈~

我自己聽起來覺得很金屬,但沒有人說我們是金屬,這樣我很難過…

徐力: 很爽啊~ 我是晨曦的第二代的貝斯手,我以前是比較用觀眾的角度去看他們,我會覺得說以前的想法比較膚淺,因為沒有人唱歌就是後搖嘛,在我進去之後才會感覺說不是這麼一回事。一定要定義是什麼樂風的話,那就是晨曦光廊都樂風吧!

許花: 我們寫歌的理念就是,別人說我們像什麼,我們就偏偏不做那一面的東西。你說我們是後搖我們就做disco!你們說我們東西吵,好我們就愈做愈安靜。就不想要被人家決定我們在做什麼事一樣。我們有一個概念,寫完一首歌上傳到網路之後讓大家選那個是什麼曲風,每個人聽到的或許都不一樣,因為音樂本來就不用被局限。

昶煬: 晨曦的音樂有如山河段的旁薄氣勢,有如國軍般的勇猛向前,呵呵呵,反正就是晨曦的音樂可以讓大家開心,但是我們也可以讓大家很難過 。

2. EP裡的歌名都很有趣,你們怎麼去為歌定名的?

許花: 我們歌名很亂搞,我們的創作比較著重於畫面而不是音符,旋律是人家耳朵聽到的,我們想要給大家的不是聽到的,而是想到的,因為聽到的東西是制底化的像這個是C, 那個是E, 什麼什麼的,但如果你用想像的每個人想的都不一樣,所以名字,就只能用我們當下三個人看到了什麼而想出來,其實編曲方面都是我們吉他手來創作,我和貝斯手都是比較補助性的,讓他的想法變得比較更完整。像我們有一首歌叫做知義里,他其實是在台灣的一個地名,我們曾經去過那邊玩,很喜歡當下的感覺,那我們就把一首我們覺得很開心的,當我們團員彼此像一家人出去玩的時候得到的那種感覺的歌曲,把他命名為知義里。

徐力:晨曦的這一張專輯的歌名都是屬於我們的,其實你們在聽我們的音樂的時候也可以取屬於自己的歌名。

昶煬: 通常把整首歌寫完才會定歌名。因為我不認為每一首歌的想像空間只限於大家聽到的這個樣子。所以當做完的時候我會開始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去聽這首歌,然後以我的感受在為歌曲命名這樣。

3. 最想合作的一個音樂單位,原因是…?

許花: 我其實很想要跟張懸合作的,因為在2010年的時候,我們團第一次去大港開唱,非常菜又什麼都不懂,表演完之後舞台stage和我們說,你們隔壁舞台等一下要表演的是張懸,她剛剛有過來看,她跟stage說有機會可以合作。我們當時非常震憾,居然他們會來看我們表演而不覺得我們是屁孩,能夠獲得專業人士的欣賞,算是滿大的一件強心劑。到現在還是覺得很開心,只是到現在還沒有機會可以合作… 張懸,如果有機會的話… 可以嗎?

徐力: 我很喜歡日本的Purfume,因為裡面的短髮妹很漂亮,我很喜歡他們!!

昶煬: 當然是貝多芬啊,如果我可以幫命運交響曲或者是月光彈一點古典吉他應該滿爽的。或者是如果在那個時候學一點小提琴,可以參與這樣名曲的編制,然後又流傳我覺得很屌。


overtone
團員: 鼓手阿貴、吉他手/主唱喬瑟夫、貝斯手小凡

曾和一眾傑出獨立樂團以及伍佰登上了「今夜我們都是伍伯」的演出舞台,又於「2013桃園好客海洋音樂季」奪冠之後,三人三樂器的OverTone的演出邀請不斷,發行 EP「橘色的風」更是大獲好評!他們的EP你買了嗎?

1. 可以形容一下 OverTone 的音樂嗎?

小凡: 以前組團都是彈一些技巧的東西比較多,現在 OverTone 的話就是從生活中的感受轉化為我們的音樂,比較多表達心裡的想法。

阿貴: 我們的特色是三個人的形式來創作,也是三個人邊演奏邊演唱的樂團,這是在台灣比較少見的。

喬瑟夫: 音樂性是偏搖滾方面,感覺有力的音樂,然後我們寫的歌希望會是有後助力的歌,這也是我們的目標,可以愈多愈好。

我們的創作都是我們三個人在練團的時候 jam 出來的,我們本來聽的歌都不太一樣,在練團的時候就會互相丟出一些東西,然後再去整合,看這首歌適合朝哪一個方向前進。所以我們的音樂不會局限在單一音樂類別裡面。我希望是可以有很多元素組合在一起。

靈感的來源就是生活周遭,可能是看一場電影,又或者是有一個瘋子要從外太空跳回地球。之後其他團員都會嘗試創作詞曲。

2. 最影響你們的音樂是什麼?

