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AFTER A SECOND與J.Sheon拿下三座獎項 成為本屆金音獎最大贏家

今(30)日,第 11 屆金音獎於臺北流行音樂中心登場,典禮主持人由在金曲獎表現亮眼的阿爆擔綱,她這次也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拿下「最佳專輯」。

阿爆開心地表示,特別謝謝派樂黛唱片與黃少雍,「我很意外,我家裡缺這個,我覺得金音獎真的是很難得到的一個獎,有很獨特審美的角度。」

J.Sheon 共獲得「最佳嘻哈歌曲」、「最佳節奏藍調專輯」及「最佳節奏藍調歌曲」。

此屆報名件數多達 2,727 件作品參賽,包含 501 張專輯/EP、35 件現場演出影片,評選後有 113 件作品入圍,角逐 21 個獎項。J.Sheon 與 FUTURE AFTER A SECOND 拿下三座獎項成為本屆金音獎最大贏家

評審團主席陳君豪上台頒布評審團獎前,先介紹此次評審團成員。他表示,一直在想金音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但其實就是多元。此次也讓主流與非主流有更多的交流。

「評審團獎」頒給落日飛車國國與 Alex Zhang Hungtai(張洪泰)合作的實驗專輯《龍港》(LONGONE),製作人老王代表領獎。此作在實驗中帶有 ambient、Avant-garde jazz,以及電影配樂色彩。除了標題與曲目名稱,抹去歌詞上的意義,破除地域上的限制,回歸到最單純的聲響,從頭聆聽到尾產生儀式般之情境。

除此之外,評審一致決議將「特別貢獻獎」頒給女巫店及其創辦人彭郁晶,感謝他們多年來,對於台灣音樂人與推動性別平等所做出的貢獻。

「我的想法裡,我們並沒有特別什麼貢獻,只是做了一個喜歡的工作把它做好。」彭郁晶從頒獎人巴奈、昊恩接下「特別貢獻獎」的獎座,她表示,女巫店一路走過來 25 年,趁這機會跟大家謝謝,特別謝謝「小女巫們」,這個獎項是屬於大家的,最後還高舉「沒有人是局外人」的毛巾。

女巫店及其創辦人彭郁晶獲得特別貢獻獎。

值得一提的,東京事變的貝斯手龜田誠治特地越洋連線頒布「亞洲創作音樂獎」與「最佳樂手獎」,分別由印尼饒舌歌手 Rich Brian 與 FUTURE AFTER A SECOND 的吉他手李秉諺、薩克斯風手謝明諺、吉他手大竹研(Ohtake Ken)獲得。

然而,繼金曲獎之後,9m88 與持修又再金音獎的「最佳新人(團)」碰頭,這回由 9m88 獲得此殊榮;另一位同樣在金曲獎提名多項的許哲珮,此次則拿下「最佳創作歌手」。

類型音樂獎項方面,米莎、傷心欲絕、渣泥 ZANI、I Mean Us、張伍、Ń7ä 及 Sonia Calico 等人,各自在擅長的領域有所斬獲。

此外,成立於 2014 年的 FUTURE AFTER A SECOND,首張專輯《OFiN》除了「最佳樂團」與「最佳樂手」,還另外獲得「最佳搖滾歌曲」,收穫十分豐盛。

FUTURE AFTER A SECOND 獲得最佳樂團、最佳樂手及最佳搖滾歌曲。

最大的亮點之一是,擔任頒獎人與表演嘉賓的 J.Sheon,雖然本月初在金曲獎爭奪「最佳國語男歌手」失利,但此次《巷子內》除了拿下「最佳嘻哈歌曲」,還獲得「最佳節奏藍調專輯」與「最佳節奏藍調歌曲」。

J.Sheon 的第二張專輯《巷子內》找來剃刀蔣聯手打造,依然充滿詼諧的雙關與貼近口語的歌詞,以及再度升級的 R&B、Hip hop 風格,當然該有的浪漫情歌還是少不了。

「街頭兄弟不只很餓,還很浪漫。」他在台上表示,節奏藍調在台灣是很特別的類型,介於主流與獨立中間,希望這個獎項,可以讓人無所畏懼地做這類音樂。

而類型音樂獎項的另一個亮點是,出生高雄前鎮,現居荷蘭鹿特丹的爵士歌手羅妍婷,可說是初試啼聲就在類型音樂獎項大放異彩。

羅妍婷以首張專輯《葉片之上》,一共入圍四項,最後獲得爵士類的兩個獎項,她說:「這真的是非常非常有份量的肯定,她感謝金音獎對這張專輯的厚愛,而得到很大的自信。」

羅妍婷共拿下爵士類兩座獎項。

「FUTURE AFTER A SECOND 能夠得獎是因為製作本身相當精良,現場演出十分優秀,也是很能代表台灣的樂團。」金音獎典禮會後,陳君豪受訪時,提到這次金音獎兩大贏家的特色。

「J.Sheon 則是最初自己經營,做出不錯的成績之後,開始跟主流公司合作,作品本身具有獨立時期的銳利度,同時有主流的資源,並達到國際的水準。」

他認為,金音獎本身就有其評選的價值與方式,並不太會考慮到是否得過金曲獎,至於評審們討論最激烈的應該是「最佳專輯」、「最佳搖滾專輯」及「最佳樂團」,「像是『最佳專輯』可能就討論了三、四輪。」

主持人阿爆擔綱,這次也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拿下「最佳專輯」。

「我記得陳君豪講過,他希望是藉由這個獎,表示音樂人具有海外競爭力。」綜觀此次得獎名單,StreetVoice 街聲達人樂評因奉說,「雖然相對於金曲獎來說,金音獎的迴響可能不是那麼大,但是它透過類型音樂的方式,有機會把這些人帶往其他市場,也算是一種期許吧?」

他覺得這次像是 I Mean Us 獲獎的〈24 Years Old of You〉,或是其它的一些獎項的得主都有呈現這出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