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攜手老王樂隊成員共譜〈雨季唯一的花〉

日前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釋出新曲〈雨季唯一的花〉,此次攜手老王樂隊裡的三位成員立長、偉碩及佳瑩,參與演奏和樂器編制,兩團相遇一拍即合,因而共同譜出了這首令人眼眶泛淚的記憶之歌。

〈雨季唯一的花〉的創作背景意義深遠,主唱 Wednesday 的父親過世於兩年前,她用了兩年時間來告別,還是告別不了父親用了一輩子來說的路上小心,因此她回憶起父親用一輩子醫治相當多人,卻也因為道德情理,從未拿取什麼費用,終生過得清貧,也因為想治癒更多雜症,從未適當歇息而在 2018 年離世,父親苦難的堅強如同雨季裡唯一的花。

歌詞中出現:「腳下一片泥濘但你沒喊停/沒有羽毛在那破舊雨衣/但是你卻能 放下人世定義/帶來千萬里風景。」她提到父親的確是長日裡,穿著一件相當破爛的雨衣,從白日辛苦到黑夜,吃著宵夜時間的飯菜,兩年前那天卻沒能等到下一個白天。

Wednesday 與壞透樂吉他手吹斯達,也是人生苦雨裡堅強的花,他生於嚨啞家庭,除了得承擔那年紀上本來不該知道的現實外,父親在幼年時期突然停止工作後,爾後得面對接踵而至的人生困境,30 多年歷經原生環境的貧瘠後,今年年初憂鬱症病發嚴重,日前正因憂鬱症難受卻努力著。

Wednesday 很希望所愛之人能為她、為創造更好的世界繼續留下,這首歌是想特別獻給那些無論是在,與不在的,正奮力生活的,與聽者會永遠愛著的人。

雖然各人經歷不同,但生命裡總有個位置會空下,藉著這個離世的坐位,〈雨季唯一的花〉導演特別安排了象徵式的喪禮,將止於唇齒的愛,掩藏於人間歲月,希望能夠的話,別忘了珍惜你花時間與心思最少,卻最深愛你的人,別忘了我們的開始,便是往著倒數計時,別忘了真正的道別,讓都不可讓。

在代表臺灣參演馬來西亞城市巨響音樂節後的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他們和才剛為新專輯 《吾日三醒吾身》結束巡演的老王樂隊的成員,並未因疫情停止各種創作可能,結合兩團音樂各自才能,要帶給聽眾們在音樂裡,最真摯的一份情。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