喬瑟夫: 演奏的話是Stevie Ray Vaughan,台灣的話是伍佰、陳建年!

小凡: 很難說出來是哪一個最影響我,因為每個好聽又有技巧性的東西我都會想去練他。組了OverTone之後影響我最深的應該就是OverTone的喬瑟夫跟阿貴了吧! (笑)

阿貴: 應該算是Aerosmith吧! 那時候還沒學樂器,當年他們的一首電影世界末日的主題曲 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讓我開始接觸國外的音樂。國內的話應該是董事長的第一任鼓手金剛老師,他打的鼓很有力,又可以邊打邊唱歌,到現在其實也很少看到有樂團的鼓手會邊打邊唱。像現在我們只有三個人的團,也想要試試看像金剛老師一樣邊打邊唱這麼投入的玩團。

3. 「今夜我們都是伍佰」的影片靈感來源?

OT: 當知道徵選上之後, 只有我們是南部團, 我想要強調這一點,所以找了很多南部團的朋友像恕,火燒島,晨曦光廊,聲子蟲,長毛怪等等。這些團的曲風都不太一樣,所以想藉這個機會去讓大家更認識台南這個地方,像古蹟、美食。因為台南這個地方滿緩慢的,就像晨曦的EP,一小時60公里,很緩慢卻很熱情,造就出來台南的音樂都很有特色,大家對音樂上都很執著。所以想要藉這個活動讓台北的觀眾去見到台南其他不同曲風的樂團。

4. 最想合作的單位會是…?

小凡: 我想如果我可以跟Red Hot Chilli Pepper 合作的話,這一輩子就沒遺憾了吧?!

阿貴: 濁水溪公社!我很想和他們在舞台上一起砸琴、惡搞,很爽。第一次看他們在野台開唱就很嗨了。非常想要跟他們一起合作!希望小科也會喜歡我們的FUNK!

喬瑟夫: 豬哥亮!我覺得他很厲害!他說話可以那麼俗卻又那麼好笑,又那麼有雙關語,又有意思又道地。我很想在台上跟他聊天~


火燒島
火燒島

毋庸置疑火燒島是近年非常受矚目的重金屬樂團,頻頻受邀於大型場地演出像大港開唱,春天吶喊等。平均年紀不過二十的他們充滿力量,隨時準備爆發的他們聊起天來其實比很多所謂的大人更有想法和條理,不僅關心和深入了解種種的社會議題,更會身體力行去捍衛正義。

1. 可以形容一下你們樂團的特色嗎?
主唱: 我們每個人都喜歡聽重金屬,但喜歡的類型都不太一樣,我們的歌無論是詞或曲都是很直接的攻擊或講某一件事情。其實我們現場的舞台動作非常大,像耗盡體力一樣,會跟觀眾有很多的互動,我們算是現場滿好玩的樂團。

2. 你們團名的來源是…?
主唱: 因為我們寫的都是台語的歌詞,我們想說要有一個島字因為台灣就是一個島。然後我們很多歌詞都是寫政治的東西,火燒島在台灣來說是一個非常政治的名字,因為他是綠島的另外一個名稱,在過去都是關了很多政治良心犯。那聽到火燒島的這名字之後覺得很帥就拿來用了。

3. 推薦自己團的一首歌?
主唱:正義的花? 因為這首歌跟雙面刀鬼說的是相反的事。這兩首歌剛好是我們專輯「若是有一蕊號作正義的花」裡的首跟尾,提到正義的就只有這兩首,第一首的雙面刀鬼其實是在講這個國家殺人的一個體制卻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正義,裡面講的正義是非常諷刺的,在最後一首正義的花後面加了一個問號,因為我們其實不知道有沒有這朵花的存在或者去看見這朵花真的很重要嗎?是不是真的要去看見這朵花的土壤是什麼才能孕育出這朵花,最後的這一首歌還有那個問題剛好是總結我們這張一首歌一個議題的專輯。這朵花永遠都是讓人悲傷、憤怒、難過,甚至是充滿怨恨的,所以他的土壤不是大家想的光鮮亮麗充滿養份的花。我們想大家正視一個事實是你永遠追求這朵花的綻放的同時,你必須要了解他的土壤是這些悲慘的事情。

其實這個問題很有趣,因為把整張專輯的歌名連起來最後就是正義的花的這個問號,這張專輯就是一個很大的問號。因為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社會的問題,很多時候是超出我們能掌握的範圍,很多事情我們沒有辦法看清全貌,可是我們看到這些會有感覺,寫出來之後就丟出一個大問號:究竟我們看見什麼?究竟我們該如何做?

