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cici談創作夥伴KVN、節奏藍調與自己的下一步

問 Karencici 最近在聽什麼,她丟給我 PJ Morton,說最近也想做一些 Gospel 的東西。「那影響自己的呢?」Lauryn Hill,因為她又可以唱又可以饒;當然,Alicia Keys、Kayne West 早期的東西都非常好。

在洛杉磯出生,媽媽是上海人,爸爸是廣東與越南混血的 ABC,成長背景天生多元的 Karencici 甫與 ØZI 合作〈U sTuPiD〉對華語樂壇喊話。一男一女,新生代節奏藍調雙璧在今年的金音獎分別獲獎,其中 Karencici 以〈長期有效〉拿下「最佳節奏藍調單曲獎」。典禮當晚她並沒抱有太大的期待,因為自己是第一次入圍、競爭作品也都非常厲害,正準備拿包走時被喊出的名字嚇到。

訪問時她解釋,這次的獲獎意義非凡,「因為〈長期有效〉其實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一首。」

(華研唱片提供)

創作夥伴 KVN

16 歲隻身來台北發展的 Karencici 透過比賽被華研唱片音樂總監王治平相中,於台北獨身尋路數年,規定自己每天寫歌卻也不知未來會如何。對 Karencici 而言,人生最大的轉機是在 2017 年底,因為李權哲而認識了他在 Berklee 音樂學院的吉他手室友 KVN。

紐約出生的 KVN 是馬來西亞、香港混血的 ABC;不僅熱愛 John Mayer,也有影像長才。兩人因為成長背景、興趣相似,相處起來特別融洽,「不管是音樂上面還是生活上面,拍子都很合。」回憶〈長期有效〉創作時,Karencici 剛好回洛杉磯過年,寫好歌後找了在紐約的 KVN 編曲、拍 MV。

因為這是她第一首從音樂到影像皆有完成度的作品,當時卡在自我懷疑階段的她想,乾脆直接把歌丟上網路吧,沒想到簽約公司華研唱片看到後覺得她足夠成熟了,沒多久便邀她到公司討論發片計畫。Karencici 認為,〈長期有效〉的重要性在於,「沒有這首歌其實就沒有 EP 和專輯,還有接下來的東西。」

從〈長期有效〉開始,雙 K(Karencici 與 KVN)在這兩年來成為緊密相處的創作搭擋,共同完成首張 EP《Blow-Up》與專輯《SHA YAN》。你可以說,現階段討論 Karencici 的作品等同於討論在他們倆。

在金音得獎後的 2019 年底,週末入夜的簡單生活節的舞台上,Karencici 身旁魁梧又帶點洋氣的吉他手便是 KVN。加上一眾年輕的樂手,她的狀態顯得特別鬆,唱得特別好:「我還蠻喜歡這次簡單,我帶去的這個組合。因為大家都蠻年輕的,跟他們相處很輕鬆,很 easy,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節奏藍調難度高

曾參加過 MÜST 音樂創作營寫歌給蔡依林,Karencici 也在 2019 年暑期開始了自己的創作營計畫「CICI’S CAMP」。欲在第二張專輯開錄前,不定期發行類型單曲創造話題,包括在金曲獎後隔天發布,由 KVN 執導 MV 的〈SorryMama!〉;近作則是與 ØZI 合作的〈U sTuPiD〉。Karencici 說,她早在 ØZI 還以 Stefan Chen 名義發行作品時便認識對方,欽佩已久終於年末台北 Legacy 的「扯!!!! 紅藍大對抗」演出上,首度同台、演繹這首新歌。

〈U sTuPiD〉願對華語樂壇發聲,鼓勵年輕音樂人突破框架。談及節奏藍調,她分享最近觀察到越來越多人在做類似的 R&B,可未必有足夠的底蘊;她期許自己能突破這件事情,把豐富元素帶進來。

關於 R&B 的聲響,她認為關鍵在編曲:「其實旋律的走法就那幾個,沒有特別的規定,但編曲你可以選擇比較特別的音色,像你可以做傳統的 R&B 或比較新的那種。」也正因如此,相對以 beat 為底的 Hip Hop,有樂理門檻的 R&B 要能到位,難度就比較高:「你需要知道樂器的重要性,鼓要怎麼打,還有什麼音色。鋼琴的音色、吉他的音色,那些都很重要,所以可能比較少人去做 real R&B。」

演唱的技巧亦然:「我覺得 R&B 要很有 groove,可是對我們亞洲人來講很難。」這是她最近意識到的限制,和黑人歌手相比,你可以嘗試模仿,卻很難超越,「但我覺得我們可以做出自己的特色,因為華語音樂有它自己特別的本質,我們是可以把它發揚光大,再加上其他元素變成自己的東西。」

Karencici 的下一步

儘管本命是黑人音樂,可回頭聽首張專輯,Karencici 卻覺得《SHA YAN》不能單單歸類為 R&B:「我覺得我的第一張專輯《SHA YAN》,不能算是 R&B 或 Hip Hop,因為它裡面的東西很多,有 R&B 也有 Hip Hop 也有 Bossa 也有一些中國風、抒情歌。很難把它歸類成一個風格。」

專輯裡摻雜多樣曲風,是近年在華語樂壇作 R&B 風格的新生代,多多少少共有的特質。他們的心裡似乎都有,「做純粹的 R&B 並不會有市場效益」的預設,可問她為什麼會這樣想,卻也說不上有答案。到最後,這類談及類型音樂的結論總會往「自己的創作沒有類型預設」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是更明白還是更混沌。

隸屬於「Cici’s Camp」的正式發行之外,Karencici 近期也首度登陸 StreetVoice 平台,發佈自己的 demo〈thoughtboutu〉。撫慰人心的詞曲演唱,佔榜數週不墜,可見她受到的期待。她說:「這首歌對我來說還蠻重要的,我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這首歌的靈魂。」

在網路上自由發表作品,和 KVN 能有音樂上全權製作的空間,Karencici 特別感謝華研的音樂總監王治平:「他真的是現在很少有的,這麼 free 的一個老師了。他這麼資深的音樂製作人居然敢放手,讓一個新人去做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我就已經很尊敬他了,也是因為這樣我才能在第一張專輯玩這麼多東西。」

明年 2 月份,她希望可以把歌都整理好,為第二張專輯開案。或許我們也不該替 Karencici 預設什麼,年僅 21 歲的她還有很多可能性。放手讓她走,好戲會在後頭。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