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範例三:饒舌的確可以只是音樂,但用來寫故事還是最棒的!

過去這一年,政大黑人音樂社出了不少話題新秀,如陳嫺靜、山姆,而在「人人新人王」取得佳績的範例三,大概是裡頭最多產、最穩定輸出的一位。

五月初,範例三集結 2019 至 2020 年的創作,發行首張專輯《請你叫我查理布朗》,名稱取自他 YouTube 頻道裡人氣最高的單曲。封面畫上四個卡通人物:老師韓森、製作人 Jim Wu 伍柏宇、黑音好友肥葆,以及〈我有想妳〉裡的女朋友 Mua,他說沒有他們的陪伴就不會有這張專輯,很開心能用這樣的方式致敬。

五月初,範例三發行首張專輯《請你叫我查理布朗》,從右至左為:老師韓森、專輯製作人 Jim Wu 伍柏宇、社團好朋友肥葆,及他的女朋友 Mua。

曾在〈請你叫我查理布朗〉的介紹寫下:「查理布朗是史努比的主人,他是個善良熱情的男孩,喜歡全力以赴但常常出糗。我覺得自己跟他很像。」你大概能想像範例三鄰家男孩的性格,一切看似溫馨可愛,可若你以為整張專輯皆是這般舒適易近的小品,就大錯特錯了。

去年,範例三發布〈維多利亞〉,以帶狠勁的風格,掃去大家對黑音出品的既定印象;在之後的〈野火燒不盡〉,他更將主題由個人提升至社會,犀利筆鋒化作火把,點燃聽者心中火,一同不畏苦雨,奮力燃燒。

對範例三來說,這樣的轉向或許算回歸初心。憶起第一首有意識接觸的饒舌歌曲,是呆寶靜〈It’s OK〉:「竟然有種音樂可以這樣酣暢淋漓地嗆聲罵人、說自己很屌,不停放梗,或許以現在的標準來看不是特別厲害,但當時真的讓高二的我很驚豔。」

也因呆寶靜他成了「童癡」,開始大量聽頑童的作品,為了瞭解〈30cm〉歌詞,認真查起前輩們的恩恩怨怨,整首歌現在仍能倒背如流。那階段,範例三還不大知道什麼是嘻哈,高三雖試寫過幾首饒舌歌,多數也只是寫給喜歡的女生(據說成了現任女友),直到《中國有嘻哈》帶起新一波嘻哈熱潮,也將他捲入。

「本來蠻喜歡,但看了幾集後卻覺得歌詞不夠有趣,沒有高中喜歡的那種感覺,就開始認真聽台灣饒舌,嘗試創作。這階段影響我最深的應該是蛋堡、熱狗跟三小湯。至於加入黑音、開始聽英文饒舌、認真瞭解嘻哈又是後來的事了。」

開始創作後,他有故事想說就上網找 beat,《請你叫我查理布朗》使用多位 beatmaker 的作品,唯有與肥葆創作的〈小丑面具〉、〈仙度瑞拉〉,編曲找來 Zac Rao、Softmiller 合作。〈仙度瑞拉〉寫於 Softmiller 入伍前的某夜,相約做歌的兩人,談心至午夜十二點才開工,於清晨完成作品。至於當晚什麼讓他們聊地這麼起勁?他早已無意識地透露在詞裡。

專心寫歌,不擅長的領域就找信任的夥伴,這次負責專輯製作、混音的伍柏宇,便是他在黑音的默契拍檔:「〈野火燒不盡〉是他想到在副歌開 auto-tune,創造特別的效果;最讚的是〈仙杜瑞拉〉,我只有模糊地描述感覺,他就混出了我想像中的樣子,甚至更好。」

範例三説,柏宇還協助編、唱了〈我的生活 2019〉的合音,為多首歌提供 ad-lib(註:多為一些短詞,或無意義的狀聲詞,用來增強歌曲的節奏感或趣味性)的想法 ,可說是孵出此張專輯的要角。

提到〈我的生活 2019〉,這是範例三在專輯中最滿意的一首,也最能代表過去一年的他。看歌名你或許覺得似曾相似,的確,寫這首歌便是為致敬熱狗〈我的生活〉:「真的太像了!熱狗當時 23 快 24 歲,小有成績但未來仍迷惘,說要玩音樂,但分不清是在做音樂還是成天胡混,種種都跟當時的我一模一樣,所以決定寫這首歌來致敬他。」

在範例三眼裡,熱狗最成功的一張專輯當屬《Wake Up》,他在 verse 的第一句,致敬《Wake Up》裡〈我行我素〉的第一句「已經沈默了夠久」,接著唱:「熱狗叫我 WAKE UP」,希望透過這首歌讓自己振作,而完成這首歌後,他竟也真慢慢走入正軌。

已經沉默了太久熱狗叫我 “WAKE UP”
不要只想吃喝拉撒睡跟 MAKE LOVE
於是我 WAKE UP 床上爬起來
得好好生活否則創作靈感哪裡來
ONE DAY ONE VERSE 紀錄苦澀跟歡樂
這首中不中都別管了 我相信我會倒吃甘蔗——〈我的生活 2019〉

在〈我的生活 2019〉、〈貪食蛇 freestyle〉,都能見他高唱不厭世,現代青年常將厭世掛嘴邊,他卻一反其道:「我不喜歡活得很消極卻以此為傲的 lifestyle,世界的不公平不是自我沈溺就可以終結的。應該是 187INC 的 Young Johnny 有說過:『我認識的嘻哈是教一個男孩成為男人,而不是讓他變成憂鬱症。』我很喜歡這一句話。讓我們捲起袖子動手做,日子好好過,批判留到假日就好。」

從黑音到「人人新人王」,範例三說,玩饒舌帶給他不曾體驗過的人生,近期他也至各校嘻研社擔任講師,還找來自己的學生陳默,與韓森三代同堂饒唱〈饒舌範例〉。年初,他在〈新人王〉裡,與大寶 、林漢庭饒出十年理想,大支、熱狗也在此曲以前輩角度,給予最真實的建言。可從他的段落,你看不見對成名的渴望,他甚至誠實地說,「不想要食言 不敢說還在饒經過了十年。」

「幾經思考,我不會想當全職的饒舌歌手,未來會在別的領域謀生。」關於未來,喜歡創作的範例三對自己唯一的期許,只有繼續寫,繼續用故事影響聽眾,「我認為,饒舌的確可以只是音樂,但用來寫故事還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