這個問號有另外一個意義是很多人會歌頌這一朵花,因為大家都會幻想這一朵花是確定的存在,會去期待他開花,但其實沒有看到你周遭正在發生的這一些事情,一些被壓逼的人,包括自己原來是土壤,你沒有辦法看到因為你頭是向上看的。所以我們要問的是這朵花真的存在嗎?存在的意義真的重要嗎?

4. 在你們觀察了那麼多東西之後,對於你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火燒島: 我覺得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你要夠敏感和敏銳,不然終有一天你會忽略和冷漠,成為加害者一員,即使你不願意。

這三團都擁有著他們的特色以及屬於他們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他們有著濃濃的台南人情味,他們熬愛台南,為台南這個地方而驕傲。在他們的臉書都不難發現他們和其他樂團的互動以及積極的為大家宣傳,在他們的眼中就是要為獨立樂團和好音樂出一份力。這樣的氣氛,不就像置身在台南一樣嗎?

生活於台南的他們,對於台灣北部與南部音樂環境的看法是什麼?對於南部live house文化的發展與期許又是什麼?敬請期待下一篇的南國男兒的音樂溫度專訪!

==========

熱情推薦:

南部團都非常喜歡互相欣賞與力挺,來看看他們推薦什麼音樂給大家吧!

OverTone

許花(晨曦光廊) : 一定是 OverTone 啊,想都不用想了,這個團就是幾個老屁股,該表演的都去表演,他們也是把音樂當成是自己的夢想,會賺錢來實現夢想。我很欣賞他們一直以來的堅持和努力,不會因為還沒有紅不賺錢而放棄,他們就是很努力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阿寬(火燒島):因為 OverTone 裡面有個鼓手老師叫阿貴,我每次都在樂器行看到他,都會對他燦爛的微笑我真的很喜歡他!他們的歌像橘色的風,喔超好聽!

恕樂團

士庭(火燒島): 恕樂團算是我第一次正式進 live hosue 看表演的樂團,我的印象還滿深刻的。

阿信(火燒島): 和士庭一樣恕樂團是第一個啟發我們進 live house 看表演的團,也是我們的老師這樣子,想到南部第一個樂團的話就是恕了。

火燒島

阿貴(OverTone): 我推薦火燒島,當吉他手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當年他說大長大之後要去日本富士音樂祭表演。看他慢慢長大然後組了火燒島,完成專輯,北中南巡迴,又上了很多音樂祭,平均年齡才十八、十九歲而已,他們真的非常有潛力,敢衝又有想法,音樂技巧又好!我們十八歲在幹嘛?應該還有流鼻涕吧?!

晨曦光廊

小凡(OverTone): 晨曦光廊就是一個非常真實的樂團啊!聽他們的歌很爽!我相信他們的吉他手當兵回來之後會有更強的發展!請大家多多支持啊!

Louie Lu(火燒島): 我最喜歡南部樂團之一就是晨曦光廊啊!雖然大家都說他們是後搖滾但我覺得他跟印象中的後搖有一些差別,我覺得他們是有溫度的後搖滾,在他們的東西裡可以感受到南部的氣息,有熱度,甚至會讓你想哭想流淚,他們的現場是非常的好看!

飄浮者

阿浦(火燒島): 我覺得他們的歌寫得滿生活化,有些歌都會在騎車的時候唱個一兩句,他們之前那首妖言惑眾就很有記憶點,很自然就融入腦袋裡面。

一點生

昶煬(晨曦光廊): 因為我從小就看一點生的主唱表演,一直都很喜歡他表演那些莫名奇怪很奇妙的旋律,因為那些都是湊不出來,很意想不到的東西,所以我很欣賞這樣的東西,我覺得很屌,因為我都做不到,哈哈哈。

聲子蟲

徐力(晨曦光廊): 他們對於情緒的作法我很喜歡,是我這種粗人做不出來的。他們就是很獨立的東西,一定要用心去感受,用講的完全形容不到,聽就對了。

Full house

喬瑟夫(OverTone): 他們是一個識別度很高的樂團,我很喜歡他們在舞台上的時候的眼神接觸,我很喜歡看這個,因為他們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就代表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作者

ahfa

ahfa

喜歡新事物,喜歡一心多用,擁有多重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