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Hello Nico到旅美爵士鼓演奏家:吳玟葶的鼓手之路

要成為一位職業樂手到底有多難?日以繼夜辛勤的練習不說,光要頂住世俗眼光和家人的「諄諄教誨」就夠你受的了。然而總有人能完成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產出一場又一場觸動心弦的演出。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站上舞台發光發熱?就讓曾擔任 Hello Nico 的鼓手、現於紐約活躍表演發展的吳玟葶告訴你!吳玟葶是我的好朋友,以前還曾一起接過商演呢!很高興她在出國深造後獲得這麼好的發展,相信她必定為這一切付出過你我難以想像的努力。

吳玟葶曾任金曲獎提名樂團 Hello Nico、金曲獎得主張三李四鼓手。
曾在國家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海洋音樂祭、覺醒音樂祭等大型音樂節演出。
2016 年赴紐約 Queens College 攻讀爵士碩士,於 2018 年獲得 Discimus ut Serviamus Award 畢業。
曾在紐約各大 Jazz Club 演出(Smalls Jazz Club, Smoke Jazz Club, Fat Cat 等)與眾多音樂家合作(Frank Lacy, Erena Terakubo, Righteous Girls, Joel Frahm 等)。
吳玟葶與張三李四在 Wake Up 音樂祭演出。

Q:可以聊聊妳在台灣的學習和成為專業鼓手的過程嗎?

我高中讀中山女高,加入炫音社後第一次接觸爵士鼓。那時便開始組團、參加各種熱音社活動,一路到自己辦表演,我都很投入地在做。因為真的很喜歡,放學後還會自己去樂器行練習!那時我們一群很要好的朋友全部都熱血地拼命練團和表演。

上了大學以後,高中的團員把音樂當成興趣了,但我心裡一直清楚音樂這是我想要繼續認真做的事。我慢慢接觸到更多以前和我相同社團背景,但都有志向把音樂當成職業的人,也認識了一些專業的前輩樂手、老師們。雖然當時的大環境讓我對於成為職業音樂家這件事的可行性和方法非常迷惘,但我就是什麼都去嘗試。

我開始在樂器行教課、跟朋友組團,跟老師上課、交流;我參加爵士樂社,在政大組了爵士大樂團,去參加兩廳院爵士營等等。當你開始伸出觸角,就會認識不同的人,若你有積極的態度和足夠的能力,別人就會看到並記住你。經過了那一段,我漸漸獲得工作機會和組團邀約,也開始有收入。

雖然當時很多迷惘,但深思熟慮後訂下了計畫,剩下的就是靠著一股熱情堅持下去。畢業後,音樂就這樣變成職業了。

Q:對於樂器的練習,請問你有什麼獨門祕方嗎?

高中時我都是以表演的歌曲為練習目標,其實沒有很系統地在鍛鍊,真的是單純地憑著一股熱愛去感覺和摸索。但回頭看我覺得基本功非常重要,趁早將底子打好往後會輕鬆很多。我在大學時認識了周峰毅老師和蔣駿為(老六)老師,跟他們學習後,才開始慢慢地探索樂器的各種可能性,不論是鼓棒的控制、音樂性,人生和音樂間的關係等等比較深入的問題。他們打開了我的視野,讓我開始思考很多不同層面的東西。

來紐約後,和很多不同的鼓手聊天交流,才發現有很多的教材和基本練習是鼓手們奉為圭臬的,包括 Rudiments ,或是四肢的協調性練習等等。當然不是在這裡的每個鼓手都有做過這些訓練,很多音樂家也是像我過去一樣靠自己摸索。只是我認為在學習樂器的初期能開始有效率地培養樂器的掌控能力是很好的,因為有些東西需要時間來累積。

吳玟葶與 RighteousGIRLS 在 Rockwood Music Hall 演出。

再來,耳朵的練習也非常重要!除了要聽以外,更要了解歷史的脈絡、音樂的背景。全面、完整地了解音樂,才會真的學習到東西,不然都只是觸碰表面而已,日後也無法融入自己的東西,因為你不曉得它是怎麼來的,或是在什麼樣的情緒和文化環境下發展出來。

最後,千萬不要只是練習!因為你怎麼練習就會怎麼表演,練習的過程不要忘記保持音樂性,去思考各種練習要怎麼運用,怎麼跟音樂、情感連結,不要只是把他們當成機械式的動作。

Q:你和國內外許多音樂人都合作過,也曾走訪各種不同大小的舞台,能不能分享妳的感想?

和 Erena Terakubo 的合作是比較傳統爵士 Bebop 的風格;跟 Frank Lacy 的合作是一個 Concert Jazz Band ,帶有爵士、自由即興、室內樂等等很多不同元素。我在紐約也常跟不同風格,像是藍調、靈魂樂,的歌手合作,在台灣的獨立樂團時期, 張三李四 是比較偏獨立流行,算是融有各種元素的創作;Hello Nico 又是另一種獨立搖滾的風格。

吳玟葶與 Hello Nico 在海洋音樂祭演出。

不同類型的音樂,鼓手展現出來的節奏型態是不一樣的,但是那股靈魂的驅動對我來說卻是差不多的。當你慢慢打出心得,真的會發現不論是現代樂、拉丁、爵士、搖滾,每種音樂的美感其實有很多共通點,甚至和人生中許多想法是相通的,只是呈現出來的樣貌不一樣而已。

