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4・新聞

巨大的轟鳴會不會再復出?「音樂戰艦」演唱會後幫大家問Leo王

今年初,許久沒公開合體的巨大的轟鳴,臉書粉絲專頁貼出合照引起熱烈迴響。更令人驚喜的是,他們上週六(10/29)在 Leo王個人首場大型演唱會「音樂戰艦」突然現身,最後安可演唱代表作〈登鸛雀樓〉,只可惜就那晚驚鴻一瞥。

「再演幾次也沒那麼特別了,因為少見才有意思。」演出結束後,Leo王透過線上視訊受訪時說,當初在規劃的時候,嘉賓除了邀來大支、春艷、金其禾(Dudu King)及 9m88 等,另外想在安可特別一下,於是巨大的轟鳴抱著一種懷舊心態上場,「還好我問大家意願,大家都還蠻樂意的。」彼此還是會聯絡,但通常都是講一些笑話或無聊的事情,音樂上的就已經比較少。

這邊先幫大家溫習一下,這支來自於高雄的搖滾樂團。巨大的轟鳴成立於 2012 年春天,團名出自 P.K.14 的一首歌。初代成員包含主唱 Leo王、鼓手黃堂軒、貝斯侯柏弟及吉他手蔡亮廷,最早從高中就相識,結束首張專輯《老子有的是時間》巡演之後休團至今。此次為了睽違多年的演出,團員特別把時間空下來,可惜黃堂軒原本就安排了 Takao Rock 打狗祭的演出,這次未能參與到。

聊到〈登鸛雀樓〉這首 Leo王在高三就寫好的歌,當晚演完是否有回到從前的感覺?他說以前這首歌通常都是放最後一首:「也不管什麼彈的好不好,就是有一種要把吉他幹爆的那種感覺。」

許久未練吉他的 Leo王,形容這次安可有點趕鴨子上架,但唱到〈登鸛雀樓〉副歌的時候還是蠻激動的。不過在練習或是彩排的時候,不會真的放情緒進去,因為太累了,表演才會真的釋放出來,中間還不小心滑倒了,吉他 pick 也掉了,甚至手指彈到破皮流血,「也不是說硬要流血,譬如說這邊想要情緒上去,結果 pick 已經掉了,總不可能就弱掉吧?一定要繼續把那個力量 hold 著。」

重點來了,之後還有機會看到巨大的轟鳴嗎?對於這個問題,Leo王不把話說死,最後還是要看其它團員想法,畢竟彼此的狀態都不太一樣了,他還是透露:「堂軒好像比較想要有機會來辦個專場,我跟柏弟的心態比較像是懷舊。」

〈登鸛雀樓〉收錄在巨大的轟鳴的首張 EP,描寫因為種種現實因素,不得不告別曾經珍惜的事物。對於如今 29 歲的 Leo王而言,演唱會的規模不會只是一直更上一層樓,「也不能一直演大的⋯⋯演大的也會疲倦,小的也有它的養分⋯⋯。」

如同演唱會主題「音樂戰艦」,舞台即是戰艦,刻意成甲板造型,平時看似精力過剩的 Leo王,挑戰自己的體能。除了唱歌跳舞還得跑上跑下跟樂手做互動,更徹底地燃燒自己的音樂人生,旁人看來彷彿他要把自己給掏出來似的,這也是他現場的好看之處。

幻想站在舞台上是自己的話,可能表演完得在床上躺個好幾天。採訪約在平日的中午,鏡頭前的 Leo王看來狀態不錯,沒想到那麼快就回血了。從龐克小毛頭到以饒舌歌手身份拿下金曲獎,他一路走來都用直覺在走,並不是分裂出另一格人格,即便是後來的寫的歌,也有很多不是饒舌。他笑著回憶有次演出前,要上台時還對顏社同事說:「感覺自己是個 Rock Star。」

但這裡所說的 Rock Star 更偏向是一種精神象徵,不是什麼穿著皮衣皮褲。Leo王形容自己就是一個聲音,如同樂器,跟不同的音樂家反映不同的音樂樣貌,像這次演唱會的鼓手是 Tony Parker,力道比較強比較嘻哈,以前的夥伴高飛就是「八爪章魚」。他認為給周邊的人一些驚喜是好事,什麼都事先安排好的表演,真的會讓他整個失去興緻。

最後,Leo王舉了一個例子,之前在錄《大嘻哈時代》時候,現場遇到一位視訊組的工作人員,他就問說:「你們是不是做大場的視訊,一定要做的很死,CUE 點都要做好,然後表演者就一定要按照那個 CUE 點?」結果對方回他說:「沒有呀!其實做視訊的人,最高目標也是希望可以做 LIVE 的。」他想追求如爵士樂那般境界,演出有更多即興的空間。這種感覺就如同拍片的人,夢想都是要拍電影一樣。

在 TICC 完成個人首場大型演唱會後,Leo王預告接下來會想辦更多小場演出:「現在可能會想要追求一些比較小場的反應,跟觀眾近距離的,當下空間裡面發生的音樂。」

攝影/詹曜維 Sam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