自由即興的部分我個人覺得有趣,是另一種對於音樂的想像和看法。跟 Frank 的合作開啟了我很多以前沒有嘗試過的部分,對於音樂的觀念和態度也擴展很多維度,試著在一個有架構的基礎上自由即興發揮是很不一樣的演繹方式。

吳玟葶與 Frank Lacy Concert Jazz Band 在 Smalls Jazz Club 演出。

除了獨立搖滾我比較沒有興趣外,其他不同的音樂類型對我來說都還算可以掌握。我很願意嘗試,我自己也喜歡,所以都會接觸涉略。在聆聽的過程中試著去抓住精髓,盡可能地模仿,並同時思考每首曲子的意義和氛圍。有了一定的掌控後,就可以開始更自由的去展現和變化,加入一點自己的個性。

最後就是與整個樂團的配合、瞭解其他人要的是什麼。尤其是樂隊負責人要什麼,你得想辦法去了解、產出他要的效果,在自己和他人之間找到一個平衡,每個人都不一樣,這非常需要經驗的累積。

另外鼓手也得根據不同場地作相應的調整。對鼓手來說,空間感很重要,畢竟鼓就是一個跟空間有很直接關係的樂器。像在比較小的爵士酒吧裡,我必須逼迫我自己在不影響強度和速度的前提下很輕盈地演奏。很重要的是,你得持續有意識地注意和調整,那隨著經驗越來越多,對各種場地的掌控會越自在,直覺也會越來越準確。

Q:你認為有哪些是好的鼓手,或是會被雇用的鼓手的重要特質?

我問過知名鼓手 Ulysses Owens Jr. 這個問題,其中他答的兩個我覺得很重要。

第一個絕對是 good feel 、good time。鼓手是打下基底的人,你創造的節奏一定要有律動感,因為那是音樂很重要的元素。如果你的節奏感穩定又可以驅動整個樂團,讓人隨著舞動,那是最直接會感染到觀眾的。

再來是不遲到,簡單來說就是你的工作的態度。身為專業的鼓手,尤其在紐約這種繁忙的地方,時間就是金錢,你的事前準備和工作態度絕對會影響一個樂隊負責人要不要雇用你。

最後我想補充的是身為人的一個氣場吧!樂團雖然說是音樂上的合作,但其實就是人跟人之間的互動交流。你身為一個人的氣場和態度,也會展現在你的音樂裡、感染到其他人。很多優秀音樂家的能量在台上是強大到你在台下看會覺得他們在發光,更不用說在台上跟他們一起演奏時直接震懾的那種感染力。

吳玟葶與張三李四在海洋音樂祭大舞台演出。

Q:你也有自己當樂隊負責人的經驗,身為樂隊負責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真的不容易呀,因為你要做很多音樂以外的事情。從整個表演概念發想、找樂手,跟所有人溝通、安排排練等等,其實壓力大很多。但相對的,當樂隊負責人可以控制的東西也多很多,你同時也在為自己和別人創造工作機會,而且自己的音樂被演奏出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我自己寫歌通常都是從我個人的情緒出發。從那些情緒的記憶中,想辦法用音樂的語言來表達當下的感受。很奇妙的是,我的觀眾和合作的團員們不只一次地跟我說,他們真的可以從我的音樂裡感受到我講的關於這些歌的創作背景和想傳達的訊息,這讓我覺得很感動。有一種用音樂和他人產生某種共鳴的感覺,我想這就是音樂最簡單也最原始的力量吧!大家可以互相了解、同理,然後拉近彼此的距離。(影片為吳玟葶擔任樂隊負責人在 Fat Cat 爵士酒吧演出)

Q:給學弟妹的建議?

最主要就是要思考和探索吧,不要就這樣傻傻地過!思考你的動機、你的喜好、你的目標,才不會迷失方向,知道自己該往哪走、如何到達。

不要忘記音樂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時候我也會因為工作上的壓力或是對自己的要求陷入負面情緒,但是要記得提醒自己為什麼選擇了音樂這條路,然後積極地去實現、去問問題、去探索。要相信自己可以挑戰也可以做到,同時大量地聽音樂,去感受、去學習。一步一步紮實地累積,當你回頭看會覺得自己默默地完成了很多事情呢!

吳玟葶與 Frank Lacy Concert Jazz Band 於表演後合影。

註 1(Frank Lacy):傳奇長號手,曾為 Art Blakey 樂團音樂總監與成員,與藝人 D’angelo 合作並且是 Mingus big band 的代表人物之一。

註 2(Erena Terakubo):來自日本的明星薩克斯風手,青少年時期就被日本唱片公司簽下,與 Ron Carter 、 Kenny Barron等共同錄製專輯。

註 3(Righteous Girls):由長笛手與鋼琴手組成的二人組,曾獲得多項大獎,主要演奏風格為 21 世紀的現代樂。

※ 內文經 Blow 吹音樂排版編輯,原文發布於黃偉豪的音樂檔案夾,請勿任意刊載。


作者

黃偉豪 Tony Huang

黃偉豪 Tony Huang

獨立創作人、歌唱教練。幽默搞笑但專業,對文字有異於常人的偏執。作品見於「黃偉豪的音樂檔案夾」。